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23)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草……听到顾海这一番加油,白洛因突然觉得自个不是在跑步,倒像是生孩子!!
  终于,胸口顶到了那根红线。
  一声欢呼声从远处传来,震散了头顶上的一团云朵。
  白洛因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空气,瘫软的腿缓缓地在跑道上行走着。
  “破纪录了。”记录员朝白洛因举了举手里的计时器。
  白洛因停顿了几秒钟,扭头看一眼顾海,顾海正在朝他笑。他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猛地窜上顾海的后背,狠狠在他的脖颈上咬了一口,然后捶着他的肩膀肆无忌惮地大笑,笑声沿着塑胶跑道一路奔走,甩下了长长的一段快乐。
  真正的励志哥还在跑道上顽抗着。
  “还有几圈?”杨猛朝尤其问。
  从尤其跟着杨猛一起跑到现在,这句话不知道听了多少次。
  “还有两圈,最后的两圈。”
  杨猛苍白的脸上浮现几丝苦楚,“还有两圈呢?我跑不动了。”
  尤其狠狠在杨猛的屁股上给了一下,疼得杨猛直咧咧。
  “赶紧跑,就差两圈了还叫唤什么?”
  杨猛瞅见别人一个个全在终点那停住了,只有他还在跑,又问:“我是不是倒数第一?”
  “你管自个第几呢,反正你差了两圈,这两圈你必须跑完了。”
  “不跑了!”杨猛再次泄气。
  尤其又朝他的后背给了两拳,在整个跑步过程中,杨猛不知道挨了尤其多少打。杨猛就像一头小驴,尤其就是那赶驴的农夫,拿着小鞭,一个劲地抽打着。
  “杨猛,加油,杨猛,加油……”
  还剩最后一圈的时候,看台上突然爆发出一阵阵的加油呐喊声,要不是呼吸道阻塞,杨猛说什么也得哭一阵再走。
  最后的半圈,杨猛已经是垂死挣扎了,不知道自个是怎么跑下来的,也不知道挨了尤其的多少下鞭打,总之他跑下来了,一步没停,就那样勇敢地给五千米划了个圆满的句号。
  停下来之后,杨猛完全脱力了,尤其一激动,竟然把他给抱起来了。
  杨猛感动得痛哭流涕的,一个劲地揪扯着尤其的头发表达自个的感激之情。
  五分钟过后,杨猛歇过来了,尤其也清醒过来了。
  两个人互视一眼,一个突然往外推,一个赶紧往下蹿,然后奇愣愣地看着对方。
  “你抱我干嘛?”尤其恶人先告状。
  杨猛炸毛了,“谁抱你了?明明是你主动抱我的!”
  “我抱你?”尤其一脸嫌弃的表情,“你丫跑倒数第一,我站在你旁边都觉得丢人,我还抱你?”
  “我跑倒数第一怎么了?我跑倒数第一怎么?”杨猛叫嚣,“你丫的没两分钟就给淘汰了,还尼玛有脸损我呢!”
  “我被淘汰是因为谁啊?”
  “甭找客观理由,你本来就是那个水平。”
  尤其磨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吧?”
  “你还敢跟我犯横!!告诉你,刚才你打了我多少下,我心里头数着呢!有本事你站这别动,让我打回来。”
  “你以为我傻啊?”尤其说话就走了。
  杨猛在后边一瘸一拐地追,“你给我回来,咱俩没完!”
  三天的运动会结束了,二十七班大获全胜,拢共得了八个第一,其中四个是白洛因和顾海获得的,有两个接力项目是俩人参与获得的,三个破纪录的成绩让二十七班的总积分一直遥遥领先,当之无愧的冠军班级。
  那三个围困白洛因的炮灰,第二天全都请假没来学校,一直到期末都没看到他们的影子。
  而尤其和杨猛最后参与的四百米栏,也在两个人的顽强拼搏下全都倒了,一个没剩。不过这次运动会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意外“收获”,也不知道是哪个闲的没事干的,把杨猛比赛过程中的截图给戳到了网上,尤其打的杨猛,结果截图下来就变成了摸。还有最后那个激动的拥抱,杨猛撕扯尤其的头发,尤其一脸陶醉的表情……
  总之,明明清白的两个人,被这么一闹成了好基友。
  日子不徐不缓地前行着,罗晓瑜依旧会有意无意地对顾海额外照顾,但是顾海总是不领情。甚至有很多次,罗晓瑜以正当理由叫顾海去她的办公室,都遭到了顾海的拒绝。
  罗晓瑜挺苦恼的,最后无奈找到了白洛因。
  “你天天和顾海在一起,老师想问问你,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白洛因很直白地告诉罗晓瑜,“他对您没意见。”
  “那他为什么……”
  “他对您也没那个意思。”白洛因紧跟着补了一句。
  这句话说得罗晓瑜一阵心悸,白洛因没有指明,这里面可以有千万种含义,算不上冒犯和污蔑。罗晓瑜如果误解了,这事就算过去了;如果她真的理解了这层含义,但凡有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明白身为一个教师应该怎么做。
  期末考结束了,暑假过完了,高三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到来了。
  因为高二就分了文理班,所以高三就没再重新分班,还是那群学生,还是那些老师,只是罗晓瑜不在了。
  白洛因说:“罗晓瑜怀孕了,提前休产假了。”
  顾海倒是没什么意外的表情,“她老公的第一个孩子,他公公婆婆的第一个孙子,要是真有个闪失谁赔得起?校领导也明白这个理儿,所以怀孕第一个月就给休产假了。”
  “你怎么知道她怀孕第一个月?”白洛因脸一绷。
  顾海大喇喇地说:“现在不是怀孕三天就能查出来么?”
