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27)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鲁导演又问西西:“你还会表演什么?”
  西西将脸转向韩东,其他部位未动分毫,所有的戏都在眼上。里面掺杂着各种矛盾、纠结、无奈、妥协……
  “这是?”鲁导演又问。
  西西淡淡回道:“爱恨交加。”
  “哈哈哈哈哈……”
  周围又响起一阵欢快的笑声。
  鲁导演直言道:“这孩子真是了不得啊!”
  周黎硬是和众人唱反调,“我怎么没看出他有什么表情?明明是胡乱解读,你们就跟着瞎起哄。”
  西西不气不恼,丝毫没被这样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扰乱了心情。
  鲁导演又说:“你做一个有说服力的表情给周阿姨看看。”
  西西将眼神转向周黎,蜻蜓点水般的一个扫视,很快又转回鲁导演这里。
  “这是?”鲁导演故意问。
  西西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清清楚楚地回道:“嗤—之一以一鼻。”
  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是心中叫好,脸上憋笑。
  韩东更是将西西抱起来狂亲了数口,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
  周黎的脸臭得不行。
  但是她又不能驳斥回去,毕竟是个孩子,毕竟只是表演,她能做的唯有忍。
  等到试戏结束后,周黎故意拦住西西,脸上又挂上了惯有的笑容。
  “小朋友,你这么厉害,你爸妈知道么?”
  西西仿佛猜到她是来套话的一般,从容不迫地回道:“鼻梁起节,即相书所云三弯鼻,其人必奸,不达目的不罢休。两腮无肉,地阁尖薄,其人弃信背义,晚年运滞。”
  周黎被西西逆天的洞察力和一套套说辞逼得近乎失语。
  西西又朝她说:“如果你的心像你的脸一样美就好了。”
  周黎彻底说不出话了。
  沈初花在一旁暗呼解恨,要知道天下美女都是她敌人。
  不料,西西的小冷眼也抛向她。
  “如果你的脸像你的心一样美就好了。”
  “噗——”小梁喷了。
  沈初花一记猛拳扫了过去,笑屁啊!
  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李尚朝周黎说:“这孩子身世绝不一般。”
  周黎哼道:“看出来了。”
  “绝对不是韩东那种文化层次能教育出来的。”李尚又说。
  周黎死死盯着韩东和西西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才移开。
  ……
  晚上,王中鼎和韩东在浴室洗澡,西西拿着韩东的手机玩游戏。
  突然微信弹出一个消息提醒。
  西西好奇地打开,看到黄拓朝韩东打了个招呼。
  他一想,黄拓是黄小丫的爸爸,又是爸爸的朋友,于是便“通过验证”了。
  很快就有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西西不理会,继续玩自己的游戏。
  结果没一会儿,又有消息提示音响起。
  西西放下手机听了片刻,浴室里光有说话声没有水声,应该还早。
  于是便替韩东打开了这条消息。
  黄拓的嗓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二货,忙什么呢?”
  二货……西西捂着小嘴乐,很快便用键盘敲了三个字过去。
  “洗澡澡。”
  在西西看来很正常的一番表述,在黄拓眼里立刻变了味。
  “贱胚子。”嘲弄的口吻还了回去。
  西西眼中,“二货”是纯调侃的意思,“贱胚子”就不在他的理解范围内了。
  于是,出于对家人的维护,西西又用胖胖的小指头敲了几个字。
  “我才不贱。”
  那边的黄拓纳闷,今天韩东怎么这么可爱捏?
  于是又发来一个,“你不贱谁贱?”
  西西狠狠戳了两个字还回去。
  “你贱。”
  自打韩东和王中鼎在一起,眼耳鼻越发灵敏。外面“打情骂俏”得正带劲,他在里面就听出了异常。
  “我怎么感觉到了黄拓的气息?”
  一句话未表达好,就容易招惹是非。
  比如王中鼎的某物还在韩东身体里,他却感觉到黄拓的气息,像话么?
  于是韩东很快被一番狂烈的顶撞刺激得扬脖求饶。
  “啊啊啊……说错了,说错了,我是说我听到他的声……音……”
  王中鼎伏在韩东耳边说:“看来你的声音还不够大,不然怎么会盖不过那一点儿杂音?”
  于是没一会儿,韩东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第255章 秘密。
  
  两个人从浴室出来,西西已经睡着了。
  韩东将他抱到自己的房间,刚要放床上,西西的小胳膊就勾住韩东的脖子挂了回去。
  韩东在他脸蛋上轻咬了一下,呵斥道:“撒手,听见没?”
  西西眯缝着小眼恍若未闻。
  韩东强行将他按回床上,结果转身要走的瞬间,西西又从后面攀了上来。
  “小东西。”
  韩东笑骂一声,转身在西西的小鸟上揪了一下,西西立刻打滚着钻回了被窝。
  王中鼎见韩东久久未回,便去门口看了一眼。结果发现韩东坐在西西的床头,直直地看着他,那眼神真的像在看自己的孩子。
  感动了没一会儿,王中鼎就听到韩东手机的信息提示音。
  回到房间拿起来一按,黄拓那浑厚有力的男声便在耳旁响了起来。
  “怎么不回了?睡着了么?”
