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2)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韩东离老远看到黄拓攥着王中鼎的手腕,就阴着一张脸冲了过来。
  但是走到面前就怂了,人家那一身军装也不是白穿的。
  韩东只能不动声色的将黄拓的手拿掉,换成自己的手,拽着王中鼎往外走。
  “回家吃饭去喽!”
  故意嚎一嗓子,向黄拓宣示自己的主权。
  然而,黄拓就像没听见一样,一路跟到了他们家。
  王中鼎先提着东西进去,韩东锁好车刚要走,就看到另一辆车开了进来。
  看到车上的人,韩东的脸瞬间黑了。
  行啊~挖墙脚挖到家里来了?存心跟我叫板是不是?
  可惜,黄拓压根不知道王中鼎和韩东在一起,还以为韩东也是来蹭饭的,便把手搭到他肩膀上,称兄道弟般的招呼着。
  “走吧~”
  韩东脑袋一蒙,还真就跟着他走了。
  等进屋之后反应过来早晚了,王中鼎已经领着黄拓上楼了,而且直奔着那间连他都不得踏入的储藏室。
  MLGB!
  这是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要易主了么?
  “这些都是他鼓捣出来的。”王中鼎还在兴致勃勃的显摆着。
  黄拓禁不住被一屋子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锁住了,好多创意小礼物,看得他目不暇接,爱不释手。
  “他这双手太邪乎了吧?”
  王中鼎用其后的介绍告述他,韩东远比你想象的更邪乎。
  “这几样东西都是他梦游的时候鼓捣出来的。”
  “梦游?”
  王中鼎幸福溢于言表。
  “有时候早上醒过来,床头就会多个小东西。”
  “这是什么?”黄拓又拿起一个东西。
  王中鼎脸色瞬变。
  “别动!”
  
