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43)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韩东过去扶俞铭的时候,俞铭还躺在地上抽搐着。脸上挨了几十巴掌,已经肿得不成人样了。
  韩东心疼得嗷嗷叫唤,抱着俞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元泽,我操尼玛,老子整不死你。”
  韩东说着就要起身去追,但是衣襟被俞铭带血的手狠狠揪住。
  “你放开我,我必须要去找他。”
  俞铭纤细的手指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就是死死攥着不撒手。
  但韩东已经丧失了理智,猩红着眼珠将俞铭的手指一根根掰了开来,接着不顾旁人的劝阻,驾车扬长而去。
  此时此刻,王中鼎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还在被众人轮番灌着酒。
  这些人中十个有九个都和周黎关系交好,灌起王中鼎来简直就是玩命的架势。
  “王总,瞧这势头,《偷影2》的票房又要十亿以上,这杯酒你必须要干了。”
  “就是,我们公司一年的票房总收入也达不到这个数,你得给我们这些人一个心里安慰啊,大家说对不对?”
  “王总,我们影院的排片率就要看你这杯酒了,敢不敢你自己瞧着办。”
  “来来来,满上。”
  “……”
  等最后王中鼎走出酒店门口时,韩东早就没影了。
  
  第280章 倒霉。
  
  王中鼎问酒店门口的保安,保安说韩东什么都没说,直接驾着车就走了。
  “就他一个人么?还有没有别人?”
  保安摇摇头,“我没看见其他人,就看见他急匆匆地上了车。”
  王中鼎又问小梁,“他有没有提前和你打招呼?”
  小梁摇摇头,“我上厕所之前看见他还在跟人拼酒,回来就不见人了。”
  听见“拼酒”两个字,王中鼎的脑袋轰的一下就像炸开了。
  因为俞铭干什么事都不声不响的,所以他的离开任何人都没质疑道,王中鼎也没料想他会出事。听到小梁这么一说,王中鼎的第一反应就是韩东喝酒梦游出去的。
  “二雷,带几个人跟我一起走。”
  “好的。”
  韩东的车开到半路就熄火了,下来修了半天都没修好。他一气之下直接把车甩在路上,又搭乘一辆出租车走了。
  “师傅,去京原别墅区。”韩东早就把元泽的地址打听清楚了。
  司机点点头,“好的。”
  坐着坐着,韩东突然闻到一股怪味儿,便问司机:“师傅,您这车里什么味儿啊?”
  司机自己也嗅了嗅,“没把?没喷什么东西啊,可能是暖风太久没开了。”
  “哦。”韩东没再继续问。
  上车之前,韩东的情绪非常激动,两只眼珠子瞪得比铜铃还大。结果车开了一段路之后,莫名的困意袭上头,韩东怎么都打不起精神来了。
  不能睡,不能睡……韩东自我暗示着,梦游中的他行为很容易不受控。
  但最后还是合着眼念了。
  出租车抵达目的地,司机朝韩东伸手,“一共九十八元。”
  韩东闭着眼一摸衣兜,完了,刚才走得急把钱包拉车上了。
  “师傅,要不您把账号告诉我,我回头打给您。”韩东说。
  司机兼韩东合着眼,表情木讷也没有丝毫惊讶的感觉,直接回道:“不好意思,我们不赊账的。”
  “那怎么办?”韩东神色焦灼,“我这还有急事呢。师傅您看这样行么?我用您的手机给我助理打个电话,当她过来付钱。”
  司机说:“这么晚了我可等不起,我也得回家睡觉啊。”
  韩东在身上一摸,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这身行头了,也是上万的,但是为了俞铭,韩东只能一咬牙一跺脚。
  “师傅,我把这件外套给您成不?我这外套卡死过激品牌,两万九买的。”
  司机一听两万九,顿时嗤笑一声。
  “小伙子,你蒙谁啊?真要那么贵,你能拿它抵车费?二十九还差不多。”
  “二十九?”韩东气得差点醒过来,“您摸摸这个料子,怎么可能二十九?”
  司机无动于衷。
  韩东狠狠咽了一口气,“好,您说二十九就二十九,那我把外套、裤子、皮鞋都给您脱这,这样加起来总够九十八了吧?”
  司机这才松口。
  韩东刚一打开车门,就被寒风顶了回来。
  师傅还算“好心”,又扔给韩东一套衣服。
  “你穿这个吧。”
  韩东心中诽谤:还TM装不识货?明明就看出我那套衣服贵,存心想讹人。
  但是现在“要事”在身,韩东只能认栽,不情愿地换上司机递过来的那套衣服。
  只是他没想到,这套衣服比他抵押给司机的那套——还贵。
  ……
  元泽刚洗完澡,身上仅围着一条浴巾,姿态慵懒地仰靠在大床上。
  突然,房间的灯灭了。
  元泽家里自带发电装置,所以没有停电这一说,只可能是线路故障或者人为的。
  “怎么回事?”元泽大声斥问。
  外面无一人应答。
  元泽刚想起身去外面看看,突然一个黑影从门口闪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到床上将他一把扼住。
  “元泽,我操你大爷!”
