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50)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白洛因身体一僵,扭头看向顾海,牙齿磨得吱吱响,“你果然!!……不玩,爱玩自个玩去!!”
  “特好玩!”顾海一个劲地煽动。
  白洛因终究没抗住诱惑,好奇的问了句,“你买的是啥?先让我看看。”
  “啧啧……”顾海坏笑,“刚才谁说不玩了?”
  “先给看看呗!”
  顾海笑得- yín -荡无耻,“回头再说,我怕我拿出来就想玩,到时候连饭都吃不好。”
  顾海越是这么说,白洛因心里越是没底,于是趁着顾海炒菜的工夫,进了卧室不停地翻找。衣柜、书柜、写字桌的抽屉、枕头底下……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找遍了,愣是没发现什么可疑物品“吃饭了,宝贝儿。”顾海在外喊了一声。
  白洛因只好作罢。
  今儿是小年,大小算个节日,又除掉心腹大患,俩人决定喝一杯。本来吃饭前约定好了,就一杯,绝对不多喝,结果越聊越兴奋,不知不觉第二杯酒也下肚了,顾海存心灌白洛因,于是又倒了一杯,结果灌到最后自个也多了。
  白洛因一喝多了,绝对是个活宝,顾海就是瞅准这点,才拼命找机会往他嘴里倒酒。
  俩人歪倒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面小镜子,白洛因瞧见自个的脸红扑扑的,以为染上什么东西了,于是把头埋进顾海的肩窝,不停地蹭,蹭完了再一瞅,更红了。
  “邪门了。”白洛因喃喃的。
  顾海精神醉了,身体还清醒着,于是拽了白洛因一把,说道:“你在那蹭不管事,你得在这蹭。”说罢指指自个的胯下。
  白洛因的脑袋瞬间倒了下去,像是个铁球砸到了顾海的老二上,顾海嗷的叫了一声。
  白洛因翘起半边脸,偷摸着瞟了顾海一眼,笑得坏透了。
  “吃一口,可好吃了。”顾海掏出大鸟,搁到白洛因嘴边。
  白洛因冷哼一声,脑袋扭了过去,后脑勺对着小海子。
  顾海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一把将白洛因拽起来,“对了,我买的情趣用品还没玩呢!”
  白洛因一听这个来精神了,腰板儿挺得倍儿直。
  “对,对,快去拿,麻利儿的。”
  第一卷:悸动青春 200顾海的恶趣味。
  一分钟后,顾海回来了,白洛因醉醺醺的眼神看了过去,瞬间呆愣在原地。他以为顾海会拿着个带电的假*器或者*情的药水之类的,哪想那家伙抱着两身衣服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了,如果衣服是透视的或者镂空的也就罢了,尼玛还是密不透风的!
  顾海将衣服在白洛因面前抖落开,一副献宝的表情。
  仔细一瞧,一件六十年代的军大衣,袖口的棉花都露出来了,还有一件同年代的红棉袄,上面印着两朵牡丹花,盛开得鲜艳夺目,透着浓浓的乡土气息。
  白洛因只是喝醉了,智商没有下降,不带这么糊弄人的!!随即拽住顾海的两只耳朵狠狠往外扯,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你见过谁拿军大衣和花棉袄当情趣用品啊?!!!”
  怪不得一直没找着,敢情一直在眼部前儿晃,就是没看出来,当时还以为是房东他姥姥的嫁妆落在这了呢!
  顾海赶紧把自个的耳朵解救下来,随后解释道:“这个是用来玩角色扮演的。”
  “角色扮演?”白洛因扫了顾海一眼,“扮演什么角色?”
  “我呢……”顾海指了指自个,“扮演老村长!”
  “你!”顾海停顿了一下。
  白洛因一脸认真地等着。
  “扮演窝囊废的媳妇儿!”
  白洛因的手又朝顾海伸了过去,顾海赶紧护住自个的耳朵。
  “凭啥我扮演窝囊废的媳妇儿?你咋不演?”
