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58)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不过该公司选拔制度非常严格,前来应聘的女员工要长得漂亮,还是理科专业毕业,拥有高学历和过人的智慧。除此之外,她们必须是单身,以后的择偶方向要与本单位的经营业务挂钩,顾名思义,就是尽量和客户谈恋爱。
  在这个理科女生如此稀缺的当下,本公司的这一招聘政策无疑将京城所有竞相追捧的理科女毕业生全都网罗至此,差点儿把那些大龄理科男毕业生赶尽杀绝。
  于是,该公司每年的年会,一位总经理面对着上百位美女,那阵势就像皇太子选妃一样。
  这些大龄剩女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议论他们的总经理,并乐此不疲。
  这几天正是公司新一年度的招聘会,她们可议论的话题又多了。
  “哎,你们听说了么?今年招聘会的人数比去年多了一倍,那现场就和北影表演专业面试似的,一个比一个漂亮。”
  “光漂亮有什么用啊?没本事白搭!上个月新来的那个小梁,还是纪委书记给介绍来的呢,结果没几天就给辞了。”
  “她那纯粹是奔着咱总经理来的,想借这么个机会钓个金龟婿,结果咱总经理根本不鸟她!”
  “咱总经理鸟过谁啊?鸟过你么?鸟过你么?”
  “没,我都来这一年多了,也没和他说上几句话。”
  “就是嘛,你说咱总经理怎么想的?千方百计招了这么多美女进来,结果瞅都不瞅一眼。原以为来这是当花瓶供着,结果尼玛是来干力气活儿的!”
  “他是在等吧,等那个能让他动心的,指不定哪天就有个幸运的小妞被他钦点。”
  “我好怜悯那个小妞,你想想,咱总经理是高干子弟,又有真才实学,还经营着这么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他长得也好啊!这是典型的高富帅啊!你想想,这种男人给你你能驾驭么?每天百十号美女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你,你受得了么?”
  “我还听说咱总经理一个人住,从不请保姆,而且会做一手好菜!”
  “我滴个天啊!百年难遇啊!我更加可怜那个被看上的小妞了。”
  “少来了,真要看上你,你就在被窝里偷着乐吧!”
  “嘘……别说了,总经理来了。”
  顾海面无表情地穿过销售部的工作大厅,径直地走进办公室,后面还跟着副总,也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士。
  顾海刚进去没多久,刚刚安静下来的工作室又沸腾了。
  “看到了么?咱顾总今儿穿了一件紫色的衬衫。”
  “看到了!!看到了!!和他的气质好搭!!”
  “哎,我好羡慕咱们副总,她可以随意进出总经理的办公室。”
  “咱能和她比么?人家可是顾总高薪挖过来的,说不定就是那个被钦点的小妞,只是没当众宣布而已。”
  “千万别这么说,我还得在这熬两年呢,给我留点儿YY的空间吧!”
  闫雅静把一叠文件递到顾海手边,“签字。”
  顾海随意翻阅了一下,然后在合同书上签了自个的大名。
  每次闫雅静看到顾海签的字,都会感慨一番,“顾总你的字怎么这么漂亮啊?你是怎么练出来的?”
  顾海总是闭口不答。
  闫雅静接了一杯水,坐在顾海的对面,看着顾海那张冷-峻的面孔幽幽地说:“顾总,你干嘛要招那么一大群色女进来?你知道么?她们每天都在背后议论你,那天我上电梯的时候,听到两个员工在议论你的肌肉,说摸起来肯定很有质感。”
  顾海不冷不热地说:“下次再听到,替我谢谢她们。”
  “你!……”闫雅静佯怒的看着顾海,“你是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吧?”
  “这是树立威信的一种手段。”顾海皮笑肉不笑。
  闫雅静也给顾海倒了一杯水,俩人继续闲聊。
  “对了,顾总,今儿有个人妖来应聘。”
  顾海口中的水差点儿喷出来。
  “不过她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的,既有男性开拓性的思维,又有女性的细致和耐心,实乃不可多得的人才。”闫雅静表情很认真。
  “招进销售部吧。”顾海淡淡说道:“说不定哪个客户就好这一口。”
  “哎,你宁可招个人妖进来,也不接受一个正经八本的男人。你怎么就这么讨厌男人呢?不过这也是件好事,起码证明你不是GUY。”
  顾海抬起眼皮看了闫雅静一眼,看得她汗毛直竖,然而几秒钟之后,顾海的目光又转归正常。
  “把我电脑里面的会议记录提出来,把里面的文件精神传达下去。”
  闫雅静放下手里的杯子,麻利地打开顾海的电脑,习惯性地去找各种文件夹,结果都没看到顾海所谓的会议记录。
  “没有啊,顾总。”
  顾海微敛双目,“可能是在我的私人电脑上,昨天我开会是带着那个电脑去的。”
  “呃……那我能打开么?”闫雅静试探性地问。
  顾海轻描淡写地回了句,“随你。”
  结果,桌面刚一显示出来,闫雅静就被眼前的巨幅照片雷翻了,随即发出欢乐的笑声。
  “顾总,我一看到你这张照片,我就想起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了。”
  顾海已经习惯了这张桌面背景,八年多了一直没换。
  “这个男孩是谁啊?”闫雅静随口问道。
  顾海朝电脑桌面看去,一张在记忆深处作恶了多年的面孔,依旧那么鲜活。
  “一个失散多年的……兄弟。”
  “失散了?为什么失散了?”
  闫雅静意识到顾海并不愿说起这件事,便聪明地转移了话题。
  “这照片是在青岛拍的么?”