  白洛因,“……你别告诉我,她检查的时候是你陪着的?”
  顾海这会儿才听出白洛因话里的意思,眉毛一拧狠狠将白洛因箍在怀里,大手攥着他坚毅的下巴,怒道:“你丫竟然连这都怀疑我?”
  白洛因笑,“我这不是替咱爸高兴么?这么早就抱上孙子了。”
  顾海凶煞着一张脸,狠狠在白洛因的薄唇上咬了一口。
  第一卷:悸动青春 168他还会回来的。
  高三上学期过半,班里就少了七八个学生,有的因为户口问题要去外省参加高考,有的转到了更好的学校,有的提前出国了……关于未来的讨论和道路的选择开始摆上了议题,随之而来的就是高考前繁重的课程负担,以及大大小小的竞赛考试。
  白洛因前几天参加了全国高中生物理竞赛,明天又要去参加生物竞赛。这些竞赛都是加分的途径之一,如果科科拿到不错的名次,高考就有极大的优势。关于保送这个话题最近甚嚣尘上,白洛因自然是热门人选之一。
  入冬,天又渐冷。
  顾大少仅穿着一条内裤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白洛因坐在床上看书,每次抬起头,都能看到顾海那亮闪闪的八块腹肌傲然地贴在小腹上。作为老夫老妻,白洛因已经习惯了顾海的暴露,今儿还算表现不错呢,赶上心情好的那一天,内裤都省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你再检查一遍,还有没带的么?”顾海把书包递给白洛因。
  白洛因随便翻了两下,一副应付差事的表情。
  “没了。”
  顾海把白洛因手里的书抽出来,把书包重新放在他的眼前,表情严肃。
  “再检查一遍。”
  “有什么可查的啊?”白洛因不耐烦了,“不就去参加一个竞赛么?带张准考证,带根笔不就完了么?有什么可准备的啊?”
  顾海脱鞋上床,盘腿坐在白洛因面前,内裤里包裹的小海子雄壮威猛地对着白洛因,脸上摆出一副责问的表情。
  “我整天这么伺候你,你还嫌我烦了是不是?我非得整天给你两巴掌,你才好受是吧?”
  白洛因浓眉拧起,薄唇紧抿,那表情看在顾海的眼里,分明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多大点儿事啊?你从回家到现在一直跟那磨叽。”
  顾海腿上的肌肉明显绷了起来,雄狮要发飙了。
  为了尽快结束这毫无意义的争论,白洛因无奈地拿起旁边的书包,把里面的东西一个个地掏出来摆在床上,然后带死不拉活地念出这些东西的名字,和通知单上进行对照,最后再把呆滞木讷的目光投向顾海。
  “行了吧?”
  顾海定定地看了白洛因一会儿,点点头,“行了,今儿早点睡,明个我送你过去。”
  白洛因刚想说不用了,顾海的手机就响了。
  “喂?”
  顾海沉默了半晌,看了看白洛因,推门走了出去。
  白洛因放下手里的书,朝外看了两眼,暗暗猜测是谁来的电话。顾海接电话一般都不会背着白洛因,除非白洛因正在睡觉或者出了什么意外情况。
  过了五分钟,顾海走进卧室,表情有些凝重。
  白洛因把床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放到一旁的写字桌上,随口问了句:“谁来的电话?”
  顾海把手机扔到床上,有些沉闷地说:“我哥。”
  白洛因也坐回床上,看着顾海问:“出什么事了么?”
  “他那边出了点儿状况,我可能得过去一趟。”
  白洛因看着顾海的脸色,知道这个状况肯定不轻。
  “既然他给你打电话,就证明他需要你,那你就趁早过去吧。”
  顾海沉默着没说话。
  白洛因又问:“机票订了么?”
  “有人给我订了,明儿早上的。”
  白洛因的嘴角动了动,好半天才开口,“这么快。”
  “我想改签,改成后天上午的,明天我还得陪你去考试呢。”
  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你别瞎折腾了,改签多麻烦啊!你哥那么着急,你好意思往后拖么?我又不是智障,考个试还用人陪着!就明儿早上走,甭换了,赶紧收拾东西吧。”
  顾海瞧见白洛因特积极地给自己收拾东西,心里不出好气。
  “你丫巴不得我走呢吧?”
  白洛因弯着腰开箱子,听到这话回头瞅了顾海一眼。
  “是。”
  顾海听到这话,走过去一把攥住白洛因的腰,用身下的小海子朝某人的屁股中央狠狠撞了一下,某人险些朝前扑倒。
  “你有劲没劲啊?”白洛因愤然起身,“我就是不想让你走,你不也得走么?”
  听到这话,顾海顿时老实了。
  关灯睡觉前,顾海抱住白洛因,贴在他的耳边柔声软语道:“你就不能让我多陪你一天么?”
  白洛因看了顾海一眼,“少陪一天你会死么?你就是明天和我在一起,后天不是也要走么?你这么大个人了,还分不出来孰轻孰重么?”
  “谁也没你重。”顾海实话实说。
  白洛因用手臂圈住顾海,英俊的侧脸被夜光勾勒出一丝清冷的轮廓。
  “睡觉吧,明儿还要早起呢。”
  其实,顾海特想在今晚和白洛因好好温存一下,但是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会无节制地索取,从而耽误了白洛因的正事,所以只好作罢。其实这样好好睡一觉也不错,现在就是把自己喂饱了,未来的几天还是会饿,倒不如就这么静静地抱着他,好好享受临行前最后一晚的安谧和温馨。
  两个人同时失眠了,但都掩饰得很好,都以为对方睡着了。
  凌晨两点多,白洛因去了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顾海依旧侧躺着,脸朝向他这一边。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