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45)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助理立刻不吱声了。
  进了王中鼎的办公室,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种阴沉的气氛,但这却让周黎很享受。
  “王总,签个字吧。”
  毫无意外,王中鼎一眼看到的不是文件,而是她腕上的那块表。
  “Ailles大师不是已经过世了么?”
  周黎笑了笑,“不愧是行家啊,这是他临别前的最后一份厚礼。”
  王中鼎怎容此表落入贱人之手?
  于是问:“可否摘来让我欣赏欣赏?”
  “只能看不能摘。”周黎说。
  王中鼎又问:“难能否把手伸过来?”
  王中鼎扫了二雷一眼,二雷瞬间会意,几大步走过来,一把扼住周黎的手腕,强行拉到王中鼎面前。
  周黎被攥得生疼不说,刚美的指甲全让二雷那只糙皮大手给盖住了,却不能怒骂只能干瞪眼。韩东都已经穿成那样去勾搭别人了,你还为他守身如玉?
  
  第282章 料事如神。
  
  王中鼎上一秒还被手表的精湛工艺吸引着,下一面就因为小梁通电话弃之于不顾。
  “王总,事情查清楚了。”
  听到整件事的前因后果,王中鼎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周黎一看到王中鼎的反应,心里就明白了大概。暗暗诽谤道:什么时候来电话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
  不过考虑到“报复冯牧之”的伟大使命,周黎不得不站起来说:“既然王总有事要忙,那我就先回去了。”
  周黎走后,二雷试探性地问“这个人还打算留么?”
  王中鼎面色不善。
  他最初把周黎带到公司,就是想让她和蔡鹏燃起爱火,从而达到消灭情敌,牵制对手的目的。不料蔡鹏这个大色狼居然玩起了“守身如玉”那一套,面对此等诱惑是岿然不动。一心一意守着那个二货。
  “他有么招人稀罕么?”王中鼎忍不住吐槽出声。
  二雷不小心说了句大实话。
  “他又多招人稀罕,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么?”
  王中鼎凌厉的视线果然飚了过去。
  “谁稀罕他了?”
  “呃……”二雷语塞,“我……我稀罕他……”瞧王中鼎脸色不对急忙改口,“不是,不是,没人稀罕他……”见脸色又不对接着改口,“还不是……那个……”狠狠给自己一巴掌,我没事多这个嘴干嘛?
  王中鼎扬杨下巴,“行了,你出去吧。”
  “那周黎那边你打算……”
  “一切交给冯俊来办,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了。”
  二雷追问:“韩东那边呢?”
  “我自有定夺。”
  二雷走后,那份称“自有定夺”的人瞬间满脸愁云。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来,绝对不相信自己看到是王总。
  实际上事发的第二天王中鼎就后悔了,当时听说俞铭被打,隐隐间嗅到阴谋的味道。但当时他执着地认为韩东如果私心杂念,不会被人用这种方法对付。
  现在再想起当初强上韩东,他说的那句“有你心疼的一天”,心里不禁感慨:韩大仙儿果然料事如神。
  ……
  此时此刻,韩东刚到医院没多久。
  俞铭得知结果并没有多少欣慰的感觉,反而叹道:“我还希望是冯牧之呢。”
  韩东也承认,“周黎那点儿刺都露在外面,很容易对付,冯牧之却是根软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扎你一下。”
  “不过这么一来,你和王总的误会就结清了。”俞铭还是挺高兴的,“对了,你有没有把这事告诉王总?”
  “我告诉他干嘛?他爱误会就误会去,老子不在乎。”
  “合着这事就咱们两个知道呗?”
  “还有一个。”
  “谁?”
  韩东憋了半天才开口:“小梁。”
  俞铭噗嗤一乐,“还说不想让王总知道?你告诉小梁不就等于昭告天下了么?”
  “未必,有个人他就转告不了。”
  “谁?”
  “夏弘威。”俞铭脸上的笑容渐渐褪了。
  他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夏弘威知不知道又怎么样?他已经自身难保了,我还指望他为我出头么?”
  “出头不出头的另说,起码让他心疼心疼你吧?”
  俞铭说:“他的情况也未必比我强多少。”
  韩东很肯定地告诉他,“你放心,他们那种人都很护犊子,绝对不会吃亏到自家人头上。”
  俞铭没说话。
  “你就真的没有任何联系渠道?”韩东不甘心地问。
  俞铭摇了摇头。
  韩东咬牙,“这是要逼我向恩人求情的节奏么?”
  话音刚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韩东打开门就愣住了,“你怎么来了?”
  王中鼎提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和大包小包的零食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略显不自在。
  韩东一看王中鼎这副模样,就知道他心里所想,于是故意叫板:“谁让你来的?”
  王中鼎直接绕过他朝俞铭走去。
  “好点儿了么?”
