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28)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黄拓忍不住一笑,“怎么?你还以为我要跟踪绑架你啊?”
  韩东什么都没说,顶着一张绿脸回了车。
  他这一番“做贼心虚”的举动引起了黄拓的高度兴趣,和韩东“分道扬镳”后,黄拓一直琢磨韩东提防背后的深意。
  “停车。”黄拓终于朝警卫员说。
  汽车在路边停下。
  黄拓抱着黄小丫下了车,说:“反正也没多远了,我带着她走过去吧。你拐回去继续跟着那辆车,看看他到底要去哪。”
  “好的,首长。”
  韩东到会所没多久,警卫员的车就到了。他待在车上没下来,严密盯着门口动静。
  没一会儿,周黎的车也在不远处停下了。
  周黎摘下墨镜,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韩东的那辆车。接着目光一转,又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军车。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
  助理谨慎地问:“你确定这辆军车是黄首长的那辆么?”
  周黎扬扬下巴,笑道:“你没瞧见他的警卫员还在车里放哨么?”
  助理恍然大悟,“确实,我记得这个人。”
  周黎一甩纤纤玉手,“去查查这家新开的会所都有哪些服务。”
  “好的。”
  二十多分钟后,助理从会所里走了出来,回到周黎的车上。
  “都有什么?”周黎问。
  助理附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说完脸都红了。
  周黎倒没见任何不自在,还笑着调侃道:“人长得挺正派,口味倒是不轻嘛。”
  “你确定是黄首长在里面……那个么?会不会是王总或者……”
  “王中鼎?”周黎像是听到多大的笑话一样,“他能在自己家床上挺起来就不错了,还敢来这种地方?”
  “那会不会是别人和韩东那个?黄首长只是恰好碰到罢了。”
  周黎很笃定的口吻说:“你提到的最后两个项目,没有一般的腰力绝对玩不了。相信我看男人的眼光,混这个圈子的,除了菜大鸟之外,恐怕没有男人能办到了。”
  “那为什么不是蔡鹏呢?”
  周黎呵呵一笑,“韩东他作死么?刚因为蔡鹏和王中鼎大吵了一架,又在这风口浪尖上犯事?”
  “那他为什么敢和黄首长……”
  “逼急了呗。”周黎哼笑道,“何况黄首长有钱有势的,真能钓上来也不错。”
  助理不说话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韩东还没出来。
  周慕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黄首长的体力果然不同凡响。”
  “要不要给王总传个话?”助理问。
  “那么着急干什么?等摸清了情况,再发个现场过去多有意思~”
  助理掩着嘴偷乐。
  韩东从房间出来之后真的成仙了,走路都开始发飘了。
  王中鼎本来想扛着韩东,韩东非不让。不仅如此,还要王中鼎和他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定要保住夫君高洁的名声,更要保住自己伟岸的形象。
  到了会所门口,韩东费力地转过身,朝王中鼎做出一个刹车的手势。
  “我先出去,你别跟着我。”
  王中鼎问:“你这样能下台阶么?”
  “少TM假惺惺关心我,刚才干嘛去了?”
  王中鼎腹诽:刚才不是听你的指挥,一直在使劲么?
  “不许跟我一起出来!”
  最后一个霸气的警告过后,韩东咬牙切齿地走了出去。
  “出来了,出来了……”助理拍了拍昏昏欲睡的周黎。
  周黎看到双腿打软的韩东,忍不住嗤笑一声,“果然……”
  “可是黄首长为什么没一起出来?”
  “废话,怕被人发现呗。”
  助理想想也对,“那我们还要不要再等等确认一下?”
  “没必要,板上钉钉的事。没准人家防的就是咱们,所以还是走吧,免得耽误人家睡觉。”
  助理点点头,示意司机开车。
  相比之下,黄拓的警卫员可就“敬业”多了,人家一直等到王中鼎出来才驾车离开。
  黄拓将黄小丫放在她姥姥家,自己独自上了车。
  “怎么样?追到了么?”
  警卫员点点头,“刚从那边回来没多久。”
  
  第256章 惊呆了。
  
  这边黄拓也在暗暗较劲着。
  他瞧见韩东这副强忍不住的德行,不生气才怪。
  心里一个劲地骂:王中鼎,你小子真行,竟然拿这招来刺激我?
  警卫员在旁边劝道:“黄首长,以您的条件再找个黄花大闺女都绰绰有余,何苦跟这么个人过不去?”
  黄拓沉声回道:“我说过我要再我么?”
  警卫员腹诽:没想找还吃什么醋?
  “我就是看不惯,一个女人上赶着倒贴就算了,一个男人怎么还这么贱骨头?”
  警卫员小声嘟哝:“他又不是贱一天两天了……”
  “你唧唧歪歪什么呢?”黄拓没好气。
  警卫员忙回道:“没什么,我就想说,您考虑他还不如考虑周黎呢。周黎起码是个女人,起码对您有意思,名声再差起码在您面前规规矩矩的。”
  不料,黄拓说了句让警卫员差点儿吐血的话。
  “谁是周黎?”
