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46)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你坐在车里等我,我去找就行了。”韩东朝俞铭说。
  俞铭嗯了一声。
  结果,韩东回病房找了半天也没翻到俞铭的护照,又问了值班的护士,也表示没见到俞铭的护照。
  邪门儿了,这东西还有人偷?
  华子回道病房的时候,夏母的检查刚结束。
  “走了么?”夏母小声朝华子问。
  华子点点头。
  夏母终于松了一口气,“弘威,你陪我出去透透气。”
  夏弘威二话不说,搀起夏母就往外走。
  韩东干事本来就磨叽,这一番折腾,十几分钟都没个影儿。
  俞铭突然想起昨天半夜韩东鬼鬼祟祟翻抽屉的场景。
  于是赶紧给韩东打了个电话。
  结果手机在车里响了。
  助理已经坐另一辆车走了,现在车里只有俞铭自己,俞铭犹豫了片刻,还是费力地拄着拐下了车。
  夏母一边走一边和夏弘威唠叨。
  “弘威啊,你别怪妈事多。妈现在走路两条腿都打软,身边没个人真不行。”
  “我知道,妈。”
  “以前我年轻的时候,总现在老了谁也不指望,就自己一个人游山玩水,颐养天年。现在老了,想法和那会儿完全不一样了,我现在就想着你们都……诶?你怎么不走了?”
  夏弘威看到不远处的那道身影,霎时间身硬如铁,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第283章 血债血偿。
  
  俞铭显然没注意到夏弘威,还在朝医院住院部大楼艰难前行着。
  夏弘威看着他面目全非的脸和打着石膏的腿,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硬生生撕裂了一般。
  夏母一开始没有认出这是俞铭,后来想起华子说过的俞铭被打一事,再参照夏弘威的面部表情,瞬间猜出此人是谁。
  任何人碰到这种事都很难相信是巧合,更不要说视俞铭为“眼中钉”的夏母了。
  “心机真不是一般的深。”夏母一改温柔的面孔,直接犀利开口。
  夏弘威已经听不进夏母的任何话了,径直地朝俞铭走了过去。
  突然横在自己面前的一道身影,让俞铭瞬间惊愣在原地。
  “你怎么在这?”
  夏弘威不回答,直接问:“谁干的?”
  俞铭扫到一旁的夏母,忍不住又说:“你该不会是过来陪你妈妈……”
  “我问你谁干的?”夏弘威怒声打断俞铭。
  夏母在一旁轻咳道:“弘威你注意点儿。”
  “都TM给我闭嘴!!!”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震得夏母脸色发白,这些天来夏弘威时时陪在床侧,虽不是言听计从,却也没这么言语不敬过。
  “你让我闭嘴?”夏母声音有些发抖。
  夏弘威已经听不进她的话了,就是如疯了般地质问着俞铭:“谁干的?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干的?”
  俞铭不说话。
  “谁?谁?”
  俞铭被掐得瞳孔爆凸,瞪着夏弘威的眼珠里水汽氤氲。硬是没流下来。
  最后还是夏弘威眼圈先红了,一把将俞铭抱起,死死钳着不撒手,像是痛恨又像是心疼到了极致的声音。
  “铭儿,铭儿……”
  夏母从没见过夏弘威这样,三十多年来,他的儿子一直维持着没有温度的面孔在家里进进出出,从没有一个人,让他流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
  俞铭心里堵了一堆话,最后杂糅到一起就剩下三个字——我没事。
  这是他能给夏弘威最大的安慰。
  “护照找到了,不知道哪个孙子给塞到抽屉……”韩东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眼前的情景噎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靠,你怎么会在这?”
  久别重逢的两个人俨然没工夫搭理这个精分的家伙。
  夏弘威无视夏母的瞪视,直接抱着俞铭上了车。
  华子过来阻拦。
  “夏少,你不能和他一起走,夫人现在情况正危险,容不得半点儿刺激。”
  夏弘威看着他,静静地回了一句话。
  “要么她病,要么我死,自己选。”
  华子在保镖这行干了这么多年,什么狠角儿都碰到过,什么横话都听过,却被夏弘威毫无温度的一句话震住了。
  他清晰地感觉到,如果现在不放行,夏弘威真的会把自己的命搭上。
  ……
  《偷影2》上映在即,这两天公司的事又多了起来。
  王中鼎在外面忙了一整天,刚回办公室,消息灵通的周黎就身着低胸衣,手捧洋酒找上门来。
  “王总,有没有兴趣喝两杯?”
  王中鼎直截了当得拒绝,“没兴趣。”
  “工作这么累,不放松一下怎么行?”
  “你要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走了。”
  周黎不仅没走还贴得更近了,白花花的双峰一直在王中鼎眼皮底下颤悠着。
  “王中鼎,你装什么菜?门口的保镖谁都拦,唯独不拦我,你这种时候再假惺惺地拒绝还有意思么?”
  王中鼎没说话。
  周黎刚要继续挑逗,办公室的门又被另一个人急匆匆地推开。
  “王总,不好了,我姐被夏弘威绑……”
  冯俊的话说到一半,似乎才发现办公室还有其他人,急忙闭了嘴。
  只可惜晚了,周黎已经彻彻底底将这句话消化掉了。
  她笑盈盈地朝王中鼎一摆手,“那我就不耽搁你们聊天了。”
  ……
  回去的路上,助理朝周黎说:“冯牧之下午被两个警察带走了,夏家势力那么强大,随便给她安个罪,她就玩完了。”
  周黎一遍摩挲着洋酒瓶子一边笑,“听你这么说,我今天真得好好喝两杯?”
