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68)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对什么对?”
  王中鼎一声厉喝就把韩东给闷回去了。
  靠······我怎么你了?韩东不明所以地小声嘀咕。
  王中鼎没再给韩东夏卓模的机会,直接交代正事。
  “你让沈初花去赵璐那里取一份策划表,好好准备慈善拍卖会。我下午还有事,就不陪你一起去了。”
  “哦。”
  王中鼎走后,韩东偷偷问二雷:“他这两天怎么了?火药味有点儿重啊!”
  二雷无奈地解释:“你这一火,王总压力也大。前几天公司总部系统频频遭到黑客攻击,对方拿窃取的数据作要挟,索要你的裸照,王总能不火么。”
  原来是这样······韩东拍拍二雷的肩膀:“那你开导开导他。”
  二雷无奈地笑笑:“光我一个人开导不好使吧?你也得表示表示。其实再强悍的男人,都有缺乏安全感的时候。”韩东瞬间使命感上身,长叹道:“是我没尽好一个做男人的义务。”
  二雷刚要说话手机就响了。
  “行了,你去忙你的吧。”韩东说。
  二雷和王中鼎一同赶去影视基地,车行到半路,王中鼎突然开口。
  “停车!”
  二雷不明所以:“怎么了?”
  王中鼎猛地推开车门,几大步走到一家成人用品店门口。那赫然陈列在橱窗里的,就是以韩大美人为原型的充气娃娃。
  韩东死也想不到,他玩了一辈子充气娃娃,到头来自己竟成了充气娃娃。
  “哎,你可真有眼光,这一款最近销售特别好。”老板娘热情地上前介绍。
  王中鼎阴着脸问:“这是哪个厂子生产的?”
  老板娘忙摆手解释:“不用担心质量,我这都是正规渠道来的。你摸摸这手感,这做工,和本人没啥区别。”
  二雷咳了一声:“你又没碰过本人,你怎么知道和本人没啥区别?”
  老板娘厚着脸皮笑了笑:“我这不就是打个比方么,能碰本人的谁还来这啊?那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二雷一脸黑线。
  老板娘又把充气娃娃的私处展示给王中鼎看:“您瞧瞧,做的多逼真。”
  王中鼎一看是女人的私处,脸上的表情更阴暗了。
  二雷在旁边小声劝道:“至少证明那些男人对韩东本人没兴趣,只是迷恋电影里面那个虚幻的‘女’性角色。”
  刚说完,老板娘就在旁边恍然大悟般地拍手道:“原来你们好那口啊!早说啊,早说我早就拿出来了。怪不得一直拉着脸,原来是我没看懂你们的意思。”
  说着火速钻进库房,搬出两具以韩东本人为原型的充气娃娃。
  最后,二雷抱着十几套“库存”朝后备箱走去,后面跟着面容冷峻的王中鼎。
  “一会儿就派人去厂家,给我端了他们的窝点!”
  二雷忙点头:“是是是,我这就吩咐人去做,你别生气了。”
  ······
  为了韩东的人生安全,慈善拍卖会的活动主办方不仅加派了几十名保安在韩东身边,还专门为他安排了一间全封闭的休息室。
  韩东正悠闲地玩着手机,小梁突然闯进来说:“元泽来了。”
  韩东脸色变了变,问:“带的人多么?”
  “不多,就两个。”
  韩东打了个响指:“天助我也,一会儿想法设法将他扣下。”
  “你要干什么?”小梁一惊。
  韩东说:“把床抢回来。”
  “床?”
  韩东点点头:“这张床是中中的心病,我身为一个老爷们儿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我要抢回来,还中中一份安全感。”
  小梁略显犹豫:“靠谱么?万一出岔子怎么办?”
  “他才带了两个人,咱这里两百多个人,就算一百个对付一个也够了。”
  小梁想想也对。
  慈善拍卖会开始,韩东作为重量级嘉宾压轴登场,瞬间引来满堂的欢呼声。
  “大家静一静,我今天竞拍的东西是自己DIY的皮带······”
  韩东介绍完,由主持人宣布竞拍开始,起价是3600,没一会儿就被喊到10万。脑残粉不可怕,可怕的是土豪粉,韩东每次参加慈善拍卖,下面都会抢得头破血流。
  “15万!”
  “20万!”
  “30万!”
  “······”
  “100万!”
  整个会场都沸腾了,起价3600的皮带被喊到100万?简直太恐怖了。
  “100万第一次,100万第二次,100万第······”
  “1000万!”突然一个男声打断。
  主持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多少?”
  对方毫不迟疑地回道:“1000万。”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锤子落下,成交!
  ······
  回到休息室,沈初花还陷在激动的情绪里难以自拔。
  “你说最后喊价的人是不是元大帅哥?”
