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3)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王中鼎说:“让我轰走了。”
  韩东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之意,迫不及待地问:“为什么?”
  “我发现他这个人不老实。”
  韩东心里一紧,“什么意思?他占你便宜了?”
  王中鼎大言不惭地说:“想占,但被我及时阻止了。”
  韩东咬牙切齿,“我就觉得他对你图谋不轨,果然被我猜中了!姥姥的,竟然连我的人都敢碰,不想活了吧?”
  王中鼎如愿以偿地收获了韩东的这一番唾骂。
  “这是什么东西?”韩东拿起颜射器。
  他对自己梦游中的这项发明毫无印象,跟黄拓一样,手不小心触碰到开关,瞬间被喷了一脸的沐浴露。
  “我擦,咋回事?”韩东气恼。
  王中鼎佯装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竟然是这个意图……”
  韩东不明所以,一边擦一边问:“什么意图?”
  王中鼎难以启齿般地说道:“这是黄拓送给我的,一开始我以为是个挤压瓶,没想到竟然是模拟……”
  “模拟什么?”韩东急着问。
  王中鼎没说话,直接递过去一面镜子。
  韩东秒懂,锐利的獠牙又呲起来了。
  “操!堂堂一个军官,竟然玩这一套?亏我还把他当个正经人看!闹了半天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王中鼎同叹了口气。
  韩东看向他,目光又柔和下来。
  “不过我对你这次的表现很满意,真的,我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坦诚。”
  韩东上前对王中鼎各种亲吻爱抚,含情脉脉,一往情深。
  王中鼎还是那副问心无愧的好男人模样,摸着韩东的头发说:“我挺为你担心的。”
  “为我担心?为什么?”
  “我担心他知道了咱们俩的关系,会蓄意报复。
  韩东威瞪双目,“报复我?他还有脸报复我?老子没跟他计较就不错了!”
  王中鼎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这段时间最好离他远点儿,不要给他企图伤害你的机会,尤其是我不在的时候。”
  韩东虽然咽不下这口气,但还是咬紧牙关隐忍着。
  “放心吧,我不会跟他直面起冲突的,要整也要背地里整!”
  王中鼎点点头,“能这样最好了,反正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韩东感动的泪眼吧嗒,大早上就给王中鼎撸了一发。
  ……
  其后的几天,一切相安无事。
  黄拓为了减少误会发生的可能性,几乎没再去过剧组,不过私下里依旧和王中鼎保持着友好往来。
  这天他闲来无事,便去王中鼎公司小坐一会儿,两个人聊着聊着就扯到了这部电视剧上。
  “范导演总和我夸韩东,说他把这个洋鬼子演绝了。将来一播,肯定招来不少骂名,哈哈哈……”黄拓爽快的大笑着。
  王中鼎虽不爽,却也陪着他笑了笑。
  “那是肯定的,没播的时候就开始招骂了,等播了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
  黄拓丝毫没听出王中鼎话中的深意,还一个劲地点头,“确实,我看剧组的人都很认可他的演技。”
  “他们不是认可他的演技,是看不惯他的为人。”王中鼎又开始挑拨。
  黄拓皱眉不解,“为人?”
  “他之所以在演戏的时候挨打,根本就不是演的太到位,而是其他演员趁机报复。那些人见我和他关系好,不敢直接惹他,只能借着这个机会出气了。”
  “为什么要报复?是因为他太优秀了么?”黄拓还是没抓住重点。
  王中鼎只能继续黑,“要是优秀就好了,就怕他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人人都不服他,他还偏要耍耍威风、臭显摆。”
  黄拓难以相信,“我看他平时在剧组挺低调,人家配角还跟制片提各种要求,他没凳子都不言一声。”
  王中鼎哼笑一声,“他哪是不提啊?他是背地里提,要求更过分!”
  “可是一连去了几天,都没见他坐上凳子。”
  “因为他要求坐的是龙椅。”
  “……什么?”
  “他让剧组给他打造一把龙椅,历时半月才赶工完成。”
  黄拓微微眯起眼睛,“他竟然敢提这种要求?”
  王中鼎心里暗道:本来是不敢的,但我见黄首长您如此关心他的日常休息,连他没有凳子的事都牢记在心,怎能不然他在您心里好好作上一番?
  看到王中鼎眼中的“无奈”,黄拓不禁感叹,“真没看出来啊~”
  这吊儿郎当的二赖子,竟然这么有魄力!
  “你没看出来的多了,他一般干缺德事都是暗着来。属于‘背地里把人坑惨了,当面还要扶一把’的那种。”
  黄拓又问了,“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跟他关系这么好?”
  黄拓虽然和王中鼎认识不久,但对他的脾气秉性还是很了解的。如果韩东没才没品,王中鼎不可能器重于他。
  回答这个问题,确实需要费一番脑力,普普通通的借口肯定糊弄不过黄拓。
  于是王中鼎便说:“有件事,我一直没好意思告述你。”
  “什么事?”黄拓好奇。
  王中鼎道出真言,“我表面看着正派,其实骨子里喜欢叛逆的人。”
  黄拓哈哈大笑,果然是同道中人!
