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51)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你快看他睡醒时的那个迷糊样儿,简直萌死个人啊。”
    “尤其是那双蓝眼珠,一发起呆来简直让人喷鼻血。”
    “尤物啊,真是尤物。”
    “……”
    元泽的司机还算专注,发现了申川的这一异常,也和元泽小声探讨起来。
    “这个申川该不会还在梦里吧?”
    元泽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梦里套梦?那岂不是和上一部情节雷同了?”
    “也对哦,应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既然没看明白,就先闭嘴。”
    司机不吭声了。
    ……
    其后的几天,申川的精神状态越发不好,经常莫名其妙地失眠,而且记忆力越来越差。经常前一晚放好的东西,第二天就忘记在哪里了。
    魏云怀疑他是压力过大导致,便带他出去旅游散心,旅游的地方就是那座小岛,申川在黑森林给魏云拍了很多照片。
    其中一张照片就是在离元泽住的那间小木屋不远的地方照的。
    某个眼尖的观众指着大屏幕说:“快看,那颗树貌似被烧过。”
    “会不会是什么线索啊?”
    元泽腹诽:线索你大爷,那是烧老子的时候残留下来的。
    旅游途中,申川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再也没有失眠和健忘过。他把旅行中拍摄的照片全冲洗出来,放在了那本老相册里。
    这时给了某张照片一个特写,这张照片是魏云前不久拍的证件照。
    然而,申川回来后的第二个晚上,他又失眠了。
    他想拿些安眠药来吃,却在打开抽屉的时候,发现一张照片掉到了地上。
    拿起来一看,是魏云的证件照。
    申川纳闷,他清清楚楚记得自己把这张照片放到了相册了,怎么又跑出来了?
    于是,申川又去书架上取那本老相册,想把这张照片塞进去,结果打开相册的时候,发现旅游时拍的所有照片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
    申川翻箱倒柜地找,都没找到那些照片。
    以为是魏云拿出去给朋友看了,申川便没再管,直接将证件照和老相册甩在沙发上便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申川和魏云说起这件事,魏云表示很意外。
    “我没动过那些照片啊。”
    “自己看。”
    申川一打开就傻眼了,旅行照片原封不动地摆在相册了,
    而且诡异的是,那些照片都按照原来的顺序摆放的,足足有三十多张。
    如果魏云真的取走过,不可能一个不错地插回原位。
    “你是不是记性又不好了?去看看医生吧。”魏云劝申川。
    申川没说什么。
    晚上睡觉前,魏云朝申川问:“你这两天又失眠了?”
    申川嗯了一声。
    “用不用我陪你?”
    “不用,你去睡吧。”
    “哦,对了……”魏云说着便从里屋拿出两件衣服甩在沙发上,“我衣柜满了,这两件衣服先挂你那吧。”
    “行,你放这吧。”
    等魏云一走,申川就把这茬儿给忘了,回到自己房间洗洗睡了。
    结果到了半夜,申川又醒了,醒来之后又睡不着了。
    他踱步走到客厅,想在沙发上坐一会儿,突然间僵愣住。
    那个原本摆放魏云衣服的位置,空了。
    申川迅速走到里屋,打开衣柜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魏云给他的两件衣服。
    申川又一次懵了。
    因为魏云把衣服给他过后就去睡了,期间不可能再起床把衣服取走啊!
    更邪门儿的是,第二天一早申川起来,发现魏云的那两件衣服就在沙发上。
    放映厅的观众开始小范围的窃窃私语。
    “其实有时候我也这样,一个东西怎么都找不到,最后发现它就在手边。”
    “对对对,我也有过这种体会。”
    “好邪门儿啊。”
    “……”
    看到这,元泽脑子里闪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韩东梦游取走的。
    影片里的申川也是这么想的,他觉得魏云肯定是梦游。
    但是魏云信誓旦旦地朝申川保证,“我没有梦游症,我从来都不梦游。”
    那斩钉截铁的口吻,那淋漓尽致的表达,让观众觉得韩东宁可吃屎,也不可能梦游。
    唯有元泽想把他揪出来给丫一巴掌。
    你TM不梦游老子那一脸青是怎么整的?
