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24)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白洛因静静地看着他,听着钟表的滴答声,胸口突然一阵憋闷。熟睡中的顾海褪去了几分冷傲和锐气,更像个未经世事的孩子,白洛因不知道他心里藏了什么事,他很想挖出来,但又怕看到了徒增烦恼,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份和能力,他还无力去分担什么。
  只能默默地期望顾海能早点儿把事解决,早点儿回来。
  顾海正在心头默默地数着时间,突然感觉颈间一阵温热,某个人的脸贴了上来。本来已经平静如水的心骤然掀起一层巨浪,顾海装不下去了,几乎就在白洛因身体压上来的一瞬间,伸出两条手臂将白洛因拥入怀中。
  “你要去多久?”
  憋了许久的问题,终于在这一刻挤出喉咙。
  “最少也要两个星期。”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顾海心里一抽一抽的,和白洛因在一起快一年了,只有春节那段时间因为闹别扭而分开过一段日子,其余时间几乎是形影不离。对于别人而言,两个星期算不了什么,可对于热恋中的顾海而言,两个星期等于要了他的命。
  “这几天你暂时回家住,别一个人待在这,我不放心。”
  白洛因没再说什么,就那么趴在顾海的身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顾海先出发的,他的航班在早上六点,白洛因的考试在九点,他没忍心叫醒白洛因,只是给他留了张字条,告诉他早饭买回来了,放在微波炉里热一热再吃。
  等白洛因起床的时候,顾海已经在几百公里以外了。
  从考场上出来,白洛因没有听顾海的话直接回家,而是独自一人回了他们的小窝。
  冰箱里还有顾海昨天熬的骨汤,他的厨艺早已今非昔比,除了会炒一些基本的小菜,偶尔也会尝试做一些复杂的荤菜,满足白洛因越来越刁钻的胃。白洛因把骨汤端出来,上面一层已经凝结了,用勺子小心翼翼地舀出来,放到锅里煮面用。
  面的味道还不错,只不过煮大了,吃得时候面条有点儿糟。
  一个人吃饭果然没什么胃口,白洛因只吃了两碗就饱了。
  时间还早,白洛因睡了个午觉,醒来之后一个人去下面打球、跑步,回来一个人洗澡、看杂志、听音乐……耳朵里少了一阵聒噪的声音,眼睛里少了一个频繁进出的身影,心也跟着空了。白洛因一个人关灯睡觉,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突然间能够体会顾海想多陪他一天的心情了。
  从顾海出发一直到第二天,白洛因只收到他一条短信,就是告诉白洛因他到了,然后就再也没了消息。白洛因猜测,顾海应该下了飞机就急急忙忙赶去处理问题了。
  晚上放学,白洛因打算回家,出校门正巧碰见尤其和杨猛。
  “你怎么出来了?”白洛因朝尤其问。
  尤其一边走一边说:“住在宿舍干什么都不方便,我打算搬出来住了。”
  白洛因瞧见旁边走着的两个人,一高一矮,一个冷酷一个俊美的,站在一起倒是挺般配。当然前提是他也听了那些绯闻,看了那些截图,才会往那方面去想。虽然知道不是真的,可瞧见俩人走在一块,还是忍不住想调侃一句。
  “你不会是搬到他们家了吧?”白洛因指了指杨猛。
  尤其一愣,乐呵呵地回了句,“是,我俩正式同居了。”
  白洛因别有深意地朝尤其笑了笑。
  杨猛看到白洛因的笑容,心里挺纳闷的。
  “因子,我说你怎么对这事一点儿都不过敏啊?”
  “过敏?”白洛因一脸茫然。
  “自从这些事传出来,我不知道遭了多少男生白眼,碰他们一下他们都骂我变态。你看你不仅不排斥,还把这事拿出来开玩笑,你内心够强大的啊!”
  白洛因轻咳了两声,一脸正色地说:“可能我这个人思想比较开放。”
  尤其扯了扯嘴角,问:“顾海呢?”
  “他出国了。”
  “他也出国了?”杨猛惊讶了一下,“我们班好几个出国的,最近怎么都急着往国外跑?”
  白洛因淡淡开口,“他还会回来的。”
  第一卷:悸动青春 169别让人拐跑了!
  在飞机上煎熬了十二个小时,顾海才抵达旧金山。
  接机的人是顾洋的司机,很恭敬地从顾海手中拿过行李,说了两句客气话,就将他接上了车。车子行驶在路上,顾海迫不及待地朝司机问:“我哥呢?”
  “他需要处理的事儿太多,来不了。”
  “这边情况怎么样了?”
  司机一脸忧虑之色,“不好说。”
  顾海没再继续问,汽车一直开到顾洋的住所,来开门的是位年轻的保姆,他领着白洛因去了顾洋的工作室。
  顾海推门进去,顾洋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脸上显露出一抹憔悴之色。看到顾海进来,顾洋把眼睛微微张开一条小缝,摆摆手示意顾海在自己身边坐下。
  顾海坐下之后,听到顾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
  顾海劈头盖脸一顿吼,“那你还让我来?”
  顾洋把眼睛完全睁开,定定地看着顾海,一年没见了,这小子貌似又长高了,脸上的棱角越发分明,眼神越发犀利,有点儿成熟男人的味道了。
  “我这杂事太多,需要一个人帮我打理。”
  “你不是有助手么?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我能帮你干什么?你这不是浪费我的时间么?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顾洋的手按在顾海的脖颈上,幽冷的目光扫视着他的脸。
  “你能有什么事?上课?写作业?我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稍有不慎,你就看不见我了。我手下的人虽多,可真到了这种紧要关头,我是一个也不敢用。我宁愿差遣家人,就算把事情弄糟了,也比被人出卖要强。”
  顾海稍稍敛住自个的脾气,一脸正色地朝顾洋问:“这事我二伯知道么?”
