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14)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我觉得他们不至于这么得罪冯牧之,肯定有人在背后指使。”韩东猜测。
    俞铭暗暗琢磨,“谁这么和冯牧之过不去呢……”
    “未必是针对冯牧之的,也有可能是你,是夏阳卓,或者是为了引起内讧。”
    “你的意思是,现在除了我们这两边,还有第三方势力从中作祟?”
    韩东点点头。
    “不管怎样都要防范着点儿,冯牧之这段时间一定会有小动作的。”
    俞铭很肯定地说:“她不敢动夏阳卓。”
    “但她未必不敢动你。”韩东提醒。
    俞铭脸色变了变,过了好一阵才说:“算了,不聊他们了,说说你吧。”
    “我有什么可说的?”
    “王总把周黎的那个经济公司并购了,这事你知道么?”
    韩东咧嘴一乐,“昨天就在活动现场,周黎那两个大nǎi.子,晃悠晃悠的……”
    俞铭一记冷眼甩过去。
    “你难道就没有危机意识么?她可是周黎,圈内人尽皆知的周大狐狸精!”
    韩东略显艰难地笑了笑,“我觉得我应该把持得住……”
    俞铭扶额,“谁说你呢?我说王总!”
    “你说王中鼎啊?他就更没问题了。”韩东信誓旦旦。
    俞铭却一脸忧色,“王总从不招这样的人进公司。”
    “我不是么?”韩东乐呵呵地问。
    “正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有这种待遇的,我才觉得周黎来这不正常。”
    韩东却一派从容地说:“王中鼎既然找她来,就肯定有别的用处。”
    “这么相信他?”俞铭的语气又酸了起来。
    韩东朝俞铭勾勾手指。
    “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俞铭凑了过去。
    “这事千万不要说出去。”
    俞铭冷冷回道:“有必要提醒我么?”
    “额……好吧……”
    韩东这才朝俞铭说:“周黎和王中鼎在一起过,搞不好还是初恋。”
    “不是吧?”俞铭差点儿吓尿了。
    韩东的语气十分肯定,“千真万确,那天他俩往台上一站,我就看出来了。”
    俞铭还是难以相信,“王总怎么会和那种……那种女人在一起过?”
    “他都能和男的在一起,怎么就不能和那种女人在一起了?”
    俞铭想想也对,貌似最糟糕的情况已经在王中鼎身上发生了。
    “可是我怎么没听夏弘威提过?照理说王中鼎恋爱,他不可能不知道啊!”
    韩东不紧不慢地回道:“他们应该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在一起的,周黎十六就出道了。所以两个人应该属于秘恋,而且时间不长,夏弘威不知道也正常。”
    俞铭不敢想象,“王总竟然还有这样一段风流史?”
    “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嘿嘿……”
    俞铭又一记冷眼投了过去,“我说,咱们现在谈论的是你对象好不好?”
    “是啊!”
    “那你也太淡定点儿了吧?”
    “你不知道周黎的出现给我缓解多大的压力,我这边好几个啊!人家王中鼎那边清清白白,搞得我一天到晚抬不起头来!这回好了,他也有了,我心里平衡了。”
    韩东乐呵完开始吃饭,吃了半碗下去,发现俞铭还看着他。
    “看我干什么?”
    “你没事吧?”俞铭问。
    “我能有什么事?你想想,我这好几十段呢,王中鼎不是照样没计较。再说了,十七八岁懂什么?真要刻骨铭心,何至于这么多年没提过?放心吧,哥们儿没事!”
    “没事就去医院看看,别耽误了。”俞铭说完埋头吃饭。
    韩东,“……”
 
