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15)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更惨的是,冯牧之的方案已经通过,该组合前不久就和公司正式签约了。
  这三个人是冯牧之一早就挑中并培养的,之前在她自己的经纪公司培训了将近两年,前期投入不用多说。后来方案通过,各宣传渠道都已打通,期间费用更是不计其数。
  眼看这“耀眼新星”就要推出去了,结果竟被别人抢了个先。如今再原封不动地出手,肯定会被冠以山察、抄袭的“美名”。
  而且,策划失利事小,被怀疑泄露公司机密就事大了。因为这份方案目前只有她和王中鼎见过,其余人根本接触不到。
  就在她急着向王中鼎澄清的时候,不远处的一道靓影让她不淡定了。
  周黎就在那间办公室门口对着装修搬运工指手画脚,那副认真讲究的模样,像是要常驻于此了。
  “你不在上海待着,跑到这干什么?”冯牧之直言不讳地问。
  周黎动人一笑,“我的工作室都已经归属中鼎了,我不来这还能去哪?”
  “你不是只挂个名么?”冯牧之记得清清楚楚。
  “本来我是想挂个名的,但是王总苦于手下没有可用之才。三番五次邀请我,我不好意思驳他的面儿。”
  “别开玩笑了,我追随王总那么多年,他说什么话,办什么事,我能不清楚么?”
  “就因为你太清楚了,王总才要借此治你一把。”周黎毫不客气。
  冯牧之脸色瞬变,“你什么意思?”
  周黎叼起一根烟,动作妩媚地点上。
  “冒昧地问下冯姐,那份组合的方案是不是你泄露出去的?”
  冯牧之语气决断,“当然不是我。”
  “是啊~既然不是你,那还能是谁呢?”烟雾从周黎咧开的红唇间缓缓漫出。
  冯牧之不为所动,“王总不会那么没脑子,往自己人身上动刀的。”
  “自己人……”周黎哼笑一声,“你才来公司多久就敢称自己人?那三个小娘炮才在王总眼前晃悠过几圈,就敢称自己人?”
  冯牧之当仁不让,“你一个刚迈进门的都敢以自家人口吻作威作福,我怎么就不敢了?”
  “因为我有人撑腰啊~你呢?王总现在保都不肯保你。”
  “你怎么就知道……”
  冯牧之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不远处四五名警察朝她走了过来。
  周黎轻轻挥了下手,一声“拜拜”说得冯牧之面色铁青。
  当天下午,冯俊就来找王中鼎说情了。
  王中鼎淡淡回道:“你放心吧,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就算她真是这种人,我也会看在你的份上对她网开一面的。”
  听到这话,冯俊心里总算踏实一些。
  “不过夏弘威那边就难保证了,你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要是下决心要整,我也拿他没办法。”
  “我理解,这事确实是我姐自找的。”
  “她错就错在不该招惹俞铭,哪怕换成夏阳卓,都不会造成现在这种后果。”
  冯俊叹了口气,“我要是事先和她透个口风,就不会闹到这种地步了。”
  “行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她这种病态心理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这次不出事,也难保下次不出。”
  冯俊点头认可,“她太唯利是图了,我劝过很多次,她就是不听。”
  王中鼎没说什么。
  冯俊又问:“关于那三人的组合……”
  “我自有安排。”
  虽然公司这边焦头烂额,但王中鼎还是抽空去《七日》剧组探班了。
  今天这几场戏正赶男主角狂犬病发作的兴奋期,他被家人捆绑在椅子上,仍然难以抑制狂躁状态。
  王中鼎到的时候,拍摄正在紧张进行中,他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不声不响地看着韩东卖力表演。
  与传统的催泪大戏不同,这部电影并未给男主角定位一个敦厚老实的形象。
  相反,他爱耍赖,好吹牛,常有侥幸心理。
  正因为如此,他被狗咬了之后,最先想的不是打疫苗,而是求了一副廉阶的草药方子,才酿成了这一悲剧。
  电影名《七日》,就是讲述该人从狂犬病发作到死亡,这七天来的性情变化。
  从一开始满身俗气却刻意装酷的滑稽,到后来发作初期不肯就医的固执,再到兴奋期哭叫着“还没活够”的惊恐,最后到器官衰竭、脱水而死的绝望……
  其中最揪心的应该就是兴奋期,也就是韩东现在拍的这几个镜头了。当他臃肿的棉服被绳子硬生生地磨出几个窟窿,湿漉漉的棉絮成团地抖落时,在场很多工作人员都哭了。
  王中鼎直接转身,找个地儿抽烟去了。
  临走前还朝二雷说了一句,“下次这种戏别再让我来看了。”
  二雷愕然,不是你让我来看的么?
  拍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韩东都没法从戏里走出来。人家已经穿着背心裤衩在那吹风了,他还裹着那件大棉服。
  好多人过去劝,“赶紧脱下来凉快凉快吧,别捂出痱子来。”
  韩东点点头,“行,我知道了。”
  然后继续在那捂着。
  二雷想给韩东扒下来,结果韩东死活不肯,一边冒着大汗一边说自己冷。
  其他人也跟着着急。
  “赶紧脱下来吧,今天的戏已经结束了,一会儿王总该来找你了。你老是这样,王总见了得多心疼,肯定会怪我们不管你……”
  最后,在大家伙的安抚下,韩东终于缓了过来。而且一热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当众甩掉棉衣,扒掉棉裤,抱着大电风扇,齐p小裤衩随风飘舞。
  所有人都不吱声了,全直着眼盯着韩东那两条大长腿。
  只有二雷硬着头皮上前提醒:“你收敛点儿,王总回来看到了怎么办?”
