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55)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
  韩东去拍摄广告大片,车都已经开到半路了,突然又反悔了。
  “这怎么能行呢?”沈初花急了,“已经谈好是今天了,那个摄影团队特别难请,不知道多少大腕儿排着队,你今天错过了这事就泡汤了。”
  韩东淡淡回道:“我刚才算了,我今天注定拍不成,走吧,去学校。”
  沈初花差点儿气吐血,“你现在去了不就等于失算了么?”
  不料,韩东说了句更气人的。
  “我认命。”
  “……”
  于是,车又掉头转向,直奔西西学校。
  此时此刻,运动会已经开始了,操场上一片加油呐喊声。
  西西作为小运动员已经去排队准备了,观礼台上只有小粱一个人。
  “诶?你怎么又来了?”小粱惊讶。
  韩东拍拍他的肩膀,“你可以走了。”
  “你行么?”小梁拽拽韩东身上的华服,“穿这个也能跑?”
  韩东低头瞧瞧自己,再瞧瞧小粱,狼爪手直接伸了上去。
  “我说,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你要干嘛?信不信我给王总打电话,我……”
  小粱话还没说完,连衣服带手机都让韩东给掳走了。
  结果,韩东拿到号牌才知道,西西给王中鼎报了一个五千米。
  “这可真是亲儿子啊。”韩东咬牙。
  旁边一位家长盯着韩东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是不是韩东啊?”
  韩东还没来得及说话,这位大哥就激动得语无怪次了。
  “啊啊啊啊……大明星……影帝……我看过你演的那个巫师……不对不对……是灵师……还有洋鬼子……狂犬病……”
  韩东一开始还挺得瑟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角色就萎了。
  “您认错人了,我是他二哥。”
  “啊?”
  韩东没再说什么,径直地走向赛场。
  西西已经开始在入场区做准备了,韩东漫不经心地抽了一颗烟,侍在某个铁架子旁绕有兴致地看着。
  发号令一响,几个小朋友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家长们在旁边玩命地呐喊加油。
  韩东一开始还对他们嗤之以鼻,不就是场比赛么?跑个第一又能怎么滴?
  结果后来他看到某个孩子和西西争抢第一名,瞬间就不淡定了。
  “这是谁家熊孩子?”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敢超了我们家西爷试试!”
  “……”
  旁边突然冒出一个幽幽的声音,“那孩子是大队长。”
  “大队长又怎么样?大队长就一定各顶全能么?大队……”
  韩东说着说着,突然想起某次和西西提起大队长,西西给他的那种意外收获的表情。再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当初来家里玩,扮演自己的那个熊孩子么?
  于是更不客气了。
  “你超什么超?超什么超?”
  “白做一桌好菜招待你了是不是?”
  “你爹做贼的出身吧?”
  “……”
  过完嘴瘾之后,韩东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问刚才开口的哥们儿,“你怎么知道他是大队长?”
  “因为我是他爸爸。”
  韩东,“……”
  到了第二圈,西西的速度有所减缓,小脸胀得通红,小腿像是要迈不动的感觉。
  韩东再也站不住了,捻灭烟头上前去给他加油。
  “儿子快跑,二爹来跟你抢糖了。”
  西西小身子明显一震,他一直都不知道韩东来了,包括韩东骂熊孩子的时候,除了孩子亲爹其余任何人都没听见……
  不知道为什么,当西西听到他的声音后,那副咬牙瞪眼,挥动着小胳膊奋力向前追赶的模样,让韩东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
  一晃两年了。
  对于大人而言两年也许不算什么,对于小孩而言,两年意味着很多。
  对于韩东而言,两年比他记忆中和任何亲人相处的时间,都要长。
  
  第292章 盘查到底。
  
  最后西西也没超过那个熊孩子。
  没办法,看爹就知道了,熊孩子他爹的体格就像王中鼎,腱子肉一条条的,看着煞是健美。可惜西西却随了韩东,除了腿长点儿没啥优势。
  比赛一结束,西西就绷着一张不甘心的小脸扑到韩东怀里。
  韩东把他抱到腿上坐着,用手抚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没事,这回咱让着他,下回超丫的。”
  刚说完,熊孩子就来了。
  “西西,你生我气了?”
  西西傲娇的小脸贴在韩东肩窝处,不发一言。
  换做一般家长,这会儿肯定笑着说:“放心吧,他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生气的。”
  韩东却斜眼瞄着他,“废话,你跑那么快他能不生气么?”
  熊孩子手足无措地站在那。
  韩东又说:“不走还在这楞着干什么?”
  “我爸让我转告一句话给你。”
  “什么?”
  “他说你等着,五千米赛场上见。”
  韩东眼珠子一瞪,“嘿,敢跟我桃衅?告诉你爸,爷随时候着他!!”
  熊孩子一溜烟跑回去了。
  “那孩子叫什么?”韩东问。
  “赵南。”西西说。
  哟,也是方向系列的,“那他爸爸呢?”韩东又问。
  “赵震北。”
  我去,东西南北中……这是要联姻的节奏么?
