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3)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白洛因提着一包,一副着急的表情,“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一溜烟没影了。
  能躲一天是一天吧!
  回到家,白洛因把孟通天叫了过来。
  “记住,这几天乖一点儿,听见没?”
  “怎么了?”孟通天绷着一张小脸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蹲下身,一脸正色地朝孟通天说:“咱家出事了,你妈和我爸这两天正着急呢,你别给他们添乱,表现好点儿听见没?”
  孟通天一副不解的表情,“我妈挺高兴的啊!今儿她还答应我,我这次考试要是考好了,就带我去欢乐谷玩呢。”
  “就知道玩!”白洛因拍了孟通天的脑袋一下,“你妈那是装的,她能在你面前叫苦么?跟你说你也不懂啊!”
  孟通天撇撇嘴没说话。
  白洛因又警告了一句,“总之你给我记住了,咱家出事了,最近老实点儿!”
  站起身,白洛因长出了一口气,撒谎真是个力气活儿,从他骗顾海第一句开始,就注定万劫不复了,祈祷在这个招数被拆穿之前,能想出下一步该怎么走。
  晚上睡觉,白洛因特意多盖了一床被子,可被窝还是凉的,无论怎么翻滚,脚丫子都像冰一样。这个时候,他突然有点儿想顾海了,想他那条温热的大不停地在被窝里蹭啊蹭的,虽然有点儿烦人,可毕竟能让他暖和啊!
  正想着,顾海的短信发过来了。
  “因子宝贝儿啊,好想抱着你睡啊,好想亲亲摸摸啊。”
  一身鸡皮疙瘩……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条。
  “我真后悔啊,要知道你这几天都不回家,前阵子说什么都和你一起睡了。”
  “因子,是不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冷落了你,你才故意想出这么一个招儿来整我啊?”
  “宝贝儿,我睡了,你也早点儿睡,记得多盖点儿。”
  白洛因放下手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真是有得必有失啊!
  第三天,白洛因实在受不了那个凉被窝儿,跟着顾海回家了。
  吃过晚饭,白洛因一直坐在书桌前写作业,本来一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作业,他故意拖了三个小时。做完作业洗了澡,已经十点多了,正好可以上床睡觉了。
  刚钻进被窝,就被一股暖意包裹,白洛因舒服得眯起眼睛。
  顾海微微扬起一个嘴角,手伸到白洛因的腰上,缓缓地向前摸索着前进。很快,小腹被一阵阵的摩擦蹭出异样的热度,他的手转而下移,嘴里发出温热而短促的喘息声。
  “因子。”亲昵而魅惑的声音缭绕在白洛因的耳畔。
  一股危险信号直逼白洛因的大脑,熟悉的痛楚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他猛地拽住顾海的手,尽管头脑异常清醒,声音仍要伪装得模糊不清。
  “前两天真是把我累死了,特想好好睡一觉。”
  顾海用舌头去蹭白洛因的耳垂,“那就让我给你放松放松吧。”
  白洛因突然翻过身,猛地抱住顾海,手臂箍得紧紧的,像是捆活猪一样的把顾海绑在怀里,丝毫不能动弹,然后在用疲倦慵懒的声音蛊惑他,“大海,我真的特困,你让我好好睡一觉成么?”
  然后眼睛就闭上了,脑袋垂到顾海的肩窝。
  顾海滞楞了片刻,较着劲的手只好松弛下来,放到白洛因的肩膀上,抱着他一起睡。
  其后的几天,白洛因真像那么回事似的,轮到他的“班”,他就回家睡一宿,故意把自己折腾得很累,第二天回到顾海那,扎进被窝就睡。若是顾海有什么表示,肯定会发生如上的一幕:我太困了,我太累了,你体谅体谅我吧……
  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周末。
  第一卷:悸动青春 143马上就要露馅。
  周末本该是两个人一起回去,但是碍于白洛因家里有事,顾海只能自个留下了。周五下午刚一放学,白洛因就美滋滋地收拾书包,准备回家了。一想到周末可以名正言顺地待在家里,不需要找各种理由,不用看顾海那张失望的面孔,白洛因觉得浑身上下都轻松了很多。
  终于可以过两天消停日子了。
  “什么事把你高兴成这样啊?”尤其问。
  白洛因表情僵了僵,反问:“我看起来很高兴么?”
  尤其实话实说,“你最近情绪都很反常。”
  顾海在后面听着,心里自然会有点儿想法,既然尤其都看出白洛因情绪反常了,顾海这个整天盯着白洛因的人,怎会看不出他的异样。每天都是高高兴兴来上学,上午、下午都挺好,一到快放学的点儿,家里的烂事儿都来了,保准开始愁眉苦脸。
  顾海有时候也会想,这家伙是不是故意躲着我呢?可他实在找不到一个白洛因躲着自己的理由。何况前些日子的挫折刚过,他不敢轻易去质疑什么,当白洛因开始谎话连篇的时候,他却已经将“信任”铭记于心。
  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
  走到校门口,顾海说:“我再陪着你走一段吧。”
  白洛因没表示出任何的不乐意。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期间白洛因都是乐呵呵的,压根没提家里的事。
  眼瞅着路程已经过半,白洛因开始收尾。
  “你这两天打算去干什么?”
  顾海想了想,“我得回家一趟,老师不是让交户口本么?我户口本在家里,我得回家去拿。周日没什么安排,可能去我姨姐那,也可能找几个人出去玩。”
  白洛因站住脚,拍了拍顾海的肩膀,“羡慕你啊,我还得去我二伯家。”
  顾海在白洛因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羡慕,反而是怜悯更多一些。
  “你这两天都不回去了么?”