  助理眨眨眼表示赞同。
  周黎在自家举办了一场小型酒会,请的都是商界大佬和一些刚出道的新人。这一撮人凑在一起,怎是一个H字了得?
  以前周黎自己开公司的时候,就经常举办这样的小型聚会,旗下的很多艺人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走上不归路的。
  但是有一个人,面对男男女女肆意狂high的场景,总是兴致缺缺。
  他就是李尚。
  虽然上次在情趣会所出事,李尚中途落跑让周黎很膈应。但考虑到李尚也是被冯牧之坑了的一员,周黎还是把他请来了。
  一般来说,身处如此香艳的场景还能坐怀不乱的,要么是性无能,要么就是吸毒。
  因为吸毒的快感是性快感的几百倍,只有长期吸毒的人,才会对房事提不起兴趣。
  “你真碰那玩意儿了?”周黎问。
  李尚不说话,一根一根抽着烟,情绪看起来有些焦躁。
  周黎哼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在《黑毒》里面的演技真有那么出神入化呢。”
  “你这有么?”李尚问。
  周黎说:“我已经很久不碰那玩意儿了。”
  李尚的毒瘾症状越来越明显,时不时打哈欠,出虚汗,眼神也越来越浑浊。
  真犯毒瘾还是假装的,周黎一眼就能识别出来。
  以前她玩得很野,叫三五个人去家里吸是常事。但来到这边就不敢了,主要是冯牧之虎视眈眈、眼线众多,周黎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敲一笔。
  不过现在似乎可以放下戒心了。
  “你等我一会儿。”
  周黎抬脚朝里屋走去,就在她关门的一瞬间,突然扫到李尚抖动的手指稳稳地攥住了手机。
  周黎的头皮像是炸裂了一般。
  她没想到,李尚的演技真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更没想到这个白眼狼,大克星真的又把她拖下水了。
  但是周黎没有立刻逃跑。
  因为她知道硬往外冲一定会遭到李尚的强行阻拦。
  于是她给邻居打了个电话,让邻居来家里做客。
  周黎像没事人一样,揣着毒品过去开门,然后火速上了电梯。
  电梯从八楼直接降到地下二层停车场,周黎提车便跑。
  身后警笛声响了起来。
  周黎不顾一切地踩油门。
  后面的警车穷追不舍。
  周黎手握着方向盘一直在抖,她似乎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夏弘威那张肃杀的面孔,像索命的阎王一样,玩命地追赶着她。
  周黎的脑子像过电影一般。
  王中鼎的办公室只允许她自由出入,是为了让她听到冯俊那句“我姐出事了”。只有那样她才会放松警惕,只有放松警惕她才会在李尚假装犯毒瘾的时候,暴露自己家里藏有毒品的事实。
  李尚攥手机根本就是刻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让周黎察觉。而周黎那自以为是的给邻居打电话,实际上也是圈套的其中一环,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落跑。
  对方很清楚,周黎一定会跑。
  因为她禁不起又一桩丑闻。
  如果吸毒的事被曝光,她就彻底玩完了。
  所以,哪怕酒驾、神志不清、反应迟钝、最后以车祸收场,她也一定会跑。
  这一环扣一环的圈套,让周黎想起她设计韩东的那个圈套。
  如此相像。
  只是那个圈套是以俞铭遭袭为开头,而这个圈套,将以她遇险为结尾。
  跑到后面,周黎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都僵了,眼睛里、脑子里到处都是夏弘威那张血腥的面孔,无处可逃。
  最终,汽车撞上防护栏。
  周黎身上一点儿事都没有,只是一大片碎玻璃朝她的脸上袭来,霎时间血肉模糊。
  这一刻,周黎明白了什么叫血债血偿。
  ……
  隔日,周黎出车祸的新闻就见报了,同时她家中藏有毒品的新闻也被曝光。
  花容受损不仅没收到丝毫同情,反而招致一片骂声。
  李尚也成为名副其实的“李大克”,继方芸、梁景、伊璐之后,又一次凭借着他白眼狼的本事,成功地将周黎干掉了。
  “我就知道,这个贱人一定会栽赃在我的头上。”冯牧之冷笑。
  蔡鹏一边抽烟感慨,“好好的一个大美人就这么毁了。”
  “那不也是你一手摧残的么?”
  蔡鹏露出阴测测的笑容,“没办法,王中鼎总打我和她的注意,我必须得想出一招黑了她,才能安心。”
  蔡鹏当初让人透话给周黎,说元泽是王中鼎的最后一个情敌,目的就是为了让周黎自己给自己挖坟。
  说白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蔡鹏。
  冯牧之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也是她自找的,但凡一个精明点儿的女人,都不会选择去招惹俞铭。”
  蔡鹏笑了,“你说这话不是打脸么?”
  冯牧之的脸瞬间拉了下来,“我当初是不知情好不好?”
  “我发现你生气的时候挺好看的,比你的招牌假笑顺眼多了。”
  冯牧之不搭理他了。
  蔡鹏也不再开玩笑,直接问正事。
  “找我来干什么?”
  冯牧之说:“把你们的新片主角给李尚。”
  蔡鹏简直想吐血“你怎么还和他厮混在一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