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29)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太尼玛爽了……不行了……”
  瞬间又将白洛因压在身下,手插入裤子里,穿过浓密的草丛,寻找到那根早已精神起来的小怪兽,粗糙的手指肚儿细细地抚平上面的褶皱。
  白洛因立刻弓起身体,双眉紧蹙,急促温热的呼吸全都扑到了顾海的脸上。
  顾海的手缓缓下移,穿过两个小球,来到密口处,恶劣地戳了一下。
  “想我家小海子了吧?”
  白洛因绷不住哼了一声,见顾海在笑,一口咬住了他的喉结。
  顾海笑得更厉害了,一把勾住白洛因的脖颈,霸道地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狂热的心跳声传递到白洛因的耳边。白洛因喘着粗气,手在顾海的小腹上滑动一阵之后,缓缓下移,隔着布料揉弄早已躁狂不已的小东西。
  顾海的一条腿猛地抬起,横跨在白洛因的身上,大脚在白洛因结实的臀部摩挲按压着,手放在他的脸颊上,宠溺怜爱地抚摸着,呼吸越来越粗重。
  过了一会儿,白洛因开口,“咱们先把东西收拾收拾,然后洗个澡,下去吃点儿东西吧。”
  顾海捏住白洛因的下巴,邪肆的笑容挂在嘴边,“我就想吃你。”
  “你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肯定特累,先休息休息再说吧。”
  “我不累。”顾海钳住白洛因反抗的身躯,“我一想到可以操你,就特有劲!”
  白洛因一拳抵在顾海的嘴角。
  顾海粗暴地将白洛因压在身下,作势要去脱他的裤子。
  “你能不能让我好好瞧瞧你?”白洛因挺艰难地开口,“从你回来到现在,咱们都没能好好说上几句话。”
  顾海的动作滞了滞,含笑的眸子看了白洛因几眼,手捏着他的脸颊,柔声说道:“那你一会儿得和我一起洗澡。”
  白洛因胡噜了顾海的头发一下,算是答应了。
  两个人先把顾海拿回来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白洛因发现,顾海买的这些东西,又是一笔不小的花销,于是对顾海的资金来源质问了几句。
  “哦,对了。”顾海从包里掏了掏,翻出一张卡扔给白洛因,“我哥给的钱,我怕自个又瞎花着,暂时放你那吧。”
  白洛因随口问了句,“你哥到底因为什么出的事?”
  “贪污公款。”顾海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
  呃……白洛因刚把银行卡塞进抽屉里,听到这话又拿了出来,扔给顾海。
  “那你还是自个留着吧。”
  顾海被白洛因逗乐了,“这钱绝对干净,你放心收着吧。”
  第一卷:悸动青春 175只想与你缠绵。
  两副身躯挤在一个浴缸里,双腿交叉,胸膛抵着胸膛,湿漉漉脸颊彼此对视,好像多少年没见过了,一定得把对方脸上所有细微的变化全都瞧出来。
  久久之后,白洛因开口,“你瘦了。”
  “废话。”顾海用手搓着白洛因的小腹,“我整天那么想你,吃不下睡不着的,能不瘦么?”
  白洛因又问:“你哥这次回国还打算回去么?”
