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72)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俞铭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就是……我跟你们提的那个人。”
  几个朋友一瞬间全都石化了,眼神僵硬地在夏弘威身上停驻了好久,才缓缓挪移到了俞铭的脸上。
  “就是……你的那位?”
  虽然已经接受了这份关系,但俞铭承认起来还是不太自在。
  可他的这几个朋友就不这样想了,有他妈什么不自在的?老子如果有这种对象,管他是男是女,早就昭告天下了好吗?
  “哪个,你们还没吃饭吧?”一个朋友开口打破了这种尴尬。
  俞铭点点头,又问夏弘威:“你饿么?”
  “我还好。”夏弘威说。
  几个朋友听罢又交头接耳起来。
  “声影居然也这么好听。”
  “是啊,看着挺冷的,和俞铭说起话来特别温柔。”
  “艾玛……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后来,一群人围在一桌吃饭,期间交流甚少,但谁也没觉得时间难捱。因为所有人都在偷瞄夏弘威,忙着观察夏弘威和俞铭的互动。
  夏弘威也很少说话,不问几乎不主动开口聊天。而且别人说话的时候,他也很少参与互动。只有当话题涉及到俞铭的时候,他的目光才会聚焦到那个人脸上。久而久之,大家都摸准了夏弘威的脾气,聊天内容全围绕俞铭展开。
  “俞铭上课总是偷偷睡觉,我们班同学都叫他睡神。”
  “比人听音乐都是安神的,俞铭一听音乐就坐不住,所以我们每次想整他就趁着他睡觉的时候放音乐。“
  “俞铭没有和我们提过北京的朋友,唯独提过你。说你手工艺恨厉害,还用木头雕了个手把件送他。”
  “……”
  夏弘威好不容易燃起的一点儿兴致之火,就被最后一句话给扑灭了。
  空气迅速冻结成冰。
  拍马屁的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没拍对地方,急忙住嘴,闷头扒饭。
  夏弘威起身:“你们先吃,我去抽根烟。”说罢转身进了卫生间。
  没一会儿,俞铭也跟了进去。
  “饭菜不合胃口啊?”
  夏弘威背对着俞铭抽烟,听到这话,立刻掐灭烟头,转身将俞铭推搡到墙角,眉宇间尽是凶悍之色。
  “提他都不提我?恩?”
  俞铭淡淡回道:“这点儿小醋你都吃?”
  夏弘威听到这话更气了,直接把手伸进俞铭裤子里,惩罚性的在他屁股最软的那块肉上狠狠掐攥了一把。
  “以后你再惦记他,我把你嚼了。”
  俞铭吃痛,恼恨地在夏弘威肚子上打了一拳。
  夏弘威拽住他欲撤离的手,戏谑道:“小拳头还挺硬。”
  “松手。”俞铭说。
  夏弘威偏偏拽着。
  “我得回去吃饭了。”
  “我也回去吃饭,拉着你不是正好么?”
  俞铭一副接受无能的表情:“那么多人看着呢?”
  “看着又怎么了?你不是早就挑明了么?”
  “可……”
  夏弘威不等俞铭说完,直接强行拉着他走了出去。
  包厢内先是一阵死寂,接着便发出一阵起哄声。
  夏弘威终于当众露出第一个笑容。
  不过,回到家之后的处境就没那么乐观了。
  俞铭还未给父母介绍,二老的脸色就凝重下来。结果真如夏弘威所说,其实二老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一直憋着而已。
  整整一个下午,俞铭的父亲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像丝毫没有见到自己儿子的喜悦。而俞铭的母亲也一直唉声叹气,整个家中的气氛压抑的吓人。
  晚上,俞铭瞧俞父的房门。
  “爸,该吃饭了。”
  俞父低沉的嗓音从里面传来:“你们吃吧,我不饿了。”
  俞铭没有勉强他。
  俞母刚吃了一口饭,也一声叹息,撂下筷子去了客厅。
  整个餐厅就剩下俞铭和夏弘威两个人,还有满满的一桌未动的菜肴。这些都是俞母禽兽做的,即使儿子带了一个致命的打击给她,她也没忘备上他最爱吃的几道菜。
  俞铭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倒宁愿父母打他骂他,也不愿意看着二老这样默默的隐忍伤心道。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每次自己采取冷暴力的时候,夏弘威是什么滋味了。
  临睡前,俞母才开口朝夏弘威说了第一句话。
  “你的房间,我已经为你订好了。”
  俞铭试探地和俞母商量:“妈,家里这么多房间,就别让他住酒店了吧?”
  俞母没说什么。
  半个小时后,俞铭看到母亲穿戴整齐地从卧室走出来,像是要出门的架势。
  “妈,您这么晚了还去哪儿?”
  俞母没说话。
  俞铭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俞母。
  “妈,您要出去住?”
  俞母虽然没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默认。
  俞铭一瞬间心如刀割。
  “妈,您就这么容不下他么?”
