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34)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孙警卫迅速立正敬礼,“是,首长!”
  顾海只是看了白洛因一眼,没拦着也没追,明白在这种军事重地,武力解决已经彻底没戏了,他必须采取和谈的方式,尽可能地逼迫老爷子就范!
  和顾威霆回去的一路上,顾海一直在进行战略布局。
  结果,回到屋里,审问阶段直接跳过,顾威霆看了下表,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先睡觉,有什么事明儿再说!”
  “您明儿没任务么?”
  “当前你就是最大的任务!!!”
  顾海心里冷哼了一声,所有的敌意都表现在脸上,顾威霆想不生气都不行。
  父子俩躺在一张床上,好像是平生头一次。
  顾海肯定失眠,顾威霆自然也睡不着,两个人谁也不和谁说话,甚至动都不动一下,就像两具冰冷的尸体横亘在大床上。
  就这么一直挨着,挨了将近两个小时,旁边的鼾声终于响起。
  顾海轻轻下了床,潜到另一个房间。
  翻箱倒柜地找东西,每打开一个抽屉,都会稍等片刻,听听鼾声还在不在。终于,顾海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一管活血化瘀的药膏,踮着脚回到卧室,随便披了一件外套就往外面走。
  “你这就要去找他么?”
  顾海的脚步忽的一停,心里暗暗骂了句点儿背!
  房间里的灯亮了,顾威霆从床上坐起身,幽暗冷峻的视线打量着不远处的顾海。
  “手里拿的什么?”
  “药膏。”
  “你拿药膏干什么?”
  “您把他的手打坏了。”
  顾威霆从顾海的话里听出了控诉和埋怨,视线中又多了几分审视,恍恍惚惚间好像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一样。
  “我出去执行过那么多次任务,大大小小的伤受了无数次,也没见你关心过啊。”
  顾海尴尬地笑了笑,“#果您不干涉我和因子,我保证以后会多多关心您。”
  顾威霆浓重的眉毛挑了挑,幽幽地说:“看来你病得不轻。”
  “我的病早就得了,已经落下病根了,现在治也晚了。”
  “谁跟你这臭贫呢?”顾威霆又是毫无征兆的一声训斥。
  顾海站得笔直,面对吹胡子瞪眼的行径,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爸,我今年18了,不是您扇个大耳刮子就能听话的年纪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人生观,有了判断是非得失的标准,不是您的暴力能左右的。所以,请您注意您的一言一行,学会尊重我,我不仅是您的儿子,也是一个普通公民。”
  顾威霆已经下了床,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顾海。
  “那你和我说说,你判断是非得失的标准是什么?”
  顾海笔挺的身躯一步步朝顾威霆靠近,灯光在他的成熟的面孔周围打了一圈光晕。
  “我觉得对就是对,我觉得错就是错,我捡到便宜了那就是得,我吃亏了那就是失。”
  顾威霆面容扭曲,嘴角外扯,“一堆废话!!”
  “我就是活跃一下气氛。”顾海突然笑了笑,走到顾威霆身边,“从现在开始,我们父子俩正式谈一谈。”
  其实,顾威霆把顾海抓到这来,也不是为了关禁闭,就是想给他做做思想工作而已。只不过顾海说话太呛人,十句话有九句都让顾威霆下不来台,如果他一早就是这种诚服的态度,顾威霆也不会朝他动手。
  于是,父子俩对面而坐,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平心静气的谈话。
  “爸,我先插一句,您把因子安排在哪了?”
  顾威霆冷脸看着顾海,“你是要和我谈话,还是要套我的话?”
  “没,您误会了。”顾海尽量放松口气,“我就是想问问他那房间是什么条件的?”
  “这和你有关系么?”
  顾海还在自说自话,“应该不会太次吧?”
  顾威霆刚柔和下来的面部线条又开始绷紧了。
  “四居室?三居室?不会是两居室吧?起码要有个独立的卫生间啊,不能让他去公共厕所和澡堂子吧?您别误会,我不是刻意关心他,我是为您考虑,他现在也算是您的儿子了,这么抛头露面的不太好。”
  顾威霆忍着最后一丝耐心,“这些事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安排。”
  顾海点点头,“那开始吧。”
  顾威霆清了清嗓子,“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变态的想法的?”
  顾海还在愁眉不展,顾自琢磨着什么,直到顾威霆的话停了,他才把眼皮抬起来。
  “爸,我能不能再插一句?真的是最后一句。”
  “说!”
  “因子那屋的被子是羽绒被吧?别是蚕丝的,现在蚕丝被净是假的,一点儿都不暖和。”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重新恢复暴力手段。”
  第一卷:悸动青春 181洗脑过程开始。
  挨了一顿揍之后,顾海咧开发肿的嘴角吃着早饭,顾威霆坐在对面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你不会打算这样看我一辈子吧?”
