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锋芒+番外 作者:柴鸡蛋(下)(73)

发布时间:2015-10-16 11:40 类别:现代都市

  这话虽然说得狂妄自大,但却让俞铭父母没有任何反驳之力。确实,以夏弘威的条件,达官显贵家的女子随便挑,没一个不乐意的。他选择俞铭的难度,要比俞铭选择他的难度大得多。
  若不是真爱,他也不会这么多年屈尊纡贵,委曲求全。
  “所以,你让他离开还有一线生机,让我离开他,没可能。”
  “让我离开他也没可能。”
  夏弘威的话刚说到一半,俞铭就闯进来接了下句。
  俞父气得差点儿吐血:“我看你们这次是存心折我们老两口的寿来了。”
  俞铭满含惭愧的口吻说:“爸,您最了解我了,您知道我是那种认准了一条路就会走到死的人。我的挣扎和犹豫,在我选择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结束了。”
  俞父想说什麽没说出来。
  “那你的父母呢?你有想过你们父母么?”俞母又问夏弘威。“即使我们拿你没辙,你的父母又怎么可能妥协?”
  “他们已经妥协了。”夏弘威说。
  俞母和俞父相视一眼,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在他们眼里,名门望族的夏家应该更不能接受这种关系。
  “所以,我连他们都摆平了,摆平你们自然不在话下。尽然早晚都是一个妥协,何不现在就和和气气的?”夏弘威说。
  “你……”
  俞铭又说:“爸、妈,我知道你们担心的是什麽。我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早就不知道尊严为何物了。我循规蹈矩的时候,就没有流言蜚语了吗?我本本分分的时候,他们就没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吗?我爲什麽要为别人而活?”
  俞父俞母全都沉默了。
  儿子入圈这么多年遭了多少白眼,受了多少委屈,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不知过了多久,夏弘威突然开口。
  “我可以陪他过来和你们一起生活。”
  此言一出,不要说俞铭的父母,连俞铭本人都愣住了。
  来上海?这是入赘还是下嫁?
  不管是什麽,儿女常伴身侧对于老人而言已是极大的诱惑,尤其是对于自入圈来见到儿子次数屈指可数的俞父俞母。
  “喂,你社么意思?来这边我的工作怎么办?”俞铭小声问夏弘威。
  夏弘威想也不想便回道:“辞了。”
  “辞了?说的容易,我现在的事业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上进?”
  俞铭语塞:“我一直……”
  “你是舍不得韩东吧?”夏弘威打断他。
  俞铭一脸黑线:“都啥时候了你还扯这档子事?”
  “……”
  “行了。”俞母也打断他们,“我们还没同意呢。”
  尽管如此,看得出俞母的脸上已经有了几分动摇。毕竟儿子回家的这几天,是俞父俞母这些年最满足的日子了。况且有儿子在身边,他们对这份感情的顾虑也会少一些,总比每天各种猜疑和提心吊胆要强。
  说得直白一点,几遍俞父俞母不同意,强制拆散了他们。日后回到北京再勾搭到一起,也是二老奈何不了的事。
  总归这份坦诚,和夏弘威对俞铭的真心,是二老看在眼里的。
  晚上睡觉前,俞铭朝夏弘威问:“你说我父母会同意吗?”
  “肯定同意。”
  “爲什麽?”
  夏弘威在俞铭脸颊上拧了一下:“有这个大宝贝儿在身边,谁不乐意?”
  俞铭冷眼以对“也不知道那个人说选择我比我选择他难多了,什麽意思?看不起我怎么着?”
  夏弘威哈哈大笑,一把将小面摊搂入怀中:“我是太看得起你了好么?”
  俞铭哼了一声,虽然脸上不服,但心里还是很满足的。尤其夏弘威的那句愿意爲了俞铭来上海,让他很是触动。
  “嘿,咱几天没睡在一起了?”俞铭问。
  夏弘威故意装傻:“咱不是天天睡在一起么?”
  很快,俞铭的舌头滑行到了×林深处,逼近那块禁地。
  这件事俞铭為夏弘威做过无数次,但是主动且心甘情愿的,这是第一次。
  俞铭将那根拎起,入口前还瞄了夏弘威一眼,确定他眼罩还在,才放心地伸出舌头,自根部蜿蜒直上。
  夏弘威瞬间发出难耐的粗喘。
  俞铭像是受了鼓励般,舌头停留在顶端,在中央的沟壑处扫荡一圈,爽得夏弘威那话儿暴胀。
  “宝贝儿,吃两口。”夏弘威说。
  俞铭将硕大的硬物吞入口中,以前一直觉得这个过程自己没有任何享受可言。但是现在感受它在嘴里慢慢膨胀、硬挺,想像著它翻云覆雨时的威架势,自己竟有种血脉賁张的感觉。
  而此时,夏弘威已经撬开了眼罩,纵情欣赏著俞铭心甘情愿地取悦自己。
  脸俞铭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出格,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这一切已经被夏弘威收录进了手机。
  “唉!你干什麼呢?”俞铭急忙去夺手机。
    夏弘威手一躲俞銘便撲了個空。“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一次口爆,我怎么能不好好珍藏?”