  这时,王中鼎恰好从外面走了进来。
  “人呢?”问剧务。
  剧务说:“在里面呢,你赶紧去看看吧,死活不肯脱衣服。”
  王中鼎心急如焚地走进去。
  “少TM拿他来压我!老子就是被他干死,也不加一件衣服!”
  二雷噎住,“王总……”
  剧务,“……那个,刚才谁说明天要请假?来来,过来登记一下。”
  不到一会儿的工夫,整个片场都空了。
  只利下两道彼此对视的身影。
  韩东,“……今天晚上我想吃猪肘子。”
  王中鼎,“可以,你出材我出力。”
  韩东,“啊啊啊啊……”
  晚上洗澡的时候,韩东还指着大腿根儿朝王中鼎控诉:“瞧瞧你给我拧的。”
  王中鼎视而不见。
  韩东突然眼晴广亮,“我这胆是不是可以报保险了?还有我屁股蛋子,长了好多痱子,是不是也可以报?是不是?是不是?”
  “你穷疯了吧?”
  “额……”
  洗完澡,韩东趴在床上,西西骑在韩东的屁股上,小手摇晃着痱子粉的盒子,一点一点往韩东身上撒。
  “今天怎么是你给我撒?”韩东问。
  西西冷着脸说:“父命难为。”
  王中鼎走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的愣住,这孩子怎么去撒了?
  而且在韩东看不见的身后,西西小牙呲着,笑得可美了。
  王中鼎走了进去,伸手朝西西说:“行了,爸爸来吧。”
  西西小嘴一瘪,“我还想再玩会儿。”
  “别玩了,该睡觉了。”
  西西不情愿地下床,最后望一眼还没来得及撒的屁股蛋儿,抱憾而去。
  因为韩东这两天的戏都在椅子上完成,所以掰开他的臀瓣,里面都是潮红的痱子。
  王中鼎忍不住问:“难受么?”
  “还行,不热的时候没啥感觉。”
  王中鼎算了算,虽然没几天了,但想想还是觉得心疼。
  “再坚持几天,等拍完了,带你去小岛上放松放松。”
  韩东兴奋了没一阵,又替王中鼎发起愁来。
  “冯牧之的事你能处理完么?”
  王中鼎面色凝重,“看情况吧。”
  “你知道是谁把方案泄露的吧?”
  王中鼎说:“我又不傻。”
  这时,韩东突然坐了起来。
  “我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听?”
  “什么?”王中鼎问。
  韩东趴到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
  王中鼎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怎么样?”韩东挑挑眉。
  王中鼎满意得甚至有些怀疑,“那方案该不会是你泄露出去的吧?”
  “胡扯!”韩东气不忿,“我和蔡鹏这段时间根本没有接触。”
  王中鼎依旧眯着眼打量韩东。
  “可是冯牧之防备心那么重,李尚是怎么从她手里拿到方案的?”
  韩东冷哼一声,“我怎么知道?那小子贼着呢。”
  王中鼎幽幽地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份方案是你签的吧?”
  韩东身形一僵,接着便回斥道:“我签了那么多,谁知道是哪份是她的?
  王中鼎不说话了。
  韩东重新趴回床上,没好气地提醒:“还没撒完呢。”
  
  第240章 局势反转。
  
  《黑毒》的大火,不仅让李尚跻身一线,也让恒宇传媒迅速崛起。短短两个月时间拓展了多项新业务,艺人经纪就是其中一项。
  而如法炮制的青年组合a-clock,便是这项业务的首次尝试。
  事实证明,冯牧之不仅市场眼光强大,经营策划方面也极有天赋。该组合刚出道一个月就人气爆棚,还上了国内最好的综艺节目,狂揽了一批青少年粉丝。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中鼎集团的组合计划要天折的时候,中鼎经纪公司居然大张旗鼓地将该组合推了出去。而且是原封不动推出去的,名字就叫a-watch.自那之后,但凡有a-clock的地方,就有a-watch的身影。
  甚至有媒体将其捆绑宣传,公然打出a-clock-and-a-watch的旗号,暗示双方是一个组合的两个分支。
  对此,中鼎方面一直是暧昧回应。
  恒宇传媒虽然极力否认,但是在中鼎集团庞大的媒介关系网前,它的反驳声显得微乎其微。再加上中鼎集团心腹媒体的推波助澜,导致“合体”成为众人眼中的既定事实。
  于是,粉丝们的热情迅速蔓延到a-watch这一边。
  加上a-watch成员长期以来的培训,让他们从形象、气质到为人处事方面都比a-clock更胜一筹,很快成为粉丝们的“新宠”。
  在这期间,中鼎集团几乎没花多少宣传费,一切都靠“沾光”。这要比与恒宇传媒对簿公堂,搞得两败俱伤划算得多。
  然而,这并不符合中鼎集团一直以来的作风,有部分高层领导对此颇有微词。
  他们认为公司这么做自贬身价,等于把堂堂一个大集团搞得和那些下三滥的小公司没什么区别。虽然外界都以为恒宇传媒在占中鼎集团的便宜,但身为知情人士的他们终究觉得这么做有损颜面,落人话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