  “没敢让他知道,老头子脾气太烈,我要是自己能压下来,尽量先不惊动他。”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顾海面色一紧,“贪污还不算大事?你以为这是在中国啊!”
  顾洋按住顾海的胳膊,示意他说话注意分寸,这里暗藏着摄像头也不一定。
  “其实也不算真正意义的贪,说白了就是有人要整我,我就是没拿一分钱,他们照样能找到十足的证据整垮我。我打算先回国一阵子,避避风头,这边暂时找人应付着,实在不行我再想辙。”
  “你要回国?多长时间?”顾海问。
  顾洋沉默了半晌,淡淡应道:“不清楚,反正时间短不了。”
  “你要是待个一年半载的,我二伯能不知道么?”
  “没事,如果能尽快解决我就当休假了,如果需要一段时间,我就骗他们说公司分会接手了一个项目,需要在国内完成。”
  “你别忘了,你还在读书呢,你是个在职学生。”
  顾洋叹了口气,“学校这边倒是好说,关键是分会那边,真让人头疼。”
  顾海摆弄着手机,问:“那你让我过来是帮你干什么?”
  顾洋指了指办公桌上散落的文件,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我得把一切手续都办妥才能安稳回国,分会那边还积压了一些事情,我得如期完成,合同已经签了,违约金足够养你一辈子的。现在杂七杂八的东西压了一大堆,又是这种敏感时期,我不敢轻易找人过来帮忙。”
  顾海点点头,当前他最关心的问题还是需要多长时间。
  “当然是越快越好。”顾洋无奈地撇撇嘴,“你着急,我比你更着急,多待一刻钟就多一分危险。但是事情必须得处理干净了,稍有遗漏,可能麻烦更大,所以我们得快中求稳。”
  “行了,甭贫了,直接告诉我具体要干什么。”顾海比顾洋还着急。
  顾洋把顾海的手机拿了过来,拔出里面的卡,当着顾海的面掰折了。顾海哪想到顾洋会来这一套,一点儿防备都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机卡已经销毁了。
  “草,你要干什么?!!”顾海瞬间暴怒。
  顾洋态度冷硬地告诉顾海,“我要尽可能地禁止一切通讯设备,你的手机防窃听系统太弱了,我们现在只有一台专用手机,除了必要的通话,任何时候就别碰那个手机。为了你哥的绝对安全,你就暂时牺牲一下吧。”
  顾海恼恨地拽着顾洋的脖领子,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我牺牲不了!!!”
  “没谁离开手机不能活的。”顾洋漠然地扫视着顾海的脸,“现在拿着手机对你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有手机会大大降低你的工作效率,拖延我们完成任务的时间。你想不想早点儿离开这?想的话就隔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踏踏实实给我做事!”
  顾海赤红的双目像是两颗冷硬的钉子,一寸寸地扎进顾洋的心窝。
  “当然,你可以现在就回去,我绝不拦你。”
  顾海拿起文件的那一刻,感觉思念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在心底肆虐了。
  我可爱、可怜、可人疼的媳妇儿啊,为夫我暂时回不去了,乖乖在家等我,千万别让人拐跑了白洛因在小窝待了两天,一直在等顾海的电话,因为了解到时差将近5个小时,怕顾海深夜突然来电话会吵了家人的休息,所以白洛因一直没回家。这两天夜里睡得很不踏实,翻来覆去的,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可还是没有任何回音。
  顾海的电话早就打不通了,白洛因翻了翻,竟然看到了顾洋的号码。
  我什么时候存了他的号?
  白洛因挺纳闷的,试着拨了一下,竟然真的打通了。
  本来白洛因想立即挂断的,因为这会儿旧金山已经是深夜了,怕打扰到人家休息。结果顾洋很快就接了,声音听起来还挺精神的。
  白洛因还没说话,顾洋先开口了。
  “顾海就在我这,一切都好,不用惦记他。”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还是开口问道:“他的手机怎么打不通了?”
  “手机被我停了,这里出了点儿事,不方便与外界通话。”
  白洛因听懂了顾洋话里的意思。
  “我不会再主动打电话了,有什么情况告诉我一声,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能有什么情况?”顾洋的口气突然柔和了一些,“用不用我叫他起来接个电话?他刚睡下没一会儿。”
  白洛因扯了扯嘴角,“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用’么?”
  说完,利索地挂断手机,草草地收拾了几样东西。
  回家!
  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这是白洛因这一年来最自由的一段日子,早自习又开始迟到,上课又开始睡觉,后桌没人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用刻意约束着自个了……最大的方便之处就是可以随便同人搭讪、与人聊天,再也不用看某个人的脸色了。
  虽然这种日子是空虚和乏味的,但是白洛因会用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填充自己,时间也能凑合挨过去。
  放学,白洛因拍拍尤其的肩膀。
  “一块走吧。”
  尤其诧异了一下,随即应道:“成。”
  俩人一起走到校门口,白洛因的脚步停了下来,尤其的脚步却仍旧在继续。
  “你不等杨猛么?”白洛因问。
  尤其无奈地勾勾嘴角,“你还嫌我俩的‘人气’不够旺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