  韩东立刻朝西西说:“你可得看准了,咱可是大门大户,一般的人可不能结交,你了解他爸爸是干嘛的么?”
  “广电总局的。”
  韩东的大汗珠子当时就滚下来了,怪不得一脸“限娱禁播”的面相。
  “那个,西爷啊,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一会儿我才可能让着他。”
  西西很清醒地告诉他:“就算不让着你也跑不过,他爸爸拿过马拉松冠军。”
  韩东,“……真实诚。”
  西西和韩东一样,上赛场之前都显得无所谓,等一跑起来就开始玩命了。
  “快跑啊,快跑啊……”西西小胳膊焦急地挥着。
  韩东手指头都快被自己摆抽筋了,老子已经是拿命在跑了好么?
  张震北很快超了韩东一圈,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说了句:“偶像包袱这么重?比赛还戴着墨镜?”
  韩东欲哭无泪,早说啊,早说老子早就摘了,就是怕你认出来才戴的……
  前半程韩东还能注意点儿形象,后半程彻底顾不上了,呼哧乱喘,脸红脖子粗的,旁边看热闹的家长一个劲地议论。
  “那是不是韩东?看着好像啊!”
  “据说和他搭戏的小演员就在这个学校。”
  “不会真是亲爷俩吧?”
  “……”
  韩东正擦着汗,张震北第二圈就追上来了。
  “为了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肯这么抛头露面的明星我还是第一次见。”
  其实韩东也想不明白,他放着广告大片不拍,来这累死累活,还被众人指指点点到底是图个什么。
  好几次瞧见有些家长摆摆手说不行了,他也想跟着停下来,结果一看到西西在跑道旁手舞足蹈的模样,他的两条腿就像不听使唤似的向前迈着。
  不被逼到一定份上,永远不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有多重要。
  韩东停下来的时候半条命都没了,气喘吁吁地指着西西说:“今儿你要不叫我一声爹,老子跟你没完。”
  西西光呲着小牙乐,不开口。
  韩东也没指望,气息平缓之后问:“没给你拿第一,失望不?”
  西西摇摇头。
  韩东放心了,摸着他的小脑瓜说:“同学都等你呢,快去吧。”
  西西转身的前一刻,突然叫了声爸爸。
  韩东四处张望,王中鼎来了?哪呢?哪呢……
  等意识到这是叫自己的时候,西西都已经没影了。
  我去!这反应速度,韩东自己都咬牙切齿。
  不过抬脚往外走的那一刻,他还是觉得这一趟,值了。
  ……
  “王总,调查结果出来了。”
  王中鼎忙问:“什么情况?”
  “韩东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俄罗斯血统。”
  撂下电话后,王中鼎便朝二雷说:“帮我安排专机。”
  二雷纳闷,“出差的机票不是已经定好了么?”
  “不出差了。”
  “那现在要去哪?”
  “边疆村。”
  一个多礼拜的时间,王中鼎流转在俄罗斯与中国接攘的各个边疆村,一个一个搜索,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对父母挖出来。
  终于,王中鼎查探到了与韩东有关的户籍信息。
  但不是在内蒙古,而是在黑河。
  当地公安局反馈过来的结果让二雷瞳目结舌。
  “有是有,但已径死了。”
  “怎么死的?”
  “车祸。”
  警察说着便把韩东的死亡证明交给二雷,上面的照片分明就是闭着眼的西西,二雷冷汗直流,这……这是影片还原么?
  王中鼎倒是很淡定,他问警察:“什么时候死的?”
  “五岁左古。”
  二雷对着死亡证明皱了皱眉,“这孩子名宇叫韩天王?”
  “嗯,据说是孩子的亲姥爷给取的名宇。”
  “亲姥爷?”
  “就是孩子他婶的爸爸。”
  “哦。”
  警察又说:“这老头特别神叨,孩子还没生下来就算出了他的生辰八宇,还说这孩子将来是大明星。结果命格弱罩不住,不仅夭析,而且还把全家都克死了。”
  “全家?”二雷惊诧。
  警察点点头,“他叔,他婶,他堂妹,他亲妹妹,他妈,他爸,他亲姥爷……可以说是灭门了。”
  王中鼎勉强平复自己的心情,继续朝警察说:“你可以具体讲讲么?”
  警察娓娓道来。
  “他婶和他妈几乎是同时怀孕的,但是他婶的女儿刚生下来就死了。他叔总是耿耿于怀,说这孩子克死了自己的女儿,所以两家就断绝了联系。后来这孩子又有了一个妹妹,兄妹俩一起出车祸死了,孩子他妈想不开自杀了,他爸一个人离家出走。没两年他叔又亲手杀了自己的媳妇和老丈,畏罪潜逃到他爸那,不料他爸也出车祸死了,最后他叔被判了死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