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65)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顾海一把拽住他的胳膊,笑容在嘴角溢开,“今儿我请你吃顿饭吧。”
  “不必了。”白洛因不动声色地推掉顾海热情邀请的手,“又不是做买卖,没必要把帐算得这么清。”
  “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何况咱俩还不是亲的。”
  白洛因依旧梗着脖子,“我今儿……”
  “你不想去我那看看么?”顾海打断了白洛因的拒绝。
  白洛因的表情变了变,半分玩笑半分真地朝顾海问:“你是想让我看你的住处还是你的婚房?
  “有什么不一样么?”顾海目光幽幽。
  白洛因心里一沉,“的确没什么区别,走吧。”
  顾海的新房在西城区,一百多平米,相比其他的房子算是小的了,但是一个人住也足够了。最大的空间还是让给了健身房,卧室只有一个,顾海特意领着白洛因去参观了一下,果然比白洛因的房间整齐多了,白洛因下意识地朝床上瞄了两眼,发现被子和枕头什么的都是两套。
  “什么时候结婚?”白洛因问。
  没听到任何回应,白洛因转过头,发现顾海已经不在身后了。
  他又去工作室转了转,看到顾海的电脑是开着的,屏保不停地闪着俩人在海边的合影。白洛因忽的一下愣住了,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说不清楚的滋味。他晃动了一下鼠标,企图避开那张照片,结果发现桌面背景也是它。
  白洛因恍恍惚惚地坐到电脑前,鬼使神差地将桌面背景和屏保全都更换了。
  顾海正在厨房里做饭。
  白洛因倚在厨房门口,叼着烟,静静地看着顾海忙碌的身影。
  他依旧是那副模样,冷峻潇洒的外表,温柔细腻的内心,偶尔凶恶女干诈,偶尔直爽豁达。他可以对厌恶的人冷漠无情,也可以对心爱的人百般呵护。这样的一个男人,威风凛凛、事业有成、疼惜爱人……多少女人梦中的白马王子。
  他也曾经,完完全全属于我一个人。
  顾海把菜放入锅中,哗啦啦的响声伴随着他熟练的动作。
  白洛因突然冒出一句,“极品高富帅。”
  顾海把头扭向白洛因,边炒边问,“说什么呢?”
  白洛因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似笑非笑地看着顾海,“上次你派来恰谈的美女员工,一个劲地向我夸你,她说我们老板风流倜傥、才貌双全、为人正直、感情专一、责任心强……又能赚大钱,又会做家务,你考虑一下吧。”
  顾海刻意问了句,“那你动心了么?”
  白洛因直接扭头走人。
  几碟小菜上桌,还有两盘饺子,都是顾海亲手包的。
  白洛因看着满桌的菜,心里莫名的感慨,刚想抒发一下感情,就听到顾海在对面说。
  “这顿饭就当我可怜你的,白光棍!”
  白洛因满腔的热血被这一瓢凉水稀释了。
  看着热气腾腾的饺子,白洛因忍不住夹了一个,本以为会是西葫芦鸡蛋馅儿的,结果咬开之后发现是茴香猪肉的,白洛因心里有少许的失望,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嚼吧嚼吧就咽下去了。
  顾海又从另一个盘子里夹了个饺子给白洛因,白洛因咬开一看,竟然是西葫芦鸡蛋馅儿的,眼中透出几分欣喜,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清香淡口,里面还放了虾仁,鲜味十足,七八年没吃过这个馅儿的饺子了。
  白洛因吃完之后还想再夹,结果筷子刚要伸过去,突然又顿住了。
  这可如何下筷啊?!
  夹茴香的不至于栽面儿,可不爱吃啊!西葫芦鸡蛋的爱吃不能夹啊,夹了肯定得露馅啊!
