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59)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于是,她将手伸向了自己的私密地带。
  正在兴起之时,门突然被推开了,一股强烈的手电光线射入进来,照的正是她难以启齿的部位。
  “冯姐,玩得够带劲的。”
  “你怎么进来了?”冯牧之瞬间慌了。
  蔡鹏不做任何解释,直接朝她走了过去,将那个会发光发热的假xìng.器狠狠插入某个饥渴难耐的部位。
  “啊——”
  事后蔡鹏并没有离开,而是趁着冯牧之疲弱之际,再度和她提起跳槽的事。
  “我和王总十几年的交情,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
  “交情?”蔡鹏哼笑一声,“是‘钱’情吧?”
  冯牧之不否认,“我本来就是商人,为了钱也是天经地义,你们恒宇传媒有这样的经济实力么?”
  “你来了不就有了么~”
  冯牧之僵愣住。
  蔡鹏又说:“难道你还看不出形式么?你们主子已经被韩东迷得神魂颠倒,你跟着他也是自取灭亡。”
  冯牧之有一瞬间真被蔡鹏打动了,但很快又恢复了神智。
  “别再说了,我自有定夺。”
  ……
  第二条,被逼急了的冯牧之直接将李尚的签约合同甩在王中鼎办公桌上。
  “李尚要和公司解约。”
  王中鼎没什么表情变化。
  冯牧之错以为王中鼎看出了她的激将法,便再放狠话给王中鼎施压。
  “十倍的违约金已经准备好了。”
  王中鼎说:“不用了。”
  冯牧之立刻还口,“李尚心意已决。”
  “我是说不用违约金了。”
  “什么?”冯牧之脸色骤变。
  王中鼎只说了四个字,但这四个字让冯牧之记了一辈子。
  “求之不得。”王中鼎说。
  凡是那些让韩东糟心的,最好有多远滚多远。
  
