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69)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但是鼓捣了半天都无济于事,这根本不是普通的锁,而是元泽为他量身打造的,防撬防拆防破解的锁。
  NND!韩东折腾得头晕脑胀,最后把别针一扔,不动弹了。
  不知过了多久,韩东又把别针拿了起来,只是这次眼睛是闭着的。同样折腾了一阵没能把锁圈打开,又把手放下了。
  等元泽回来的时候,韩东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还以为推开门能看到奇迹呢。”元泽幽幽地调侃。
  韩东毫无反应。
  元泽探过头瞧了一眼,韩东已经睡着了。他试着叫了两声,韩东没反应。又试着用皮带抽了一下,韩东还是没反应。
  这样都不醒?
  元泽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韩东是真的睡着而不是装的。
  “你进来。”元泽朝门口的保镖说。
  保镖进去后,元泽让他试着叫醒韩东。保镖上去就是一拳,元泽的脸当时就黑了。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保镖被骂傻眼了,元泽的表情也有片刻的凝滞。过了好一阵两个人才意识到,即便挨了这么重的一拳,听到这么大的训斥声,韩东依旧没有醒。
  “到底什么情况?”元泽脸上隐隐透着一丝不安。
  保镖猜测:“会不会是晕了?”
  “好好的怎么会晕?”
  “不是有一种致死原因是体位性窒息么?当一个人的某个部位被长时间束缚,就会造成呼吸不畅。”
  “他的脖子只是被卡着不是被勒着,况且四肢都能活动,怎么会窒息?”
  “可是他一直趴着无法翻身,长时间下来也会影响呼吸吧?”保镖小心翼翼地分析着。
  元泽冷着脸沉思了片刻,终于开口说道:“先把他脖子上的锁圈解开了。”
  结果,保镖将钥匙取来,却怎么打都打不开了。
  “什么情况?”元泽脸色变了变。
  保镖说:“好像是锁被动了手脚。”
  “动了手脚?”元泽半信半疑,“拿来我试试。”
  保镖把钥匙递给元泽,元泽试过之后还是一样的结果。锁芯被捅坏了,现有的这把锁已经废了。
  元泽命人找来各种工具都撬不开这把锁,甚至把特制这把锁的锁匠请来,他都表示无能为力。
  元泽怎么都没想到,韩东居然反其道而行之。锁是没撬开,可人家把锁捅得谁都弄不开了。
  “元总,要不咱把床拆了吧?”有人建议。
  元泽立刻驳斥回去:“拆什么拆?”
  “可是这把锁硬度太高了,必须要用专门的机器切割。况且你看他现在这种情况,再耽误一会儿恐怕······”
  元泽扫了韩东一眼,开口说道:“先去医院。”
  “去医院?他这种情况怎么去医院?”
  “带着床去。”
  “······”
  最后,保镖真的连人带床搬出了房间,抬到了房车上,朝医院开去。
  结果不用想,车开了不到两公里,就被埋伏在那里的一群人劫下了。
  元泽早有心理准备,知道韩东这一招打的是什么算盘。先把自己和床“绑”在一起,这样一来连人带床都回去了。
  偏偏元泽还无法奈他何,因为元泽不知道韩东有梦游避灾打死都不醒的本事。担心这么僵持下去韩东情况不妙,所以再不甘心也只能退一步放人。
  于是,韩东就这么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家里。
  王中鼎赶回来的时候,韩东还趴在床上睡着。
  原本王中鼎看到“韩东牌”充气娃娃就气不顺,再听说韩东让元泽给“拐”走了,血压嗖嗖往上飙。所幸回来看到韩东安然无恙,还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大床,本想感动一下。结果发现韩东脖子上的锁圈,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卡在脖子勒令其趴着的场景,实在太让人想入非非了。
  虽然韩东衣着整齐,但保不齐是为了上医院特意穿的呢。
  于是,王中鼎将韩东的衣服脱下来一一检查。
  结果,哪都没问题,就屁股上这若隐若现的红痕让王中鼎眸色一沉。
  恰好此时韩东醒了,看也不看眼前的人是谁,就大喝一声:“你要干啥?”
  半天没听到回应,韩东才意识到不对劲。
  “诶?我咋回来了?”
  王中鼎问:“你去干嘛了?”
  韩东指指脖子上的锁圈:“你先把这个解开了,我再跟你说。”
  “解不开,锁已经坏了。”
  韩东先是一愣,接着像是明白了什么,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怪不得床回来了。没想到啊,这睡一觉还真管用,哈哈哈哈哈······”
  王中鼎却无半点同喜的意味,依旧执着于一个问题:“你去干嘛了?”
  韩东柔情款款:“去给你找安全感。”
  王中鼎拽住锁圈,怒声质问:“你就是这么给我找安全感的?”
