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6)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于是,两秒之后,震耳欲聋的啪啪声再度响起。
  ……
  告完状,西西又去浴室和韩东抢浴室,惹得韩东怒骂不止。
  “离我远点儿!少在这腻歪!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告的状?滚滚滚,我数到三,你再不走,信不信我把你按水里闷死?”
  “你吹呢。”
  “嘿!还敢挑衅我?”
  “我就挑衅你了,怎么着?”
  ……
  王中鼎起初充耳不闻。
  反正没一个省心的东西,由着他们去吧,爱打不打……
  后来实在放心不下,还是硬着头皮推开了浴室的门。
  结果,眼前的一幕让他血压飙升。
  刚才还吵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这会儿居然搂着睡着了。韩东仰躺着,西西趴在他的身上,俩头卷毛诉说着浓浓的亲子情。
  身为局外人的王中鼎,怎能不生气?
  “都给我滚回去睡!”
  于是,浴室里的俩货全都麻利起身。一大一小,一个闭着眼,一个眯着眼,步伐整齐地在王中鼎身边穿行而过。
  一个奔着东屋,一个奔着西屋,最后剩下一个直接推开中间那扇门。
  半夜,王中鼎隐隐听到门响。
  韩东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王中鼎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直接等着一个重物压到身上各种“招人烦”。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床没有任何响动,脸上倒是有种清凉舒适的感觉。
  一根算不上糙也算不上细腻的手指沾着药膏在他的伤处涂抹。
  除了那淡淡的药香,王中鼎还闻到了洗手液的味道。如此贴心又细致的举动,必是在韩东梦游时无疑。
  然而,当他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韩东黑漆漆的眼珠和少见的惭愧和心疼。
  一肚子的憋屈瞬间无影无踪。
  韩东也咧嘴笑了,“该说你啥好。”
  王中鼎看他的笑容有收不住的趋势,便一手将他的脑袋压至胸口。
  即便如此,还是没能阻挡住韩东奔腾而来的情绪。
  笑声一瞬间在王中鼎的胸口扩散开来。
  
  第227章 我怕又多出来几个啊!
  
  一转眼,韩东在《赤色战神》剧组已经待了二十多天。拍完最后一场战争戏,他在这里的任务也要划一个句号了。
  关于部队协助拍摄的问题,他和王中鼎一直争执不下。他是能省则省,王中鼎是宁可多花我也不愿意欠人情。
  后来韩东想到了一个人——王老爷子。
  王老爷子的威严自然不用多说,由他这个白发彬彬的老将军出面道谢,再大的人情都算还上了。
  而且通过韩东这么一搭桥,王家和黄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日后中鼎集团投资的各种军事题材的影视作品,都可以无条件聘用黄拓手下的部队,给公司发展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不过这是后话。
  当时王中鼎的脸可没那么好看。
  尤其当王老爷子拍着他的肩膀称赞韩东的时候。
  “这小子将来必定大有作为,一脸的精气,满身的锋芒,你要好好培养。”
  假想敌刚夸完,自招敌又来附和。
  “王老说得太对了,我也正要夸他。奔放大气真性情,花招鬼点小人精。”
  “哈哈哈……总结得好!明天那场戏你要亲自来指挥调度,我一定给你捧场!”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啊!”
  王中鼎阴测测的目光瞄着他俩,什么意思?情敌还要联盟了?
  ……
  第二天,黄拓率领近一万士兵,协助拍摄最后两组镜头。
  期间,总导演向黄拓部署任务,黄拓再向各参演部队的带队领导下达命令。各单位领导就像大小导演一样,层层组织骋兵布阵,保障拍摄顺利完成。
  韩东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拍摄场面,心中唏嘘不已。
  不愧是军人啊,这气势真不是盖的!
  想当初他当群演,赶上骄阳烈日,周围早就蔫倒一大片了。
  士兵们全部就位后,黄拓站在指挥台上,威严的口吻命令道:“现在听我指挥,一米七以上的去左边的阵营集合,一米七以下的去右边的阵营集合。”不到半分钟,近万名士兵就划分好了阵营,列队等待接下来的命令。
  黄拓沉稳有力的声音再度响起:“一米七以上的发八路军的衣服,一米七以下的发日军的衣服。”
  此话瞬间引来一片哄笑声。
  韩东也呲牙乐,“谁出的‘馊主意’啊?”
  沈初花幽幽地回道:“你说呢?除了王总还有谁跟数据过不去?”
  正说着,王中鼎那边就拽出好几位。
  “你,你,你,还有你……都不够一米七,马上出列。”
  其中一个小兵不服,“我一米七四,体检单上就那么标的。”
  “你只有一米六八点八。”
  “怎么可能?”
  王中鼎拿来专业的测量工具,经无数双眼睛鉴定,确定为一米六八点八,才让这小兵心服口服。
  “首长,这是我第一次上电视,您就让我演一场八路军吧。”
  黄拓一口否决。
  “不行!咱们必须严格校照人家剧务的规定来。如果这么多人都像你一样提出要求,戏还怎么拍?过去!!”
  此人一走,众人幸灾乐祸,还有一名小兵朝王中鼎竖起大拇指。
  “王总,就你这眼力,不当狙击手真是太可惜了!”
