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有个团宠竹马是种怎样的体验[电竞]+番外 作者:小越儿(下)

发布时间:2018-10-08 11:17 类别:网游竞技

情有独钟竞技励志人生业界精英
第60章 六十种体验
  当日胜者组的比赛, 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即便HST为了对付WIN准备了一套又一套的战术,却仍旧不敌他们半分, 最终,WIN以四比零的成绩零封HST。
  赛后,主持人采访连阙时问:“感觉你们今天的状态出奇的好, 而且看你今天打的也很放松,是因为对阵HST这个老对手比较有把握吗?还是因为有别的什么好事?”
  连阙接过麦克风, 不紧不慢:“今天比赛前,有人曾对我说, 赢不了比赛提头来见,不敢输。”
  主持人哈哈一笑, 猜测:“是教练说的?”
  连阙道:“是Vac的某位小朋友。”
  主持人立马八卦起来:“哪位小朋友?西樵吗?”
  连阙轻笑:“嗯。”
  主持人笑道:“那现在打赢了, 有没有什么想对他说的?”
  连阙对着镜头道:“我已经完成约定了,下面看你的了,四强等你。”
  现场粉丝捧着脸尖叫。
  只可惜Vac基地里已经关了直播, 开始了当日的晚间训练。
  一周之后,Vac集体来到体育馆,再战HST。
  这一次, 在前往赛场之前, 队员们就和Craz达成协议, BP和上次一样, 依然不需要他出手。
  Craz乐得清闲,表示既然说不需要他,那就从始而终, 这一场比赛无论结果如何,他都绝不会帮他们一下。
  白刃趁着这一周的时间,私下苦练英雄很久,自认为就算被人针对,自己也可以拿出备用英雄,并且很好的使用,因此对于教练的威胁丝毫不在意,他拍着胸脯道:“放心,就算我们这局被零封,也绝不会向你求助一下。”
  Craz很满意他的回答,对于今天这场比赛也破天荒的有了点期待。
  七点,选手入席。
  现场解说在短暂的介绍后,比赛进入BP环节。
  HST不愧为Vac的老对手,且他们很显然研究过Vac近期的比赛,一上来,他们便首BAN掉白刃的两个最擅长的英雄。
  白刃经过这一个星期的苦练,也不怎么惧怕他们针对,反而更期待他们来BAN自己的英雄。
  “来啊来啊,有本事四BAN全BAN我!”白刃搓着手一脸张狂,顺手锁了一个最新练成的英雄。
  解说A看到一乐,道:“白刃今天很自信嘛,经过这一个星期的闭关,他和上次又不一样了。”
  解说B打趣:“看着比上礼拜胖了不少,看来上场比赛立功后,战队给他加了不少鸡腿啊。”
  解说A道:“听小道消息说,小酒连续请他们吃了一个星期的夜宵。”
  解说B羡慕道:“我忽然也想转型去打比赛。”
  解说A嘲他:“你去打比赛,跟你一队的永远四打六。”
  解说B不服,“你明明昨晚刚被人举报,还好意思说我!”
  互相拆台间,两队第一局BP结束。
  东部赛区,四强另一个名额的争斗就此开始。
  开局,Vac这边手感不错。
  白刃拓宽了自己的英雄池,正准备大干一场证明自己的实力。
  杀戮因为对面换了针对的人,自己的英雄被放出,打的很舒服。
  乔晖在比赛前刚刚和连阙打过两场solo,在确定对方没有放水的前提下,他都赢了,那种踩在王者脑袋上的兴奋劲儿还没过,手也热,因而打的十分顺手。
  一局下来,Vac失误少,配合也默契,很快便拿下了第一局的胜利。
  但从第二局开始,HST开始进入状态。他们拿出了之前对付WIN的战术,稍作更改,将Vac死死的控制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Vac第二局的阵容选的带控制的英雄较少,面对HST很吃亏。他们虽然竭尽全力,但最终还是让HST找到机会一波团灭,丢了水晶。
  这局结束后,众人的心态还算平稳,一个个争相背锅,并相互鼓励。
  “没关系,刚两局,现在一比一,相当于BO7变BO5,之后稳住了,我们还是能赢。”
  乔晖暗自咬了咬牙,连阙还在四强等着他,他不能就此止步,他还有话对连阙说,他赛前狠话都想好了。
  只可惜,自第二局后,他们一直没能从HST手中找回节奏,随着比赛一局一局的失败,Vac原本还算稳定的心态也越来越糟糕。
  比赛过去四局,场上比分三比一,HST率先到达赛点。
  第五局开始前,小酒看着众人脸上的焦虑不安,想了想,起身去了后台。
  从领队那里借了部手机,小酒找了个没人地方给Craz打电话。
  一连打了三个,电话总算打通。
  时间有限,小酒也不跟他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你要是想让我道歉,或是收回我之前那些话,我都同意,下局比赛,拜托你不要再袖手旁观了。”
  Craz轻轻一笑,“我就知道你会忍不住。”
  小酒闭了闭眼,压制住一切愤怒与不快,“对不起,我不应该顶撞你,更不应该违背你的意思。”
  Craz道:“你早就应该这样,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
  小酒急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
  Craz浅笑:“你很识时务,但这件事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小酒皱眉,压低声音:“我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Craz道:“道歉是一码事,可今天这情况又是另外一码事。”
  小酒深深吸了口气,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出手?”
  Craz拉了个长音:“啊……不是你们的小朋友要求我,今天无论如何不许出手的吗?”
  小酒咬了咬牙,“他说话欠缺思考,我向你道歉,如果道歉不行,你想怎么样我也都会顺从于你。”
  Craz笑了:“让你怎么样都行?小迟久你的底线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