  警卫员当场噎住,手指着周黎半天才说出话来。
  “周……周黎您都不知道?周大美女?话题女王?头条女王……再说了,您前两天不是还给过她手机么?”
  黄拓只是扫了周黎一眼,半秒钟不到就把目光转了回来。
  干脆利索的三个宇。
  “没注意。”
  “……好吧,当我没说。”
  没一会儿,黄拓就去围观闺女拍戏了。
  和西西吃重的戏份不同,黄小丫就是个路人的角色,对整部电影剧情没有任何影响,仅仅为了让她过把戏瘾。
  所以,和那天试戏相同,黄小丫只要表演一个被吓哭的镜头就可以了。
  但如何让她哭,又成了一道难题。
  因为上次周黎和她解释过后,再用这一套就不好使了。
  这时,警卫员想了一种办法。
  他朝黄拓说:“你看韩东。”
  韩东正沉寂在“极乐世界”中不能自拔。
  黄拓的脸当时就黑得不行。
  警卫员又朝黄小丫说:“来,看你爸爸。”
  黄小丫哇的一声就哭了。
  ……
  大功告成。
  收工之后,韩东又等所有人都走光,才行色匆匆地离开。
  周黎和李尚早就换乘一辆车,提前到了那家会所。
  这是一家专门供权贵享乐的场所,除了入会标准高之外,隐秘性也极高。想要从里面打探出客户的信息,可谓比登天还难。
  会所的老板姓刘,也是京城响当当一号人物。见到周大美女光顾于此,色眯眯的眼晴立刻拢了起来。
  “周小姐,久仰久仰……”
  周黎笑靥如花,“我才要说久仰。”
  “来来来,您请进。”
  刘总亲自为周黎推开门,将她请了进去。
  两个人在贵宾室密聊了一阵,刘总听到周黎的来意,瞬间露出为难的表情。
  “周小姐,我想您也不是第一次光顾这种地方,规矩您应该都懂。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要出高价买您的隐私,我们能随随便便提供给他么?”
  周黎淡淡回道:“我可以再加一个零。”
  刘老板不紧不慢地点了一颗烟,“周小姐,我不缺钱,我……”
  “你缺什么?”周黎直接打断。
  刘老板笑了笑,“我的店刚刚起步,缺的必然是客源。如果周小姐可以时不时光顾这里,我想我们的生意要好做的多。”
  周黎暗想:用几次亮相换韩东的走人,这个交易太值了。
  于是回道:“没问题。”
  “哈哈哈……周小姐真是爽快人。不过话说在前面,您可不能把事情闹大,砸了我们的招牌啊。”刘老板谨慎叮嘱。
  “放心好了,有人比我更怕这东西传出去。有他给你把关,你还担心我胡作非为么?”
  刘老板笑着点点头,又朝旁边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们把人盯住了。
  黄拓又去了丈母娘家,把黄小丫留在那,自己回到车上。
  “首长,去哪?”警卫员问。
  黄拓定定地看着车窗外,说:“回家。”
  结果,车行了不足两公里,黄拓突然再度开口。
  “去公园里新建的那家会所。”
  警卫员惊愣住,“您真要去那个地方啊?万一他……”
  “这是命今。”黄拓强硬打断。
  警卫员只好顺从他的意愿。
  李尚站在窗口朝外望着,没一会儿就看到韩东的车停在楼下。
  “他来了。”
  周黎神经一紧,“自己来的?”
  李尚点点头。
  没一会儿,黄拓的车也开了过来。
  李尚胸口一震,直到这一刻,他都难以相信韩东敢这么作死。
  不过还是提醒道:“黄首长来了。”
  周黎按耐住激动的心情,说:“再等等,军人感觉很敏锐,让他发现异常就不好了,等激战起来再开。”
  于是,两个人又熬了十几分钟,直到感觉时机成熟了,才将实时监控打开。
  显示屏瞬间亮了起来,监控的位置就是韩东所在的房间。
  “这个摄像头安在哪?”李尚好奇。
  周黎说:“烟感器上。”
  好强大……李尚禁不住想,会不会自己之前消费过的场所,也保留这样一些“证据”,留着哪天来要挟自己?
  “快看。”周黎扯了李尚一下。
  李尚这才回过神来。
  由于烟感器离两个人太远,周黎和李尚只能看到大体身形,看不清脸。
  韩东就不用说了,那两条腿辨识度太高。而剩下的那位,原本就和黄拓身材相似,再加上先入为主的原因,很容易就认错了。
  画面调整清晰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两个男人赤裸着身体激吻的画面。
  “啧啧……瞧瞧这心急的样,一看就是刚在一起的热恋期。”周黎戏谑道。
  李尚也难以想象王中鼎如此失控的模样,于是便在心底默认了黄拓的事实。
  一番亲热过后,王中鼎将韩东拉到一台仪器前,将他固定在了上面。
  接着,周黎就看到韩东被仪器刺激得挣扎求饶,爽叫不止的画面。
  “哎呦……黄首长好邪恶。”周黎一边吐槽一边眸光荡漾。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