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37)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孙警卫眨巴眨巴眼,这孩子还有这癖习呢?
  顾海冲刺、低吼,伏在白洛因的身上缓了片刻,这才恋恋不舍地将自个的老二掏了出来。
  “我现在要回去么?”顾海征求白洛因的意见。
  白洛因按住顾海,“先别回去呢,你爸肯定在找你,这会儿钻出去就是自投罗网。”
  顾威霆在每个房间里都转了转,结果根本没看到顾海的影子,一时间勃然大怒!臭小子,果然还是偷偷摸摸跑了!可怜那两个特种兵,刚躺下没一会儿,被窝还没捂热,就被班长轰了起来。OX白洛因和顾海竖起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铿锵有力。
  “首长,您怎么过来了?”
  顾威霆不说话,直奔白洛因的房间,大力地叩门。
  “快,赶紧钻进去!”
  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结果刚把地板盖上,就想起一句话忘了嘱咐,他想告诉顾海,回去别躺在床上,最好藏在某个地方,结果晚了。
  敲门声越来越激烈。
  孙警卫的声音传来,“小白啊,你睡了么?”
  白洛因平缓了一下呼吸,伪装出一副睡态朝门口走去。
  开门一瞧,外边两个人,顿时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孙叔,叔,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威霆没说话,径直地朝里面走去,掀开被子,没有人;打开柜子,没有人;拉开窗帘,还是没有人……
  冷峻的目光灼视着白洛因,“顾海没在你这?”
  白洛因得需要多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流露出如何无辜的眼神。
  顾威霆又阴着脸走了出去。
  顾海从地道里钻出来,刚要躺到床上,突然白洛因显灵了,脑子里灵光一闪,藏进了旁边的衣柜里。
  顾威霆在门口对那两个特种兵大吼:“马上给我出去找,找不着别回来了!”
  废物!一个人竟然能看丢了……顾威霆骂骂咧咧地朝卧室走,粗重焦灼的呼吸声听在顾海的耳朵里分外真切,他故意调整了一个姿势,制造出微不可闻的动静。
  军人的耳朵都是异常灵敏的。
  顾威霆很快朝衣柜走来,缓缓地拉开了衣柜的门,霎时间愣住。顾海就蜷缩在衣柜里,眼睛微微眯着,一脸似醒未醒的表情,感觉到光亮,还反应迅速地用手一挡,做出一副在这里睡了很久的假象。
  “爸,您怎么回来了?”混混沌沌的声音。
  顾威霆目露疑惑之色,“你藏在这儿干什么?”
  “睡觉啊……”顾海蔫不唧唧地回了一句。
  怪不得刚才在床上没看见,闹了半天猫在这睡呢!等下……“你不去床上睡,跑这来干什么?
  顾海笑得苦涩,“房间太空旷了,床太大了,只有挤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我才能感觉到家的温暖。”
  顾威霆,“……”
  第一卷:悸动青春 184爆炸性好消息。
  顾威霆躺下的时候,顾海已经睡着了。
  房间的灯是关着的,顾威霆的手已经摸到了开关,却迟迟没有按下去。顾海就睡在他的身边,不足一尺的距离,顾威霆突然想好好看看他,从小到大,顾威霆能这样仔细端详儿子的次数少之又少,记忆中他的脸庞还是巴掌大,一眨眼的工夫,这张脸已经如此成熟俊朗了。
  错过了初为人父的喜悦,错过了儿子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学会开口喊爸的,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学会走路的,记不清他第一天上学的场景,甚至不知道他爱吃什么,爱玩什么……
  每一次自己出现,都是以一个魔头的形象。
  当他在训练场上偷懒的时候,当他在学校惹出事端的时候,当他独自一人在外浪荡的时候,当他这段扭曲的恋情被曝光的时候……
  以怒吼开端,以拳打脚踢结束。
  这是他们父子俩唯一的相处模式。
  他从未给过他任何温暖,即便在他母亲去世的那几天,他都在到处奔走,他只愤怒于他对自己的误解,却从未想过,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失去唯一的精神寄托,是怎样的伤心和绝望。当他看到一米八几的儿子收拢着自己的双脚,蜷缩在衣柜里的时候,心不期然地痛了。
  无论他做错了什么,真正的罪魁祸首都应该是自己。
  顾威霆静静地注视着顾海的脸,连他都意识不到自己的目光有多温柔。他看到顾海的头发上粘了两个棉絮,伸手给他择了下来,又发觉他的嘴角有一抹泥痕,想也不想是为什么,就直接帮他擦掉了。
  关上灯,躺下没一会儿,就感觉顾海的身体朝这边凑了过来。
  他已经睡熟了,放下了所有的戒备。
  顾威霆侧过身,还未来得及闭眼,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那是一双比自己温暖了几十倍的大手,紧紧包裹着自己。顾威霆神色一滞,目光朝顾海看过去,他没有醒,完全是下意识地在为自己暖手。
  一瞬间,心中感慨万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顾威霆朝孙警卫问。
  “关于顾海这件事,你怎么看?”
  孙警卫正在喝粥,听了这句话,差一点儿呛到。
  “您问我的意见?”
  “这还有别人么?”
  孙警卫撂下筷子,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觉得,我们做家长的没必要小题大做,有时候,咱们的强力管制反而会给他们造成强烈的心理暗示,让他们开始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定性。就拿我女儿来说吧,她在初二的时候和一个男生交往过,直到分手,我和她妈都不知道这件事。现在我女儿也好好的,学习生活一切照旧。
  有一次她和我们聊起这件事,完全当成一个玩笑。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我们知道了,出面阻止了,是不是孩子会理所当然地将这事定义为早恋?是不是玩笑就会成为她眼中真正的恋情?
