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24)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韩东如蔡鹏刚才那般邪笑着,不紧不慢地将自己的纽扣扣好。
  蔡鹏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老子这辈子不操上你誓不为人!
  然而,更让他气血攻心的是,王中鼎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韩东依旧闭着眼朝王中鼎说:“中中,我今天要为自己讨个公道,也要向你证明,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说罢,韩东开始朝蔡鹏拳打脚踢。
  王中鼎不说话,只在一旁看着,脸上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老子大仇已报!
  让蔡鹏痛心的不是挨韩东的拳打脚踢,而是韩东自始至终都没有醒,他就这样与王中鼎达成了神一般的默契。
  每挨一拳,都让蔡鹏更深刻地体会到,得到韩东是多么爽的一件事。
  当然,他更不齿王中鼎的这种做法。
  在他眼里,王中鼎之所以一直和韩东闹别扭,就是为了把韩东逼急,借他的手来打击报复自己,从而达到双倍的解恨效果。
  “你这么对他,不觉得很残忍么?”
  王中鼎走到蔡鹏面前,一字一顿地将某句话还给了他。
  “我—心—疼—我—乐—意。”
  说完,大手一挥,将韩东搂抱到怀里,当着蔡鹏的面狠狠亲了一口。
  老子就算回去给他跪舔,也TM要好好治你一把!
  
