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30)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啊啊啊啊……”
  傍晚叫了份外卖,也是在床上解决的,顾海吃得很香,一边吃还一边揩油,真不知道他玩了一下午,怎么还能这么有兴致,白洛因现在看到顾海的身躯都有种想大卸八块的冲动。
  晚上睡觉前,白洛因刚把被子盖上就被顾海掀开了,顾海分开他的腿,不由分说地将小因子含到嘴里。
  白洛因一下午不知道狂H了多少次,这个地儿都有点儿肿了,顾海的嘴刚一动,一股疼痛酥痒的感觉刺穿了白洛因的感觉神经,眼泪差点儿飙出来。
  “你够了……啊……不行……疼……唔……”
  事实上顾海就喜欢看白洛因这种要哭不哭,泫然欲泣的崩溃表情,他此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折腾白洛因。
  “啊啊……”
  顾海猛地一吸,白洛因颤抖着射出自己的精华,顾海一滴不落地全都吞了下去。
  待到白洛因累到虚脱,他再把白洛因圈在怀里,一副特有成就感的表情。
  “想你……”顾海在白洛因疲倦的脸上吻了一口。
  白洛因深吸一口气,“你总算说了句人话。”
  顾海突然把脸抵到白洛因的脖颈处,赖赖地蹭来蹭去,柔声唤着“因子,因子,因子,因子…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扎到你怀里撒娇是个很不爽的体验,白洛因一下就想到了阿郎。
  “你干嘛?”白洛因把顾海揪了起来。
  顾海眯着眼睛,一副欠抽的表情,“不干嘛,就是想你……”
  白洛因知道,此人抽疯的时候最好不要搭理,让他静静地抽一阵就好了。
  果然,顾海没一会儿便消停了。白洛因托起顾海的脸,发觉他已经睡着了。
  第一次在作恶之后自个先睡着。
  折腾了二十几天,又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能不累么?……白洛因心疼地注视了顾海半晌,大手拂过他疲倦的脸颊,给他盖好被子,抱着他沉沉入睡。
  第一卷:悸动青春 176试探两人关系。
  一大早,顾海被一阵古怪的铃声吵醒,习惯性地摸自个的手机,发现压根没响。又坐起身找了找,终于找到了那个罪魁祸首,按了半天没反应,发现了界面上的题目,迷迷瞪瞪的开始解题。白洛因买的这个闹钟系统更高级,所有题目都是自设的,也就是头一天晚上白洛因找的题目,起码对于他是有点儿难度的。
  于是,悲催的顾海同志吭哧吭哧做了二十分钟都没做出来,最后把白洛因都吵醒了。
  “你先去洗脸刷牙吧,我来解。”
  出去买早餐的计划破灭了,两个人只好吃点儿面包片凑合凑合。
  “你怎么买了这么一个闹钟?”顾海随口一问。
  白洛因想也不想就回道:“在尤其那看到的,觉得挺好玩就买了。”
  顾大少脑子里的那根弦总是绷得很紧,稍微有个小东西拨弄一下,就会发出巨大的回响。
  “在尤其那看到的?”
  白洛因面色一滞,暗暗责备自个说话不注意,于是轻咳一声,口气中杂糅着几分漫不经心,“是啊,尤其搬到校外住了,有天和杨猛一块给他送东西,无意间发现的。”
  顾海点点头,没再多问。
  时隔三个礼拜,顾海第一次走进教室。
  白洛因推门进来的一刹那,尤其下意识地朝门口看去,结果一下就撞到了顾海的眼神。本来以前看他俩走在一起还没什么感觉,结果和白洛因亲密了几天之后,重新看他俩待在一起,怎么想都觉得不是味。
  于是,下课他又去找杨猛了。
  每次一有点儿状况,尤其就乐于找杨猛,原因有二,其一就是因为他是白洛因最好的朋友,在他这总能得到关于白洛因的最深刻理解。其二就是因为杨猛比较二,一般和他聊了一会儿,会发现什么不顺心的事都没有和他聊天更不顺心。
  “咱能不能别每次都在这种地儿聊天啊?”
  杨猛的手抵着档案室门上的封条,每次一说话,注视的都是前任校长的遗像。
  尤其这一次由站着改为蹲着了,声音比照片上的死人脸还阴冷。
  “我失恋了。”
  杨猛一脸糊涂,“你啥时候恋的?”
  “前两天。”
  尤其用手抠着冰凉的地板砖,的响声像是老鼠打洞,听得杨猛头皮发麻。一阵邪风吹过来,杨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也跟着蹲在了尤其的身旁。
  “前两天?和谁啊?”
  尤其本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但是心里的怨念实在太深了,于是挣扎了两节课,觉得有必要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就算听到别人的冷嘲热讽,也比这样憋着强。
  “白洛因。”
  杨猛起先还一脸期待地等着尤其的回家,结果尤其说出来之后,杨猛的目光反而黯淡了。出乎尤其所料,杨猛既没大骂变态,也没摆出一脸惊骇的表情,反而很平静,好像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
  “他不喜欢你了?”
  尤其点点头,“是啊,可能一开始就不喜欢吧。”
  杨猛一副麻木不仁的表情,“那你就继续和我在一起吧。”
  “呃?”尤其一副讶然的表情看着杨猛。
  杨猛呆愣愣地看着他,笑得很机械。
  “难道不是么?你先弃我而去,选择小三,小三现在把你甩了,你也该回到我的怀抱了。放心,我不计前嫌的,男人嘛,谁没个出轨的时候。”
  说罢,还伸出胳膊搂住了尤其。
  尤其一脸黑线,草,说了半天丫的还以为我闹着玩呢!