  “不是,你误会了,是这么回事······那个,你先帮我把脖子上的这玩意儿锯开,锯开了我再解释······”
  王中鼎说:“没这个必要了吧?”
  “没必要?”
  “这样挺好。”王中鼎边说着边找来一根绳子,又把韩东的腰吊了起来。
  ······
  这样的姿势,用韩东这副绝版的身材展现出来,怎是一个活色生香了得?
  别人视《锋芒》中的韩大美人为绝色,王中鼎却觉得床上的韩东才是真正的大明星,一个永远不会视觉疲劳,摆出任何姿势都可以让他秒硬的仙品。
  “我靠,你太会玩了把?”
  韩东嘴上骂着,可那拖长的尾音儿分明向王中鼎传递了一个不和谐的信号。
  ————他喜欢。
  王中鼎强硬地去扯韩东的皮带,力道那叫一个精准。皮裤刚好褪至菊口上侧,似露未露,若隐若现。
  “啊······”
  韩东感觉密密麻麻的“利器”嵌入自己的皮肤,疼痛伴随着酥痒如闪电般刺入大脑的中枢神经,惹得他腰身一个战栗。
  那是王中鼎的牙齿在他的臀肉上肆虐,既然舍不得踹那就咬吧,发了狠地咬,牙齿在外围锁着,舌尖还在里面拨弄着,一刚一柔间道不尽的怒火与疼惜。
  “中中······往下去······”
  “裤子还在我怎么往下去?”
  韩东只好自己将卡在一半的裤子完全褪到臀部以下。
  过了一会儿······
  “中中······往里去······”
  “你这么夹着我怎么往里去?”
  韩东想把腿劈开,无奈裤子太紧正好卡在腿上。他想把裤子整个脱掉,却被王中鼎一下扼住了手腕。
  韩东瞬间明白王中鼎什么意思了。
  “你奶奶的,就会来这套······”
  曾经的臭流氓,现如今也只能乖乖地自己掰开两瓣,任由这个“正人君子”欺负。
  王中鼎掏出笔直如柱的硬物,在韩东沟壑中心的痒处抽打着。
  韩东瞬间受不了了,两条修长的小腿狠狠把住王中鼎的腿弯,臀部朝后一耸一耸地去撞那支“枪杆子”。
  “快点儿······”
  王中鼎平时急脾气,到了床上偏要磨叽。
  “哪想被干?”问韩东。
  韩东假装矜持,羞赧一句:“都堵到你枪口了,还用问?”
  王中鼎偏要问,不听到答案就不上前。
  韩东嘴矜持屁股不矜持,后挺着一副要吞了大鸟的架势。偏偏腰身被吊着,刚碰到一点儿就被绳牵回来,最后实在绷不住原形毕露,粗话瞬间飙出口。
  “菊花想被你干······快点儿干我······”
  王中鼎做好准备工作后,瞬间一个挺入。
  韩东发出憋闷许久后获得极大满足感的呻吟,音调儿里满当当的野味和色情感。
  “小贱人·····”
  王中鼎嘴上虽然骂着,眼中就是道不尽的狂热与迷恋。这是多少人意yín过的对象,现在却独属于他,专为他一个人亵玩操弄,无所欲为。
  “啊————中中————”
  王中鼎单刀直入,不偏不倚恰中那个点上,一番不留余地的碾压,惹得韩东瞬间发出带着哭腔的嗷鸣声。
  “还要么?”王中鼎问。
  韩东迫不及待地哀求:“要······要······”
  “怎么要?”
  韩东这种时候还卖了个萌,用他那蹩脚的英语央求道:“fuck me harder······”
  你够了······王中鼎差点儿把他吞进肚子里。
  其后的时间便是一阵激情互博,王中鼎一次次粗暴地撑开狭窄的甬道,在内翻云覆雨。韩东被绳子吊起的美臀做着浪荡的圆弧运动,两条绝美的大长腿随之扭摆,直观的视觉刺激简直挖空了王中鼎的血槽。
  韩东偏偏还嫌不够,嘴上浪个没完。
  “大王······宠幸我吧······我就是你的小贱人······就喜欢你狠狠干我······”
  王中鼎瞬间发飙,两只手扼住韩东的腿弯儿向外拉开,狂死顶撞其内脆弱之地。
  “啊啊啊······尼玛要死了······”
  韩东正嗷嗷爽叫着,突然一只大手伸到他的前端把玩,快感瞬间如炸弹般冲入脑际,逼得韩东失控呻吟,美臀乍起一层汗珠,白灼喷涌而出。
  “不行了······缓一会儿······”
  王中鼎却没给韩东丝毫缓和之机,再度冲入其中翻云覆雨。
  换作平时,韩东早就两腿打软倒在床了,今天腰身被吊着,只能臀部高举继续任王中鼎攫取,爽到发癫般哭叫着。
  “一天到晚让我提心吊胆,你说,你该不该挨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