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63)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问吧。”
  “您真的喜欢花棉袄和绿裤子啊?”
  顾海的眼色经历了复杂的变化之后终于开口,“你真的想知道?”
  小陶不住地点头。
  “等你完成了我交待给你的任务,我再告诉你。”
  两天之后,小陶苦着一张脸再次来到了顾海的办公室。
  “总经理啊,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殷切期盼,我使用了各种方法去劝说那个首长,可他就是不为所动。”
  顾海倒是没表现出任何失望,只是问:“你是怎么说的?”
  “我就把咱们公司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了,重点强调了一下公司的优势,为了显示我们的诚意,我还把咱们公司生产过的样品全都拿过去了,一一给他们展示介绍。甚至……为了公司的利益,我还牺牲了个人的尊严,小小地施展了一下美人计。可那个首长就像个木头一样,我……”小陶欲言又止,满腹委屈无处诉说。
  顾海又问:“他有没有说为什么不和我们合作?”
  说到这处,小陶更加难以启口了。
  “他……他说咱们条件挺优越的,就是可信度低。还说他对总经理的为人很不放心,对总经理的生活作风表示怀疑。他说……他无法和一个只招女员工的公司合作。”
  这是小陶第一次在顾海的脸上看到如此生动的表情,内心惶恐不安,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刚到手的职位和“宠幸”就这么没了。
  顾海一句话都没说,径直地走了出去。
  “首长,有人找。”
  白洛因从研究室走出来,看到顾海的车停在外边,他就倚在车门处,朝白洛因招了招手,好像俩人是熟识多年的老朋友,前两天打架的根本不是他们一样。
  白洛因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方便找个地儿聊聊么?”顾海问。
  白洛因点头,“成,我去开车。”
  二十分钟后,俩人去了一家安静的茶馆里喝茶。
  沉默了半晌之后,顾海先开口,“我的下属和我说,你之所以拒绝合作,是怀疑我个人的生活作风。”
  “没错。”白洛因直言不讳,“我们的研究项目是高度保密性的,除了要求公司有足够的实力,更要求公司的信誉度要好。我认为,一个只招美女的经理是不可靠的,我不敢轻易和这样的公司合作。”
  顾海莫名其妙地笑了笑,“那好,我今天就向你证明一下,我的作风有多端正。”
  其后的两个小时,俩人断断续续地聊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没有一点儿多余的话。白洛因一直在等,等顾海所谓的证明,结果太阳都落山了,顾海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顾总!”白洛因暂时打断顾海,“我觉得你有必要直接切入主题,我的时间不多了。”
  “你认为什么是主题?”
  白洛因好心提醒,“你不是想和我证明你的作风有多端正么?”
  “我已经证明完了啊!”顾海摊开手。
  白洛因眸色渐沉,“你是怎么证明的?”
  顾海幽幽一笑,“老相好,我们单独相处了三个多小时,我没做出一点儿非礼的举动,这还不够证明我的作风有多端正么?”
  第二卷:烈焰浓情 8参观某人宿舍。
  白洛因的黑眸像是两把冰刀刮蹭着顾海的心。
  “你把我叫到这,说了这么多废话,其实就最后一句话是说给我听的,对吧?”
  顾海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白洛因,“你还是这么了解我。”
  “因为你就是一个洋葱。”
  顾海微敛双目,“此话怎讲?”
  “你把自个包裹得圆滑丰满,让人忍不住想挖掘你内心深处的秘密,可当他含着泪一层一层剥开之后,发现洋葱根本就没心。”
  顾海不怒反笑,“没心总比烂心强。”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气,“顾总,我请你吃顿饭吧!”
  “白首长,这多不好意思。”
  白洛因挺客气,“不好意思的是我,你们拿出这么大的诚意要和我们合作,我却驳了你的面子。这顿饭就算给你赔个不是,希望顾总别往心里去。”
  得!这句话算是把顾海的合作意向一棒子打死了!
  顾海不仅没变脸,还豁达地笑笑,把手自然地搭到白洛因的肩膀上。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点儿小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白洛因感觉顾海压在自个肩膀上的那只手像是灌了铅,压得他找不到一点儿重心。
  到了酒店,服务员呈上菜单,白洛因直接递到顾海面前。
  “甭客气,想吃什么就点。”
  顾海假惺惺地说了句,“那咱就来点儿家常菜吧!”
  “别介!”白洛因挺大方,“家常菜就没必要来这吃了,你自个的手艺都不比这的大厨差,还是点些平常吃不到的吧。”
  “那多不好意思。”
  说完这话,顾海一口气点了十几个名菜,而且每样菜都要了两份,点完之后一副追悔莫及的表情,“完了,我把这当成早点摊了,以为咱俩还是以前那个饭量,吃什么都得来双份。要不,我再让服务员把重复的那几道菜撤下去?”
  白洛因笑着说不用了,其实心里特想骂人,顾海,你他浪的绝对是故意的!!
  菜上齐后,顾海刚要动筷,突然又顿住了。
  “白首长,万一我吃完这顿饭,你又突然改主意,想和我们合作,你不就赔大了么?”
  “绝对不可能!”白洛因阴测测的眼神瞄着顾海,“你就踏踏实实吃吧!”
  吃过饭,白洛因去结账。
  “先生,一共是4512,请问您是刷卡还是付现?”
  顾海在旁边假模假式地问了句,“你的钱够么?要不刷我的吧?”
