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虚实界限 作者:鸢妄

发布时间:2018-10-01 13:58 类别:推理悬疑

幻想空间悬疑推理恐怖
 
文案
 
一觉醒来,七个失去记忆的人面面相觑。
这个诡谲离奇的世界,究竟是不可思议的现实,还是难以挣脱的虚幻?
活着,就一定比死了更好吗?
 
只撩一半闷骚攻x重心不稳嗜睡受,1v1,he。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恐怖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尧,裴印萧 ┃ 配角: ┃ 其它:
 
 
 
 
  ☆、失忆
 
  “唔……”苏尧睡得迷迷糊糊,刚翻了个身,就感觉到右臂针扎似的发麻,似乎是之前姿势不对,给压住了。
  下一秒,逐渐聚拢的意识在他心里画起了巨大的问号。为什么耳边蝉鸣响彻,身下潮- shi -冰凉?为什么指尖触到的不是柔软的床单被套,而是颗粒粉尘?
  苏尧睁开双眼,猛地坐起,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确认自己身处何地。但他对自己为什么出现在一个看上去有些幽深森林里毫无头绪。
  “难道我在做梦?”苏尧拿指甲夹起了自己一小块皮肉,然后狠狠一掐。剧烈的疼痛驱散掉了最后那一丁点困意,也加深了苏尧的忧虑。
  他扶着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沙,抱臂靠在老树的树干上,开始回忆到这里来以前的事情。
  回忆刚一开始,就悄无声息地终止了。
  短暂地记忆断片后,有的人能够自某个时间节点起,慢慢捋出一条完整的线。而另一些人,则是以某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为原点,把零碎的像蛛网般编织开来,直到触碰到核心。
  可这两点对苏尧来讲都不太适用。
  他记得某个清晨,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隙里透出,扰了他的美梦,却不记得敲开房门催他吃早饭的女人长什么样。他记得高考分数跳出后,自己抑制不住的喜悦,却不记得这份喜悦第一个分享给了谁。
  经历多番尝试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实地失忆了。
  苏尧动了动身子,感觉牛仔裤的侧兜有什么硬质的东西抵着他的大腿,连忙伸手去掏。可惜那不是手机,他只掏出了一把挂着门牌号的钥匙。这样的钥匙,在电子门卡通行的年代里,一般只出没在乡镇的小招待所。
  苏尧端详了一下表面生锈的钥匙,把它塞了回去。然后继续在其他兜里翻找,可惜他身上只有这么一把钥匙,再没有别的什么了。
  天色逐渐- yin -沉下来,小森林里开始起雾,雾气一重,温度降得就快。苏尧感觉浑身发起了鸡皮疙瘩,一阵一阵,消了又来。
  原地等待当然是不行的。可这破地方的树木生得杂乱无章,乍一看四通八达,却不知道哪条路才是生路。
  “啊——”苏尧忍不住仰天长啸了一声。可他嗓门太小,又处于茫然而非狂躁的状态,这一嗓子嚎得又软又糯,毫无威慑力。
  发泄完毕,苏尧从地上捡了颗小石头,这石头非常扁扁薄,两面坑坑洼洼的。但其中一面有一道浅色的纹路,很容易跟另一面区分开来。苏尧像抛硬币一样抛起石头,想让它来决定自己朝哪边走。
  石头刚离手,苏尧就感觉眼前的一切像被设定了慢速播放。他的身体记得这个抛起硬币的动作,记得如何用巧劲决定落地后的硬币哪面朝上。
  “丢到数字我就答应你。”是谁在说话?
  苏尧恍惚了这一阵,石头已经落地了。石头太重,且不规则,所以并没有按照苏尧出手时的设想落地,而是歪斜着插进了泥土里。
  “这可怎么办……”苏尧正要伸手去拔那石头,准备再来一次。他忽地看到那条延伸至尖端的纹路,觉得这或许也是一种指引,索- xing -就抛下石头,朝着那个方向前进了。
  这森林古怪得很,明明不热,却蝉鸣不止,令人心烦。可真要细心搜寻,又找不见那吵闹的真凶在哪儿。
  苏尧试过找尖锐的石头来做标记,可老树皮又糙又硬,刮一道浅痕就要费去不少时间。天色渐晚,这样的浅痕根本不足以辨认。苏尧来来回回绕了几个乱圈,最终泄气地丢掉了石头,双手抱膝坐回地上。
    “我一定是个胆大包天的人。”意识到疲惫感袭来,苏尧心里想的第一件事竟然真的就是再睡一觉。对自己不合时宜的念头做出评估后,他也真的就这样睡着了。
  “醒醒!快醒醒!”耳边传来一个纤细女声的呼喊。
  苏尧从无梦的优质睡眠中醒来,略有些失望,他本来还指望梦到点前世今生作为提示。看到两个女生正站在他面前,苏尧迅速回忆了一下睡觉之前发生的事,还好,至少这次醒来他没有再度失忆。
    “你没事吧?”这声音跟刚才叫醒他的一样,来自那个齐肩直发的女生。
  “没事。”苏尧整理了一下衣服,“我迷路了,在这里歇一歇。你们?”
  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苏尧观察了一下她们的狼狈的样子,很快明白那表情的含义为何。
  “你们也迷路了吗?”苏尧问。看到两个女生先后点头,他又补充道:“难道你们也……失忆了吗?”
  这个问题一出,那两个女生的表情更加难看。一直没吭声的那个短发女生,好像快要包不住眼眶里的泪水,死死地拽着另一个人的衣角,浑身颤抖。
  苏尧感觉自己虽然胆子不小,但似乎并不太擅长应付女生,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看她俩互相安慰。
  “我叫苏尧,六画那个尧。你们,额,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邹意,她叫王尹夏。我们……”齐肩直发的女生话说到一半,不远处响起了树枝被踩断的“咔嚓”声。三个人都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苏尧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头,示意邹意她们别出声,然后小心地往前走了几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