  “听他那意思就是暂时回来避一阵,应该会回的,只不过这次待的时间长一点儿。”
  白洛因若有所思。
  顾海的注意力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脚趾抠着白洛因的脚心,膝盖故意在小因子上磨来磨去,手偷偷摸摸伸到下面,拽住几根漂浮的毛发,色情地扯两下,立刻招来白洛因一记凌厉的眼神可就是这么个眼神,勾得顾海三魂少了两魂半,他急呼呼地挪过脑袋,舌尖轻轻点水,在白洛因湿漉漉的胸口上着陆,牙关抵住那个小小凸起,轻轻啃咬着,白洛因起初还能扛一阵,后来力道越来越大,忍不住闷哼一声。
  “顾海……”
  “我在。”顾海用力吸了一口,引起白洛因一阵战栗。
  白洛因一路摸索着,最终找到顾海的巨物,放在手里把玩了一阵,见顾海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顿时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直起身来,顾海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看着白洛因张口含住自个的命根子,温热的口腔刺激得顾海差点儿一泄而出。
  “因子……”顾海低声唤着。
  白洛因抬起眼皮瞧了他一眼,嘴巴缓缓下移,细致地撸平那些褶皱。在一起这么久,早已摸透了对方的身体和脾气,具体刺激哪,用什么方式刺激,心中再清楚不过。
  顾海的呼吸愈见粗重,嘴里发出不规则的闷哼,白洛因用舌尖在顶端的沟壑处舔弄几下,顾海立刻绷起腿上的肌肉,大手按住白洛因的头狠狠往自己的胯下压,白洛因的喉咙被卡得生疼,发出呜呜的响声,更加刺激了顾海的暴虐欲望,他用手加快了白洛因脑袋的晃动频率,嘴里发出酣爽的低吼。
  白洛因两腮酸痛,嘴角快被撑爆的感觉,他暂时将嘴里的巨物拔出来,用舌头在外围轻轻舔食着,自下而上,缓慢而轻柔,横扫过顶端时,颇有耐心地对这个敏感的部位多加刺激。
  “你这么骚,万一哪天被人家拐走了怎么办?”顾海手抚着白洛因的脸颊,一副痴迷不已的表情,“你要是像伺候我一样伺候别人,我光是想想就受不了了。”
  白洛因无视顾海这种杞人忧天的幻想。
  顾海的手顺着白洛因光滑的脊背一路下移,在臀缝里抚弄一阵,借着湿润的水流进入一根手指。因为润滑不够,加之很久未被侵犯,白洛因有种痛感,顾海的手指也感觉到了强大的阻力。
  “看来这几天你很乖啊。”
  为了奖励白洛因,顾海将他的腰提起,身体呈趴跪姿势,扒开臀缝,舌头代为手指来扩张。白洛因很久没有受到这种强刺激,腰身轻颤着朝前躲避,被顾海一把拽了回来。
  好好享受吧,今儿有你爽的。
  用沐浴液做润滑,顾海终于闯入久违的禁地,两个人同时跪在浴缸里,一阵粗暴地贯穿挺进,膝盖四周水花四溅。顾海先是将白洛因的双手反绑在身后,强迫他上半身直起,贴合着自己的胸口,与他激烈地接吻。后又将他的上半身压入水底,只剩下两个臀瓣翘出水面,顾海肆意欣赏着,沾了水的臀瓣更显得饱满性感,用手一掐,充分感觉到那份紧致和弹性。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响顺着水声传递到白洛因的耳边,随即一股痛感泛了上来。就在他还未消受的时候,又一巴掌拍了上来,不重但是很麻疼,身后的撞击还在继续,这种痛感混杂着某处的快感,给人一种抓狂的感觉,白洛因瞬间回头抗议。
  “住手……”
  “你很喜欢。”顾海比白洛因还了解他自己。
  随后,密集的巴掌和粗暴的*插混淆在一起,顾海打得很有节奏,很快,巴掌所到之处变得异常灼热。
  “嗯……啊……顾海……”
  白洛因失控地哼吟着,身后拍打的频率和*插的力度都在加大,他的意识是抗拒的,腰身却频频后挺,以迎合更强的刺激。
  终于,一声崩溃痛苦的呻吟,白洛因释放了自己,顾海疯狂地在狭窄的甬道里驰骋了一阵,也低吼着攀上了顶峰。
  沐浴过后,带着两身的清香,俩人又腻歪到了床上。
  “要不你先眯一会儿,我下去买点儿吃的上来,咱们吃点儿东西再睡午觉。”
  顾海没听见一样,顾自去扯白洛因的浴巾,邪笑着说:“我看看打坏没有。”
  结果扯开浴巾,发现里面还有一条内裤,遂惊讶万分,“我记得你以前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里面从来不穿内裤啊。”
  这事臊得白洛因一个大红脸,本来他是养成了这个习惯,结果去尤其那住了两晚之后,迫不得已将穿内裤这项事宜题上日程,每次一沾床,都先检查自个底下有没有穿着小裤衩。当然,这一缘由他是肯定不会和顾海讲出来的。
  “啧啧……”顾海还在自我陶醉着,“和我玩情调是不是?”