  第238章 反季节拍戏。
  
  这顿饭吃完,天已经黑了。俞铭缓步朝停车场走去,夏弘威就在车里等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被韩东提醒的缘故,俞铭总觉得有人跟踪自己。直到上了车,这种不安感还是没有祛除。
  夏弘威发现了俞铭的异样,便问:“怎么了?看你没精打采的。”
  俞铭怏怏地说:“可能有点儿累。”
  “脚了那么久能不累么?你跟他说一个小时的话,都能和别人说一年了。”夏弘威的语气明显很不乐观。
  不过现在俞铭学聪明了,一句不反驳,直接把脑袋枕在夏弘威肩膀上休息。
  夏弘威斜眼一瞄,态度陡然转变。
  “是不是下午跑了太多地方,没休息过来?”手指肚儿刮着他的薄唇问。
  俞铭将错就错,“有可能。”
  夏弘威深信不疑,直接朝司机招手。
  “那咱们走吧。”
  “等下!”
  坐在前排的两个保镖突然如豹子般蹿出车外,将不远处偷拍的记者抓了出来夏弘威脸色骤变,扬扬下巴示意司机出去看看情况。
  这时,记者和保镖正在争执中。保镖想查看照片,记者却以涉及其他新闻为由,死活不肯交出相机。
  司机见势开口说道:“甭跟他废话,直接抢过来。”
  虽然记者玩命抵抗,但是由于体力相差悬殊,储存卡很快落入保镖手中。
  回到车上,司机将储存卡交给夏弘威,又将一并搜刮来的记者证扔给俞铭。
  夏弘威把储存卡连接到电脑上,一张一张翻看里面的照片。其中不少是俞铭的,而且不只今天,前面几天也有跟踪拍摄。
  “张文。”俞铭嘟哝着这个名字,“听着好耳熟,貌似是《新乐报》的纪者。”
  夏弘威阴着脸取下储存卡,扔给了前面的司机。
  对演员来说,除了熬夜、起早床之外,最痛苦的莫过于“反季节拍戏”了。
  冬天拍夏天戏还好一些,摄影棚里面有暖气,衣服里面有暖宝,熬一熬就过去了。
  夏天拍冬天戏就杯具了。
  因为空调有噪音,所以拍摄期间不能开。再加上厚厚的棉服,几万瓦的大灯,演员的痛苦可想而知。
  韩东最近就饱尝了这种滋味。
  他主演的这部讲述狂犬病的电影定名为《七日》,原计划四月份开拍,那会儿正值春季,穿棉服还说得过去。
  但因为韩东故意推脱,临时改变行程,导致开拍时间晚了近两个月。一下来到六月份,气温飙升到三十几度。
  而且这个角色是农民,卷毛小辫不能有,韩东又不舍得剪,只能戴上厚厚的头套。几乎每场戏下来,他的棉服都会沉上两斤。
  今天这几场戏就是雪戏。
  韩东将在这片叫“雪地”上演绎狂犬病发作的悲惨景象。不仅要穿着棉服狂奔,还要摔跤、咆哮、倒地抽搐……怎么热怎么折腾。
  他以为剧组会整点儿棉花之类的充当雪,不料剧组却撤了六千斤盐。想他满头大汗掉下去,再在盐上滚一滚,那滋味……
  开拍之前,俞铭过来探班,看到韩东的造型就已经笑得不行了。
  “我跟你说,你都不用演了,就这副打扮出镜,观众就原谅你了。”
  若是放在以前,韩东一定会大骂造型师,但是现在各种感谢其用心。
  六十年代的板寸头,臃肿的俗棉服,灰不溜秋的条绒裤,刷得泛黄的白球鞋……怎是一个寒酸了得!
  再加上韩东的神演技,一缩脖、一端肩,小人物的穷苦与悲哀就这么出来了。
  俞铭问:“你在剧中是被咬了哪?”
  “腿。”韩东说。
  “怪不得。”俞铭扫了韩东一眼,“我要是那只狗,我也咬。”
  韩东刚要回话,就听到导演在叫他了。
  “我先过去准备了。”
  “去吧。”
  俞铭一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干脆多看一会儿吧,于是又开始对着韩东的造型乐。
  结果乐了没一会儿,电话就打过来了,让他立刻回公司,出事了。
  俞铭本以为是夏阳卓那里出了问题,不料竟是自己。
  看到刚登出来的新闻,俞铭瞬间傻眼了。
  那天跟拍的根本不是张文一个,张文不过是个靶子。真正要暗算他的,是张文身后那个拍摄“保镖抢相机”的人。
  原本只是“私会男性友人”的爆料,结果被保镖一介入,又多了条“责令保镖殴打记者企图销毁照片”的罪过。
  果然留了一手……俞铭咬牙切齿。
  而且,新闻还拿夏弘威的司机太做文章。司机司是夏弘威的秘书,在夏家掌控的太集团做着高管。那天夏弘威没露面,媒体就断章取义,暗示该司机就是俞铭背后的“大财主”。
  同时还爆料了司机的家庭信息,特别强调其已婚并有两名子女,含沙射影地“印证”了“俞铭是小三”的传闻。
  一时间,网上又掀起辱骂俞铭的狂潮。
  这事是谁指使的再清楚不过了。
  冯牧之虽然是冯俊的堂姐,但是两人行事作风迥然不司,冯俊很少和她谈及私事,所以冯牧之根本不知道俞铭真正的后台。
  她现在是人前着急人后得意。
  结果,得意了不到两个小时,与她私通的记者就打过电话来了。
  “冯姐快救救我吧,要出大事了。”
  冯牧之脸色一变,“怎么了?”
  “刚才公安局来人把张文带走了,一起带走的还有一些相关负责人,据说社长和总编都被请去喝茶了。”
  冯牧之难以相信,“一个集团的高管而已,怎么可能有那么大权力?”
  “什么集团高管?那是他司机!”
  “你说那个高管是他司机?”冯牧之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冯姐,又来警察了!他们……”
  一阵忙音传来,冯牧之先是一僵,接着便懊恼地将手机丢在一旁。
  
  第239章 你出材我出力。
  
  祸不单行,俞铭这边的隐患还未消除,蔡鹏那边又给了冯牧之重重一棒。
  “恒宇传媒”一连推出三部青年组合宣传片,片中三个帅哥均是九五后小鲜肉,一经宣传便引起热烈反响。
  而这三个人,无论是外貌特征、艺术特长还是角色分工,都与冯牧之先前策划的青年组合一模一样。就连出道的宣传片都与她构想的如出一辙。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