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63)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我的大床是不是你搬走的?”
  “是又怎样?”
  “你凭什么给我搬走?”
  “没办法,我认床。”
  “靠!你才躺了几个小时你就认床啊?你……”韩东见到王中鼎出来,急忙把电话挂了。
  结果,王中鼎的视线又在电视的传输线上定住,别人也许看不出动了手脚,但是王中鼎能看出来。
  韩东心虚地问:“怎么了?”
  王中鼎没回答,直接把电视打开,一瞬间跞出来N多个新频道,那海量的存储数据瞬间“闪瞎”了王中鼎的眼。
  韩东脸都绿了,急忙解释:“这不是我搞的,绝对不是我。”
  王中鼎冷睥直对着他:“我只是想知道,这是不是他搞的?”
  “应该不是吧,他那么高冷,那么厌恶这种东西,怎么会搞这些?”韩东拼命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然而,王中鼎却拿起了手机。
  韩东急忙去拦:“你别问,他嘴那么毒,肯定又借此羞辱咱们。”
  “把手拿开。”王中鼎面无表情地说。
  韩东悻悻地缩回了手。
  没一会儿,电话通了。
  王中鼎直接问:“电视里的东西是不是你传过来的?”
  “是我传的。”
  “为什么要传?”
  “一不小心。”
  “那你看了么?”
  元泽还是那副冷傲的态度:“没看,我为什么要看那种东西?”
  “你看,我就说他不会看吧。”韩东在旁边插口。
  王中鼎一个警告的眼神甩过去,韩东立刻后撤了两步。
  “别装了,看没看,你自己心里很清楚。”王中鼎斩钉截铁的口吻。
  元泽冷笑一声:“王总,还不都是跟你学的。”
  王中鼎的脸瞬间阴沉得吓人。
  元泽却依旧煽风点火:“王总,你可以来找我算账,不过我警告你,这里到处都是埋伏,有本事你就来。”
  最后再送上四个字——“跟你学的。”
  王中鼎甩掉手机就往门口走。
  韩东急忙冲上去抱住他:“不能去,千万不能去,你去了就中了他的计了。”
  王中鼎还是执意要去。
  韩东迫不得已喊道:“来日方长,你还有很多的人要对付,不缺他这一个。”
  王中鼎身形一僵。
  他缓缓地转过头看着韩东,问:“你刚才说,他是不是我最后一个情敌?”
  韩东咽了口吐沫,“不是……”
  以下情景自行脑补。
  半夜三更,韩东泪流满面地给俞铭打了个电话。
  “铭儿,我如愿以偿了。”
  “什么意思?”
  “他改口了,不再叫我宝宝了。”
  “那叫?”
  “小贱人。”
  “……”
 
  第302章 绯闻。
 
  冯牧之刚到恒宇传媒,那边的经纪事业就如神助般地发展起来,各种大料小料层出不穷,艺人曝光率陡然激增。
  尤其是李尚,最近各种商业活动频繁,还爆出一个惊天大料——深夜与某男性友人在车内逗留近两个小时,举止亲密。
  这年头炒什么最容易火?答:炒基情。
  别人不敢玩的禁区,李尚敢,别人不敢收的板砖,李尚敢,于是他火了。
  前几天娱乐头条还是《锋芒》的宣传信息,这两天就成了李尚的搞基八卦了。
  再看中鼎那边,除了韩东还在蹦,其余人连点儿动静都没有。就连近来风头正盛的夏阳卓,都像销声匿迹了一样。
  “我还等着看俞铭力挽狂澜呢。”冯牧之幽幽地叹道。
  她的秘书冷嗤一声:“他靠什么力挽狂澜?靠他自己的那些绯闻么?还是靠他那朵金贵的小菊花?没有了夏阳卓,他连个屁都不是。”
  说到这,冯牧之突然想起来:“夏阳卓有小半个月没露面了吧?”
  秘书沉思片刻,说:“貌似是。”
  “不应该啊,现在正是《锋芒》上映前的预热期,照理说应该拿他大炒话题才对。”
  “听说是家族内部的阻力。”
  冯牧之神经一紧:“家族内部?”
  “大概就是嫌贵圈太乱,让他见好就收,回去继承家业吧。”
  冯牧之瞬间来了兴致:“你听谁说的?消息可靠么?”
  “就听我一个闺蜜说的,他男朋友就是那个圈子的,应该八九不离十吧。”
  冯牧之沉思片刻,说:“你再去把这件事打听清楚点儿。”
  “嗯。”
  结果,秘书刚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
  “干什么去?”
  冯牧之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站起身。
  “你怎么来了?”
  冯俊不回答,只是冷着脸朝冯牧之说:“你在玩火自焚你知道么?”
  冯牧之无动于衷:“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中鼎那边吧,都乱成一锅粥了还有工夫来指点我。”
  冯俊刚要继续说,就被一个浑厚的男声打断了。
  “冯总,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蔡鹏一边说着一边将冯牧之搂入怀中,故意在她腰上摸了两把。
  冯牧之佯怒道:“放开我,没看见有人在么?”
  “又不是外人。”蔡鹏动作更放肆了。
  冯俊看到这一幕脸都青了。
  “你居然跟他在一起了?你脑子让驴踢了么?他只是在利用你!”