  白洛因趴在床上一声不吭玩装死。
  顾海的手褪下白洛因的内裤,看到小麦色的皮肤里面渗着暗淡淡的红色,没有巴掌印但是很灼热。他把脸颊贴在白洛因的臀瓣上,厮磨一阵后,伸出舌头在上面蜻蜓点水地滑动着。
  “别这么着……痒……”白洛因笑着去推顾海的头。
  顾海哼笑一声,“还有更痒的呢,要不要?”
  没给白洛因任何回应的时间,顾海直接张开邪恶的大嘴,在白洛因被拍打得红通通的臀瓣上啃咬,痒得白洛因的腿都在颤抖抽搐,像条打挺的鲤鱼在床上不停地翻滚着逃避。
  顾海穷追不舍,后来拽住白洛因的两只手,迫使他翻过身,用胯下的某个硬物去顶撞白洛因敏感的密口,一下一下地在股间摩擦腻歪着。
  “你还来?”白洛因用手抵住顾海侵犯下压的胸膛。
  顾海把头凑到白洛因的耳边,舌尖逗弄着他灼热的耳垂,呼呼朝里面哈着热气,声音温柔油腻,“你不想要?”
  白洛因别过头,一副不服不认的隐忍表情。
  顾海存心逗他似的,手伸到小因子的顶端,粗糙的指肚儿在上面刮蹭,白洛因紧蹙双眉,牙齿咬着薄唇,看着顾海的眼神中带着一股狠劲儿。
  “真不想要?”顾海又用湿漉漉的分身顶端磨蹭密口周围,缓慢而磨人。
  白洛性感的目光灼人脸颊,他用手扼住顾海的脖颈,难耐的喘息声带着一句投降般的控诉,“你这不是废话么?”
  “想要就求我。”
  顾海恶意攥住白洛因的分身,攥得很紧,几乎让白洛因喘不过气来。
  白洛因用手去掰顾海宽大的手指,结果越掰攥得越紧,疼痛焦灼着他的意志,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恼恨地看向顾海,他还是那副玩味的表情。
  “求我,求我操你。”
  顾海在挑战着白洛因的忍受底线,试图树立起自己的绝对控制权。
  白洛因艰难地忍受着,牙关咬得死死的,无奈这副身体早已被顾海调教成了自己的专属物,顾海对它的了解透析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白洛因心里防线慢慢垮塌,猛地将顾海的头按在自己脖颈处,破碎的祈求声冲破喉咙。
  “求你……”
  “求我什么?”顾海咬住白洛因的喉节,一根手指伸进去戳刺某个脆弱的部位。
  白洛因呼吸被牢牢把控住,牙齿错乱地咬住顾海的耳朵,含糊不清地低语,“操……我……”
  顾海早已忍得神经暴动,听到这句话,几乎是疯了一般地闯入温热紧窒的领地,粗暴威猛地一次次强有力贯穿,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的,摄人心魄的。
  久违的销魂滋味挑动了每一根神经末梢,顾海低吼着,大手攥住白洛因的下巴,一阵掠夺性的激吻过后,气喘吁吁地逼问,“因子,你是不是只让我操?”
  白洛因薅住顾海的头发,腰身挺动迎合着,在顾海的撞击中发出溃败堕落的呻吟,“嗯……是,只让你操。”
  顾海攥住白洛因的手,双目赤红得仿佛滴下血来,他毫无节制地啃咬着白洛因的薄唇,脖颈,胸口……像是一只饿极了的野兽,逮到心仪的猎物之后就开始疯狂的进食。
  “宝贝儿,你里面好热,好紧,夹得我好舒服……”顾海忘我地赞美着。
  白洛因却听得双目喷火,一巴掌勺到顾海耳后,“能不能别每次干这个都臭贫几句?”
  “因为我知道你喜欢。”
  顾海邪气一笑,双臂将白洛因紧紧搂抱住,故意把嘴唇贴到他的耳边,无节操地显露他的粗俗,“宝贝儿,你的小嘴含得我好紧,哥的鸡鸡是不是特好吃?你怎么吃得这么带劲?……”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