  而且他和王中鼎更一致的“优点”是:有想法不声张,自己偷着爽。
  不过,他对王中鼎的这番“洗脑”还是保持一定的警惕性。毕竟他和韩东说过拒绝的理由,王中鼎说这番话也可能出于人情,所以是真是假还有待考证。
  “看来我必要去片场转一转了。”黄拓临走前朝王中鼎说。
  王中鼎神经一紧,回道:“还是别去了,省的让韩东惹一肚子气。”
  黄拓却说:“那我更得去看看了,虽然我无权插手你们的拍摄事务,但是有人坏了这部电视剧的名声,我可不能坐视不理。”
  王中鼎只能勉为其难的表示支持。
  黄拓走了之后,王中鼎立刻命令二雷去买一把龙椅。
  “买龙椅干什么?”二雷难以理解,“韩东拍的不是抗战戏么?那会儿皇帝早就废除了吧?联营是开的皇帝梦都破碎了。”
  王中鼎明确告诉他,“给韩东坐。”
  二雷噎住,王总越来越过分了,在这么玩下去,我真怕你哪天去天安门城门上给他办求婚宴啊!
  “有问题么?”王中鼎问。
  二雷痛快应道:“没问题。”
  只要是能促进韩东和王中鼎感情的,都要不计一切代价去支持。
  晚上回家,王中鼎自然地把这件事告诉了韩东。
  韩东惊了,“你不是反复的强调我在剧组要低调么?怎么还让我坐龙椅?”
  王中鼎说:“再低调下去你就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与其费劲心思意念他人,还不如好好地取悦自己。”
  韩东激动地直搓手,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吹一次牛逼了!
  于是又对王中鼎各种夸赞,“我发现你越来越有魅力了,越来越狂霸酷帅拽了,我擦我好幸福遇到了你。”
  王中鼎虚荣心膨胀,继续索取媳妇儿的仰望和膜拜。
  “而且明天黄首长可能来探班,我不希望你低他一头。”
  听到这话,韩东直接去给王中鼎跪舔了。
  ……
  
  第224章 弄巧成拙第二天,韩东真将那把龙椅运到了剧组。
  
  没有人朝他投来艳羡的目光,一个个全轮流过来调侃。
  “哟,东子,从哪个剧组借来的道具?”
  韩东斜眼瞄着这个不识相的,“说什么呢?这是王中鼎送我的。”
  “别吹了,上回你跟一个群演抡凳手都被王总揪耳朵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就是,王总把你管得那么严,会让你出这个风头?”
  “你还是趁着王总没来赶紧坐吧。”
  “……”
  韩东直接坐到椅背上,脚踩着椅手面,高调的一噪门儿。
  “你们TM的就是嫉妒我!”
  正说着,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走来。在剧组探班的这些人里,除了王中鼎之外,只有他可以秒瞬间肃清全场。
  所有人都默默地去干自己的事了。
  只有韩东还在龙椅上显摆着自己的两条大长腿。
  黄拓走到韩东面前,定定地看着他,眼神中的戚慑力不是闹着玩的。
  可惜韩东凭着一股子“狐假虎威”的架势,就那么稳稳地坐住了。
  黄拓莫名一笑,“你的胆儿还真不小。”
  “知道就好。”韩东不紧不慢地用小锉刀刮着指甲。
  黄拓本来想把他吼下来,但一想那晚韩东被拒绝后的伤心样儿,再看他现在卖力证明自己并非完美的“刻意之举”,突然就有些狠不下心了。
  “看在你失恋的份上,今儿就饶了你。”黄拓说。
  “你说谁失恋?”
  韩东一听就炸毛了,这意思不就暗示王中鼎移情别恋了么?
  黄拓略显无奈,“行了,这么大声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我看是你底气不足了吧?”韩东冷哼道。
  黄拓哑然失笑,“你想多了,对你我还是很有底气的。”
  “口气不小嘛!你知道我是谁么你就敢这么说?”韩东各种挑衅。
  黄拓哈哈大笑,“我还头一次见到这么理直气壮为自己讨说法的。”
  “谁TM讨说法啊?这就是事实!”
  “……”
  两个人各说各话,居然还无障碍交流,不得不感慨中国语言的博大精深。
  最后黄拓说:“好了好了,导演叫你呢,你还是赶紧去拍戏吧。”
  韩东甩了黄拓一个不屑的眼神,耀武扬威地走了。
  黄拓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儿,环顿四周就这么一把龙椅,于是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
  结果咋嚓一声。
  椅子面突然就裂了。
  黄拓反应不及,整个人朝地上跌去。
  “首长!”警卫员惊呼。
  他一叫,几百双眼睛将黄拓跌倒在地的狼狈之态尽收眼底。
  尤其是韩东,直接指着黄拓哈哈大笑,别提多幸灾乐祸了。
  黄拓愤怒的目光朝他投过去。
  韩东立刻把手指向瞌瓜子的沈初花,“你居然把瓜子皮啐了,哈哈哈……”
  沈初花一脸黑线,不啐难道还咽了么?
  黄拓起身之后,懊恼地摆弄起那把龙椅,不明白它怎么好端端就散了。
  “首长,您看,裂口这么平整,肯定是事先锯断的。”警卫员说。
  黄拓不解,刚才韩东坐了那么久都没事,怎么到我这就散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