  俞母还未开口,俞父便从房间推门而出,替她还了这一句。
  “不是容不下,是根本见不得。”
  俞铭僵愣在那儿一句话说不出来。
  夏弘威大小活在别人的讨好和追捧中,那受过这种羞辱,当即抬腿要走人。
  “你不能走!”俞铭突然拽住了他。
  俞铭的父母大抵也没想过儿子会这么做,他们所想的是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俞铭和夏弘威一起出去住,没想到俞铭居然会忤逆到这个份上。
  “你今天晚上必须者在这,这里是你的家。我是你的男人,你必须留在这儿!”俞铭响当当的口吻。
  不要说俞铭的父母了,连夏弘威都没料到俞铭会说出这种话。
  俞父一句话没再多说,只是看了俞铭一眼。但是这一眼的杀伤力,足以让俞铭刻骨铭心一辈子。
  知道俞父和俞母并肩走出家门,俞铭的脚也没移动分毫。
  不过没了叹息声的家里,依旧处处透着一股悲凉的味道。
  俞铭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我爸妈腿脚不好吹不得夜风……”
  夏弘威火大:“刚才态度那么硬,现在又说这种话,是故意让我听的么?是怪我让你这个儿子难做了?还是怪我非要回家看你父母的脸色?你要不愿意,你就别这么干,没人强迫你,我也用不着你证明什么……”
  夏弘威嚷嚷了半天俞铭也没反应,再扭头一一瞧,瞬间僵愣在原地。
  俞铭的脸上满是泪水。
  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夏弘威的面哭。
  夏弘威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把勾起俞铭的脖子揽入怀中。
  “铭儿,别哭了,我说的都是气话,我就是心疼你,怕你难受……别哭了,听见没?明天我就去找你爸妈,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把他们接回来……”
  渐渐地,俞铭停止了哭泣。
  夏弘威见他情绪好了一点儿,又开始逗弄他:“平时死倔死掘的,今天还舍得对我哭了?”
  俞铭冷着脸不理他。
  夏弘威哑然失笑,又安抚性的派则俞铭的后背,说:“睡觉吧。”
  也不知道是夏弘威拍打的节奏刚合俞铭的意,还是一路上太过奔波劳累,俞铭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夏弘威却在他睡着之后下了床,悄悄出了房间。
  不出所料,俞铭的父母根本没有出去住,而是就坐在楼下的长椅上喝着夜风。
  果然什么样的爹妈养出什么样的儿子,这股倔劲儿还真是拜二老所赐。
  夏弘威走到他们身边站定。
  二老看都没看他一眼。
  夏弘威也一句没动,他知道对付这种人说再多都没有用。所以直接弓下身,将俞母驼到背上便走。
  “唉?你这是干什么?”
  夏弘威没回到,直接将俞母背回了加重,转而又去楼下,用同样的霸道方式将俞父也“押送”回了家中。
  接着,更让俞母想不到的是,夏弘威打来一盆热水,不容分说地脱去俞母的裤子,将她的脚按了进去。
  虽然方式粗莽唐突,但是对于俞母这种被寒风吹僵了的老寒腿来说,被热水这样一浸润当真是极舒服的。
  夏弘威还亲手搓了起来。
  俞母赶忙阻拦:“我自己来就行了。”
  但是夏弘威又把她的手打了回去,自顾自地帮俞母揉搓起来。
  俞母不光脚被烫红了,连带着脸都红了。虽说是长辈但也男女有别,况且还是个不认识的人,尤其这个人还长得……这么帅,能自在么?
  其实这么多年来,俞母已经对夏弘威很是了解。知道他出身名门,家财万贯,但是她怎么都没料到,夏弘威的外在条件竟也如此出众。
  在见到他之前,俞母对这段感情的定义就是权色交易,他觉得夏弘威无非就是看中了自家儿子的色相。
  然而见到之后,这种想法彻底颠覆了。
  之前她是想不通儿子为什么会屈服于权势和金钱选择这个人在一起?现在她更不明白的是夏弘威怎么会选择自己的儿子?
  但是夏弘威并没有给俞母这个询问的机会,便转而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第二天,俞铭醒来看到二老都在客厅,顿时眼睛一亮。
  “我爸妈怎么都回来了?”
  夏弘威这才从床上坐起来,衣服慵懒的口吻说:“谁知道?估计是自己想通了呗,总不能让一个外人霸占着房子。”
  虽然夏弘威这么解释,但俞铭还是难掩感动之色。自觉得是父母迁就他,编就昨晚的强硬态度去和二老道歉了。
  有了一宿的心情平复,加之夏弘威的照顾和儿子的致歉,二老的情绪果断较前一天强了不少。
  其后的几天,夏弘威一直用这样的方式对俞铭的父母施行感情绑架,让二老被迫享受
  着夏父夏母都没享受过的待遇。而且都是背地里进行,从未让俞铭知道。俞铭总以为父母态度渐变是体谅儿子的表现,对父母也越发孝顺。弄得俞铭父母急不得恼不得,最后实在绷不住了便和夏弘威摊牌了。
  “从我儿子入圈开始,我们就没有求过他能走一条循规蹈矩的路。但他至少要有一段顺遂的感情,有一个安慰的人生。日后我们二老走了,心里也能踏实啊。”
  夏弘威说:“他只有和我在一起才能顺遂,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有安稳的人生。”
  “你怎么就能保证?”俞父语气不善。
  夏弘威语气更不善:“因为他和别人在一起肯定不能顺遂安慰。”
  俞父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俞母还算淡定,有对夏弘威说:“你现在敢说这种话是因为你年轻,你有冲动的资本。等日后这段感情淡了,你们没有任何保障,还要承受着各种压力,到时候还能这样信誓旦旦地保证么?”
  夏弘威说:“真到了那一天,你会是你儿子先离开我,而不是我先离开他。”
  “怎么……”
  夏弘威直言不讳地说:“您儿子稍微开点窍就会选择我,但是我若是还有一丁点儿退路,就不会选择他。”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