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62)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韩东忙给那边打了个电话,但得到的回复却是:他一直都在。
  “邪门儿了,难道老子失算了?”韩东难以相信。
  俞铭说:“这样吧,我再和夏弘威问清楚点儿。”
  过了一会儿,俞铭撂下电话朝韩东说:“夏弘威父母最近只去过他叔婶家。”
  “他叔婶……”韩东恍然大悟,“难道是夏警官他们……”
  俞铭想不通,“夏警官跟你有什么关系?怎么能算你帮的忙?”
  “你想啊,没有我夏警官怎么会对女人有阴影?没有阴影怎么会喜欢上男人?没喜欢上男人怎么会说服他妈?没说服他妈怎么会搞定他二妈?”
  俞铭汗颜,“你这扯得可真远。”
  “完了完了,我整个判断失误了,现在人都已经被我抓来了,这可怎么办……”韩东各种闹心。
  俞铭幽幽地叹了口气,“还以为你真把元泽搞定了~”
  “你以为老子想搞定他啊?要不是为了帮你,老子鸟都不鸟他!先不说这些了,跟我回去一趟,我得赶紧把他放了,多耽误一刻多一分生命危险啊!”
  俞铭都替他发愁,“你说你……早干嘛去了?”
  ……
  两个人风风火火赶到韩东的新家,结果进去一个人都没看见。
  “诶?替我盯着他的那三个人呢?”韩东纳闷。
  俞铭说:“我听到于是有水声。”
  韩东缓缓地走了过去,敲敲门问:“谁在里面?”
  话音刚落,门突然被人拉开,韩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大力拖了进去。
  “你终于来了。”元泽扼住韩东的脖子。
  韩东条件反射地举起双手,“别激动,别激动,先把衣服穿上。”
  元泽不为所动。
  “不穿也行,能不能先把我放开?我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是来放你走的。”
  听到这话,元泽这才将韩东放开。
  但很快又回了一句:“我不走。”
  “哈?”韩东傻了。
  元泽不紧不慢地裹着浴巾,“我为什么要走?”
  韩东突然慌了,“你怎么能不走呢?”
  “怎么不能?”元泽毫无玩笑之意。
  寒冬忙摆手,“别介,哥们儿,你别吓唬我,我知道我把你关在这是我不对,只要你肯离开这,我可以给你道歉认错。”
  元泽就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吹干自己的头发。
  韩东苦口婆心地劝:“你不是最恶心基佬么?我就是,你看看我,我就是你最恶心的那类人。”
  元泽径直地走进韩东的卧室,连个招呼都没打就上了那张大木床。
  韩东当时差点儿泪崩,大哥,这床我俩还没睡过啊!
  “你下来!你不能睡在这,会玷污了你高洁的身躯,快下来……”
  寒冬劝慰不成直接上去拽,结果人没拽下来,倒把元泽的浴巾拽下来了。
  紧接着,元泽那光滑健实的大腿就暴露在韩东的视线中。
  韩东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向根部,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突然间大惊失色,整个人从床上溜下去,连滚带爬的冲出了这个房间。
 
  第301章 又一起乌龙事件。
 
  “不可能,不桶,不可能……”回到车上,韩东就像复读机般嘀咕起来。
  俞铭皱着眉:“你搞什么?”
  韩东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兄弟,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
  韩东好半天才说出口:“你发现元泽的大腿根儿上……没胎记。”
  俞铭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明白了,顿时露出无语的表情。
  “我说……您敢不敢靠谱点儿?”
  韩东还在耿耿于怀:“怎么会呢?怎么会算错呢?明明就是那张脸……”
  “我还希望你算错呢,换作任何一个人都比他好对付,知足吧!”
  “可问题是……”韩东死死薅住自己头发,“他现在不肯走了。”
  俞铭:“……”
  好久之后,俞铭才开口安慰:“也许他不肯走是有别的原因,未必是对你有想法。你想想,他之前那么讨厌你,怎么会短短几天就扭转过来?”
  韩东却一副悲观的态度:“可打击报复的方式有很多种,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作践自己?”
  其实俞铭也想不通,以元泽那种高冷的性格,能忍受囚禁之辱已经很难得了,怎么还会赖着不肯走呢?
  “要不你问问那几个盯着他的人?”
  韩东这才想起来:“对了,那几个人跑哪去了?”
  赶忙打电话联系,没一会儿就接通了。
  “话说,你们不是帮我看着么?”
  “不用看着了,他现在撵都撵不走。”
  韩东哭丧着脸看着俞铭:“你听,他们都这么说。”
  俞铭把手机拿了过来,问:“他这几天在韩东家都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就是每天吃饭,睡觉,看电视,摆弄家饰。”
  韩东一听到“看电视”三个字,又把手机抢了回来,急着问:“他不会整天看我自娱自乐的那些东西吧?”
