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70)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该,该,整死我吧······”
  王中鼎箍住韩东的腰肢,狠狠朝自己的身下撞来,伴随着凶悍的啪啪声,终于发出性感又粗重的低吼。
  接着,王中鼎将韩东腰上的绳子解了开来,韩东立刻像滩烂泥似的扑在床上,喘了好一会儿粗气。
  王中鼎小心翼翼的将韩东的头翻转过来,定定地俯视着他。
  韩东也瞪着大眼瞧着他。
  好长一段时间后,王中鼎才开口问:“屁股怎么弄的?”
  “屁股?什么屁股?”韩东故意装傻。
  王中鼎在他脑壳上弹了一下:“瞧你这个贼样儿。”
  韩东嘿嘿一笑,手臂勾住王中鼎的脖子将他搂过来,腻歪了好一阵才招认。
  “他给我打的。”
  王中鼎浑身上下的肌肉明显一僵,脸色迅速沉了下来。
  “他打你屁股?”
  韩东点点头。
  “用什么打的?”王中鼎问。
  “皮带。”
  王中鼎语气不善地问:“是真打?”
  韩东忙点头:“不是调情。”
  “谁问你是不是调情?我是问你打得重不重?”
  “重,重。”
  王中鼎瞬间黑脸:“妈的!居然敢对我的人动手?”
  韩东以为王中鼎会质问他元泽为什么专捡屁股打?为什么不打别处?你是不是又招惹他了之类的话。结果王中鼎半点儿责难都没有,仅仅因为韩东挨打而心疼。
  “中中······你现在为啥对我这么好了?”韩东忍不住问。
  “我以前对你不好么?”
  王中鼎边说着边趴到韩东身上,两只手插入他的发间,定定地注视着他。
  韩东有个毛病,只要王中鼎的脸距离他不到两公分,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亲上去。果然,王中鼎刚一凑近,韩东就什么都不问了,直接撬开牙关顶了进去。
  王中鼎也有个毛病,只要他压着韩东,就要让韩东两条腿圈住他的腰身。果然,亲着亲着就用手去抬韩东的双腿,不容违抗地交叠在自己的腰上。
  气氛很快又热了起来。
  王中鼎的薄唇离开韩东的嘴,下移到他的喉结,锁骨,紧接着就到了那枚小小的乳环驻扎地,用牙齿逗弄起来。
  “唔······”韩东腰身一阵战栗。
  说起穿打这枚乳环的经过,王中鼎至今还记忆犹新。原本他是没这种要求的,韩东自己非要玩刺激,非说这样很酷很性感。王中鼎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
  由于不想让别人触碰韩东这个位置,王中鼎只能亲自动手。当时一下扎过去,韩东的嚎叫声比平时高潮还带劲,王中鼎心疼得整整几个晚上都做噩梦。
  不过事实证明这点儿罪没白受,王中鼎果然较旁边那个更爱亲一些。
  舌头扫过平坦的小腹,又来到大腿内侧。
  王中鼎将韩东的两条腿笔直地劈分开,长度横跨整张大床。若是有俞铭的柔韧性,韩东两只脚都能伸到床外。
  如此高标准。超难度的诱惑力,怎能让人不心动?
  于是从腿根儿到脚踝,王中鼎的舌头蜿蜒盘旋了两米多的距离,所到之处无不吻痕交错,齿痕遍布。
  韩东的痒劲儿又被吊了起来,小腹抬起去蹭王中鼎的胯下。
  “还想要······”
  王中鼎故意逗他:“我没劲了。”
  “没事,我自己来。”纯汉子口吻。
  王中鼎果断遂了他的意,“一杆子”杵下去就听到韩东酣畅淋漓的爽叫。
  接着,王中鼎就往韩东身上一趴,由着韩东自己挺起小腹往王中鼎胯下顶撞。小腹扭得那叫一个欢快,自给自足的yín荡面孔都把王中鼎看乐了。
  “笑什么?”韩东问。
  王中鼎没说话,两只手扼住韩东的两个腿弯儿狠狠下压,整个臀部抬离床单。就在韩东的眼皮底下,撞击如劲爆的鼓点般肆虐开来。
  “啊啊啊啊……喜欢这样看着你……喜欢看着大jī.巴干我的小菊花……”
  韩东的脏话瞬间戳中王中鼎H点,王中鼎虎目顿现雄光,手臂青筋暴出,凶霸的力道像是要把韩东整个人贯穿。韩东只有手把着锁圈,才能避免脖子不被过大的冲撞力弄伤。
  王中鼎还嫌这样用不上力,干脆直接将韩东的小腿抬到肩上,手托着他的臀瓣狠狠往胯下撞击。撞得韩东腰肢乱颤,屁股都跟着整张大床颠簸。
  “干我……干我……用大jī.巴使劲干我……”
  “用谁的大jī.巴?”王中鼎问。
  韩东毫不客气,肉麻说辞脱口而出。
  “你的……我老公的……”
  王中鼎激动得不能自持,一番堪称凶残的律动让两个人来了次“天地同春”。
  事后,王中鼎指着喷到胸口的白浊质问韩东:“这怎么办?”