  草,吃个饭还给我设道陷阱。
  最后,白洛因想出一个辄,反正他得把西葫芦鸡蛋馅儿的饺子吃了,至于茴香的,就当是配菜吧。于是,左边夹一个,右边夹一个,两盘都不得罪。
  这下我看你说啥。
  其实在白洛因吃前两个饺子的时候,顾海就看出了他的所好,只是没挑明而已。这会儿看到白洛因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连话都顾不得和自个说,心里没有任何得意感,只是有些心疼。尤其当他看到白洛因硬把不爱吃的饺子往嘴里塞的时候,心里特不是滋味,他不该做这盘饺子来挤兑白洛因,他明明知道他爱吃什么馅儿的。
  白洛因正要夹起一个茴香馅儿的饺子,突然发现盘子不见了。
  “行了,甭装了,知道你丫就是个没人疼的东西!”
  盘子已经被顾海拿到自个面前,一口一个,没一会儿就把那盘饺子吃了。
  这顿饭吃的时候有太多的心情和感慨,以至于白洛因几乎把桌上所有的菜都扫光了,却想不起来自个吃过什么,只记得那些菜都很好吃,一如既往的好吃。
  吃过饭,顾海去洗碗,白洛因坐在客厅等着他,等顾海全部收拾好走出来的时候,白洛因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顾海静静地走到白洛因身边,垂目端详着他,突然有种错觉,他感觉他们还待在八年前的家里,他们还是八年前的彼此,这一身陌生的装扮只不过是角色扮演的需要,他们仅仅是在玩游戏,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白洛因平日里睡在宿舍的时候很警觉,可到了这里,不知是因为房间太暖和还是什么,他睡得很沉,即便有人碰他的身体他都没有察觉到。
  顾海蹲下身,轻轻拽过白洛因的手。
  早已经不是记忆中那只骨节分明、白净清爽的大手,每根手指上都有老茧,有两根手指的指甲盖还扭曲着,像是受过什么伤,顾海并不知道这是白洛因当年撬钢板留下的疤痕。
  当然,比起顾海额头和后背的伤,这些伤太微不足道了。
  不过,它仍旧能轻易地挑起顾海的某种情绪。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了酣睡中的白洛因。
  白洛因睁开眼,顾海的脸近在咫尺,他的目光凝滞了片刻,很快从顾海脸上移开,迅速起身去接电话。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到。”
  顾海站在不远处看着白洛因,“有紧急任务?”
  白洛因一边换鞋一边忙不迭地回道,“是,有点儿急事。”
  说话间鞋已经换好了,白洛因来不及说声再见就出了门,整套动作十分麻利,前前后后不足三十秒,白洛因的身影就消失在夜色里。顾海记得,以前他叫白洛因起床的时候,白洛因从睁开眼到坐起身起码要磨蹭十分钟,现在的他从困顿到精神仅需十秒钟,是什么样的训练把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改得如此彻底?
  又是谁在这八年的时间里,如此尽心尽力地替我报复他?
  白洛因急匆匆赶到部队医院的时候,刘冲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
  “怎么回事?”白洛因问。
  和刘冲在一起训练的队友红着眼圈说:“今儿下午我们训练的时候,他的飞机出现了特殊情况,他迫不得已选择跳伞,结果高度不够,坠落到半山腰的一个乱石堆上,幸好当地的村民及时发现报了警,不然他现在就没命了。
  白洛因脸色有些凝重,“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全身多处骨折,下巴碎了,好在大脑没受损。不过流血过多,身体很虚弱,现在还在昏迷中。首长,您要不要进去看看?”
