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71)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蔡鹏毫不介意韩东的辱骂,直接就把那玩具塞入韩东的臀缝中。
  “啊啊啊啊……不要……”
  韩东把绳子拽得吱吱响,臀部玩命躲避扭摆,那两条挣扎抽搐的大长腿,将这种视觉诱惑力打造到了极致。
  蔡鹏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放出暴胀的大鸟,将韩东的嘴塞得严严实实。
  “给老子舔,快点儿!”
  韩东一开始不从,后来在玩具的刺激下整个意志沦陷,舌头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感觉到韩东的“回应”。蔡鹏整个人就像疯了一般,凶残地在韩东的嘴里chōu.插。后又用舌头取代yáng物,一边和韩东激吻着,一边言辞混乱地说着情话。
  “东东,大宝贝儿……你知道老子多稀罕你么?你知道老子多想干你么?老子天天做梦都是你……”
  正激动着,突然房车的后门被人踹开了。
  蔡鹏猛地扭过头,看到王中鼎那张令人厌恶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王中鼎看到这一幕并没有预想中的暴怒,而是一脸的冷漠。
  “你现在也是在做梦。”王中鼎说。
  蔡鹏拳头攥得咔咔响:“你怎么知道老子在做梦?”
  王中鼎淡淡回道:“因为我做梦都会防着你。”
  “叮咚——”
  门铃声最终还是残忍地在蔡鹏耳旁响起,蔡鹏睁开眼时,自己还坐在办公桌前,只不过拳头仅仅攥着,裤裆处隆起了一块。
  “董事长,查出来了,李尚的手术已经做完了。”
  蔡鹏赤红的眼珠狠狠瞪着桌面不发一言。
  “董事长?”助理试着唤了一声。
  蔡鹏暴怒:“你他妈的就不能晚点儿进来么?”
  “晚……晚点?”
  “起码让老子先骂他两句啊!”
  助理听得云里雾里:“骂……骂他两句?”
  “滚出去!”
  “好,好,我马上出去……”
  助理走了之后,蔡鹏狠狠在办公桌上砸了一拳,妈的!!!
 
 
  二 新番之夏俞篇
  自打夏阳卓出国之后,俞铭就接任了王中鼎的部分工作,成为韩东的半个经纪人,陪着他跑东跑西,还要照顾公司的日常管理,一天到晚没个空闲。
  这让夏弘威非常不满。
  以前两人没同居,偶尔在酒店凑合一宿也就罢了。现在两个人同吃同住,夏弘威的眼睛二十四小时不离开俞铭,以前没碰到过的问题现在都冒出来了。
  最突出的矛盾就在于生活方式。
  夏弘威出身贵族家庭,虽说人混了点儿,但生活上还是很讲究的,每天工作、休息、娱乐、健身样样都不少。俞铭就不是了,生活方式极度混乱,吃饭不守顿,睡觉不守时,以前无论忙到多晚都坚持练舞,现在回到家就像烂泥似的堆在床上。
  想当初夏弘威看上俞铭就在于他的舞蹈,现如今看到俞铭如此“堕落”,夏弘威怎能不忧心?
  于是,为了调动俞铭的积极性,夏弘威每天健身都会拉上他。
  一开始还在健身室,后来嫌健身室太远,又改为卧室进行。再后来就成了夏弘威一个人的健身秀,俞铭懒懒地趴在床上看着他。
  “起来,和我一起做俯卧撑。”夏弘威命令俞铭。
  俞铭面无表情地说:“该睡觉了。”
  “刚八点钟,睡什么睡?”夏弘威黑脸呵斥。
  俞铭毫无反应。
  夏弘威放狠话:“你再这样,这张床上就要换人了。”
  听到这话,俞铭的眼神才有了一丝变化,他走到夏弘威的身边,定定地看了他一阵,接着缓缓地……趴到了他的身上。
  夏弘威后背一沉,差点儿气得翻身跃起,将俞铭狠狠按在地上修理一顿。
  “我让你跟我一起做俯卧撑!”
  “这不是跟你一起么?”
  “你这和趴在床上有什么区别?不就是挪了个地儿么?”
  对啊,不就是挪了个地儿么?可夏弘威嚷嚷两句就没下文了,驮着俞铭继续做,就当是负责训练了。
  做到最后,夏弘威感觉快支撑不住了,便朝俞铭说:“下来吧。”
  后背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夏弘威扭头一瞧,后面那位的眼睛已经合上了。
  “我擦,服了你了。”
  夏弘威先是慢慢趴到地上,再用手臂箍住俞铭的腰身,缓缓地翻过身来。见没吵醒他,便放开动作将他抱起来朝浴室走去。
  结果,夏弘威刚把水放好,打算舒舒服服泡一会儿,就被人掐着脖子按到水面以下,呛了好几口水。
  耳边响起少有的欢笑声。
  这不是俞铭第一次使坏了,夏弘威发现俞铭这人越是相处得久,越会发现他各种小奇葩和小腹黑的一面。
  于是,夏弘威在水下一动不动,静止了好久。
  俞铭脸色变了变,探过头察看夏弘威的情况,结果夏弘威的帅脸猛然间从水中跃出,吓得俞铭朝后一个趔趄,被扑了一脸水。
  就在俞铭惊魂未定的时候,夏弘威迅速反扑,将俞铭压至身下,一边抽着他的屁股一边训斥:“小婊子,竟然敢偷袭你老公?反了你了!”