  “前几天是,这两天基本只看《锋芒》。”
  韩东浑身一震,“他怎么会看到《锋芒》?谁给他的?”
  “难道不是你更新的么?我看他就是在电视上播出来的。”
  韩东顿时僵住,完了,该不会是我给他发过去的吧?只有我和王中鼎的电脑能连接,王中鼎断不能干这种傻缺的事啊!
  于是韩东又着急忙慌地提来了自己的电脑,打开一瞧,彻底懵了。
  因为转入和输出是一个模式,根本看不出是他发的还是元泽自己提取的。
  而且又是在大半夜……
  怎么看都是像自己存心的!
  俞铭在一旁劝道:“一部电影而已,应该没那么夸张吧?因为一个角色爱上一个演员是常有的事,但谁会抱非分之想?”
  话是这么说,可如果这个演员活生生摆在你面前,那就另当别论了。
  “况且我觉得,如果他真是因为《锋芒》相中了你,那他早看晚看都一样。就算现在没看,日后上映了不是照样会相中么?”
  “可那会儿不一样了啊!那会儿全国上映,谁看上都与我无关。”
  俞铭不是不理解:“理在和你也没多大关系吧?你给他看片之前又不知道他会因此看上你,或许初衷只是为了分享。”
  “可是这之前王中鼎跟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凡是看了这片的男人……都会硬,除非有问题。”
  俞铭语塞:“你……你该不会一手贱拿他做实验了吧?”
  “谁知道啊?!!!”韩东崩溃抱头。
  俞铭帮他想办法:“你就说你一手抖就不小心传过去了,只是惯性所为。”
  “没用的。”
  “怎么?”
  “那是在半夜发的,我梦游的时候从不手抖。”
  俞铭彻底没话说了。
  韩东腆着脸问:“我这是又给他额外添了一个是么?”
  俞铭一副节哀顺变的表情:“没事,王总不是也给自己添了一个么?你俩扯平了。”
  韩东:“……”
  “对了,你最近不是活腻了,一直渴望王总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么?恭喜你,心想事成。”
  韩东咬牙:“你丫就幸灾乐祸吧。”
  俞铭“幸灾乐祸”是没错,但他“乐”的不是韩东,而是另有其人。
  “这样吧,我和夏弘威说说这事,让他和家里通报一声。这样元泽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全得找上门,到时候他想不回去都不行。”俞铭说。
  韩东忙点头:“快快快,等他一走,我就和王中鼎说误会解除了。”
  ……
  晚上,韩东怀着一副忐忑的心情回到家,见到西西就抓了过来。
  “你不是说那个元叔叔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么?”
  “对呀!”西西点头。
  “对什么对?他腿上没有胎记!”
  西西皱眉:“可是我记得他就是长那个样子啊。”
  “你肯定是脸盲!”韩东恨恨的。
  西西还没说什么,王中鼎就回来了。
  韩东的心瞬间悬了起来。
  “今天晚上正好没事,跟我去那边一趟。”王中鼎说。
  韩东清清嗓子:“那个,不用了。”
  “不用了?”
  “对,误会解除了,夏弘威没联系你么?他父母已经还他自由了。”
  王中鼎神经一紧:“怎么解除的?”
  韩东立刻摆手:“这事我可没参与,都是他家里那边……”巴拉巴拉一通说,最后一摊手,“就是这样。”
  “夏私威那边的误解解除了,可是我和他的误会还没有解除。”
  韩东忙说:“你和他没有误会了。”
  “怎么没有误会了?”
  韩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因为我发现我算错了,他好像不是你情敌……”
  王中鼎的脸骤然变阴,靠,耍老子么?
  换作以前他早就一脚踹上去了,但是现在连骂一声都费劲。这也是他为什么后悔查韩东身世的原因,再也舍不得发飙了。
  “你确定他不是?”王中鼎又问了遍。
  韩东点头:“我确定。”
  “他怎么说?”
  “他没说什么啊,直接就走了。”
  王中鼎质疑:“他没有纠缠?”
  韩东虚伪的干笑两声:“他纠缠个什么劲啊?他又不喜欢我。”
  王中鼎瞪了韩东一会儿,突然扭头往门口走。
  “喂,你去干什么?”韩东急忙追了上去。
  最后,两个人一起到了新家。
  元泽果然离开了。
  韩东松了一口气,多亏了俞铭。
  结果很快他就发现王中鼎的脸色不对劲了,他惴惴不安地走过去,顺着王中鼎的目光往里面一看……顿时傻眼。
  大木床不见了!
  他失而复得的大木床再落他人之手!
  韩东还没来得及悲痛,王中鼎冷厉的视线就飚了过来。
  “怎么回事?”
  韩东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
  王中鼎转而又去查其他的房间,韩东忙趁着这个机会给元泽打了个电话。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