  白洛因直接把卡递了过去,这一顿饭吃得真肉疼。
  出了酒店,白洛因停住脚看着顾海,“我回部队了,你也早点儿回去,省得弟妹担心。”
  顾海心里募的一紧,“你不请我去你那坐坐么?”
  白洛因回过头,顾海的眼神在深夜里看不清晰。
  “我那就是部队的宿舍,没什么好看的。”
  顾海的笑容越发不真切,“找了你那么多年,起码让我看看你的藏身之处吧!”
  白洛因没说什么,径直地钻进了车。
  顾海一路尾随白洛因到了部队,而后又跟着他回了单人宿舍,很普通的三居室,对于一般男人而言,房间还算整洁,但是对于顾海这种经常出入军队宿舍的人而言,这种房间就算不堪入目了。
  “你好歹是个副营长,房间脏成这样,怎么不找几个勤务兵给你打扫打扫?”顾海环顾四周,一副嫌恶的表情。
  “我不喜欢别人进我的房间。”
  顾海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很空,就摆了几瓶饮料,还有一罐腐乳。顾海把那罐腐乳拿出来,拧开盖子,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你什么时候好这口了?连臭豆腐都吃!”
  “不是臭豆腐,是酱豆腐。”
  白洛因说着自个拿了过来,结果差点儿被熏一个跟头,再一瞧里面都发霉了。
  “放在冰箱里,忘了吃了。”
  白洛因直接把罐头扔到垃圾桶里,悻悻地说:“你真不该来。”
  “嘿,我说,白首长,您的内裤怎么到处扔啊?”
  白洛因转过身,瞧见顾海正提着他的一条内裤跟那晃荡,面露奚落之色。白洛因沉着脸把自个内裤抢过来,一副反感的表情,“少碰我东西!”
  “穷讲究什么啊?以前你哪条内裤不是我给你洗的?”
  这话一说出来,屋子里陷入片刻的死寂,两个人的目光从无意地相撞到刻意地避开,谁都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白洛因把内裤连同积攒的袜子、衬衫一类的脏衣服通通扔进洗衣机里,没一会儿,洗衣机转动的声响从卫生间传出。
  顾海的目光朝白洛因的写字桌下方看去,一箱桶装方便面,已经吃掉小半箱了。桌上还有两包没开袋的饼干,一罐八宝粥……
  顾海心里特想骂人,白洛因,你他妈吃的这都什么玩意啊?你他妈盖的这是什么破被子啊?你就不能多走几步去饭馆吃?你就不能把被子拿出去晒一晒?你丫八年白活了,都没学会照顾自个,没见过比你更废物的了!!
  白洛因再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顾海正在摆弄他的枕头。
  “你给我放下!!”
  毫无征兆的一声大吼,顾海还没来得及拆下枕套,就被冲过来的白洛因一把推下了床。
  “你至于么?”顾海冷哼一声,“我是看这枕套太脏了,想拆下来给你扔到洗衣机里,话说你天天枕着它不恶心啊?”
  白洛因从嘴里挤出三个字,“爷乐意!”
  顾海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故作一副不痛不痒的表情站到白洛因面前,幽幽地说:“说实话,瞧你过成这样,我心里特解恨!”
  白洛因表情冷冷的,“爽够了赶紧走人吧。”
  “没爽够呢,还想再爽爽。”
  说罢又在屋子里溜达起来。
  白洛因懒得搭理他,自个去洗手间刷鞋去了。
  顾海刚溜达到门口,就听见敲门声,看了下表,九点五十了,这个点儿还有人到访,白洛因的私生活不简单啊!
  “首……”
  看到顾海,刘冲嘴里的“长”字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你不就是那天打我们首长那个人么?”刘冲的眼神突然狠厉起来。
  顾海扬起一个嘴角,“正是在下!”
  “你!……”刘冲怒吼,“你把我们首长怎么样了?”
  “你听你说这话多给你们首长跌份儿,什么叫我把他怎么样了?你怎么不问问,他把我怎么样了?”
  白洛因听到说话声走出来,瞧见刘冲站在门口,愣了半晌,问:“这么晚到这干嘛来了?”
  刘冲见白洛因安然无恙,这才放心地走进来,手里提着一包东西,放到桌子上,略显拘谨地说:“首长,我看你这几天没怎么吃饭,所以从外边给你捎点儿饺子回来了。还热乎的呢,你趁热吃几个吧。”
  “今儿你不是有任务要执行么?”白洛因问。
  刘冲局促地解释,“是,刚回来,怕你还没吃东西,就……”
  “他吃了。”顾海突然插口说道,“你给我吧!”
  刘冲自然不会傻到把自个的心意送到敌人的手里,于是攥得更紧了,完全没搭理顾海这一茬,继续朝白洛因说:“首长,你先把鞋放下,我给你刷,你先吃饺子来,凉了就不好吃了。快吃吧,茴香馅儿的。”
  “你们首长不爱吃茴香馅儿的,他爱吃西葫芦鸡蛋馅儿的。”顾海的口气中带着浓浓的强调意味。
  “谁说我不爱吃?”白洛因擦了擦手走过来,“我口味儿早就变了。”
  说罢将刘冲手里的袋子拿过来,打开饭盒,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笑着朝刘冲说:“真香。”
  顾海没想到,过了八年,他看到这一幕,还是有种想把饭盒扣在地上的冲动。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