  同理,如果您现在出面阻止,他们两个人就会下意识地将这段感情定义为恋情。事实上您看到了什么呢?您不过看过了他们抱在一起,亲在一起,试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谁没和哥们儿热乎过呢?也许过了两三年,等他们有了新的生活环境,他们再回头看这一切,不过是个玩笑而已。”
  顾威霆沉思了片刻,定定地看着孙警卫。
  “你的意思是,我就放手不管了?”
  “也不是不管。”孙警卫宽厚地笑笑,“您可以适当地引导,至于听不听,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顾威霆冷哼一声,“那他肯定不听。”
  “其实吧,我觉得您就是多虑了,您还记得三连那个小郑不?当时在查寝的时候,发现和他临铺的二虎挤在一个被窝,后来经过调查,俩人关系不正常,直接被开除了。结果怎么样?俩人离开部队之后,没两年就结婚生孩子了,现在估摸着早就没联系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问题的关键是,我儿子不是小郑,也不是二虎,他是个百年难遇的特殊品种。”
  孙警卫憋着笑,特殊品种不也是您孕育出来的么?
  “我觉得他没有什么特殊的,因为他是您的儿子,所以您觉得特殊。这事要放在我孩子身上,我也会着急,巴不得他俩马上分开。可问题的关键是,这种事急不得,急了也没用。他俩现在就在热乎期,您能拿他们怎么样?一个送到国外,一个关进部队?他俩要是心里惦记着对方,您就是再怎么阻隔他们,他们也能想方设法联系到一起。”
  最后一句话,顾威霆倒是很认可,他现在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好像怎么折腾都消磨不掉他俩的热情。
  中午上完课,俩人被顾威霆叫到一个屋吃饭。
  “吃完这顿饭,你俩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顾威霆沉声宣布。
  白洛因和顾海本来都在埋头吃饭,听到这句话,齐齐把头抬了起来。
  “爸,你这话啥意思啊?”顾海问。
  顾威霆淡淡扫了他一眼,“我的意思就是你俩别在我眼皮底下晃悠了,我看着烦。”
  好消息来得有点儿突然,俩人谁也没反应过来。
  白洛因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威霆,上午他还在担心地道的事,怕被顾威霆发现,再对顾海一顿恶揍,考虑着要不要赶紧埋上。结果事态发展突然来了个急转弯,不仅没有恶化,还朝着好的方向前进了。
  顾海的手试探了一下顾威霆的脑门,结果挨了狠狠一筷子。
  “爸,你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别跟我这臭贫!”顾威霆阴着脸,“赶紧吃饭,吃完饭赶紧走人!”
  顾海黑眸闪动,“爸,您不管我了?”
  顾威霆还了顾海四个字,“恕我无能。”
  “别啊!”顾海得了便宜还卖乖,“爸,您别不管我啊,我还指望您把我领上正道呢。你这一撒手不管,万一我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呢?”
  顾威霆不动声色地吃着碗里的饭,“我管你的时候,你也没少整。我不管你了,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反正我看不见。”
  “那我以后想您了咋办?”
  这句话,终于让顾威霆手里的筷子停了停。
  顾海心里不由的一紧,我滴个天,不会感动了吧?再临时改变主意,把我留在这可咋办?真操蛋,不如不多这一句嘴了!
  顾威霆瞥了顾海一眼,突然无奈地笑了笑,便没再说什么,继续吃着碗里的饭。
  白洛因恍惚间觉得,他每一次离开家,都会看到这样一个熟悉的笑容。
  “爸,我走了啊!”
  顾海提着两个大包,站在门口和顾威霆告别。
  白洛因一直在看顾威霆,等顾威霆的眼神朝他看过去的时候,他却把目光移开了。
  两个人又和孙警卫打了声招呼,并肩朝远处走去。
  孙警卫禁不住感叹了一声,“白洛因这孩子真不错。”
  顾威霆斜了他一眼,“要不介绍给你闺女算了。”
  “别……”孙警卫笑着摇摇头,“高攀不起。”
  顾威霆跟着笑了笑,俩人转身一起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白洛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顾海把手放在白洛因的后脑勺上,乐呵呵地问:“你不会还沉浸在昨晚的惊吓中呢吧?”
  “不是,我突然想起我爸了。”
  顾海站住脚,“要不咱就直奔你们家?”
  “不是。”白洛因突然攥住顾海的胳膊,“我是想和你说,我打算和我爸坦白。”
  顾海刚轻松下来的心情因为这句话瞬间沉重下来。
  “咱能不能先喘口气?”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顾海扶额,“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第一卷:悸动青春 185多么仁慈的爹。
  顾海和白洛因先回了自己的家,把东西收拾好之后,去了老白的家。这会儿已经是傍晚了,白汉旗刚下班没多久,邹婶在厨房做饭,孟通天在院子里玩,一家人其乐融融。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在门口停了脚步。
  白洛因突然觉得,他不是回家来看父母的,他是来杀人灭口的。
  顾海看着白洛因那一副愁苦的表情,忍不住开口说道:“要不……”
  “我已经决定了。”白洛因打断了顾海的话。
  抬起脚刚要往里走,又被顾海拽住了。
  白洛因看了顾海一眼,宽慰道:“别担心,既然我已经答应你不改变主意,就肯定不会改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