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22)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第一卷:悸动青春 166杨猛童鞋发力。
  在白洛因的严厉管教下,顾海主动将罗晓瑜的账号拉入黑名单,又删了她的手机号,还保证不私自进出她的办公室,以及在课余时间和她有任何往来……
  第二天上午,白洛因的五千米要开始角逐了。从白洛因开始检录一直到入场,顾海的一颗心都悬着,他站在看台的最高处,以便白洛因能一眼看到自己,又不至于太近而给他造成心理压力。
  尤其也站在标枪比赛场地准备预赛,原本关注度不高的赛事,因为尤其的参与而显出极高的人气。尤其往那一站,几百台照相机和摄像机的镜头就对准了他,好在尤其排在五十几号,此时此刻毫无压力,还可以趁机看看五千米的角逐。
  杨猛站在五千米的角逐场地,一副蓄势待发的表情,看得尤其直想乐。心里默默地祝福他能跑完全程,关注的目光自然而然转向了白洛因。
  枪声一响,一群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白洛因不快也不慢,处在中间靠前的位置,跑得很轻松。杨猛就在离他不远的位置跟着,虽然跑得有些吃力,但也不至于落到最后一个。
  很快,第一阵营的人向标枪比赛场地靠近,尤其趁机喊了声,“因子加油!”
  白洛因朝尤其露齿一笑。
  杨猛很快也跑过来了。
  尤其又喊了一声,“嘿!杨猛,实在不行就下来吧!”
  杨猛狠狠瞪了尤其一眼,小身板在庞大的队伍中坚强不屈地挣扎奋斗着。人家在跑过班级队伍的时候,都会听到一阵欢呼呐喊声,唯独杨猛跑过去,整个班集体噤声,让这个瘦小的身影又多了几分悲凉。
  其实,杨猛完全没必要这么苦逼,都是他自找的,比赛之前和全班同学打了招呼:我比赛的时候,你们绝对不能给我加油,更不要喊我的名字,就让我默默无闻地丢人吧……
  回头瞅了一眼,身后还有十几个人,还好还好,离倒数第一还有一段距离。
  跑到第五圈的时候,差距就显现出来了,除去领跑的,前面只剩下四个人。白洛因算是其中一个,剩下的三个人是一个班的,可谓组团作战。
  起初他们还能和白洛因和谐共处,慢慢的,白洛因发现他的前进遇到了一些阻力。这三个人一直在想方设法包抄围困他,不停地变换速度影响他跑步的节奏,而且总会打一些擦边球,试图绊倒或者拖垮白洛因。
  很多人都看出这种局势了,班里同学纷纷怒骂,顾海拧眉注视了片刻,每当那三个人有什么小动作,白洛因的脚步出现不规律调整的时候,顾海的脸色都要难看几分。
  罗晓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顾海身边了,很认真地朝他提醒了一句,“你别下去惹事,比赛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只能怪咱们准备不够充分。”
  顾海恍若未闻,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下走。
  罗晓瑜用手拽住了顾海的胳膊,“咱们班现在是第一,你这么一闹就前功尽弃了。我相信白洛因的实力,耐心和我们一起观战吧,只要给他加油就好了。”
  说罢,罗晓瑜带头喊了一句:“白洛因加油!”
  班里的同学很快跟着一起喊。
  “白洛因加油,白洛因加油……”
  白洛因听到声音抬起头,目光朝看台上扫过去,本想给同班同学一个笑脸,结果突然就瞄见罗晓瑜拽着顾海的胳膊,刹那间一个恍惚,险些被旁边的人撞得一个趔趄。
  这一次顾海说什么都站不住了,强行甩开罗晓瑜的拉扯,并保证决不给班级抹黑,就朝比赛场地走去。
  杨猛还在后面慢悠悠地跟着,和第一方阵的距离越来越大了,但是相比那天和白洛因、顾海一起练习,进步已经相当明显了。杨猛也纳闷,按照白洛因的速度,早该超自个一圈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影呢?
