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56)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二雷默默擦了擦额头的汗,这信息量太大了。
  王中鼎有一点想不通,“这孩子没有二伯么?”
  “只有一个大伯,年纪轻轻就没了。”
  王中鼎疑惑,那韩东整天二大爷,二大爷叫的是谁呢?
  “可以把他爸的照片给我看看么?”
  “等我找找。”
  没一会儿,警察在系统中搜索到孩子他爸的证件照,“诺,这就是车祸前的。”
  二雷瞬间惊呆,因为照片上的人与现在的韩东如出一辙。
  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偷影2》啊!
  警察叹了口气,“要说他爸也挺命苦的,亲哥哥死了,爹妈也离婚了,他爸就跟着他奶奶改嫁到现在的这家,后来有了他叔,他爸就处处受排挤。”
  “你的意思是他爸和他叔是同母异父?”二雷问。
  警察点点头,“其实哥俩儿长得挺像的,就是一个五指,一个六指。”
  “谁是六指?”二雷又问。
  王中鼎在一旁幽幽地回道:“当然是他爸了,他是谁生的你还不知道么?”
  好吧……二雷不吭声了。
  王中鼎又朝警察说:“你能再把孩手母亲照片给我看看么?”
  警察搜索一阵后指给王中鼎。
  “这就是。”
  王中鼎微微皱起眉,因为他丝毫看不出孩子母亲有俄罗斯人的特征,同样他在孩子父亲身上也没发现。
  “他们家中有人是俄罗斯血统么?”王中鼎问。
  警察说:“只有他婶是。”
  王中鼎身形一凛,二雷也在那一刻面色骤变。
  “可以再把他婶照片给我看看么?”
  警察一边找一边说:“他婶当时可是村里一枝花,据说那两条大长腿迷倒了整个村的男人,而且能说会唱,再加上有俄罗斯血统,还有剧组找她做演员呢。”
  王中鼎越听心里越不安,等看到他婶的模样,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完完全全是女装版的韩东。
  