  白洛因淡淡说道,“不用了,等他好点儿我再来看他。”
  说完,白洛因转过身,心情沉重地离开了病房。他从没和任何人说过,他现在极其怕血,别说进病房探视病人,就是站在走廊里看到急救室一闪一闪的灯光,都会无端冒出一身冷汗。
  第二卷:烈焰浓情 11走上相亲之路。
  姜圆跟随顾威霆住到军区大院已经七年了,在这期间,白洛因探望她和顾威霆的次数屈指可数。有时候姜圆想儿子了,会借着身份之便跑去白洛因的部队看他,这几年下来,白洛因和姜圆见面的次数比和白汉旗还要多。
  眼瞅着春节临近,一些单位都放假了,姜圆又坐不住了。
  白洛因这几天快忙疯了,除了每天必有的体能训练和技能训练,还要定期视察工作,其余的时间一律泡在研究室里,一旦有特殊任务,还得挤时间去执行。每天的睡觉时间不足五个小时,吃着饭的工夫都能打个盹。
  姜圆找到白洛因的时候,白洛因正对着一堆数据抓狂。
  “小白,你妈来找你了。”刚进门的一个工程师笑呵呵地朝白洛因说。
  白洛因困倦的目光朝门口打量了一眼,懒懒的朝旁边的副手说:“你告诉她,我很忙,让她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
  副手没一会儿就推门进来了,“报告首长,您的母亲说她有十分要紧的事,您只需给她′十分钟,她说完就走。”
  白洛因只能暂时放下手里的活儿,起身朝外走去。
  姜圆坐在车里,看到白洛因出来,刚要下车,白洛因给她打了个手势,不必下车了,有什么话就在车里说吧。
  “哎呦,瞧你这脸色难看的!这几天很累吧?”
  白洛因点了一颗烟,淡淡说道:“手头攒了一堆活儿,说是今年批年假,让我一定要在年前把事弄完了,过个消停年。早知道要这么赶,我宁愿在部队过年,也不想整天这么熬着。”
  姜圆心疼地看着白洛因,“妈给你带了很多补品过来,都在后备箱里,你下车的时候别忘了拿走。”
  白洛因深邃的目光扫了姜圆一眼,“您找我来不会就为了这些补品吧?”
  “当然不是了。”姜圆拉过白洛因的手放在自个手心里,“妈前两天见到一个老同学,你应该管她叫张阿姨!张阿姨有个女儿,今年和你一样大,对外经贸大学的研究生,刚毕业两年,月薪就过万了……”
  白洛因一听这话就沉下脸了,“您到底想说啥?”
  “你都26了,整天这么单着怎么行呢?到时候好姑娘都被人家挑走了,可惜了你这份好条件!你看你入伍已经八年了,一切都稳定下来了,是时候考虑结婚的事了。”
  白洛因拍拍姜圆的手,“我真的特忙!”
  姜圆见白洛因要下车,死活拉着他不撒手。
  “因子,那个女孩真不错,我见过了,长得挺漂亮的。你张阿姨是公务员,再有两年该退休了,她先生是中学校长,多好的家庭条件啊!”
  白洛因阴着脸,“她就是总理的闺女我也没兴趣!”
  “那你要等到啥时候啊?”姜圆也急了,“你都26了,小海也有女朋友了,你还等什么等啊?到时候你那些哥们弟兄都结婚了,就剩你一个光棍,你好意思出去见人么?”
  这是姜圆八年来第一次提顾海,以前这个名字在白洛因这是禁词,今儿大概真被逼急了。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白洛因笑容里透着一股寒意,“我要等他们的媳妇儿全都人老珠黄了,再包养一批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整天去他们面前晃悠。”
  “你!!……”姜圆气得差点儿吐血。
  “十分钟到了。”白洛因冷冷甩下这么一句话就下了车。
  刚回到研究室,看到副手拿着公文包正要往外走。
  “干什么去?”白洛因问。
  副手先是敬了个礼,而后一脸正色地说:“报告首长,去北京海因科技公司签合同。”
  “行了,给我吧,我去!”白洛因伸出手。
  副手有点儿不乐意,“那个,首长,还是我去吧,这种小事就不麻烦你了。”
  白洛因一看副手眼底暗藏的那股暗流,就知道这小子想什么呢,怪不得当初招聘工程师的时候,部队里但凡有点儿资历的全都踊跃报名,闹了半天不是支持这个项目,而是支持这个项目的合作商。
  “我去吧,回来顺路去医院看看刘冲,你帮我把电脑里的数据重新整合一下,弄得有点儿乱,看得我头都大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