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11)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他真的走投无路了。
  在当前的形势下,只有这个悲惨无比,万人同情的角色,才能洗去观众对他的仇恨。
  来不及与分别多日的王中鼎温存,来不及参加《锋芒》的杀青宴,来不及算出最后那个情敌,韩东就投入到新剧的拍摄中去了。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韩东去了狂犬病治疗中心,亲眼目睹了身患狂犬病的人是如何发作和挣扎的。
  这比李尚去戒毒所煎熬多了。
  戒毒所的那批人好歹还有活头,好歹还有走出去的那天。
  狂犬病的死亡率却是百分之百,从发作到死亡不过几天时间。从病人被送来的一刻起,就注定要葬身于此了。
  韩东这几天看多了患者的惨状,都有心理阴影了。今天怕水,明天惧风,后天嘶吼一阵,活脱脱的狂犬恐惧症。
  尤其到了晚上,睡得好好的,突然扑倒王中鼎身上咬一口。
  最可怕的是某天半夜,王中鼎醒来时发现韩东蹲坐在自己旁边,披着一头大卷毛,耷拉着一条长舌头,在那哈哈喘着气。
  王中鼎当时就崩溃了。
  我说大东子,你要演的是狂犬病患者,不是那只狗啊!
  难不成你要一人分饰两角?!
  为了不让韩东入戏太深,王中鼎第二天就带着韩东去向院长道别了。
  “不用客气,拍摄的时候有需要随时找我们。”院长很是热情。
  韩东忍不住感慨道:“您在这坚守了这么多年,真是不容易。”
  “哎……其实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个医院倒闭。别的医生说这话可能有点儿虚伪,但是我们发自内心地不愿意有人感染。”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
  正说着,突然一声惨叫传来,韩东循声望去,瞬间脸色煞白。
  一名狂犬病发作的男子,在家属送到医院时突然失控,发了疯一般大吼大叫,见人就咬,走廊里惊叫连连。
  随后,这名患者直接朝韩东扑了过来。
  情况发生得太突然了,旁边的门都关着,韩东瞬间吓懵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王中鼎已经把他护起来了。
  这是韩东第一次看到王中鼎被人×头发、撕衣服的惨相,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他可以忍受王中鼎被人打,但他看不了王中鼎狼狈。
  王中鼎以为韩东是怕了,便用手掌扣住他的后脑勺,狠狠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后来,多名警卫人员赶到,才将这名患者制服。
  王中鼎多处被抓伤,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注射了疫苗。
  韩东这次是真受了刺激,居然成立了一个动物保护慈善基金会。还担任爱心大使,四处宣传狂犬病的防疫知识。
  这条新闻一经报道,引来网友热烈议论。
  很多网友调侃,“韩嬷嬷,你这是又要向小动物下手了么?”
  
  第234章 啦啦啦。
  
  参加完新片的开机仪式,韩东回到公司。下车后,沈初花一溜小跑跟在韩东身后,小短腿儿轮换得飞快。
  “我说,你怎么走路越来越快了?”沈初花忍不住抱怨。
  韩东自己毫无察觉,“有么?”
  “不信你问小梁。”
  小梁也这么认为,韩东不仅脚步快了,办事也麻利多了。
  “对了,最近片约邀请太多了,推都推不过来。”沈初花抱怨。
  韩东问:“看到剧本了么?都是什么类型的?”
  “还能是什么类型的?都是反派呗!现在你已经成‘洋鬼子代言人’了。只要片里有洋鬼子,就要让你上,没洋鬼子制造洋鬼子也要让你上……”
  正说着,李尚不知从哪冒出来了。
  “人气这么旺啊?韩嬷嬷~”
  韩东哼一声,“比不了你,你不才是第一反派么?”
  “别介,我那都是媒体乱标榜的,你这才是人民群众赋予的。”
  李尚最近恢复了神采,说起话来又带上了那股“小人得志”的味儿。
  连新请的助理都和他一个调调,瞧见沈初花就开始一惊一乍。
  “哇塞!我有一条一模一样的裤子诶!可为什么我那条是七分裤,你这却是长裤?”
  沈初花翻了个白眼,“限量版不行么?”
  “我怎么没听说这家裤子出过限量版?难道是仅限一条,专门为小短腿出的定制款?哈哈哈哈哈……”
  “对,就像专门为贱人定制的这张嘴,只有安在你的脸上才合适。”
  “你……”
  “行了。”李尚打断助理,喝令一声,“边儿待着去!”
  沈初花朝李尚助理做鬼脸,小短腿又怎么样?咱站得稳~谁也轰不走!
  助理咬牙切齿、气愤不已。
  李尚骂自己人都不留情面,对韩东当然更加不饶人了。
  “我记得某人质疑过我喜欢他……”说着便不怀好意地笑笑,“韩嬷嬷你心狠手辣,十恶不赦,坏风头都被你抢光了,导致我这反派就只剩下魅力可言,我能不喜欢你么?”
  韩东阴测测的目光扫回去,“积点儿口德吧,要是哪天我做场法事,真让你喜欢上我怎么办?”
  “哈哈哈……如果你真有那个本事,我李尚甘愿给你跪舔。”
  “少TM跟我扯淡!”韩东言归正传,“到公司干嘛来了?”
  李尚还是那副得瑟的模样,“这不是有个男士护肤品想请我做代言么?我正要和王总谈这件事。”
  “这个广告商够胆儿大的,它就不怕消费者抹完不招人待见么?”