  “你给我删了。”俞铭着急。
  夏弘威却翻身将俞铭压在身下,抬起他的两条腿朝胸口按去,一般人压倒胸前也就差不多了,但是以俞铭的柔韧性,膝盖压到床单、屁股压到眼前毫不费劲。
  于是,真真是在俞铭的眼皮底下,夏弘威伸出舌头在沟壑中心肆虐。
  “啊······”
  强有力的视觉刺激加上极致的肉体欢愉逼得俞铭剧烈呻吟,薅扯着夏弘威的头发挣扎求饶。
  “受不了?”夏弘威问。
  俞铭点点头。
  夏弘威刚要给俞铭扩张,俞铭就把他推开了:“不麻烦你,我自己来。”
  “哟,今天怎么这么爷们儿?”
  “滚!”
  俞铭话虽然说得硬气,但还是把夏弘威的眼罩上了。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偷看,结果手刚伸到后面,夏弘威就把眼罩扯了下来。
  “你给我戴上!”俞铭扑过去再度给夏弘威遮上。
  结果刚要下手,夏弘威又给扯了下来。
  俞铭一气之下要不扩张直接坐下去,虽然夏弘威比他还急,但还是阻止了。
  “别介,疼。”
  最后还是夏弘威亲自动的手。
  “我记得以前你经常不扩张就直接上。”俞铭突然提起。
  夏弘威心里微微一颤,但仍然嘴硬地说:“我有么?”
  “哼······”俞铭别过脸。
  夏弘威又把他的脸转过来强吻了上去,换做以前早就提枪上阵了,现在还在耳旁柔情厮磨:“是我操你还是你自己动?”
  俞铭说:“我自己。”
  夏弘威躺下来,享受这几百年都碰不上的待遇。
  俞铭慢慢地坐了上去,虽然经过充分扩张,但是完全纳入这种庞然大物还是费了一番功夫。
  “唔······”
  换过来之后,俞铭开始晃动自己的腰身。
  一开始主要以疼胀为主,俞铭还能勉强稳住情绪。后来酥痒感渐渐来袭,俞铭越发把持不住,终于再一次摩擦中蹭到了那点,忍不住呻吟出声。
  “爽么?”夏弘威问。
  自打在电话里听到俞铭说“和他做就从来没爽过”之后,夏弘威每次干这事都要问。
  “舒服······”俞铭哼道。
  “舒服就动快点儿。”夏弘威说。
  俞铭这么多年的舞蹈底子,人虽单薄但是腰力很强,扭动起来特别带感。尤其是那张面瘫脸,露出与平日大相径庭的yín荡表情,有种勾魂摄魄的反差萌。
  “你说我要是把你现在这幅模样曝光到网上,是不是再也没有人会质疑你的演技了?”夏弘威果然又摆弄起手机。
  “别拍了······”俞铭哀求。
  夏弘威不听。
  俞铭一气之下转过了过去,背朝着夏弘威动。
  结果夏弘威勾住他的脖子,一把将他放倒在自己怀中,后背贴着自己的胸口。两只手将俞铭的腿分压两侧,劈成一字,深埋其中的大鸟开始暴动,狠狠朝上面顶撞而去。
  “啊啊啊······”
  俞铭自食其力终究比不上夏弘威的力道,快感似连环炮一般在身体各种流窜,爽得他大声哭叫,挺得笔直的分身在手机镜头的窥视下喷发出yín荡的白灼。
  “瞧瞧······”夏弘威自然免不了要和俞铭分享一下。
  俞铭一把打掉手机:“滚。”
  夏弘威狠狠在其脆弱之点上顶了一下:“你骂我是不是?”
  俞铭呜咽一声,紧咬着牙关。
  “还骂不骂我了?嗯?还骂不骂了······”夏弘威一边问着一边粗暴地律动起来。
  “不了······不了······啊啊啊······别那么大劲儿······”
  “为什么不让使劲?你那很敏感是不是?最怕捅是不是?”夏弘威越是这么问越重重地往那点上撞击。
  俞铭的意志瞬间被攻陷,一边剧烈呻吟一边开启小电臀模式迎合夏弘威。夏弘威最受不了俞铭这个,一瞬间如野兽附身,掐住俞铭的腰身狂操起来。
  “呃······呃······”
  两个拥抱的身躯一起颤抖,呻吟伴随着闷吼交叠出性感又甜蜜的音符······
  这一晚不知做了多少次,其中有两次还是俞铭主动要求的。他的身体被夏弘威调教得分外敏感,以前一睡起来就像猪似的,打都打不醒。现在夏弘威的手一伸过去,很快他就会自己贴上来。
  最后一次做的时候天都亮了,释放后的夏弘威趴在俞铭身上粗声喘息,意犹未尽地说着粗鲁有甜蜜的床底私语。
  “嘘······”俞铭一脸警戒。“我爸妈起床了,我听见脚步声了。”
  正说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敲门声竟然想起来了。
  “起来吃早饭了。”俞父的声音。
  这是自夏弘威来这之后,二老第一次敲门正视他们的存在。
  俞铭惊讶地看了夏弘威一眼,夏弘威眉眼间净是笑意,俞铭看着看着也笑了,逮住夏弘威的脸亲了一口又钻回被窝。
  “你先起我在眯一会儿。”
  夏弘威觉得他人生的春天在这个小家再次来临了。
  ······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