  顾威霆冷冷开口,“一辈子到不至于,我也活不到你死的那一天,反正我在有生之年,你是别指望重获人身自由了。”
  顾海停下口中的咀嚼动作,阴森森的眼神看着顾威霆。
  “您别逼我大义灭亲。”
  顾威霆站起身,整理着装,对着镜子轻描淡写地说:“你要真能杀了我,我以你为傲。”
  “狂老头……”顾海嘟哝了一句。
  顾威霆的手僵持在衣领上,余光瞥了顾海一眼,“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加油!”顾海顽皮地挥了挥拳头。
  而后自个在心里狂吐。
  顾威霆整理好衣服,穿好鞋子,临走前朝顾海说了句,“我要出差一个礼拜。”
  顾海眼睛一亮。
  “我会派人看着你的。”顾威霆紧跟着补了一句。
  顾海亮堂堂的目光里掺杂了几分恼恨,理直气壮地反驳了一句,“我总得上学吧?不能因为这事荒废了学业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俩请好了老师,名师授课、一对一服务、100%好评率,保证你能上重点。”
  顾海发紫的嘴角扯动两下,“您不是被哪个教学机构给忽悠了吧?”
  “#果他能把我忽悠了,就一定能把你忽悠到正轨上。”
  顾海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顾威霆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话,“我的耐心不多,我只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一个礼拜之后,我来验收成果。如果到时候你还执迷不悟,我们就得好好想个法子了。”
  说完,铿锵有力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顾海赶忙站起身,拿着昨晚藏了一宿的药膏,直奔门口而去。
  “顾少爷,请!”
  门口两个特种兵身扛长枪,做了一个恭送的手势。
  “谢了。”顾海一脸漠然。
  刚要迈步,突然两道黑影闪了过来,一手架住顾海的一条胳膊,强行拖着他往既定的方向走。顾海哪受得了这种束缚,当即出手,三个人一番好打。
  人家两个特种兵也不是吃素的,能让顾威霆点名道姓的,肯定是精英中的精英,对付顾海还是绰绰有余的。顾威霆临走前也说了,甭管他是谁,只要不服从命令就用武力解决。可这俩人还是长了脑子的,真要打坏了肯定赔不起,所以只能采取制服手段,虽然过程艰辛但是很保险。
  俩人怕惹恼了顾海对自身不利,所以在给他戴上手铐的那一刻还夸了一句,“不愧是首长的儿子,真是人中之龙!”
  草,从哪找来的俩傻B……顾海心里恶骂了一句。
  结果,两个特种兵把顾海押到了一个房间,白洛因也在那。俩人一对上眼,齐齐愣了一下,顾海忍不住回头吼了一句,“怎么不早说是来见他的?”
  其中一个特种兵昂首挺胸,干脆利落地回道:“你也没问啊!”
  “行了,你俩滚出去吧。”
  两个人脚步齐刷刷地往外走。
  “等一下,先把我手铐解开了。”
  白洛因看着顾海像犯人一样地被押送进来,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再看他身上的这些伤,沉郁的目光又裂开一个大口子。果然还是挨打了,昨晚战战兢兢地担心了一宿,悲剧还是发生了。
  “没睡好吧?”顾海顶着一张大花脸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动了动唇,半天没说出话来。
  “对了。”顾海从衣兜里摸出一管药膏递给白洛因,“昨晚就想给你送过去,被我爸发现了,差点儿给没收。”
  白洛因伸手接过去,低头瞅了一眼,开口问道:“给我药膏干什么?”
  “你的手不是被鞭子抽坏了么?”
  白洛因呆愣住,他早就忘了这么一茬了,顾海竟然还记得。
  “你自个都成这副德行了,还给我送药膏?”
  “我这是家常便饭,就跟被蚊子叮了个包一样,啥感觉也没有。”说罢拉起白洛因的手瞅了瞅,一副血活的表情,“我草,都起檩子了!”
  白洛因觉得顾海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副语气就像是往他的胸口捅了一刀。
  “你走之前不是和我保证态度端正,绝不和你爸起冲突么?”
  “我态度挺端正的。”顾海一副委屈的表情,“我说了要和他好好聊聊,他也答应了,期间我说话一直挺客气,可他太不讲理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动手。”
  白洛因微微眯起眼睛,试探性地问:“你是不是向他打听我的情况来的?”
  顾海扯开嘴角艰难地笑了笑,“还是你了解我。”
  白洛因一瞬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对了,我正要问你,孙警卫给你安排的房间在哪啊?条件怎么样?”
  “……”
  “你昨天晚上睡了么?床够宽么?被子够暖和么?”
  “孙警卫没给你做什么思想教育吧?没说这程子要对你怎么怎么样吧?”
  顾海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白洛因一句话都没回,就那么阴沉着脸坐着,看都不看顾海一眼。顾海心里本来就急,再加上说话费劲,要是还听不到回应,心情可想而知。
  “你怎么不说话啊?”顾海没好气地拍了白洛因的脑袋一下。
  白洛因凌厉的视线朝顾海扫了过去,“你别理我!”
  昨天顾威霆说了那么多打击人的话,顾海都没往心里去,白洛因这么一句话,就把他伤着了。
  “咱俩好不容易见一面,你还给我脸色看,你也太狠了吧?”
  白洛因心里默默回了一句,谁也没你狠,你瞧你干的那点儿事,真尼玛是……怕什么来什么!
  直到老师来,顾海也没能再和白洛因说上一句话。
  这位老师也是部队里的军官,研究生学历,以前也辅导过一些士兵,都是义务性质的。像这种系统地教学还是头一次,尤其还是首长的儿子,不免有点儿紧张。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华,男,26岁,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