  “别嚷嚷,嘘!”顾海竖起手指,一副神秘的表情,“我告诉你哈,这棉袄太小了,我的肩太宽,穿不进去。”
  “你以为我傻啊?”白洛因倒竖双眉,“咱俩衣服都是一个号的!”
  “不信我穿给你看看!”
  说罢,顾海把棉袄拿了过来,先穿好一个袖子,然后把另一个袖子翻过来再穿,这样就等于把棉袄从身后拧了一圈,能穿进去才怪。
  “你看,这只袖子穿不进去了吧?”顾海故作无奈地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愣愣地瞧了两眼,大概是觉得顾海穿这件花棉袄太逗了,傻乎乎地跟着笑了起来,也没往后面瞅,就一个劲地点头,“还真穿不上!”
  “对吧?我能骗你么?”
  说着就把棉袄脱下来给白洛因穿上了,白洛因穿着有点儿短,但一点儿都不影响效果,穿上之后整个人都变土了。顾海又拿来一条缩腿儿裤子给白洛因穿,白洛因一看裤子是绿色的,说什么都不穿。
  “哪有红棉袄配绿裤子的?”
  顾海硬是把裤子给白洛因套上了,还一个劲地忽悠,“只有这种搭配,才能显示出一个农妇的淳朴和善良。”
  “我不演农妇!”白洛因嚷嚷。
  顾洋佯怒着看着白洛因,“衣服都换好了就不能反悔了。”
  又做了一会儿思想工作,白洛因总算答应配合了,于是顾海开门走了出去。
  “砰砰砰!”敲门声。
  白小媳妇儿把门打开,顾村长风尘仆仆地站在外边。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台词,白小媳妇儿开口问候道:“村长,咋这么晚才过来呢?”
  顾海瞧见白洛因那一副憨傻加二货的倒霉样儿,顿时觉得给自个开门的人不是窝囊废他媳妇儿,而是穿着媳妇儿棉袄来开门的窝囊废本人。
  “你这不行!”顾海提出批评,“你得又羞又喜地说这句话!为什么羞呢?因为你在和我偷情,为什么喜呢?因为你丈夫满足不了你,你盼了我好多天了。”
  白洛因心领神会。
  顾海挥挥手,“重新开始。”
  于是又出门了。
  没一会儿,门又响了。
  白洛因打开门,这一次记住了,一边笑一边说:“村长,咋这么晚才过来呢?”
  这个笑容立刻让憨傻变成了憨态可掬,顾村长差点儿就去揉白小媳妇儿的脸了,但是本着对村长德高望重的好形象的维护,顾村长还是遏制住了这个邪恶的念头。
  他正气凛然地迈步进屋,等门一关上,立刻露出轻浮猥琐的笑容。
  “你男人不在家?”大手捏住白小媳妇儿的下巴。
  白小媳妇儿咬了咬唇,没说话,其实他是忘词了,却歪打正着地刻画出一副欲拒还迎的表情,瞬间将顾村长迷得七荤八素。
  顾村长将白小媳妇儿抵在墙角,气喘吁吁地吻着他的脖子,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
  “顾村长,您这是要干嘛啊?”白小媳妇儿作势要推搡。
  顾村长邪肆一笑,“你说我要干嘛啊?”
  手伸进白小媳妇儿的裤子里。
  “啧啧……都没穿内裤啊?是不是知道今儿我要来啊?”
  白洛因实话实说,“演戏之前你给我脱的。”
  顾海动作顿了顿,黑着脸在白洛因的屁股上打了一下,训道:“投入一点儿,什么演戏啊?谁跟你演戏呢?你现在就是白小媳妇儿,我就是顾村长!”
  白洛因急了,一拳砸在顾海胸口,“不玩了!”
  “好好好,就是我脱的,就是我脱的,村长给小媳妇儿脱的,村长要干小媳妇儿,穿裤子怎么干啊?是吧?”
  白洛因很快又入戏了,“村长,我家那口子一会儿就回来了,您赶紧走吧!”
