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71)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白洛因傻眼了,这尼玛怎么出去啊?
  刚才还感慨自个是上帝的宠儿,这会儿才发现,他其实是上帝的宠物。上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先送他一块蛋糕,再抽他一个大耳刮子!白洛因狂躁地绕着大树转了一圈,越看自个戳的那个圈越像个表盘,默默计算着等死的时间。
  白洛因一屁股坐在地上,现在只能等救援了。
  也许太累了,白洛因坐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后来他是被冻醒的,醒了之后发现天都黑了,周围升起一团团的雾气,感觉就像电影片里闹鬼前的征兆。不过白洛因一点儿都不害怕,他现在真希望出现一只鬼,叼着他从这地儿飞出去。
  感觉嘴皮有点儿干,白洛因四处瞅瞅,沼泽地倒是不缺水,就是有毒不能喝。于是果断开始在树根底下挖坑,挖了三个多钟头,感觉到土壤越来越湿,白洛因脱下一件衬衣,包裹住那些土用劲攥,很快就渗出半头盔的水。
  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白洛因擦擦嘴,继续靠在树干上休息。
  就在白洛因眯缝着眼睛朝上空看的时候,突然发现一道红光,一闪一闪的,很明显是飞机。有救了!!白洛因兴奋地站起身,不停地朝上空大喊,又把降落伞的伞绳绑在树杈上,做了一面旗帜,不停地舞动着。
  结果,那道光亮始终在低空盘旋着,就是不朝他这边靠近。
  白洛因也知道被发现难度很大,但还是不愿意放弃希望,毕竟这块地域被搜寻之后,就很难再来第二次了。于是他找来两块石头,用力敲击几下,火星子是冒出来了,可周围的植物太湿了,压根点不着。唯一干燥的物件就是他身上这身飞行服,可万一点着了,搜寻人员没发现,他不就冻死在这了么!
  这会儿白洛因再抬起头,发现那道光亮越来越远了。
  算了,白洛因果断放弃,又坐回了原地。
  幸好飞行服足够厚,可以抵御寒冷,白洛因躺在地上继续睡,把降落伞对折,一面压在身下当垫子,一边盖在身上当被子。结果睡着睡着就习惯性地开始翻身,身下铺盖的那一层全都卷到了身上,一阵狂风吹来,降落伞被吹跑了。
  白洛因猛地惊醒,下意识地去拽,结果降落伞已经被灌进了风,差点儿把白洛因兜跑了。白洛因不得已只好撒手,眼瞅着被子和垫子就这么没了。
  部队连夜搜寻未果,顾海单派了一架飞机搜寻,也没追踪到白洛因的下落。
  眼看着天快亮了,飞行员朝顾海看了一眼,试探性地征求他的意见。
  “要不咱先找个地休息休息,吃点儿东西?”
  顾海就回了两个字,“继续。”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这一带突然又起了大雾,即使低空飞行,也难以看清楚地面的状况。到了中午,天气情况异常,飞机连正常起飞都困难了,空中搜寻暂时停滞。
  顾海等不及了,开车直奔荒野深处。
  越野车开到半路就陷入泥潭熄火了,顾海早就料到会有这种状况发生,便将提前准备好的包拿出来背在身上,继续朝沼泽深处挺进。
  整整一个下午,顾海就靠着眼睛判断和木棍试探,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前行着,不知道多少次判断失误踩进沼泽里,又凭着顽强的毅力爬了上来。夜幕降临,判断难度进一步加大,顾海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有几个地方根本没法通过,顾海就是玩命翻滚过去的。
  又是一宿未眠,顾海的包里装着水和食物,他却从没摘下来过。
  除了找白洛因,顾海什么都不想了。
  不亲临死亡,永远不知道什么对自己对最重要。
  这一刻顾海一点儿都不恨了,他完完全全体会到了当初白洛因的心情。现在如果让他找到白洛因,就算白洛因下一秒钟就结婚他都乐意!
  没有存在就没有价值!
  四周逐渐亮了起来,顾海又加快了脚步。
  当他停在一大片沼泽地前,思索着从哪一边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矮树干上挂着一大块布。他心里募的一紧,小心翼翼地挪到那个地方,捡起来一瞧,是一个完整的降落伞,伞绳上有个结,明显不是风刮出来的,是用手打出来的。
  顾海心脏狂跳片刻,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白洛因一定还活着!!
  已经是第三天了,白洛因掐指一算,大年三十了。
  想着前几天给白汉旗打电话的时候,白汉旗那副兴奋的口气,心里特不是滋味。好不容易能回家过年了,结果还把老两口给耍了。邹婶一定做了一大桌的菜在家等我呢,想到那一大桌的菜,白洛因的心里更苦涩了,回头朝树上瞅一眼,树皮都快让他啃没了。
  白洛因一条胳膊环抱着树干,脑袋歪在树干上,愣愣地瞧着远处。
  饺子,西葫芦鸡蛋馅儿的饺子……
  白洛因饿得脑袋发昏,迷迷糊糊瞧见不远处晃动着人影,以为出现幻觉了,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段哪有人类出没啊!