  第251章 韩东东的春天。
  
  回去的路上,韩东突然醒了。
  睁开眼就是车窗外的夜景,正诧异时,扭头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王中鼎的眼睛一瞬间由冷转热,而韩东的眼睛却在一瞬间由热转冷。
  “停车。”他朝司机说。
  王中鼎脸色一变,“你要干嘛?”
  韩东不理他,继续说:“停车。”
  车终究还是在路边停下了。
  韩东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王中鼎本以为他是要方便,结果韩东沿着相反的路线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中鼎打开车窗探出头,朝他喊道:“你干嘛去?”
  韩东没听见一样,大步向前走着。
  王中鼎只好下车追了上去。
  “你到底要干嘛?”
  韩东还是冷着脸不发一言。
  王中鼎一把拽住他,“问你话呢。”
  韩东瘟神一样的口吻说:“离你远点儿,你不是不想看见我吗?”
  王中鼎略显不自在的口吻,“我是说‘这几天’不想看到你,‘那几天’不是已经过去了么?”
  韩东哼笑一声,“不好意思,你的‘那几天’过去了,我的‘这几天’又来了,我现在也不想见到你了。”
  王中鼎眸色一沉,“较劲是不是?”
  韩东那张脸上明显写着“是”。
  王中鼎压住心头的恼火,平和的语气哄劝道:“有事回去再说,天儿冷了,你穿这点儿衣服会着凉的。”
  韩东明显有些扛不住,但面上还在死撑着。
  “我没什么事要说。”
  王中鼎将手扣在韩东的后脑勺上,语气又柔和了一些。
  “东东,听话,跟我回去。”
  韩东的心软塌塌的都快成泥了,双腿却还在负隅顽抗着,甩开王中鼎继续往前走。
  王中鼎将韩东的手一把拉住,五指交缠,满满的力度渗透其中。
  “说那话是我一时的情绪发泄,我真的受不了你和任何一个男人亲近。我现在把悔过的话说得再圆满,也难保下一次还会犯同样的错误。总之……你对我很重要。”
  韩东的心已经化成一滩水。
  这就是所谓的春天么?
  眼前的面孔如此温暖,耳旁的声音如此轻柔,注视的目光是那样醉人心窝……
  他忍不住陶醉其中,迟迟不做回应。
  王中鼎终于忍无可忍,厉声怒斥道:“欠揍是不是?回去!”
  韩东肩膀一塌,头一缩,二话不说就转身往回走。
  果然还是这招灵。
  王中鼎继续呲呲他,“给你点儿面子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韩东听到王中鼎鞋底落地发出的啪啪响,一声都不敢吭。
  王中鼎也露出原有的面目,说着与刚才截然相反的话。
  “我自始至终怀疑过你么?你跟别人嘻嘻哈哈,你还委屈了?”
  韩东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王中鼎打开车门,“上去!”
  韩东左防右防,还是在钻上车的那一刻被王中鼎踢了屁股。身体一个踉跄,直接越过中间两个座椅窜到了后座上。
  接着,韩东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王中鼎借着给韩东裤子拍土又在他屁股上来了两下。
  再度上路后,韩东迅速露出原型,胳膊狠狠圈住王中鼎的脖子,手在他身上一通乱摸,闹得不亦乐乎。
  王中鼎起初是不耐烦地打掉,后来终于招架不住,唇角捎上一丝笑意。
  “这些天在小岛上干嘛了?”
  韩东说:“穿着树叶跳舞啊,裸体沙滩浴啊,海浪里尽情自H啊……”
  王中鼎明显呼吸不稳,“除了这些呢?”
  “考察地形地势,研究开发计划啊。”
  “研究出什么来了?”
  “我觉得东边那片黑森林,可以当《偷影2》的取景拍摄地。”
  王中鼎斜睨着他,“行啊~挣钱都挣到我身上了?”
  “哪有?”韩东羞赧地笑笑,“这不是为了节省剧组开支么。”
  “免费拍?”王中鼎故意问。
  韩东又笑:“八五折。”
  王中鼎哼道:“我花钱组你的小岛,再花钱给你搭景,你连建设费都省了是不是?”
  “省不也是给咱俩省的么?”韩东又坏笑着将手滑到王中鼎双腿中央。
  王中鼎终于眼睛一红,“我考虑考虑。”
  听到这话,韩东立刻将头枕在王中鼎的腿上。脸扭到裤子一侧,炽热的目光盯着某样悄然变化的物件。
  王中鼎感觉自己的小腹都快烧着了。
  韩东还不怕死的伸出舌头,一点点朝裤子上探进。换做一般人,这等距离想都不要想。但是他那条舌头,就像可以无限延伸一样,转瞬间就到了裤子的边缘。
  就差那么一丁点儿的距离。
  韩东却停了下来。
  舌头灵巧又邪恶地做了几个花俏的动作,又迅速缩回口中。
  然后使了个意味颇深的眼色,勾得王中鼎心乱如麻。
  ……
  两个老爷们儿一进家门就像疯了一样。
  亲、啃、抓、挠、摸、揉、捅、戳……样样齐全。
  王中鼎除了把韩东吞进肚子里,其余的事几乎都干了。
  甚至连难以启口的话都说出来了。
  “让你不出现你就不出现,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有定力?”
  韩东嘿嘿一笑,把他交给俞铭的那个任务告诉了王中鼎。
  王中鼎又气又心疼,气的是韩东偶尔的倔强,心疼的是韩东遭拒时的受伤。
  可他仍然贪心不足。
  “在宿舍有俞铭拦着你,在小岛上有人拦着你么?你不是照样够坚定?”
  “因为离得远啊,我梦游的时候想找你也没辙啊。”韩东说。
  “那你就不能用手机联系我么?”
  “我把手机吊在了造刺树的树尖上,根本拿不下来。”
  造刺树如其名,浑身上下都是刺,鸟兽不敢接近,是森林里最霸道的一棵树。
  起初王中鼎还幻想过韩东梦游爬树拿手机,但是一想起来就心有余悸,而且韩东的回答也打消了他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现在那台手机呢?”
  韩东干笑两声,“还在上面挂着。”
  王中鼎气坏了,这部手机是他定制的,全球只有两台。
  更重要的是里面存有韩东的海量私照,这要是下几场雨毁了,王中鼎的精神生活水平起码倒退二十年。
  “你怎么不拿下来?”
  韩东缩缩脖子,“我拿不下来了。”
  “那你是怎么挂上去的?”
  “用杆子。”
  “那你怎么不用杆子拿下来?”
  韩东咽了口吐沫,“我要是能拿下来,不早就联系你了么?”
  王中鼎想想也对,可他还是不明白。
  “能挂上去,为什么就不能拿下来?”
  韩东小心翼翼地说:“因为我用绳子在上面绕了很多死结。”
  王中鼎更想不明白了,“你是怎么绕的?”
  “就是用杆子把一条绳子挑到树上,两端垂地,系上扣子后,再用杆子把绳子挑到树上绕一圈,再系个扣子。然后再挑到树上绕一圈,再系个扣子。就这么一圈又一圈,直到手机被绑的结结实实……”
  “然后呢?”这才是王中鼎最关心的。
  韩东埋头,“然后我就把绳子剪了。”
  王中鼎心率猛增,半天才缓过来。
  “你不是很能耐么?怎么没砍一棵树做把梯子?”
  韩东说:“我本来想做的。”
  王中鼎屏息等待着其后的回答。
  “我把做梯子的工具也绑到树上了……”
  王中鼎太阳穴突突直跳,“所以呢?”
  “所以想拿下来,只能爬树。”
  “……”
  过了一阵,王中鼎终于咬着牙点点头。
  “好,真好,不想联系我的心真够坚定的。”
  韩东变相地说情话讨好王中鼎。
  “是因为真实的我太爱你了,虚伪的我才不得不严加防范。”
  王中鼎第一次听韩东说“爱你”俩字,难以克制地心尖一颤。
  但是短暂的悸动过后,他还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下床。
  “你要干嘛?”韩东不解。
  王中鼎不搭理他。
  韩东喋喋不休,“你咋不说话?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你要去哪?你要去干什么?你……”
  王中鼎终于忍无可忍一声吼。
  “爬树!”
  韩东彻底不吭声了。
  
  第252章 幸灾乐祸。
  
  自打遇到韩东,王中鼎就没过过一天正常日子。好好的周末,人家都在放松休闲,他却飞到小岛上,与成千上万根利刺展开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抗争。
  造刺树一身利刺,硬如钢针。而且年龄越大刺越多,栽后三年既成刺墙。
  这棵树,估计有几十年了吧……
  王中鼎之前没注意到它,现在窥见真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脑子是不是让驴踢了?怎么会瞧上这种混蛋玩意儿?
  不过,这种活也就王中鼎能干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