  顾海点点头,“是,就是在青岛碰到你的那一年拍的。”
  闫雅静又仔细看了两眼,还是忍不住想乐。
  “这张照片拍得可真二,让我想起了佛光普照!”
  “怎么感觉像是佛祖开光似的?”
  “你见过这么帅的佛祖么?”
  “顾总?顾总?顾海!!”闫雅静大声喊道。
  顾海回过神来,看着闫雅静,“怎么了?”
  闫雅静一脸神秘的笑容,“我特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顾海淡淡的。
  “当初我往你身上喷的那些香水,到底发挥作用没啊?”
  顾海冷冷一笑,“明儿写一份辞职申请交上来,我觉得我有必要重新聘请一位哑巴副总。”
  闫雅静立刻乖乖闭嘴,老老实实地把顾海电脑里的文件取了出来。
  清晨时分的大漠戈壁,寒意正浓,一道耀眼的橘红色尾焰划破天际。
  一位年轻英俊的空军少校目光凌厉,冷冷掷出一声,“出击!”
  一瞬间,数十架战鹰呼啸着扑向天际,北京军区空军所属航空兵远程实弹突袭攻击训练拉开帷幕。这不是一次单纯的飞行训练,他们的目标是千里之外的大漠某地。到处潜伏着地空导弹拦截、雷达电磁干扰,以及进入目标区域一次性空中格斗等诸多凶险,可谓一路荆棘,杀机四伏!
  空军少校单独架势隐形歼击机,带领整个攻击编队,直击地面导弹兵阵地。
  “加速俯冲!”
  少校的命令如同一个重磅炸弹在每个等待命令的空军飞行员耳边炸开。
  一瞬间,少校的歼击机连同数十架战斗机以惊人的速度朝地面俯冲而去,戈壁滩上的骆驼刺在飞行员眼前急速闪过,扬起的沙尘如刀割般划过机翼。一枚枚火箭弹吐着火舌飞向目标,轰隆隆一阵巨响,目标摧毁,腾起十几米的沙柱。
  顺利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之后,少校从机舱走出,摘下面罩,露出一张英俊不羁的面孔。
  “首长,喝水。”
  少校接过水瓶,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又将水瓶甩了过去,“谢了。”
  “首长,你有几分把握能赢?”
  白洛因难得勾起嘴角,笑容颇有杀伤力。
  “十分!”
  第二卷:烈焰浓情 2可爱的小片警。
  晚上,所有参与军演的飞行员全部在野外宿营。
  白洛因单独睡一个帐篷,外面冷风呼啸,白洛因的羊绒衫却被汗水打湿了,脱下来之后发现外面沾满了杂草和倒刺,抖落不掉,只能用手慢慢择。
  刘冲掀开白洛因帐篷的帘子,看到他赤膊坐在里面,心里骤时一紧,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关切,“首长,你受伤了?”
  白洛因挑起眉毛,看到一张腼腆斯文的面孔。
  “我看起来像受伤的样儿么?”
  “这倒没。”刘冲有些不好意思,“我看你把衣服脱了,以为你在包扎伤口。”
  “你先把帘子撂下,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光着膀子吹冷风真是有点儿吃不消。
  刘冲只好钻进白洛因的帐篷,腋下还夹着一卷薄被。
  白洛因看到刘冲臂弯里的薄被,目露诧异之色。
  “你是害怕半夜被突袭,才跑到我帐篷里睡么?”
  “不,不是……”刘冲挺尴尬的,“我是怕你冷,特意多给你送一床被子过来。”
  白洛因扬起一个嘴角,伸出胳膊勾住刘冲的脖子,幽幽地问:“贿赂上级?”
  刘冲憨笑两声,“哪能这么说啊?咱们现在同属一个分队,你又是分队主力,明天的作战任务全指望你的指挥调度,冻着谁也不能冻着你啊!”
  白洛因哼笑一声,“算了,拿回去吧,一人就发一床被子,冻着谁都不合适。”
  “你不是比我们更不禁冻么?”刘冲笑笑。
  白洛因英挺的眉毛微微拧起,“我怎么不禁冻了?”
  “你还记得去年春节去东北执行任务么?咱们住在一个宿舍,你晚上睡觉总往我这边扎。有一天晚上还把手放在我肚子上了,结果第二天我就拉稀了。”
  白洛因轻咳了两声,“我那是习惯性动作,夏天睡觉也到处钻。”
  刘冲攥了攥白洛因的手,闷闷地说:“可你的手确实很凉。”
  “那是因为我血凉,所以身体的温度比正常人低。”
  刘冲挠了挠头,“这样啊……”
  白洛因继续择衣服上的倒刺。
  “我帮你择吧。”刘冲说。
  白洛因确实有点儿没耐心干这种细活儿,于是就把衣服递给了刘冲,自个裹起一床被子,躺在地上思索明天的作战计划。
  “滴滴滴……”警报声响起。
  白洛因的动作犹如一只野豹子,很快从地上蹿起,拽过刘冲手里的衣服,麻利地套在身上,迅速走到帐篷外边,结果发现了两架“敌机”盘旋在领地上空。
  “我X!”刘冲狠狠骂了一句,“这个点儿还搞突袭,他们都不用喘口气么?”
  白洛因迅速朝领地中心走去,刘冲也训练有素地回了自个的帐篷取装备。
  前后不到两分钟,这边所有的飞行员全部武装完毕,此时,敌方的机群已经逼近领地的上空,开始一拨拨发起猛烈的进攻。
  “兵分两路!”白洛因思路异常清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