  听这意思,貌似之前聊得挺欢呢~王中鼎毫不客气地查看了聊天记录。
  尽管知道不是韩东回复的,但是黄拓那声“贱胚子”还是把他刺激得不轻。
  临睡前,王中鼎一边用手指卷着韩东的头发一边说道:“北海那边新开了一家会所,要不要去看看?”
  韩东懒懒地问:“怎么想起去那地儿?”
  “有一些私密项目挺刺激的。”王中鼎故意勾引韩东。
  韩东果然蠢蠢欲动。
  “什么私密项目?”
  王中鼎存心卖关子,“我也不确定,只是听说而已。”
  “听说的你也告诉我。”韩东心急火燎地扑到王中鼎身上。
  于是,小两口没羞没臊地探讨起来。
  韩东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绿,嘴里一会儿“哇塞”一会儿“我靠”。到最后两个人全都面红耳赤,血压一路狂飙。
  韩东还故作矜持地扎回被窝,气喘吁吁地说:“明天再说吧。”
  王中鼎故意说:“房间得提前定,能不能排上还是个问题呢。”
  韩东一听就急了,“那快定,快定。”
  王中鼎笑着把手机拿了起来。
  日期定在周五晚上,恰好是韩东进组的那一天。
  一大早,王中鼎就将韩东送了过去,安顿好之后便准备离开。临走前特意叮嘱韩东,让他别忘了晚上的事。
  韩东点点头,“你不用接我了,我自己叫一辆车就行了。”
  “接你是顺路。”王中鼎说。
  韩东小声劝道:“不是顺路不顺路的问题,而是影响不好。你想啊,万一哪个别有用心的人跟踪咱俩,曝光你进出那种场所,日后你还怎么树立威信?”
  刚说完,周黎就带着十几人团队高调地入组了。
  王中鼎还是那副态度,老子既然做了,就不怕别人曝光,更何况也没人敢曝光啊!
  韩东进一步劝道:“你不怕我怕,有人对付不了你,专门拿我开刀。”
  为了避免麻烦,王中鼎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收工后别到处乱跑,我会派车来接你。”
  “行,我知道了。”
  王中鼎走了之后没多久,黄拓就带着黄小丫来了。
  韩东心中yín魔未除,脑子里还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连黄拓走过来都没发现。
  “想什么呢?”黄拓问。
  韩东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时还粗喘了几声。
  “没,没想哈。”
  黄拓却看出了端倪,膝盖一抬,轻轻顶了韩东的裤裆一下。
  “你小子是不是被下药了?”
  韩东怒喷回去,“你才被下药了!”
  “没被下药怎么无端端犯劲?难不成王中鼎满足不了你?”
  这一番调侃恰好入了周黎耳,加上那天从黄拓手机里翻出来的唯一一条信息记录,周黎的心思忍不住活跃了起来。
  收工之后,韩东故意拖着没有走。等所有人都走光了,才收拾东西匆匆离开。
  不料,他刚出门就撞上了黄拓。
  “……你不是走了么?”韩东诧异。
  黄拓说:“我是带孩子下去买了点儿东西。”
  “哦,那我先走了。”
  韩东刚要转身就被黄拓拽住了。
  “你怎么走?我看你的车都没在下面。”
  “我叫司机过来接我就行了。”
  黄拓说:“现在堵得这么厉害,哪就开过来了?你要去哪?我送你。”
  首长的军车护送到“私密会所”,这种待遇韩东实在承受不来。
  “不用麻烦您了,我自己叫车就行。”
  韩东说完果断闪人。
  实际上王中鼎派来的车一早就在下面候着了,韩东出门便上了车。
  周黎恰好在对面茶馆的雅间坐着,瞧见韩东上了车,黄拓紧随其后,便起身朝助理说:“咱们也走。”
  一路上,韩东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正激动着,突然从后视镜里扫到了一辆熟悉的军车。
  我擦!他怎么跟过来了?
  韩东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副驾驶位上黄拓那张板正的面孔。
  “稍微快点儿。”韩东朝司机说。
  司机幽幽地回道:“你觉得这条路有开快的余地么?”
  好吧……韩东只能焦灼地等待时机。
  结果,一辆车一辆车超过去,一个路口一个路口拐过去,黄拓那辆车还是稳稳地跟着韩东。
  赶上一条宽松的路段,韩东终于忍无可忍地说:“停车!”
  随着他这辆车的停下,身后那辆军车也停了下来。
  黄拓主动摇开车窗,朝韩东大声问:“怎么不走了?”
  韩东怒汹汹地反问:“你跟着我干嘛?”
  “我跟着你?”
  “不然呢?”
  “我是带孩子去姥姥家。”
  韩东脸色变了变,“孩子姥姥家?”
  “对,北海北边。”
  韩东瞬间窘大了。
  王中鼎……瞧你找的这个好地方,该不会这家会所就是黄拓丈母娘开的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