  第222章 一个美丽的误会。
  
  可惜已经晚了。
  我们位高权重的黄首长,被喷了一脸的沐浴液。而且还是纯白色的,挂在脸上禁不住想入非非。
  王中鼎忙抽了一张纸递过去。
  “这是什么啊?”黄拓略显气恼地打量着。
  王中鼎为了给首长留点面子,没告诉他这是韩东发明的“颜射器”。只说是个挤压瓶,就含糊带过了。
  没一会儿,黄拓又相中一个蝈蝈笼。
  “这也是他自己编的么?”
  “嗯,就是用废弃木料和烧烤竹签编的。”
  说完,王中鼎还给黄拓演示了一下蝈蝈笼的使用方法。
  “你看,这个笼子有个小门。想把一只蝈蝈拿出了,可以从这个位置抬起笼子的小门。然后拿竹签在那头驱赶,用不了一会儿,它就可以蹦跶出来了。”
  “有意思~”
  黄拓摆弄了好一阵,最后朝王中鼎说:“既然放着也是放着,不如送给我吧,我部对那边蝈蝈多。”
  王中鼎略显为难,“这得问韩东了,我还真拿不了主意。”
  “行,先放这,一会儿吃饭的时候问问他。”
  王中鼎说:“咱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看。”
  “好好好。”黄拓点头应道。
  俩人有说有笑地去了餐厅。
  相比之下,韩东的情绪就没那么乐观了。
  吃饭的时候,不仅全程拉这个脸,而且黄拓和他说话也是爱答不理的。
  “小洋鬼子今天不怎么高兴啊~”黄拓故意调侃道。
  韩东持着一张比臭豆腐还味儿的脸,硬说:“有么?我心情很好啊~”
  王中鼎朝黄拓说:“他是拍戏累的,一累就蔫。咱们继续聊,不用管他。”
  韩东心里酸的直冒泡,又不想表现出来,于是一边默不作声的喝酒,一边暗暗审查着“情敌”的脸。
  中年丧妻,育有一女,八岁有余。
  跟王中鼎倒挺般配么……韩东各种没好气,又给自己灌了两口酒。
  结果,他这独自喝了半天闷酒,好不容易等来王中鼎一句话,还是要蝈蝈笼的。
  “反正你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就送给黄哥吧。”王中鼎说。
  韩东立刻回斥道:“谁说我不用,我明天就养一只。”
  “养什么养?人家养蝈蝈是想听蝈蝈叫,你比蝈蝈还话多。”
  韩东黑脸,“管得着么?我乐意。”
  王中鼎也恼了,“你今天怎么回事?从你坐到这……”
  “好了。”黄拓拦住王中鼎,“他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一定非要养。”
  王中鼎沉着脸没再说什么。
  结果,韩东越琢磨越不是味儿,终于绷不住爆发一声。
  “我送给他,行了吧?”
  黄拓呆住,怎么突然又变了?
  王中鼎开始也是一愣,后来反应过来,又开始夸:“我说什么来着?他本来就不是那种抠门的人。”
  黄拓哈哈大笑,“那就先谢谢了。”
  韩东心里非但没舒坦点,反而更憋屈了。于是又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就像暗中较劲一样,没一会儿就把自己灌醉了。
  王中鼎和黄拓也没少喝,真是人逢知己千杯少,聊着聊着就晕乎乎的了。
  “你一个人开车过来,又喝了这么多酒,还是别回去了,今晚就住这吧。”
  黄拓想想也对,便点头答应了。
  王中鼎和保姆去楼上抱新的被褥,黄拓拍拍韩东的后背,问:“你今晚也住这?”
  韩东醉醺醺的嗯了一声。
  “那走吧,一起回房间。”
  结果,黄拓进了自己的客房后,韩东也跟了进去。黄拓一头扎在床上,韩东也跟着扎在他的床上。
  黄拓拨弄了韩东一下,问:“他们没给你安排房间么?”
  “安排了。”
  “那你怎么不去自己房间睡?”
  韩东猴窜到黄拓身上各种腻歪,“我就想和你睡一个屋。”
  黄拓不知道韩东认错人了,以为他天生就爱闹着玩。所以当韩东楼上他的时候,他也没有硬着推开。
  结果,韩东搂着搂着就开始动手动脚,而且嘴里的话越来越出格。
  “你喜不喜欢我?”问黄拓。
  黄拓虽然是个直男,但是韩东都把意思表达得这么明显了,他不可能不明白。
  “我不喜欢你。”
  军人说话就是直爽。
  韩东一脸受伤,“为啥呢?”
  黄拓说:“我无法接受男人。”
  “我也无法接受,但我还是喜欢上你了,这就是命啊,不认不行。”
  黄拓很认真的思索后,直言不讳的拒绝道:“”我不喜欢过于完美的人,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毛病多一点的。“”我毛病就很多啊!“韩东立刻接口道,”我爱吹牛逼,爱算计,爱耍流氓,我磨磨叽叽,还神神叨叨……“”行了,别硬往身上安了,早就有人把你的情况透露给我了,你在我眼里就是全能人才,完美无缺。““别听他……瞎说……我……毛病……多着……多……”
  韩东话说到一半就睡着了。
  黄拓借着酒劲,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王中鼎终于抱着整理好的被褥走了进来。
  结果,看到眼前一幕,他的脸立刻就绿了。
  韩东不仅和黄拓睡在一张床上,而且脑袋还扎在黄拓裤裆哪里。
  王中鼎赶忙把被子放下,先将这呆货从人家床上弄走。结果刚扛到肩上,突然身形一凛,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黄拓叉开的两腿间,有一块清晰的印记,狠狠刺痛了他的眼球。
  怎么会?
  怎么会是他?
  王中鼎一瞬间酒醒了,脑子里充斥这四个大字——交友不慎。
  结果,黄拓起夜的时候,突然在自己的腿上发现了异常。
  奇怪,这怎么会有一块油渍?
  就算在蹭也不可能蹭在这地方吧?
  这时,他突然想起昨晚韩东说的那番话。再一看蹭油的位置,瞬间明白了什么。
  这个臭小子,还没怎么着呢,就想占我便宜了……
  于是抽出纸巾,一股大力擦掉了。
  第二天一早,黄拓下楼的时候,王中鼎正坐在客厅抽烟。
  “这么早就起来了?”黄拓问。
  王中鼎的脸色明显不太好,不过强压着没有转变的太夸张。
  “睡不着就起来了。”
  黄拓说:“我部对那边还有点事儿,就不和你们一起吃早饭了。”
  王中鼎嗯了一声。
  黄拓刚要走,突然又想起来什么。
  “对了,我的蝈蝈笼没拿。”
  王中鼎突然开口说:“别拿了。”
  “怎么了?”黄拓不解。
  王中鼎淡淡回道:“他不想给你了。”
  “诶?我明明记得他后来答应了,怎么又出尔反尔了?”
  “他就是那种人。”王中鼎口风立转,“说话从来不靠谱。”
  黄拓倒不这么认为,以为他昨天“拒绝”了韩东,韩东闹脾气倒也正常。
  于是黄拓随便找个理由打圆场,“也许他是真喜欢吧。”
  “他不喜欢,他就是抠门儿。”王中鼎言语果断。
  黄拓眉毛拧起,“你不是昨天还说他不抠门儿么?”
  “那是给他留面子,不好意思说而已。实际上他就是抠门儿,特别能算计。”
  黄拓隐隐约约记得韩东昨天提到的一条缺点。
  王中鼎今天在强调,莫非是想撮合我们俩?
  虽然这么想,但是黄拓没有当面说出来。怕王中鼎万一没那个意思,就闹笑话了。
  “既然他不愿意,那就算了。”
  王中鼎突然又说:“不过,他把这个送给你。”说着便推到黄拓面前。
  黄拓定睛一看,是昨晚喷了自己一脸沐浴液的挤压瓶。
  刚想说用不着,就听到王中鼎解释道:“这个颜射器看着挺……”
  “你说这是什么?”黄拓立刻打断。
  王中鼎说:“模拟颜射的工具,拿来恶作剧用的。”
  “你昨天不是说这是挤压瓶么?”
  “但是怕你生气,就没说实话。哪想这小子这么过分,喷你一脸就算了,还想送给你。”
  如果王中鼎不说,黄拓不觉得有什么。结果他这一变相的“撮合”,黄拓反而对韩东有了一丝不寻常的感觉。
  
  第223章 腹黑。
  
  最后黄拓也没把那个“颜射器”带走。
  韩东醒来看到自己睡在王中鼎的床上,心里总算舒坦了一些。
  不过下楼之后,依旧阴阳怪气地朝王中鼎问:“你那位黄哥哥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