  蔡鹏冷笑一声:“你们中鼎集团的领导就这个素质么?”
  冯牧之将蔡鹏推到一边,自己朝冯俊说:“我再说一遍,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你把自己管好就行了。”
  冯俊咬着牙点点头:“但愿你能笑到最后。”
  冯俊走后,冯牧之朝蔡鹏劝道:“我弟就一炸药包,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蔡鹏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冯牧之缠绵亲热,耳语厮磨:“关制片那边谈妥了,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冯牧之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可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您那副高冷的模样。”
  “老子那是瞎了眼!”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冯牧之听到蔡鹏的喘气声,都有种浑身酥麻的感觉。
  “哎,其实我也想不通,当初你的公司还没有我的办公室大,我怎么就肯三番五次降低身段来求你呢?难道从那个时候就注定我要栽在你手里?”
  蔡鹏哈哈大笑。
  两个人正在亲热之际,突然敲门声响起。
  “蔡总,彭主任来了。”
  “我去看看。”蔡鹏说罢便走了出去。
  冯牧之见他手机放在桌上,便拿过来摆弄着玩。
  结果玩着玩着,一不小心点开了播放器,那高达57次播放记录的电影瞬间刺痛了冯牧之的双眼。
  《锋芒》……
  连冯牧之都没有搞到的原片,竟已在蔡鹏手机里播放了57次,可见蔡鹏为了提前一睹某人的“芳容”花了多大的心思。
  为了竞争提前做准备么?
  连冯牧之都觉得这个想法可笑,如果只是为了心里有底,犯得上看57遍么?她甚至能够想象到蔡鹏注视着韩大美人时,那两道炽热又迷恋的视线。
  原本只是想着相互利用,现在冯牧之却发现,她的心已经失控了。
  ……
  阔别小半年,韩东终于又见到了卡恩,差点儿喜极而泣。
  卡恩也是激动不已:“我看到最后的《锋芒》成品,感觉人生已经完整了。现在让我挂掉,我都死而无憾了。”
  韩东为了公司的事闹收了好久,听卡恩这么一说,阴霾顿时一扫而光。
  “对了,怎么不见夏阳卓?”卡恩突然问起来。
  韩东也纳闷,平时夏阳卓以各种理由不露面也就算了,今天卡恩都到了,他再不露面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吧?
  “算了,以后还有机会。”卡恩说是这么说,脸上还是难掩失望之色。
  ……
  晚饭的时候,韩东问起王中鼎这件事。
  “夏阳卓最近在搞什么?”
  王中鼎淡淡回道:“家庭琐事。”
  “家庭琐事会牵扯到事业?”
  “他家的长辈不想让他混迹在这个圈子,怕他走上歪路。”
  尽管韩东觉得很可惜,但他还是能理解夏家长辈的,毕竟有夏弘威和夏耀的前车之鉴,现在就剩下这么一根尊贵的独苗,再不严盯死守,夏家就要断后了。
  “可是夏阳卓能愿意么?”韩东又问。
  王中鼎说:“他当然不愿意了,一直都和父母那边僵持着。”
  “那怎么办?总不能这么拖着吧?”
  “我给他父母的建议是出国,既然不想在内地娱乐圈这个浑水里淌着,又不想放弃电影事业,那就去好莱坞发展吧。”
  韩东突然就想到了卡恩,然后暗暗咽了口吐沫。
  怎么感觉他父母要把儿子送上了一条不归路呢?
  近来公司事情多,王中鼎的电话特别频繁,吃着吃着又响了。
  刚一接起来,他的脸色就变了。
  韩东隐隐间有种不祥的预感,忙问:“怎么了?”
  “你先吃着,我出去一趟。”王中鼎拿起包便走。
  韩东也起身:“我跟你一块去。”
  “你老实在家待着,哪都不许去。”
  后来韩东才知道,一家杂志刊登了他参加校园亲子运动会的照片,并公开爆料西西是他的私生子。
  这条新闻蔓延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公司才得到消息,就已遍及整个网络。
  韩东瞬间受到万人非议。
  他与李尚不同,他是景帝,是最佳编剧,是慈善基金会的代言人,是德才兼备的青年偶像……根本禁不起一条丑闻的考验。
  韩东第一次尝到千夫所指的滋味,怎是一个揪心了得!
  而且骂他也就算了,居然还有骂西西的。
  什么贱种,杂种之类不堪入目的词汇都往外冒,虽然知道里面充斥着各种水军,但韩东还是难受得不行。
  “都怪我,那天我就不应该去。”韩东懊悔不已。
  王中鼎语气沉着冷静:“这事与你无关,对方如果要黑你,你去与不去结果都是一样的,你不去他们也会想出其他法子。总之别担心,我一定会摆平的。”
  韩东点点头,又问:“孩子呢?”
  “在我爸妈那。”
  “你爸妈怎么说?”
  王中鼎没说话。
  韩东就是猜也猜到了:“你爸妈是对的,这种时候你认了,不仅没人相信,还会让情况进一步复杂。咱们公司正在动荡期,你的一言一行牵扯着很多人的利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