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5)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黄拓凭借强大的脑补能力,愣是把这毫不相干的几件事串到了一起,而且理顺了,还读出王中鼎的“真正意图”。
  这时,身为幕后推手的王中鼎也找上门了。
  “韩东呢?”
  黄拓指指卧室,“在我屋睡觉呢。”
  听到这话,王中鼎的脸骤然阴沉下来。
  提出那么无理的要求不发飙也就罢了,还纵容他在屋里睡觉,你脑子让驴踢了么?
  不过在弄清真相前,他强忍着没有发火,而是直接朝那个房间走去。
  不料,黄拓居然将他拽住了。
  “韩东刚老实一会儿,你别去吵他了。”
  王中鼎听到这种话能不翻脸么?
  眼看他就要发飙,黄拓突然叹道:“为了甩掉韩东,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王中鼎稳了稳神,不解地问:“甩掉韩东?”
  “你把他诱导到我的床上,还在我面前说他坏话,不就是为了让我喜欢上他么?”
  王中鼎的表情就像吃了屎一样。
  “为了让你喜欢上他?”
  你…确定是喜欢么?
  黄拓还在挑战王中鼎的忍耐力。
  “难道不是么?你喜欢叛逆的人,我和你性情相投,我当然也喜欢叛逆的人。你难道不是请楚这一点,才挑拨他来惹我么?”
  王中鼎的眼珠就像被人捅了两刀,血红血红的。
  黄拓挺爷们儿地扬扬下巴,“行了,别装了,我早就看出来了。”
  王中鼎实在没脸说出实情,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我是想甩掉他,又不忍心用强硬的方式。后来看你和我这么像,就想暂时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你的身上。是我太自私了,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不料,黄拓却很大度。
  “我还得感谢你的这份美意,现在我越看他越顺眼,说不定在你的撮合下,我俩真能成呢,哈哈哈……”
  王中鼎差点儿把后槽牙磨碎了,他一字一顿地朝黄拓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黄拓皱眉,“怎么?”
  “因为我后悔了。”王中鼎面色阴沉。
  黄拓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后悔也没用了,我已经对他有感觉了,要怪就怪你之前不长眼吧。”
  “谁没长眼?老子早就跟他在一起了!”王中鼎终于绷不住发飙。
  黄拓也恼了,“扯淡!你跟他在一起还让他来招我?”
  王中鼎不解释,径直地往里走。
  黄拓死活不让。
  于是,两个人在房间内撕扯起来。黄拓军人出身体格好,王中鼎年轻气盛技法高,两个人谁也不让谁。
  最后,黄拓裤子被撕开,王中鼎脸上也挂了彩。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中鼎看到了让他极不淡定的一幕。
  黄拓喘着粗气问:“看什么看?嫌老子的鸟大么?”
  王中鼎问:“你腿上的胎记哪去了?”
  “胎记?什么胎记?”
  “那天你喝醉酒躺床上,我明明看到你大腿根上有块胎记。”
  黄拓皱眉,“你…什么眼神?那是一块油渍!”
  “油渍怎么会蹭到那?”
  “我哪知道?醒来就蹭上了!”
  王中鼎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韩东把头扎到人家裤裆里……
  一瞬间如遭雷劈!
  这是不仅没找到那个情敌,还…额外给自己加了一个么?
  韩东最后是在家里醒过来的,王中鼎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坐着。
  “诶?我怎么到家了?”韩东迷迷瞪瞪地朝王中鼎问。
  王中鼎没搭理他。
  韩东突然脸色一变,“我还有事要和导演商量呢,你咋把我带回来了?”
  “商量什么商量?”王中鼎怒吼出声。
  韩东吓得一激灵,半天才回过神来。
  “搞毛啊?好事!你那个黄哥哥答应出动部队协助拍摄了。”
  王中鼎的脸更阴了,话里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儿,“用不着他!!”
  韩东似于找到了王中鼎生气的原因,自作多情般地发出豪爽的笑声,“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顾得上吃醋?”
  “你是不吃!”王中鼎话说到一半。
  韩东眨眨眼,“然后呢?”
  然后王中鼎用脸色回复了他。
  老子吃!
  
  第226章 该说你什么好。
  
  韩东丝毫没瞧出问题所在,还腆着脸凑上去唧唧歪歪。
  “行啦~我知道你对我好、在乎我。知道你不想欠他的,怕日后和他纠缠不清,怕我因此受委屈。”
  “你是不是又想回到床上去了?”王中鼎静静地问。
  韩东还在嬉皮笑脸,“瞧瞧,这么说你还不好意思了……”
  王中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韩东这才发现不对劲,急忙闪退到三米开外。与此同时,他发现王中鼎的鼻梁骨上有一片淤青,左眼角也有些红肿。
  “你的脸是怎么弄的?”韩东问。
  王中鼎阴着脸没回答。
  韩东突然惊愣住,“你不会……不会被他那啥了吧?”