  韩东故意装傻:“谁知道?反正是做慈善,谁拍的都一样。”
  这时,小梁突然钻进来,朝韩东打了个手势,暗示他元泽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了。
  “快动手,别让他跑了。”韩东下令。
  小梁麻利儿去执行任务了。
  韩东一个人坐在休息室,幻想着王中鼎看到那张大床后感动得不能自持的模样,想得正带劲,门“吱”的一声开了。
  看到元泽淡然自若地走进来,韩东先是一愣,很快便露出嘲弄的笑容。
  “够自觉的么。”
  元泽也不说话,径直地走到韩东面前,定定地瞧着他。
  尽管元泽依旧以压倒性的气场将韩东震慑得小心肝乱颤,但在韩东眼里,元泽不过是瓮中捉鳖,没有任何危险性,只不过习惯性高冷罢了。
  “那条皮带是不是你拍走的?”韩东问。
  元泽反问:“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韩东冷哼道:“要是你拍走的话我就赎回来,一千万算我捐的了。”
  “有钱就是人性哈?”元泽边说边用那条皮带击打着手掌。
  果然······韩东一副鄙夷的表情:“我记得某位贵公子曾经公然宣称恶心我们这个群体,敢问您现在豪掷千万拍下这条皮带所为何用?”
  元泽一脸烦躁:“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回击的时候都选这一桥段?有意思么?”
  “这桥段太经典了,没办法,哈哈哈哈哈·····”韩东得意大笑。
  元泽冷哼一声:“亏个一千万不算什么,哪天把某人睡过的大床搬出来拍卖,恐怕一个亿都不止吧?”
  “靠,你敢拍卖一个试试!”韩东刚吼完就意识到了什么,哼哼道,“你恐怕没这个机会了,今天就要物归原主了。”
  啪啪啪一击掌,“你们可以进来了。”
  外头无人回应。
  韩东面露疑惑之色,几大步走到门口一瞧,外面空空如也,二百多个人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靠!怎么回事?
  “你请外援了?”韩东问。
  “没有。”
  韩东难以置信:“你那两个人怎么可能对付我二百多个人?”
  “因为我带来的是我的两个堂妹。”
  一道霹雷在韩东头顶炸开。
  元泽的堂妹······那该是怎的一个貌若天仙、倾国倾城啊!别说二百个“精兵”了,连他这个“首领”都想去围观。
  太阴险了,简直太阴险了!
  韩东刚要骂人,突然发现元泽看他的眼神有点儿不对劲。
  “你要干嘛?”韩东下意识地后撤。
  元泽步步紧逼:“你不是一直惦记那张木床么?我这就带你去看。”
  “别别······你别过来啊,我告诉你······啊啊啊啊······来人啊······救命啊······绑架了······”
  最后,韩东终于如愿以偿地上了那张大床,只可惜脖子被床头的锁圈套住,除了趴着别无选择。
  而元泽就倚在不远处的墙壁上,一边注视着韩东,一边百无聊赖地甩着手里的皮带,发出“啪啪啪”的脆响。
  “你不是想知道我拍下这条皮带干嘛用么?现在告诉你,抽你。”
  韩东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那一刻收紧,眼神中透着毫无震慑力的狠劲儿。
  “你敢!”
  话音刚落,屁股上就挨了一下。
  “靠,你真打啊?”韩东急了。
  元泽哼道:“不然你以为我在调情么?”说罢又把皮带举了起来。
  “别别别······”韩东紧急叫停,“你别打这儿,你换个地方,王中鼎会多想的。”
  “当初你闯进我家,在我脸上砸了十几拳的时候,你跟我商量了么?”
  韩东垮着脸:“你咋还记仇呢?”
  “因为我的仇压根就没报!”
  “呃······”
  下一秒钟元泽就按住韩东的腰,狠狠在他屁股上来了几下子。与其说是打,倒不如说是打着报仇的幌子占便宜。
  韩东嗷嗷叫唤,试图用手掰开脖子上的锁圈但没成功。
  “我记得某人最擅长捆绑开锁破密码了,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韩东咬牙:“老子手里连个工具都没有,拿什么开?”
  “你梦游的时候不是神通广大么?不如睡上一觉,说不定醒来就逃走了。”
  韩东心中各种咒骂。
  这时,元泽的手机突然响了。
  “好,我知道了。”撂下手机,元泽朝韩东说,“我出去一趟,你趁这个机会好好睡,我期待回来的时候看到床是空的。”
  最后,元泽在韩东仇视的目光中笑笑地离开了。
  韩东急得脑门儿冒汗,必须要想个法子逃出去,不能坐以待毙。不然等王中鼎来救他,性质就全变了。
  正琢磨着,韩东突然摸到一个别针。这是拍卖会前戴标牌的时候弄上的,结束后也没来得及摘,正好现在能用上。
  于是,韩东急忙将别针掰开,用针头去捅锁孔。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