  杨猛回头看了一眼,白洛因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正在被两个人夹击。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估计是这俩人的同伙,他们的目的肯定是保这个人第一。
  草!!杨猛恼了,欺负我们人少么?因子,你别着急,我来了!
  白洛因看到杨猛回头朝自己笑,突然就来了一股劲,逮到一个夹缝钻了过去,紧跑两步暂时甩掉身后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一看白洛因跑了,赶紧加速度往前追,却没料到前面突然多了一个碍事的。杨猛像是喝醉了一样,脚步七扭八歪,浑身烂颤。那两个人向左,他就向左,那两个人向右,他就向右……
  杨猛本来就累得够呛了,这么折腾能好受么?那俩人跑得再慢也比他强多了,他要想拦住两个人,就得使出四倍的劲头来,努力跑在人家前面。他已经不去考虑后面十圈怎么办了,他的目的就是尽可能拖住这两个家伙,为白洛因争取更多的时间,让他确立不可撼动的优势地位。
  尤其站在标枪比赛场地,静静地注视着不远处那个被人推搡怒骂的弱小身影,心里突然被震撼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动充溢着整颗心。
  也许是看多了杨猛在跑道上叫苦连天,这会儿对他的坚持和顽强有着如此深的感触。
  没人知道杨猛多怕丢人现眼,多怕倒数第一,多怕跑道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只有尤其知道,他还总是笑话杨猛的这种想法,可当他看到杨猛为了朋友毅然决然抛弃这些杂念的时候,突然发觉一点儿都不可笑了。
  杨猛的肺都要爆炸了,两条腿开始打晃,这次是真的打晃,不是故意装出来的。白洛因已经超过他半圈了,这会儿完全可以收手了,可一想到白洛因再超过来,这两个家伙可能会再次围堵,杨猛咬了咬牙,干脆把他们拖垮了吧……
  也许实力本来就有限,也许杨猛的小身板真的爆发出了超能量,这两个人的脚步和呼吸都开始凌乱了,连骂人都显得气息不畅了。
  杨猛瞥了他们一眼,心里暗讽:原来你们就这点儿本事啊?
  正想着,两个人突然一起追了上来,左右两边推挤着杨猛,杨猛本来就矮小,再加上巨大的体力消耗,说话就要在僵持中阵亡了。
  “尤其,尤其?……”
  小喇叭开始喊尤其的名字。
  尤其刚回过神来,看台上响起山崩地裂的呼喊声。
  “轮到你了,只有一次机会!”
  尤其接过标枪,站到助跑的起点,就在他举起标枪的一瞬间,突然看到杨猛踉跄着朝草坪上摔去。
  “你大爷的!!”
  尤其突然狂吼一声,手里的标枪猛地朝跑道上掷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抛物线,直奔那两个作恶的家伙。
  “啊啊啊……咋回事?”其中一个惊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标枪怎么扔这来了?”
  另一个叫都叫不出来了,抱着脚在地上打滚,鞋子前端一个大窟窿,往外翻着毛,那是标枪扎的,其中一个脚趾头也被扎伤了。
  尤其暗喜……草,竟然是枪头先着地的,第一次成功啊!
  标枪场地和看台观众席上响起惊呼声和哄笑声,尤其不甚在意,直接走到跑道上和裁判解释了一句,“对不起,失误,失误了。”
  “下次注意点儿,有你这么扔标枪的么?都照你这样,想往哪扔就往哪仍,以后谁还敢参加这个项目啊?”
  “是是是……”
  尤其恭顺地承认错误之后,朝杨猛跑过去,杨猛已经站起来了,不过身后早没人了。
  “走,我跟你一起跑。”尤其说。
  杨猛已经累到脱力了,说话也是上气不接下气的,“你……干嘛……和我一起……跑……你不比……比赛了?……”
  “我被淘汰了。”尤其一脸轻松。
  杨猛释然地笑笑,身上又来了一股劲儿,果然尤其的厄运和失败总能给他带来力量和鼓舞。
  跑了几步,杨猛又问:“我是不是倒数第一?”