  “看来你是真没睡够。”
  王中鼎大步上前,一把将韩东擒住,双手反剪,押到床上狠狠教训。
  “啊啊啊……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别激……激动……啊……”
  过后,韩东缩在被窝里,依旧执迷不悟地问:“他到底把你咋了?”
  王中鼎终于将憋了许久的话说出口。
  “你算出另一个畜生腿上有胎记,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韩东神色一滞。
  上次王中鼎提老爷子的胎记,他就怀疑王中鼎知情了,现在看来,果然……
  “你咋知道的?”韩东讪笑。
  “你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韩东弱弱地回道:“应该是。”
  虽然早已接受这一现实,但从清醒的韩东口中得知,王中鼎依旧怒不可遏。
  “然后呢?没别的了么?年龄!相貌!身份!住址……这都不请楚么?”
  韩东这个鳖脚的大仙儿此刻像孙手一样埋着头,盯着自己的脚丫缝哼道:“就知道大腿根有块胎记。”
  “以后不靠谱的事别…跟我说!”王中鼎再度爆粗。
  韩东一声不吭。
  王中鼎的怒气不减反增,点烟的手晃了好几下才对准位置。
  韩东自己瞎琢磨一阵,突然问:“这和你挨打有什么关系?”
  “你别出声,我现在听你说话就想踹人!”
  韩东还说:“这和黄拓又有啥关系?”
  王中鼎刚要起身,韩东赶忙撑手,“我走,我走行了吧?”
  出去之后,韩东的手机突然响了,正好是黄拓打来的。
  “喂?”
  “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说吧。”
  黄拓顿了顿,开口说道:“王中鼎对你不是真心的,你趁早离开他吧。”
  韩东恼了,“别以为帮了王中鼎一把,我就能纵容你挑拨我俩的感情!”
  “我说的是真的,你被他骗了,他只是在玩弄你的感情。”
  “我说,你这人有劲没劲啊?他就算把我甩了,也不可能看上你!”
  黄拓哼笑一声,“他本来就没看上我,是我看上了你。”
  “先等会儿。”韩东才点儿懵,“你说谁看上谁?”
  黄拓重复一遍,“我看上你。”韩东瞬间呆若木鸡。
  “不过也要感谢王中鼎的慷慨相让,我才有机会认识你这个活宝。”
  “王中鼎的惊慨相让?”
  韩东正问着,王中鼎突然将他的手机抢了过来,狠狠甩在一旁。
  “到底怎么回事?”韩东着急。
  王中鼎回瞪着他,“你说怎么回事?还不是胎记惹的祸!!”
  韩东吃惊,“难道他腿上有胎记?”
  王中鼎的心再度被刺伤……如果真有,老子还至于这么跟你嚷嚷?
  韩东看到王中鼎深恶痛绝的表情,以为他默认了自己这个想法。再联想起多日来发生的种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你说他喜欢你,是为了让我跟他作对?从而阻断这段孽缘?”
  韩东看王中鼎的脸,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接着朝他伤口上撒盐,“结果我俩不打不相识,他反倒看上我了?”
  王中鼎宁可疼死,也不愿意把自己那点蠢事儿倒出来。
  但是韩东说着说着察觉到了不对劲。
  “军人身上不是不允许有胎记么?”
  王中鼎硬撑着,“他来自军人世家,一个胎记又算得了什么?”
  不料,韩大仙儿突然发功了。
  “我刚算过了,他的身上不可能有胎记,一定是你搞错了。”
  整个房间的大气压都低了。
  王中鼎静静问道:“显摆你那双眼睛好使是吧?”
  韩东憨笑,“刚才你嫌我除了胎记什么都算不出来,这会儿再不发力,我这高人的形象就彻底挽不回来了!”
  “该发力的时候不发力!不该发力的时候瞎发力!!”
  韩东僵住,“你知道他腿上没有胎记啊?那你怎么还……”
  王中鼎已经不想再解释这个问题了,直接迈着大步回了自己房间。
  不料,韩东居然追进去问:“你不会看错了吧?”
  “出去。”王中鼎平静无奇的一句话。
  韩东没憋住,突然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哈……你……笑死我了……”
  王中鼎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冲过去,对着韩东的屁股一顿狠揍。
  韩东嗷嗷叫唤的同时还止不住地笑。
  “别打……哈哈哈哈……求求你……哎哟……哈哈哈……”
  王中鼎那叫一个气啊!差点儿把韩东的屁股扣成十瓣。要不是韩东凭借儿时的回忆强憋住了笑容,王中鼎还不停手。
  挨完打,韩东问:“要不要一起去洗澡?”
  “谁TM跟你一块洗?自己洗去!”
  韩东悻悻地走进浴室。
  结果没一会儿,他又手撑着墙壁,笑得直不起腰来。
  西西一路小跑到王中鼎的房间。
  “爸爸,小辫子叔叔在浴室偷着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