  俞铭挣扎求饶了好久。
  夏弘威终于罢手,将抽打的动作改为揉捏,犀利的目光也温存了许多。
  “我喜欢你跟我亲近。”
  俞铭的表情虽然恢复了固有的淡然,但从他眼神中的光芒可以看得出,他也很享受这个过程。
  “和别人这样过没?”夏弘威咬着俞铭的耳朵问。
  俞铭淡淡回道:“没有过。”
  夏弘威对俞铭这个答案颇为满意,但仍然嘴坏地问:“想没想过让别人干你?”
  俞铭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夏弘威抚在他臀瓣上的手指总是朝里伸入,逼得俞铭只好按住夏弘威的手腕,呼吸不稳地回道:“没想过。”
  “也没想过韩东么?”夏弘威穷追不舍。
  俞铭各种难堪,要说他喜欢过韩东是真的,但是让他幻想和韩东的肉体关系,还是有点儿接受无能。
  “没有。”又是肯定的两个字。
  夏弘威的血渐渐热了起来,他将俞铭整个人箍进怀里,两条腿分至身体两侧,硬挺的yáng物挤入那道缝中撕磨。
  “只让我一个人干你么?”不知是呻吟还是回答地嗯了一声。
  夏弘威偏偏不依不挠:“说出来。”
  “说什么?”俞铭故意装傻。
  “说你只让我一个人干。”
  俞铭眼球上翻,幽幽地回道:“有意义吗?”
  夏弘威用湿润的软头戳刺俞铭敏感的褶皱位置,俞铭痒得拼命抗拒,却被夏弘威扼住双手,继续有一下每一下的顶弄。
  “说不说?你说不说?”
  俞铭终于投降般的发出呜咽声:“只让你一个人干。”
  夏弘威瞬间像打了鸡血般的朝俞铭脸上啃去:“老公这就干你……这就干你……”
  请想想象俞铭那张隐忍不发的小萌脸儿。
  ……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俞铭的眼中已经染上了一层疲乏之意。
  夏弘威一边抽着烟一边说:“我让大王给你请几天假,咱们回家一趟。”
  “回家?”
  “回你家,上海。”夏弘威说。
  俞铭沉默了,眼神里明显透着几分担忧。
  “你不回家也行,把你父母接到北京来。”夏弘威说。
  “不行。”俞铭直接拒绝,“我爸妈不习惯这边的生活,况且我也不想让他们接触我的生活环境。”
  “那你还不和我一起回上海?”
  俞铭还是犹豫不决:“你确定你能说通王总么?现在正是韩东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身边不能没有人。”
  “他自己是干嘛吃的?再说了,你以为他多愿意你整天陪着韩东?”
  好吧……俞铭沉默了片刻,还是问道:“那……你也和我一起回去?”
  “不然呢?你以为我让你这趟回去是干什么?”
  俞铭没说话。
  夏弘威看出俞铭那一脸忧色,故意哼道:“怎么?现在知道心疼爹妈了?想当初我妈住院那会儿,我不是也得硬扛着吗?”
  “不是……”俞铭好半天才开口,“我是怕他们给你脸色瞧。”
  被对方父母嫌恶的那种滋味俞铭至今还刻骨铭心,他不想夏弘威再尝一次。况且他不想看到夏弘威这样心高气傲的男人,为了取悦他的父母低声下气的模样。
  夏弘威骨节分明的大手又将俞铭按回了自己的胸口,说话语气软了些。
  “你以为你父母傻啊,风言风语传了这么多年,他们一点儿察觉都没有么?”
  俞铭叹了口气:“你不了解我父母,即使我和他们挑明了,他们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但是他们会制造一种特别压抑的家庭氛围,这种方式的对立才是最难摆平的。”
  “我不是照样把你摆平了吗?”夏弘威笑道。
  俞铭默默咒骂了两句,最后还是拗不过夏弘威的坚持,点头答应了。
  三天后,两个人踏上了“回娘家”的路。
  来接机的是俞铭的几个朋友。
  这些朋友似乎都是俞铭的同事,有男有女,虽然他们都和俞铭关系不错,但很少打听俞铭在圈里的事,更对夏弘威一无所知。这次听说俞铭要带“那位”来,这几个朋友也按耐不住激动,私下八卦起来。
  “大金主终于要现身了,这么多年我忍着没问容易么?”
  “你说那个人长什么样?”
  “大金主能长什么样?不都长一个模样么?”
  “也对啊,万一长得特别难看,咱可不能当着俞铭的面表现出来。”
  “……”
  正聊着,突然一道熟悉的声影闪入几个人的视线内。
  “嘘……别说了,来了来了。”
  俞铭也看到这几个朋友,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走过来,夏弘威跟在他的后面。
  “靠……那帅哥是谁啊?”
  “难道是他新带的艺人?”
  “不会吧?这要是捧起来得火成什么样?”
  “俞铭怎么总是能捡到这样的宝?”
  “……”
  俞铭早已适应了夏弘威的引人注目,丝毫没对朋友聚拢过去的目光感到诧异。夏弘威更是习惯使然,孤身一人在不远处站定,脸上没什么表情。
  “哎呀,你胖了。”俞铭朝一个女孩说。
  那女孩佯怒的朝俞铭胸口砸拳头:“你讨厌,你讨厌……”
  刚闹完,就感觉旁边射来两道不太善意的目光。
  女孩头发一阵发麻,终于将憋了许久的话问出口:“那位是谁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