  元泽瞬间愣住。
  韩东趁着他发愣的功夫,用不知从哪里寻来的绳子将他捆上。
  元泽之所以没反抗,不是因为来不及,而是他发现偷袭者戴着一个全封闭的头罩,牛逼到连眼睛都不用露。
  更让元泽叹为观止的,是偷袭者在这种全盲状态下施展出来的捆绑绝技,怎是一个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这人不当土匪太屈才了。
  “敢问一句尊姓大名?”元泽对此人的膜拜程度已经超越了怒气。
  “姓韩名东。”
  元泽一听这个名字就恼了,你们夫夫俩联手整我我还没计较,竟然自己找上门了?
  “张虎,刘畅。”元泽怒声高呼。
  “别叫了,叫了他们也来不了,我把他们锁在修电的那个屋了。”韩东威风凛凛。
  元泽面色铁青,“你—找—死。”
  韩东冷笑,“老子今天就是来找死的。”
  说完,一只手扼住元泽的脖子往死里掐,另一只收紧握成拳,狠狠砸向元泽那张如艺术品一样的英俊面孔。
  “我让你朝俞铭下黑手……老子今天不一拳一拳地换回来,老子就不姓韩……”
  “住手,你把话说清楚了,谁朝他下黑手了?”元泽冷声勒令。
  “说?谁TM要跟你说?”
  韩东只顾着闷头打,打不过瘾再掐,掐不过瘾再拧……总之不把元泽的脸弄得扭曲狰狞决不罢休。
  元泽起初一声不吭,后来浴巾都被韩东扯掉了,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
  “把你那恶心的手拿开。”
  “说我恶心是吧?”韩东使劲的薅扯元泽的头发,“老子今天就是来恶心你的,就TMD要把你恶心死……”
  元泽一字一顿地说:“你最好能办到,否则我留一口气都会杀了你。”
  韩东哈哈大笑,“那你完了,我算命得活到89呢。”
  “……”
  正打得带劲,闷砰地一声被踹开了。
  一道刺眼的光照向床上的两个人。
  一个一丝不挂地被绑在床上,另一个骑在他身上,头罩遮面,却遮不住那一身紧身皮裤包裹的大长腿。
  好色情的一幕。
  假如看到的人不少王中鼎的话……
  元泽看着一张威怒的面孔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看清来着之后,元泽一口血冲到喉咙。
  又TM来这一套。
  一个制造误会,一个暴力解决,这两口子一唱一和的有完没完了?
  果然,王中鼎一记钢拳砸向元泽的裆部。幸亏眼疾手快的保镖冲进来挡住,否则元泽就彻底残了。
  韩东没比元泽强多少,他是第一次被王中鼎强行弄醒。
  醒来就傻眼了。
  “我怎么睡着了?我刚才在出租车上,明明提醒自己……啊啊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哪个司机给我下药了,我就说他的车里有一股怪味儿。”
  王中鼎面若冰霜。
  韩东又急着说:“快快快,快帮我把车弄回来,我的车还在半路上呢。”
  王中鼎无动于衷。
  二雷朝韩东说:“你的车就在门口。”
  “你们这么快就给我弄回来了?还是在半路上看到的?”
  “你的车一直都在他家门口。”
  韩东,“……怎么可能?我的车半路就熄火了,我怎么修都修不……”
  “什么问题都没有。”王中鼎终于开口打断,声音毫无温度。
  韩东顿时傻眼了,一定是被算计了。
  “你听我说,我的车肯定被人动了手脚,那个司机故意跟踪我,让我上他的车,然后车里又有催眠的气体,我一闻就睡着了,他又趁着我睡着给我换了一身衣服……”
  刚说完,就要一张购物小票甩到他脸上。韩东接住一瞧,正是他现在穿的这身衣服的购买凭证。
  “不是,这……他干嘛又给我买一身啊?还这么贵……”
  “你自己刷的卡。”王中鼎说。
  韩东急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自己有衣服……我我我……我还买衣服干嘛?”
  二雷用一副同情的目光看着韩东,那眼神中分明写着:因为现在这身,更诱惑……
  韩东死都不认,“我绝对被坑了,绝对是那个司机引诱我去的。”
  王中鼎斩钉截铁的口吻说:“梦游中的你没那么傻。”
  呆愣了几秒钟后,韩东彻底明白了。
  “行,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们不就以为我喝多了睡着了,梦游去逛商场买衣服,然后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勾引他么?老子认了行不行?老子就杀去勾引他的,这么说你们满意了吧?”
  话音刚落,王中鼎刀锋般凌厉的视线就甩向其他几个人。
  “王总……”二雷欲言又止。
  王中鼎就送了他一个字——走一群人都战战兢兢地走人了,就剩下韩东和王鼎中两个人。
  “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王中鼎的脸阴沉得吓人。
  韩东依旧梗着脖子叫嚣,“要奸要杀随你来。”
  刚说完就被王中鼎塞进车里。
  “不是……你真来啊?”韩东犯怵了。
  王中鼎根本容不得他后悔,直接拔下裤子用“枪杆子”说话。
  第一次无润滑,无前戏。没有按照韩东的节奏,而是一味的强取豪夺。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