  韩东特别自觉地伸出舌头,那花俏又yín荡的韩式舔法让王中鼎再度“挺身而入”。
  “你要干嘛?”韩东明显有些吃不消了。
  王中鼎故意凑到韩东脸旁,说:“是你勾引我的。”
  “谁勾引你了?”韩东刚说完就吻上了王中鼎。
  王中鼎也毫不客气地命令:“把腿盘到我的腰上。”
  韩东暗暗自语:还说没吃醋……
  中鼎集团因为《锋芒》这部电影坐稳内地娱乐公司头把交椅后,恒宇传媒也不甘落后,三月份正式上市,首日股价就暴涨了168.74%,蔡鹏作为最大股东自然手握重权,过上了“坐拥万里江山,笑看佳丽三千”的好日子。
  不过凡事都是有代价的,就如韩东一样,身份的转变也让蔡鹏丧失了不少个人时间。上市之初各种问题亟待解决,平日里习惯了当甩手掌柜,现如今也不得不亲力亲为。长时间下来,连蔡鹏这种硬汉也有些吃不消。
  好在公司的女艺人很“体恤”他,今天这个送来一盘光碟,明天那个送来一堆私照,后天干脆送来一段裸体秀,以供董事长消遣娱乐。
  但是有句话叫“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蔡鹏虽然女人缘绝佳,但是架不住心思不正。人家董事长都把重心放在自家艺人身上,他倒好,桌面上摆放的,收藏家里存放的,历史记录里显示的全是对手头牌的各种动态。
  助理刚送上一姐的宣传大片,蔡鹏没看两眼,就转向刚出的一条关于韩东的新闻。不到两百字的报道,阅览了足足有半个多钟头。
  “这小子最近忙什么呢?”
  助理说:“听说和李尚走得很近。”
  “他没事跟那个残废联络干什么?”蔡鹏提起李尚还是一脸鄙夷。
  “听说李尚最近要安假肢,韩东为这事跑东跑西呢。”
  蔡鹏哼了一声:“没事吃饱了撑的。”
  不过没一会儿,蔡鹏又想起来什么,眼睛微微眯起。
  “王中鼎有没有跟他一起跑?”
  助理语气含糊地说:“貌似没有吧,王总本来就不待见李尚,怎么会跟着韩东替他办事呢?”
  “那李尚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
  “这……我也不太清楚,要不我给你打听打听去?”
  “快去。”
  助理走后,蔡鹏仰靠在座椅上闭目小憩,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
  蔡鹏费力地将眼皮撑开,哼道:“进来吧。”
  “董事长,查出来了,李尚是今天的手术,韩东正陪在那儿呢。”
  “王中鼎来了没?”蔡鹏问。
  助理摇头:“没,我特意问了,王总今天去开会了。”
  蔡鹏脸上的疲倦一扫而光,瞬间从座位上站起,朝助理一挥手:“带几个人,跟我一起走。”
  “下午的探班……”
  “不去了!”蔡鹏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路上,助理和蔡鹏感慨:“你说同样是董事长兼总经理,为什么王总那么闲?每天陪着韩东跑东跑西,公司的事不用管么?”
  “老子要是身边有韩东,老子也那么闲!”
  助理原本是想通过吐槽王中鼎不务正业来拍蔡鹏的马屁,哪想蔡鹏竟然向着王中鼎说话,于是不甘心又来了一句。
  “我只是觉得王总吧韩东栓得太紧了。”
  “这还紧?以他现在的知名度,换作我早就给他密笼子里了。”
  好吧……助理弱弱地还嘴:“当我没问。”
  二十分钟后,蔡鹏来到了李尚做手术的那家医院。
  韩东正在手术室外候着,身边一个保镖都没有,一看就是瞒着王中鼎过来的。
  蔡鹏走过去的时候,韩东正在闷头玩手机,丝毫没意识到有个庞然大物正向自己靠近。
  “你倒是挺重情义嘛。”蔡鹏在韩东身边站定。
  韩东猛地一惊:“你怎么跑这来了?”
  蔡鹏幽幽地回道:“好歹也曾是我公司的艺人,我来关心关心他不行么?”说罢便在韩东旁边坐下,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他。
  韩东丝毫没意识到危险降临,还指着蔡鹏威胁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趁虚而入,再对李尚下手,老子对你不客气!”
  蔡鹏笑了:“谁说我是奔着李尚来的?”
  韩东的脸微微变色。
  蔡鹏很不厚道地伸出虎爪钳住了韩东的两颊:“我是奔着你来的。”
  “你妈逼!给我滚远点儿,啊啊啊啊……”
  韩东直接被蔡鹏扛出了医院,扛到了自己的房车上。
  “你知道老子等这个机会等了多久么?”
  韩东厉声回斥:“你要是敢对我硬来,我恨你一辈子!”
  蔡鹏哼道:“我早看出来了,我就是不对你硬来,你也爱不上我,不如让自己痛快一把,也不枉痴迷你一场。”
  “操你大爷的,给我滚!滚!滚……”
  迎着韩东的叫骂声,蔡鹏一把撕开他的衣服,从头到脚剥得一干二净,连个线头都没留下。而韩东的两条大长腿,也被分吊在车厢内的两个避钩上。
  “真长啊……”蔡鹏一边爱抚着一边幽幽地赞叹,“经常做保养吧?这么滑。”
  韩东咬着牙一声不吭。
  蔡鹏的手抚着抚着就来到了禁地,粗糙的手指在褶皱上揉捻了一下。
  韩东立刻哆嗦了一下,带着杀意的目光朝蔡鹏袭来。
  “这里经常被王中鼎干吧?这么敏感?”
  韩东咬着嘴唇强忍着。
  然而蔡鹏却拿出一个高频率的“电动玩具”,当着韩东的面把玩起来。
  “我记得你特别喜欢这种东西,自打从你那儿借过一个之后,我就天天研究这个东西。现在我手里拿的正是研制出来的新品,一边震动一边喷药,前两天找一个小模特试过,爽得哭爹喊娘。”
  “你他妈的不是人。”韩东咬牙切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