  “那就不管我的事了,我就奔着那七位数去的。”李尚故意把“七”咬得特别重。
  韩东轻飘飘的口吻,“小心拿不着。”
  “这钱不是我想拿,是人家非要给。你韩大仙儿若是法力无边,就去动摇他的意志吧。”
  说完,笑笑地朝办公楼走去。
  韩东本来想找王中鼎一起吃午饭,看到李尚上去瞬间没了食欲。打算先喝杯茶垫垫底儿,等李尚走了再说。
  结果,就在他往茶座走的这一路,突然瞄到护栏外一道熟悉的身影。
  蔡顺?
  上次韩东看到蔡顺跟踪冯牧之,就怀疑冯牧之被人盯上了。现在又看到蔡顺跟踪李尚,便更加认定这一事实。
  只是他不明白,蔡顺为什么要盯两个呢?凡是李尚知晓的,冯牧之一定知晓,他直接盯冯牧之一个不就行了么?
  难道李尚和冯牧之已经不是一条心了?
  突然冒出的想法让韩东心头一凛。
  他再也无心喝茶了,直接跟在李尚的后面上了楼。
  结果,到了办公室,韩东只看见王中鼎一个人,李尚根本不在这。
  “诶?李尚不是说要找你谈事么?”
  王中鼎冷冷回道:“我没让他进来,那种事直接找冯俊就行了。”
  “你真是越来越爷们儿了。”韩东坏笑。
  其实真相是敲门的时候,王中鼎还在厨房鼓捣饭菜。身为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办公室,怎么能让人闻到饭香?于是李尚就这样被拒之门外了。
  “行了,洗洗手吃饭吧。”
  韩东刚要上桌,就听到正洗手的王中鼎说:“袖子掉下去了,帮我撸起来。”
  结果,韩东的狗爪子直奔着王中鼎的下边去了,还大声吆喝了一句。
  “这就帮你撸起来!”
  王中鼎的喘气声瞬间就粗了,“我是让你把袖子撸起来!”
  韩东好像才明白似的,“这样啊?”
  于是又去给王中鼎撸袖子,原本痛痛快快两下完事,他偏偏要慢悠悠的,指尖在王中鼎手臂上搔弄着,划起一溜的鸡皮疙瘩。
  “你成心是不是?”王中鼎瞪着韩东。
  韩东挑眉弄眼,笑容轻佻。
  结果下一秒就被弹了一脸的水珠。
  “靠!一天到晚在人家面前装高冷,对付我老用这种弱智的招儿!”
  “……”
  吃过饭,韩东故意懒在沙发上不动弹。
  王中鼎瞧见便说:“起来,把桌子那几份文件审核签字了。”
  “你自己怎么不干?”韩东问。
  王中鼎说:“我得睡个觉,下午要出去。”
  “我下去也要出去啊!我得和制片主任去挑狗,还得参加新闻发布会,还得……”
  “少废话!起来消消食。”
  其实韩东心里特别乐意,但还是不忘发个牢骚,“你真是越来越懒了。”
  王中鼎确实越来越懒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累死累活的实干家了。不仅工作方面让韩东帮忙,连衣服都让韩东给他熨。
  韩东自打接了这部戏,脾气秉性也越来越随狗了。拿起王中鼎的西服,第一件事就是努着鼻子嗅来嗅去。
  “你的衣服上怎么有股油烟味儿啊?”
  王中鼎淡淡回道:“刚才去厨房热了菜。”
  “热菜不是用微波炉么?怎么会染上油烟味儿?”韩东还没完没了地嗅。
  “磨叽什么?直接去护理机里祛味不就行了!”王中鼎不耐烦。
  韩东没好气地嘟哝:“给你熨就不错了,还嫌我磨叽……”
  处理文件的时候,韩东发现一张规划表,涉及的是今年力捧的几个新人。
  因为制定者是冯牧之,所以韩东逐字逐句地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才替王中鼎签了字。
  王中鼎睡了不到一刻钟就醒了,但是没有起来,而是恶趣味地观察着韩东。
  看着他磕头打晃,小揪揪一颤一颤的。某一刻突然挺直脊背,精神抖擞。
  再一看眼睛,绝对是闭着的。
  王中鼎会心一笑。
  ……
  李尚从公司离开没多久就去录节目了。
  虽然他总是摆出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总吹嘘这个反派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收益。但实际上其中的损失,只有他自己明白。
  就拿录节目来说。
  以前,李尚还没有现在这种名气,但是他去任何地方录节目,那里的工作人员都会和他要签名,要合影。
  但是现在,除了几个必要的工作人员外,其余人都离他远远的。
  就算有人想拍照,也会躲在某个地方偷偷拍,生怕李尚掏出一把枪毙了他。
  当然,代言也随之减少了。
  没有一个广告商愿意请个反派角色做代言,万一把观众吓跑了呢?
  所以李尚拿到那个来之不易的代言,才回到韩东面前反复得瑟。
  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结果真的被韩大仙儿一语说中了。
  当时李尚正在彩排走位,坐在前面的一个孩子突然被他吓哭了。而且哭声震天,怎么哄都哄不好。
  虽然工作人员将这个孩子抱出了演播厅,但是其后的整个录制过程,李尚的状态都没调整过来。
  更要命的是,这条消息不知被谁泄露了出去,第二天就见报了。
  广告商当时就给冯牧之打来电话,坚决罢用李尚,原因就是公众形象太差。
  这个代言本来就是冯牧之磨破嘴皮子才争取到的,因为一个小孩就白白丢掉了,她肯定不会甘心。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