  尤其难得说了句动听的话,“不是,刚才那两个人已经被你甩在后面了。”
  “那就好。”
  杨猛擦擦汗,继续拖着沉重的步子前行。
  第一卷:悸动青春 167又一炮灰倒下。
  甩掉了后面两个人,白洛因很快和前面一个展开了厮杀。
  本来水平是高出对手一截的,可惜刚才被围困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白洛因追起来有些费劲。加上前面这位也不是善茬,白洛因每次一接近,他就有意无意地遮挡和阻拦,甚至频繁地变换节奏,完全是自杀式的战术,根本不顾及自己的体力。
  顾海此时此刻已经抵达跑道最外圈,没有如罗晓瑜所想的那样,直接劈头盖脸地将第一名一顿揍,而是很冷静地告诉白洛因:“和他保持三米的距离。”
  听到顾海的声音,白洛因焦躁的情绪突然就缓和了下来。
  顾海在部队待了那么久,接触了那么多训练,长跑是其中最基本的一项。他从第一名的呼吸频率、跑步姿势、腿型……等等各个方面来推测,白洛因只要以自己的速度和节奏坚持三圈,这个人就耗不住了。
  果然,跑到两圈半的时候,此人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劲了。
  白洛因很快超过他,占据第一的位置,看台上掌声雷动。
  顾海此时此刻才跟上来,跑在白洛因的旁边。
  白洛因有些累,但是可以承受,扭头看了顾海一眼,还为刚才罗晓瑜拽他那下吃醋呢,当即怒斥一句:“你跟来干嘛?”
  顾海乐呵呵的,“我想你了。”
  谁也无法想象,在这种励志、鼓舞人心、激情迸发的赛场上,两个并肩作战的小伙子竟然说着如此肉麻的情话;更没人能够想象,在这种挑战意志力的长途奋战中,某人还能腾出一丝气力用来打情骂俏。
  还有最后五圈,白洛因看了下时间,第一是肯定没问题了,要想破纪录,恐怕得拼一下。
  顾海看到白洛因的前襟全都被汗水湿透了,呼吸也不像最初训练的时候那般均匀了,可能是前面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这会儿有点儿吃不消。
  眼瞅着还有四圈,他媳妇儿还得熬四圈,顾海先挺不住了。
  “要不咱别跑了?”
  白洛因俊脸一沉,扭头怒道:“有你丫这样给人加油的么?”
  顾海皱着脸,“我这不是心疼你么?”
  白洛因没搭理他,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在倒数第三圈加快速度。
  顾海心里一紧,忙问:“干嘛提速?”
  “破记录。”
  “破纪录?”顾海好像受了多大的打击一眼,立马黑脸了,“你丫给我悠着来啊,别犯二,拿个第一就成了,非得破那个记录干嘛?就算有额外加分,也是加给咱们班,对你有啥好处啊?”
  白洛因艰难地开口,“你能不能别磨叽了?”
  本来我就够累了,你还在这挫我的斗志,真不知道你这干嘛来了!
  倒数第二圈,白洛因的呼吸节奏彻底乱了,完全无章法可循了,顾海跑在他的旁边,能感觉氧气匮乏给白洛因带来的煎熬。心里真是揪心的疼啊,恨不得一棍子将白洛因打闷,直接扛到终点。
  白洛因正在和自己的意志力进行激烈的搏斗,顾海又开口了,“降速吧,第一稳拿了,跑完得了。”
  白洛因完全视他为空气。
  顾海真是看不下去了,竟然用力拽了白洛因一下,强迫他降低速度。
  白洛因撑着最后一分气力朝顾海咆哮了一句,“你给我滚!”
  最后一圈的枪声打响了。
  白洛因已经全然顾不得身体的承受能力了,冲刺就意味着呼吸停歇、意识丧失、身体麻木……
  此时此刻,顾海也不再说丧气话了,让白洛因尽快冲到终点、脱离苦海才是最重要的。
  “加油,加油,宝贝儿,憋一口气,就快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