  “他回来又怎么样?他回来正好,就得让他看看,真正的爷们儿是什么样的!”说罢就去扒白小媳妇儿的裤子。
  白小媳妇儿挣扎着不让脱,一副哀求的模样看着顾村长,“村长,您别这样,我家那口子已经开始怀疑了,我怕……”
  “怕啥?他自个窝囊废,还不让别人疼疼他媳妇儿?”这是什么逻辑!!
  白小媳妇儿依旧挣扎,越挣扎顾村长越来劲,越起劲越口无遮拦,“臭婊子,都让我干了百八十回了,扭扭捏捏给谁看呢?给我主动把腿叉开,不然老子强女干了你!”
  “顾村长,我家那口子回来了!”白小媳妇儿突然惊叫一声。
  顾村长露出野兽的笑容,“正好让他瞧瞧!”
  “不是,他真来了,我都听见敲门声了。”
  这是当初台词设计好的,所以当白小媳妇儿惊慌失措的时候,顾村长应该不由分说地硬上。于是顾村长当即撕开白小媳妇儿的小棉袄,大力揉搓白小媳妇儿的胸前两点。
  “真的有敲门声!”
  小小的挣扎一下那是情调,挣扎厉害了那…坏气氛了,尤其当一个媳妇儿伸出脚朝你的裤裆上给一脚的时候,再恶趣味的男人都该清醒了。
  “砰砰砰!”
  顾海和白洛因交换了一个眼神,不是吧?窝囊废真回来了?
  顾海起身晃晃悠悠去开门,白洛因果然喝多了,不仅没趁着这段时间把棉袄脱下来,还尼玛把松开的两个扣子重新系上了,整整齐齐地站在门口迎客。
  打开门的那一刻,顾洋以为自个穿越了。
  一个军大衣配雨鞋,一个红棉袄配绿裤子,这是闹哪样啊?
  白洛因入戏太深,拔不出来了,这会儿瞧见顾洋,错愕地来了句,“窝囊废,你回来了……”
  顾洋冷峻的脸上浮现无数道黑线条,都快编成网了。
  顾海自打瞧见顾洋那张脸,他就清醒了,你说你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煞风景!心里正膈应呢,突然瞧见自家媳妇儿搂住人家胳膊了,还尼玛挺委屈地跟人家解释,说村长是来这慰问群众中的,咱俩还是两口子。
  顾海急了,一把将白洛因拽了回来,怒道:“你瞅好了,你和谁是两口子啊?”
  白洛因给顾海吼得一懵,扭头瞧了顾洋一看,又瞧瞧顾海,“嘿,我发现你俩长一模样儿,窝囊废和老村长一个人扮的,那他是窝囊废,你也是窝囊废!”
  完了,这酒犯后劲了。
  顾洋自打闻到这满屋的酒味儿,就知道这俩货为啥抽邪风了,本来他是想来这道个别的,明儿就回北京了,结果瞧他俩这副德行,说了也等于没说。于是在白洛因棉袄的衣角上扯了一下,又别有深意地瞧了顾海一眼,径直地走了出去。
  顾洋走后,白洛因还对着门口愣了一会儿神,看得顾海醋意大发,赶紧将小媳妇儿搂入怀中,霸道地吻了上去,“别看了,再看他也不是你男人。”
  白洛因还没明白,“走的人是窝囊废还是村长?”
  顾海这次改口了,“走的是村长,我是窝囊废,我才是你原配男人。”说罢用手在白洛因红扑扑的脸蛋上调戏了一把。
  “那你怎么穿着村长的大衣啊?脱下来,我给他送过去。”白洛因作势要扯。
  顾海一把攥住他的手,“怎么着?偷情偷上瘾了?真不把你男人放在眼里了,走,跟我进屋,今儿晚上咱得好好算算帐。”
  于是,顾海的角色瞬间从老村长变成了窝囊废。
  “你听好了,现在我是窝囊废,你呢是我媳妇儿,我没有性能力,只能看不能上,所以你得尽媳妇儿之责,每天给我表演,让我过过眼瘾。”
  顾海以为,他这话说完之后又得做一系列思想工作才能请动这位爷,结果今儿白小媳妇儿特自觉,直接把花棉袄一脱就上了床,顺带着点了一颗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