    ……
    无奈之下,申川只好去看医生。
    医生给他做了一系列检查和测试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你没有任何健忘的问题。”
    申川惊了,“不可能,我明明记得那张相册……”
    医生直接打断他,“如果你真有健忘症,又是怎么把那些相片的顺序原封不动记下来的?”
    申川一瞬间如遭雷劈。
    观众也跟着心里一哆嗦。
    这时,医生又问他:“你跟我说说,你忘记的那些东西都是关于哪方面的?”
    申川回忆之后,脸色突然有些发白。
    “都……都是关于我一个朋友的。”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申川再一想,脸色更差劲了。
    “就是从那天我做了一个梦中梦,梦到他出了车祸,然后就……”
    医生脸色有些凝重,“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再失眠,就去整理或者盘点一下你那位朋友的东西。”
    “好吧,我知道了。”
    申川一周,医生的助手便小声打听起来。
    “您觉得他像是什么问题?”
    医生推推眼镜,“我怀疑他那位朋友已经死了,而他接受不了现实。”
    很多观众也是这样的想法。
    助手叹了口气,“下一个。”
    结果门一推开,魏云走了进来。
    观众全都吓尿了,搞毛这是?
    医生问:“请问你是什么问题?”
    “我没问题,我是刚才那个患者的朋友。”
    医生差点儿从椅子上出溜下去。
    观众也是一片笑声。
    影帝你又调皮了。
    结果,那种欢乐的氛围没有维持多久,随着申川的又一次失眠,那种压抑恐怖的气息又开始慢慢扩散。
    这一天又是周五,魏云照例去了开发区,留下申川一个人在家。
    半夜醒来又睡不着,申川便去抽屉里取安眠药。
    打开之后,一张照片又掉了出来。
    还是那张证件照。
    他哆嗦着手,缓缓将那张照片翻了过来,两个血红的大字刺激得他几乎倒下。
    “遗照。”
    众人大哗,搞毛啊这是?刚才不是还去找医生卖萌么?
    元泽也有些看不懂了。
    申川颤颤巍巍地走到魏云的卧室门口,死死地攥着门把手,就是不敢打开。
    所有观众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因为按照一般恐怖片的套路,这个时候打开房间门,里面应该是灵堂。
    但是申川鼓起勇气打开后,里面还是普通的房间。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却又带着疑惑。
    既然是普通的房间,刚才的遗照又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众人神经刚松懈下来的时候,一道霹雷又从头顶炸开。
    衣柜是空的!
    那个魏云声称满了的衣柜,里面一件衣服都没有。
    申川跌坐在地上,脸白的像一张纸。
    ……
    第二天,申川又去找那位医生了。
    “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它的东西整理了一下。”
    “结果呢?”医生问。
    申川说:“他已经死了,我以为那场车祸是梦,其实是真的,自那之后的照片都没了,他衣柜里的衣服也都空了,我一直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正说着,门突然被推开了,魏云又一次出来挑战大家的智商了。
    “不是,你给我说明白点儿,谁死了?咒人也不带这样的吧……”
    观众又是一阵哄笑声。
    唯有元泽死皱着眉毛,这到底是什么奇葩的路数?
    后来申川被护士叫去做检查,医生朝魏云说:“我们怀疑他患了妄想症。”
    “妄想症?”
    “对,就是难以区分潜意识和意识,执着地认为他所幻想的就是事实。”
    魏云大窘,人家精神分裂都是亲朋好友离世后,执着地认为他是活着的。我这怎么活得好好的,他却觉得我死了呢?
    “这个发病因素很复杂,有可能是他不善交际,只有您一位挚友,长时间患得患失,所以才会被一场梦刺激成疾。”
    魏云心情很沉重。
    但是,如果事实真是如此,它就不能叫《偷影》了。
    ……
    其后的日子,魏云尽可能地多陪申川,希望能打消他的这种不安感。
    然而,申川的“病情”不仅没见好转,反而越发的严重。
    这天夜里,他又一次失眠,照例去抽屉里拿药,结果又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这一次,是一张小孩照。
    申川拿起来一看,是他和魏云小时候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魏云就是西西的面孔。
    然后,在申川将这张相片放回那本老相册的时候,发现所有魏云长大后的照片都不见了,包括那些旅游照片以及那张证件照,剩下的只有他小时候的照片。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