  “笑什么笑,谁跟你笑呢?”尤其推了杨猛一把。
  杨猛入戏太深,拔不出来了,一副糟糠之妻的模样看着尤其。
  “你个没良心的,我都主动挽回了,你丫还给我摆一副臭脸。他有什么好啊?不就五千米跑了个第一么?早知道你和他有女干情,我当初真不该帮他拦着那两个挡道的。”
  尤其发现,杨猛二起来真没边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尤其一脸无奈。
  杨猛叉着腰,“我也没和你开玩笑!”
  “我是真的喜欢白洛因!”
  “我也是真的喜欢你啊!”
  杨猛还在嘻嘻哈哈的,直到他发现尤其的头埋到了膝盖里,手下的地板砖被挖出来一大块,地上隐隐约约一团血迹。
  杨猛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
  “我说,哥们儿,你不是来真的吧?”
  尤其忧郁的目光投射到杨猛紧张的眸子里,声音不轻不重,却极具杀伤力。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么?”
  久久之后,杨猛突然后撤一大步,猛地撞到身后的墙上,因为重心不稳又反弹回来,栽了个结结实实的大跟头,踉跄着爬起来,疯狂地朝楼道外面跑,没有一分钟又跑回来了,跑到尤其面前突然一刹闸,像个雕塑一样,彻底不动弹了。
  尤其擦了擦额头的汗,没毛病都让杨猛吓出毛病来了,整一个狂犬病患者发作现场。开始还纳闷他怎么这么镇定,闹了半天这会儿刚反应过来。
  “你别告诉我,你前两天真的和因子谈恋爱了?”
  尤其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他没承认,我也没明说。”
  杨猛实在无法接受白洛因喜欢男的这一事实,就算尤其长得再帅,也不能当女的使啊!
  “那你怎么知道自个失恋了?”
  这是尤其最深的一个痛,现在不得不挖出来了。
  “因为我觉得白洛因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顾海。”
  杨猛暴汗,“不带这么吓唬人的,他俩可是兄弟。”
  “又不是亲的。”尤其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杨猛一个劲地摇头,“不可能,白洛因绝对不可能喜欢男的,他以前还交过女朋友呢,去年那个女的还回国来找他了呢!”
  “然后呢?”尤其反问,“他和那女的和好了么?”
  杨猛又是一身冷汗。
  过了一会儿,尤其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笑。
  “也许是我想多了,我自己喜欢白洛因,就容易拿自个的心去衡量他的所作所为,也许他和顾海关系很正常,是我用不正常的眼光把他俩的关系看扭曲了。”
  杨猛压根没听到尤其在说什么,还在一个劲地回忆他所看到的白洛因和顾海相处的场景,貌似每一次自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都受到顾海强烈的排斥……
  “这样吧。”杨猛攥住尤其的胳膊,“我给你出个主意,也许能试探出他们的真实关系。”
  “什么主意?”
  杨猛挠了挠头,“因子前两天去我家,把一个外套落下了,我一直忘了给他送回去。你这样,你明天拿着那个外套,当着顾海的面,说白洛因把外套落在你的住处了,你瞧瞧顾海的反应不就知道了?”
  这两天晚上睡觉,顾海发现,白洛因和他不亲了。
  本来两个人都是裸睡,睡之前还都脱得光溜溜的,结果半夜醒来,白洛因不知怎么的就把内裤穿上了。而且以前不用他主动搂着,白洛因自个也会凑上来,专找暖和的地儿捂手捂脚。结果现在抱着他睡他还不老实,总是无意识地往外钻,就算手脚冷得像四块冰,也不乐意往他身上粘。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走了这么长时间,他又把这好习惯给改了?268OC45
  于是,顾海大半夜不好好睡觉,又开始训练白洛因。
  本来白洛因睡得挺老实的,他非得把人家的手拽过来压在胳膊底下;白洛因好不容易不乱蹬乱踹了,他非得把人家的脚丫子弄过来塞到腿缝里;白洛因终于不会半夜起来要水喝了,他还非得把人家叫起来喂几口……
  第二天一早,白洛因和顾海照例一起走进教室。
  尤其心里那叫一个紧张啊,也不知道杨猛这个办法好不好使,万一他俩是真的,我把这衣服交出去,不就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么?顾海不得卸我两条腿啊?
  结果,尤其正犹豫着,白洛因先开口了。
  “我这衣服怎么跑你那去了?”
  尤其一怔,准备好的话一不留神就秃噜出去了。
  “那天晚上你脱在椅子上,第二天早上起来忘穿走了。”
  “哦,我说我怎么一直没找到呢,闹了半天落你那了。”
  白洛因刚一接过来,突然感觉不妙,再一回过头。
  后面的黑板都冻上了。
  第一卷:悸动青春 177狂风伴着暴雨!
  某人战战兢兢地等了一上午,上厕所的时候都左顾右盼,生怕一不留神自个的老二不见了。结果一直等到中午放学,也没等来所谓的报应。
  难道真的是我想错了?
  尤其一边收拾一边用侥幸的眼神瞟了顾海一眼,顾海低着头,不知道在摆弄什么。尤其站起身朝门口走,每一步都是胆战心惊的,生怕某只猛虎狂扑而来,结果一直走到门口都安然无恙。
  心头被某种小幸运占据了。
  幸运的不是自个没挨打,幸运的是他俩竟然是正常关系。
  下课铃一响,杨猛第一时间冲到27班门口准备围观。
  结果尤其完好无损地走了出来。
  “嘿!”杨猛朝尤其打了声招呼。
  尤其健步朝他走了过来,神清气爽的。
  杨猛一瞧尤其这精神状态,就知道事情可能没像他们预想的那样发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