  “好点儿了,王总。”
  韩东不轻不重地“切”了一声,然后继续在门外装高冷。
  王中鼎把东西往下便打算走,临走前扫了韩东一眼,后者则把目光移向别处,王中鼎什么都没说,径直地走了出去。
  俞铭这才招呼韩东,“趁热吃吧。”
  “人家探望你的东西我吃什么吃?”韩东故意较劲。
  俞铭斜了他一眼,“少装,我什么时候吃过这么重口味的东西?”
  韩东拿眼一瞄,爆炒腰花,香椿烧豆腐,臭桂鱼……都是他的最爱,瞬间搓搓手走了过来。
  俞铭一边看着韩东吃一遍调侃道:“你说,王总去饭店点了这么多带味儿的菜,人家服务员会怎么看他?”
  “这不是他买的。”韩东说。
  “难道是家里的阿姨做的?那阿姨的手艺真不错,什么菜系都能驾驭,臭桂鱼可是徽州菜的代表。”
  不料,韩东却说:“是他自己做的。”
  “自己做的?你说这是王总做的?”俞铭平生第一次露出如此夸张的表情。
  因为他在心里,王中鼎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完全和做饭搭不上边。
  韩东却很平常地陈述到:“他在家经常做饭,以前做的不好吃的时候,就说是在外面饭馆买的。”
  “那你呢?你知道不是买的又怎么说?”
  “我就当不知道。”
  “为什么?”
  “因为那样我就可以骂那菜不好吃。”
  俞铭汗颜,“王总怎么摊上你这么个玩意儿?”
  “有批评才有进步么。”韩东嘿嘿笑。
  俞铭定定地看着韩东狼吞虎咽。
  “你说,王总在炒这些臭了吧唧的东西的时候,心里得多膈应……”
  韩东光顾着塞不说话,等塞得差不多了才感觉气氛有点儿不对。
  抬起头,俞铭正愣怔怔地瞧着自己,眼中满满当当都是羡慕。
  韩东突然觉得好心塞。
  俞铭的这种表情,就像自己小的时候看到别家孩子吃香的喝辣的,那种感觉他深有体会。
  后来俞铭睡着了,韩东瞧了他好一阵,才给他掖上被子,自己去外面抽烟。
  现在已经是初冬季节,夜晚很冷,韩东刚抽了半根就冻得手指发僵,于是抬起脚朝电梯口走去。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在他旁边顿了顿。
  华子诧异,韩东怎么会在这?
  韩东完全不认识华子,却在扫到他的时候眼神忽闪了一下。
  这种感觉就像那天看到夏弘威的新车。
  虽未见过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韩东上电梯后没多久,华子也跟了上去,一直盯着他进了病房。然后到医生那里一打听,才得知里面住的人就是俞铭。
  他赶忙将这事告诉夏母。
  夏母诧异,“他也病了?”
  “嗯,被人打得两处骨折。”
  夏母脸色变了变,小声朝华子问:“弘威知道这件事么?”
  “他要知道还能坐得住么?”
  夏母一脸忧虑,“确实……这事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放心吧阿姨,我自会处理。”
  夏母还是不放心,“你怎么处理?是咱们自己走还是让他走?”
  “当然是让他走了,咱们莫名其妙转院,夏少一定会起疑心的。”
  夏母想想也对,“那就想方设法把他们弄出去吧,真是阴魂不散了。”
  ……
  半夜,俞铭被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吵醒,睁开眼看到韩东正在一旁的抽屉里鬼鬼祟祟地翻弄着什么。
  “你干嘛呢?”俞铭问。
  韩东讷讷地说:“藏东西。”
  俞铭一听那个口气就知道他在梦游,于是也没管他,翻个身继续睡。
  第二天一早,护士就来敲门了。
  “俞先生,您可以出院了。”
  “出院?”韩东诧异,“脸还没消肿就出院?”
  “可以回家静养。”护士说。
  韩东还想说什么,俞铭直接打断他。
  “能出院更好,我早就在这住腻了,巴不得早点儿出去。”
  韩东拗不过他,只好问护士:“去哪办出院手续?”
  “我们已经为您办好了,还是您出院后需要服用的药,我们也为您预备好了。”
  韩东诧异,怎么突然这么高效率了?
  不过诧异归诧异,韩东还是帮俞铭收拾好东西,推着他出了病房。
  此时此刻,夏弘威正要出去抽烟。
  华子一直派人盯着那边的动态,一听说夏弘威要出去,立马上前阻拦。
  “暂时还是不要去吧?”
  夏弘威恼了,老子抽根烟你们也管?
  华子急忙解释,“一会儿医生过来检查,夫人见你不在会紧张,等检查完了你再出去抽吧。”
  夏弘威眼神暗了暗,最终还是留了下了。
  结果,韩东的车开出医院没多久,俞铭就发现自己少了一样东西。
  “我的护照怎么不见了?”
  韩东皱眉,“护照?谁动你那东西?你再好好找找。”
  “找半天了,就是没有。”
  “会不会落在病房了?”韩东问。
  俞铭说:“有可能,要不再回去找找?”
  于是,车头调转,又回了医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