  第297章 惊悚的转变。
  
  一大早天还没亮,俞铭就被韩东的一通电话吵醒了。
  “干嘛啊?”俞铭语气中透着浓浓的起床气。
  韩东在那边长吁短叹,“哎,哥们儿最近愁死了,失眠好几天了。”
  “你还愁?就属你春风得意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有些事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出来,咱俩找个地儿坐坐。”
  俞铭还是不情愿地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了。
  半个小时后,他见到了面色红润,双目有神的韩东,嘴角不自然的抽了两下。就这样还敢大言不惭地称自己失眠?果然是无病呻吟。
  “话说,你有没有觉得王中鼎最近特别奇怪?”韩东直接道出心中困惑。
  俞铭的反应和冯俊一样,“没觉得。”
  “还没觉得?他要做得多嚣张你才会觉得?”
  “嚣张么?我觉得很明智,这个节骨眼上再不捧你还等什么时候捧?”
  韩东一脸虚伪的纠结,“主要是我觉得他做的有点儿太高调,不符合他以往的性格。”
  “娱乐行业本来就不是公平竞争的行业,自一开始就要三六九等区分对待,如果行业老总都没这个辨识能力,他还开什么娱乐公司?直接做公益算了。”
  “问题是他以前不这样啊,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不这样是因为时机不够成熟,你不是和我说过王总给你制定的发展计划么?前面都是酝酿阶段,现在恰好到该腾飞的时候了,前后待遇当然会有差别。”
  “我想强调的不是他的态度,而是性情问题,他性格变了很多知道吗?”
  俞铭不冷不热地回道:“我又没和他一起过日子,我怎么会知道?”
  “你能不能重视一下我的问题?哥儿们现在心里很不安!”
  俞铭这才拿正眼对向韩东,“那你说说,他都有什么性情变化?”
  韩东想了想,说:“我给你举个例子吧,那天在机场碰到一个难缠的记者,一个劲儿问我的身世。按照以往,王中鼎肯定会三言两语打发了记者,结果他连沟通都没沟通,一个耳光抡上去,那记者摔地上就没起来。”
  虽然俞铭也觉得有点儿过了,但他还是说道:“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你想想上次孙穆羞辱你,王总不是打得更狠?”
  “孙穆那是本来就欠抽,可记者没什么过激的语言,就是多问了几句,不知道王中鼎怎么就控制不住了。”
  “他那天是不是本来就不高兴?”
  “没啊,上车的时候还和我聊新房装修的事呢。”
  说起新房装修,韩东又想起一件事。
  “你还记得我之前做过的那张木床不?就是用红豆杉做的那张。”
  俞铭能不记得么?他可是眼睁睁看着被抬走的。
  “他居然又还给我了!还摆放到新房的卧室里,说这辈子都不换了。”
  听到这话,俞铭也沉默了。
  他至今还深深地记得王中鼎当时那张威怒的面孔,如果真如韩东所说,那王中鼎忘性也未免太大了吧?
  韩东又说:“王中鼎这人最看重什么?面子!他说出来的话什么时候收回过?可他把这张床搬出来的时候,提都没提当初的事,直接说:不是喜欢么?走,拉到新家去。”
  “也许他那天就是高兴。”
  “是,高兴一天有可能,天天高兴就有点儿过了吧?以前隔三差五训我一顿,现在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带黑脸的。以前瞧我鼓捣就闹心,说我不干正经事,现在淘来一堆器件让我鼓捣……”
  韩东一口气说了好多,俞铭算是听明白了。
  “你就是来跟我显摆的呗?”
  韩东百般狡辩,“真不是,我确实心里没底,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也许是你现在越来越红,他担心你被人抢走,有危机意识了。”
  俞铭说完又觉得有点儿牵强,因为王中鼎近段时间的表现实在不像是有危机感的,整天大张旗鼓地宣传,怎么招摇怎么来。
  韩东也这么说,“他现在超乎寻常的自信,有天我问他,你老这么捧我,就不怕我被人盯上么?你猜他说什么?他说盯就盯呗,反正你人是我的。我说万一我要跟人家跑了呢?他特别冷静地回了我四个字:你跑不了。”
  “这么爷们儿?”俞铭都怀疑其真实性。
  韩东忙点头,“对,诸如此类的话时不时就冒出一句。”
  俞铭还在极力为此事寻找合理性。
  “也许他之前就是这么想的,就是不愿意表达,和你在一起时间久了,才露出真性情。”
  “表达倒是没啥,就是有时候他表达的那些吧,真……”韩东尴尬地笑了笑。
  俞铭的兴致瞬间被勾了起来,能让韩东都难以启齿的话,是多么无下限?
  韩东探到俞铭的耳边,神经兮兮的口吻说:“有一天晚上我俩那个的时候,他居然叫我……宝宝……”
  俞铭那张脸嗖的一下就僵了。
  之前他还能绞尽脑汁地想出各种理由,这一声“宝宝”从王中鼎嘴里说出来,可真是……太TM惊悚了!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俞铭问。
  韩东仔细想了想,“貌似就是从一次出差之后。”
  “那你没问他出差无干什么了吗?”
  “他就说他去忙公事。”
  “谁和他一起去的?你没问问那个人么?”
  “我问二雷了,二雷和他说的一样。”
  俞铭皱眉,“那就邪门儿了。”
  韩东又开始瞎琢磨,“你说他是不是被哪个大师给洗脑了?”
  “他要是真被洗脑了,现在早就去找别人了。”
  “靠,你什么意思?”
  俞铭扬起唇角,“行了,对你好就够了,管它什么原因呢。”
  “主要是太好了,我特别不习惯,有时候甚至想惹点儿事,让他踹我两脚。”
  俞铭冷哼,“你就是贱骨头,三天不打就皮痒。”
  韩东嘿嘿一笑,调侃道:“要不我趁这个机会去勾搭元泽?既能帮了你的忙,还能把王中鼎惹毛了。”
  “行啊,他今天还跟我说要好好谈谈呢。”
  听俞铭这么一说,韩东瞬间收起玩闹之心。
  “谈谈?谈什么?”
  “他没说,就是让我去沐阳会所找他。”
  韩东一脸谨慎,“那你得小心着点儿,多带几个人,这小子特阴险。”
  “行,我知道了。”
  ……
  四十分钟后,俞铭到达会所。
  元泽稳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无敌俊颜,面孔肃杀,让人刚进屋就有种冰冻三尺的感觉。
  “坐吧。”淡淡地朝俞铭说。
  俞铭也没客气,直接坐在了元泽的对面。
  大约五分钟过去,元泽还没有开口的意思。
  俞铭终于忍不住问:“你要跟我谈什么?”
  “无话可谈。”元泽说。
  俞铭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那你把我找来干什么?”
  “当诱饵。”
  俞铭瞬间明白了什么,但是已经晚了,当他想往外跑的时候,门口已经被一堵人墙彻底封死了。
  韩东本来就对元泽堤防在心,所以俞铭去了没多久,他就试图和俞铭联系,但是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打通,掐指一算,糟了……
  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韩东临走前做了些防护准备,还把小梁和其余五个保镖都叫上,浩浩荡荡地朝会所杀过去。
  但是到了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只有一个人可以进去。”
  韩东急忙解释,“他们是保证我安全的。”
  “我们会所内部有安保人员,一定会保证您安全的。”
  韩东纠结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临走朝小梁叮嘱道:“半个小时后如果我还没出来,就给王中鼎打电话。”
  “嗯,我知道了。”
  韩东悬着一颗心走了进去。
 
  第298章 反擒。
 
  门一打开,韩东就看到俞铭那张煞白的脸,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晚了,虽然里面的十几个彪汉没有冲上来,但韩东已经知道自己出不去了。
  见到韩东,元泽那张铁打的冷脸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比我预想的要慢一点。”
  韩东想掏手机求救,但是拿出来发现信号是零。
  元泽幽幽地提醒:“别费力气了,房间里的信号已经被切断了。”
  韩东质问元泽:“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干嘛,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么?”
  刚说完,元泽就用冷嘲的口气纠正了自己的这一判断,“哦,对,你可能真不清楚。像你这种自恋的人,肯定会觉得我对你抱有不良企图。”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