  不料,黄拓又朝他下命令。
  “你也过去!”
  “为什么?我够一米七了。”
  “长得太难看,给八路军丢人,过去!”
  又是一片欢笑声。
  王老爷子选了一个最佳观赏角度就坐。
  西西在他身边玩,玩累了拿出自己的手机,把偷拍韩东的照片一张一张给他看。
  “这张是他的裸照,嘻嘻……”
  王老爷子哭笑不得,“你这孩子。”
  西西又往下翻,翻出各种搞怪的表情,各种奇葩的姿势,逗得王老爷子哈大笑。
  这时,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
  “给你太爷爷瞎看什么?”
  王中鼎刚要将手机收回,王老爷子就把他的手按住了。
  “先等一会儿,我怎么看这个女人有点儿眼熟?”
  王中鼎哼道,“韩东扮的,能不眼熟么?”
  王老爷子还想问,但是手机被王中鼎强行拽走了,他也只好作罢。
  在部队的协助下,拍摄周期大大缩短。原计划半月完成的战争场面,不至一个礼拜就搞定了,剧组提前杀青。
  庆功宴上,韩东又一次成为焦点。
  大家伙对韩鬼子各种折腾,抛举、灌酒、挠痒痒……逼得韩东求饶连连,大声呼救。
  王中鼎也不管他,就在一旁看热闹。
  后来韩东被逼急了,存心去招惹那几个部队派来的士兵代表。
  王中鼎一看韩东挨士兵欺负,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差不多得了,别没完没了的。”
  韩东刚获救没一会儿,王中鼎又被一个电话叫走了,于是他又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后来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韩东才趁机溜到酒店外面。
  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结果,一个懒腰还没伸完,就被一只黑手捂住嘴拖行到了旁边的黑胡同。
  我去!能不能让我歇一会儿?
  韩东本来准备了一肚子脏话,结果看请对面那张脸后,突然就骂不出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韩东问。
  王海志冷哼一声,“你以为栽赃陷害我的事就这么完了么?”
  韩东装傻充愣,答非所问。
  “这几天跟你们王家人挺有缘哈~那什么~上周还是大上周~我还瞧见你们家老爷子了~呵~身手骨真硬朗~”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韩东使出惯用伎俩,火速转身企图逃窜。
  结果,迎面撞上两个结实的胸膛。
  再看这二位一眼,韩东还是决定转过身继续面对王海志。
  “跟我走一趟吧。”王海志说。
  韩东僵立不动,手指慢慢探向衣兜。
  “不用费那个心思了,王中鼎已经被老爷子一个电话叫走了。”
  说完,王海志就给韩东身后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命令他们将韩东押上车。
  结果人都押上来了,车却动不了了。
  “怎么回事?”王海志浓眉紧皱。
  司机着急地说:“不知道啊,我下去瞅瞅。”
  结果一下去就没上来。
  这时,十几个人的团伙突然冲了过来。各个威武精壮,一股子强匪的架势。直接砸开车门,把韩东抢了下来。
  韩东还以为是防心过重的王中鼎赶来施救,结果抬起头,却看到一张比王海志强不了哪去的脸。
  “怎么是你?”韩东一脸嫌恶。
  蔡鹏戏谑道:“救命恩人还挑三拣四?”
  “早知道是你,我就跟刚才的车走了。”
  “那我帮你追回来?”
  韩东哼一声,“你怎么会在这?”
  “本来是想看看你,结果发现这伙人鬼鬼祟祟的,就多留了个心眼儿。”
  韩东没说什么。
  蔡鹏定定地看着他,突然开口说:“我想你了,东东。”
  韩东一脸烦躁,“老子都没跟你说过几句话,有什么可拿来想的?”
  “有啊~想你的两条大长腿,想你的大屁股,想你的的……”
  “滚远远的!”韩东扭头要走。
  蔡鹏将他拽住,脸上依旧带着坏笑。
  “好不容易腾出工夫来看看你,干嘛那么吝啬?你省下一宿的JIAO床声,咱俩就能聊上一阵子了。”
  韩东黑脸,“你丫屁眼儿是不是长脑子里了?想法总围着gāng.门一圈转!”
  蔡鹏哈哈大笑,“就爱跟你聊天,只要听你一句话,什么糟心事都没了。
  “爷没工夫陪你扯,里面还有杀青宴呢,我得进去陪着。”
  “一群爷们儿拼酒,你进去也挨灌。还不如定个单间,咱哥俩儿好好聊聊。”
  “谁要跟你聊?……你们几个要干啥?别过来啊……我跟你们说……你们要敢……额……撒手!撒手听见没?”
  十几个人架着韩东往里走。
  韩东本以为挣扎无望了,结果有几辆军车突然开了过来。
  接着,几十名军人从车中跳出。各个身形如豹,目光精锐,一眨眼的工夫就把十几个土匪给收拾了。
  韩东开始被辖制着,看不清来的人是谁,以为终于找对组织了。
  结果刚要抱上去,就看到一张比蔡鹏好点有限的脸。
  “你什么时候来的?”韩东略不自在。
  “早就来了,一直在车里盯着,就是想看看这些人鬼鬼祟祟要干什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