  白洛因叹了口气,“肯定不回去了,我上学的时候都得回去帮忙,现在放假了,这苦差事肯定成我的了,还不知道怎么熬过这两天呢,哎……”
  “你二伯家不是挺有钱的么?干嘛不请个人专门来看着?”
  白洛因英挺的眉毛艺术性地拧了拧,“我不是和你说过么?我二伯家平时有钱,一出事准没钱,我姐的医药费还是我爸给垫的呢。”
  顾海点点头,“那成,你就好好在家待着吧。”
  白洛因嘴角扯了扯,憋了半天就憋出一个嗯字。
  两个人相视片刻,气氛有些尴尬,白洛因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催促道:“那你就回去吧,打个车,省的走那么远的道儿。”
  顾海脸上显出不舍,这可是两天见不到面啊!
  “我再多送你一会儿吧。”
  白洛因好言相劝,“别送了,回头我爸看见了,该拽着你不让走了。”
  顾海扬起一个唇角,“那不是正好么?”
  白洛因沉默。
  顾海用手捅了白洛因的脑门一下,“那我可真走了啊!”
  白洛因点头。
  “我真走了啊!”顾海还是没动。
  白洛因朝顾海的小腿踢踹了一下,“你能不能痛快点儿?”
  顾海临走前的那个转身,分明看到白洛因的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神采。
  晚上睡觉前,孟通天在旁边摆弄着顾海送他的那把枪,没完没了地用指甲抠枪壳,发出难听的吱吱声。白洛因对这个声音特过敏,每次听了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给我老实点儿,赶紧睡觉!”白洛因拽了孟通天一把。
  孟通天倒在被子里,顺势摆出一个负伤的架势,临危不惧,眼睛瞄准,对着天花板又来了一枪。过瘾了之后把枪放下,朝白洛因问:“顾海哥哥什么时候来啊?”
  白洛因斜了孟通天一眼,“甭指望了,他这星期来不了了。”
  “哎……”孟通天塌下肩膀,“以前哪个星期都有盼头,一到周末顾海哥哥就会给我带新玩具过来,他不来,我都没心思写作业了。”
  “他来的时候我也没见你写作业啊!”
  孟通天偷摸着瞪了白洛因一眼。
  白洛因像是想起来什么,朝孟通天勾勾手。
  孟通天很乖顺地爬了过来。
  “我警告你,假如顾海出现,问我这几天在哪住的,你别说我和你睡在一起,听见没?”
  “为什么?”孟通天眨眨眼。
  白洛因语气生硬,“你甭管为什么,你要是说了,我让你以后都看不见他。”
  “啊?”孟通天一脸惊恐的神色,“那我绝对不说。”
  白洛因放心了,关灯睡觉。
  第二天有点儿无聊,上午去打球,下午找杨猛待了一会儿,傍晚回到家,正赶着饭点儿。每周六邹婶都会做一大桌好吃的,这是白洛因最享受的一段时光,今儿也不例外,洗洗手,坐到饭桌旁,心情甚好地盯着一桌的美味。
  “今儿大海又没来啊?”邹婶问。
  白洛因点头,刚要动筷子,电话就过来了。
  “因子,我快到你们家了。”
  白洛因心里一紧,忙回道:“不是说不让你来么?”
  “你真在家呢?你不是说今天得去你二伯家么?”
  白洛因没好气,“他们家不管饭,我得回家吃饭,吃完饭就去。”
  “那正好,我就是来看看你,看两眼就走。”
  白洛因还想说什么,顾海已经把电话挂了。
  看着一桌的好菜,白洛因急了,这哪成啊?要是让顾海看见了,你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大鱼大肉地吃着,合适么?
  “婶儿,快点儿,把桌子上的好菜都撤了,顾海说话就要来了。这个、这个、这个……都收到柜橱里,等顾海走了再吃。”
  说着,白洛因端着一碗肉就要走。
  邹婶愣住了,“因子,撤什么啊?大海来了正好在这吃啊,我还想再加几个菜呢!”
  孟通天也在一旁叫唤,“我要吃肉。”
  没时间解释了,你们不撤,我来撤好了,想着,又拿起一小盆排骨往回端。
  邹婶看懵了,直直地朝白汉旗问:“这孩子咋回事?”
  “不知道啊,护食?不想给大海吃?不至于吧?”
  白洛因回来一趟,又端走了两盘炒菜,临走前还叮嘱了一句,“记得我那天和你们说的,别露馅了。”
  邹婶更糊涂了。
  白汉旗拍拍邹婶的肩膀,“现在孩子学习压力大,喜欢找点儿乐子,由着他吧。”
  很快,白奶奶和白爷爷也被白洛因搀回房间,好饭好菜直接送进去,孟通天禁不住美食的诱惑,扎进白奶奶和白爷爷的屋子就不出来了。
  等顾海来的时候,餐厅里弥漫着一股阴郁之气,只有白洛因、白汉旗和邹婶三口人围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只有一盆粥和两小碟的咸菜。
  白汉旗略显尴尬地和顾海打了声招呼,“大海,来了?”
  顾海笑着点点头。
  一旁的邹婶唉声叹气的,“大海啊,婶儿心里真过意不去,你看你好不容易来家里一趟,就这么一盆粥,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
  顾海安慰邹婶,“婶儿,没事,您熬的粥都有一股肉味儿。”
  邹婶面色一僵,尴尬地笑了笑,“你这孩子,嘴儿也太甜了。”
  “我没开玩笑。”顾海一本正经地说,“我真的闻到一股肉味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