  第293章 我宁愿没来过。
  
  后来警察被人叫了出去,二雷就和王中鼎小声议论。
  “韩东会不会是他叔和他婶的孩子?两个媳妇儿不是同一时间怀孕的么?或许他叔婶生的是儿子,他爹妈生的是女儿,他爹妈为了要儿手就把孩子调包了,然后偷偷处理掉了那个女儿,就像狸猫换太子一样……”
  王中鼎说:“可韩东是六指,他叔不是。”
  “他叔有可能是隐形基因啊,同一个父母所生,也未必都一样。”
  “他们是同母异父。”
  二雷思索片刻后说道:“那就要看六指的是他奶奶还是他爷爷了。”
  正说着,警察又走了进来。
  二雷便问他:“孩子的爷爷奶奶哪个人是六指?”
  警察琢磨片刻后说:“貌似没听说他的爷爷奶奶中谁是六指,我估计他奶奶的前夫是六指,不然他爸不可能是六指。”
  这么一说,王中鼎和二雷都默了。
  显而易见,韩东是他爸和他婶所生。
  但王中鼎难以理解,这种事怎乡能瞒得过他叔呢?韩东怎么能在这里相安无事地生活五年呢?就算他叔和他家断了联系,其他村民也是长了眼的,那么明显的卷头和褐色眼珠不可能看不到吧?
  于是,王中鼎又朝警察问:“你对这孩子的生活状况有所了解么?”
  警察仔细想了想,“这孩子貌似很少出门,常年被关在家里,听说有先天疾病,不仅不长头发,还是个瞎子。”
  “瞎子?”王中鼎神经一紧。
  警察指指死亡证明上的照片,“你看,这不是闭着眼么。”
  “我还以为是在睡觉的时候拍的呢。”二雷在旁边插了一句。
  “不是,他眼晴就这样,一直没睁开过。小时候经常因为找不准路被他妈打,同村的只要一听见孩子有鬼哭狼嚎,绝对是他们家。谁都可怜这孩子,但又没法劝,因为不严格要求日后生活没法自理。”
  王中鼎的心狠狠一阵抽痛。
  因为他很请楚,韩东被打不是因为睁不开眼,而是因为睁开眼。
  三四岁正是拿眼睛认识这个世界的关键时期,那么小的孩子哪里把控得住?期间忍受的皮肉之苦可想而知。
  现在他终于明白韩东为什么梦游时闭着眼也能行走自如了,也明白韩东为什么怎么打都不会醒了。
  只是这样的领悟让他痛心疾首。
  身为一个父亲,王中鼎难以想象这一切发生在西西身上会怎么样。
  大概看出王中鼎情绪异常,二雷便朝警察说:“我们走了,今天麻……”
  “等下。”王中鼎打断二雷,猩红的眸子再度转向警察,“把他父亲车祸身亡的地点告诉我。”
  二雷劝道:“算了吧。”
  王中鼎一动未动。
  警察给了王中鼎一个她址,这个地址正是韩东口中所说的自己长大的地方——内蒙古的边远山区。
  王中鼎再度乘坐飞机转战到了那里。
  和上次派人来这不同,王中鼎不再调查韩东,而是直接调查他爸爸。
  提供信息的是当地的村委会主任。
  “你说那个男人啊?他不是我们村的,是后来跑到我们村来的。”
  王中鼎问:“他有没有带别人?”
  “还有一个小孩,貌似是他侄子。”
  “侄子?”二雷疑惑。
  主任点点头,“那孩子整天跟在他后面二大爷,二大爷地叫。”
  王中鼎和二雷相视一眼,心中隐隐觉察到了什么。
  “您继续吧。”二雷说。
  “我印象中那个男人整天喝酒,不务正业,全指望他侄子养着。”
  王中鼎皱眉,“他侄子来的时候不过五六岁吧?怎么养活一个大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他侄子可神了,那么小就会做手工艺活儿。他经常把侄子带到镇上现做现卖,好多过路人看这孩子可怜就买下了。然后那个男人就拿着这钱到处花天酒地,那孩子经常吃不饱。”
  王中鼎突然想起当初给韩东剪发时,韩东抱着他喊的那句“二大爷,给点儿钱吧”。
  主任接着说:“后来他终于遭报应了,走在路上被车撞死了。他侄子平时都和他一起,就那天单独出行,才侥幸逃过一劫。”
  听到这里,一切似乎都理顺了。
  韩东是他爸和他婶所生,由他爸和他继母抚养,后来他继母又生了一个妹妹,两个孩子一起出去的时候遭遇车祸,韩东幸免但是他妹妹死了,他继母想不开自杀了,他爸担心韩东的身世早晚被发现,便谎称两个孩子都死了,还给韩东开了个死亡证明,偷偷带着他背井离乡。
  至于他妹妹为什么会遭遇车祸,王中鼎猜测他继女本想杀了韩东,结果错杀了自己女儿,所以才会含恨自杀。
  幼时的韩东因为亲眼目睹妹妹车祸,受刺激过度而屏蔽了这段回忆。
  以至于韩东后来反复念叨的身世,全是去内蒙古之后他爸重新灌输给他的。
  或许是自责或许是怕麻烦,他爸把韩东说成是弟弟弟媳的孩子,自己也摇身一变成了他的二伯。
  实际上韩东口口声声唤的二大爷,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但是,真相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他叔难以忍受妻子的背叛,杀掉了韩东的母亲和外公,还一路追杀到了这里。
  或许是有人通风报信,或许是自己有了预感,他爸连夜将韩东送走了。
  也就是韩东每每回忆起来便痛哭流涕的那个夜晚,他口中的“二大爷”最后一次给他剪头发,根本不是为了梳洗干净再送人,而是怕被他叔叔认出来杀人灭口。
  毕竟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何况韩东在户籍档案里已轻是个死人了。
  ……
  久久过后,二雷突然开口。
  “你说……韩东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出车祸死了??”
  王中鼎淡淡回道:“他料事那么准,怎么会不知道?”
  二雷想想也对,“如果他不知道,《偷影2》里面怎么会有第二场车祸?《偷影1》里面怎么会死两个人?其实剧本处处折射着潜意识里的悲伤,只是被他刻意回避掉了。”
  “我不想再说这些了,走吧。”
  回去的飞机上,王中鼎把自己灌得酪酊大醉。
  二雷第一次见到王中鼎这副模样,难以掩饰的痛苦从他的身上的每个毛吼渗透出来,连空气中都透着压抑的味道。
  从头到尾,王中鼎只说了一句话。
  “我宁愿没来过。”
  ……
  韩东自撸了一个多礼拜,每天精神萎靡,和西西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你说……你爹这一趟出差是去干嘛了?这么多天连一点信儿都没有,是准备撂下咱爷俩儿不管了么?”
  西西刚要说话门就响了。
  “爸爸。”西西快速冲了过去。
  王中鼎就像没事人一样,揉着西西的小脸问:“想爸爸了没?”
  “嗯嗯。”
  韩东倚在墙边插兜耍酷,“真知道回来了?还以为你让人绑了呢。”
  以往王中鼎听到这话肯定置之不理,今天居然破天荒地赔之一笑,搞得韩东一个心跳不稳差点儿出溜到地上。
  什么情况这是?
  长途跋涉了这么多天,王中鼎打算好好泡个热水澡,结果刚进浴室,就被埋伏在后面的某个流氓扒了裤子。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恶劣的浪笑声。
  韩东本来还用屁股迎接着鞋底子,结果王中鼎的手臂用力一勾,直接将韩东嵌进怀里,狠狠地亲了上去。
  韩东属于易燃物,给点儿温度马上就着,完全没心思再考虑王中鼎这种异乎寻常的态度是因为什么,直接就和他腻歪起来。
  
  第294章 真的要成神了。
  
  “把腿劈开让我摸摸……”王中鼎在韩东耳边粗声要求。
  韩东存心将腿劈分得特别大,一只脚直接伸到王中鼎脸旁戏弄他。
  换作平时,韩东的那只臭脚就别想要了,今天竟然被王中鼎一把扼住,含入口中温柔地戏耍着。
  韩东的血压蹭蹭往上飙,马上搂住王中鼎开干。
  这场缠绵不知持续了多久,到最后已经进入极端忘我的境界,王中鼎说了很多难以入耳的下流话,将这些天的压抑、痛苦、心疼和对韩东深切的爱一股脑发泄了出来。
  韩东爽过之后沉沉地睡了过去。
  半夜,他迷迷糊糊中醒来,首光映入眼帘的就是两道疼惜的视线。
  韩东将自己的手搭在王中鼎的脸颊上,懒懒地问:“你怎么还没睡?”
  王中鼎摞住他的手,淡淡回道:“看看你。”
  韩东勾了勾唇角,刚要继续睡,就感觉一个重物压了上来。
  “我说你看就看呗,干嘛还用手啊……”韩东笑眯眯的。
  王中鼎不解释,又一次亲了上去。
  第二天早上韩东醒过来,一照镜子傻眼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