  顾海看到白洛因,两条腿都僵了。
  “因子!!”
  听到声音,白洛因睁开眼,竟然真有人站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再定睛一看,居然是顾海!虽然顾海早已泥浆缠身,可白洛因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心里有股巨大的波浪翻滚着。
  白洛因猛地站起身,一个劲地朝对面挥手。
  “大海,大海,我在这!!”
  顾海擦了擦脑门的汗,释然地笑了笑。
  “行了,拢共就几十米,至于那么大声喊么?我又不聋!”
  其实白洛因也不想那么大声叫唤,就是情绪一涌出来就很难收住了。在这种荒野地带,就是飞过来一只蚊子,白洛因都得当亲人一样看待,更甭说顾海了。
  “你在那站着别动,我这就过去!”顾海大声说。
  白洛因脸色骤变,急劝一声,“别过来!!危险!!”
  “没事,我能过去!!”
  顾海正要迈脚,就听白洛因在对面狂吼。
  “你丫要敢迈脚,我一猛子扎进去你信不信?”
  顾海瞧了瞧白首长那副耀武扬威的架势,只好讪讪地把脚缩回来,反正人已经找到了,也不在乎多等一会儿了。正好他也累了,这片沼泽的确够大够恐怖,他还是攒点儿体力再冒险吧。于是把包摘下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白洛因看到顾海坐了下来,暂时松了一口气,突然又瞥见了顾海那鼓囊囊的大包,眼睛一亮,大声喊道:“你那包里装的是啥?”
  顾海从包里掏出一瓶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随后大喊道:“都是吃的,你要么?”
  白洛因那双眼都冒火星了,扯着喉咙大喊:“有西葫芦鸡蛋馅儿饺子么?”
  顾海被气笑了,“我能走到这够不容易的了,你丫还让我给你带饺子?!!我是不是还得给你带两串糖葫芦儿啊?!!”
  “冰糖肘子、醋椒鱼、春饼卷菜、白切肉、门钉肉饼、卤煮火烧……”
  白洛因像报菜名一样地在对面大声叫唤,哈喇子三尺长。哪有一点儿首长样儿,整一个饿坏了的熊孩子!
  顾海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丫还是那个德行,可爱起来的时候,比谁都可人疼。
  “赶紧扔过来,麻利儿的!”白洛因大声催促。
  顾海存心让白洛因着急,“扔不准咋办?万一扔到沼泽里不就糟践了么?”
  白洛因黑着脸怒吼:“你就不能扔准点儿?”
  顾海头一扬,仰仗着一书包吃的,得瑟劲儿又上来了。
  “我扔不准!”
  白洛因急忙转身找那根棍子,发现不够长,又撅下两根树杈连上。结果这边还没完工,一个面包就砸到脚上了,白洛因捡起来一看,面包上拴着一根绳子,看来顾海早有准备。
  吃完了再跟你丫算账……白洛因狠狠咬下一大口面包,这叫一个香啊!
  “因子!!”
  毫无征兆的一声大吼,白洛因嘴里的面包猛地噎住,赶紧看向对面。
  “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声惊吼冲破云霄,相隔十几米,白洛因的耳膜都有种刺痛感。
  “刚才不喊,这会儿瞎叫唤什么?!”
  顾海黑黢黢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我才反应过来!!”
  顾海这话一点儿都不夸张,刚才白洛因站在对面一个劲地朝他挥手呐喊的时候,他之所以能那么镇定,完全是因为反应迟钝。
  第二卷:烈焰浓情 19沼泽里的温情。
  白洛因吃完东西才想起什么来,朝对面大喊道:“这么危险的地儿,你媳妇儿也让你来?”
  我媳妇儿?顾海愣是没想起来,白洛因说的媳妇儿是谁。
  “什么媳妇儿啊?”又喊了回去。
  白洛因又喊一声,“你不是订婚了么?”
  “我订个鸟啊?”顾海这会儿明白过来了,敢情这小子还以为他是有妇之夫呢,于是怒吼了回去,“我要真订婚了还受这份罪干什么?我早过我自个的小日子去了,你就是烂在泥里我都不管你!!”
  白洛因的心突的一下就亮堂了。
  “你没订?那你给我那请柬是干嘛的?吓唬人的?”
  “对,专门吓唬你这种大傻冒的!!”
  白洛因站起身朝对面怒喊道:“你丫真缺德!!”
  “我缺德?”顾海又喊回去,“就你那傍家儿不缺德,她不缺德她怎么不找你来?”
  白洛因表面上凶着脸,其实心里偷着乐。
  “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她怎么来这种地儿啊?”
  顾海又怒了,“敢情我一个老爷们儿就能当驴使唤是吧?我掉进泥坑裹一身臭泥我就活该是吧?就算老爷们儿皮实,你瞧瞧有几个老爷们儿真敢来这找你?你那些战友呢?给你送饺子、躺你被窝的那个怂小子呢?”
  白洛因听见顾海连珠炮似的在对面轰炸,嗓子都哑了,忍不住喊道:“你歇会吧!”
  顾海暂时闭嘴。
  中间隔着一大片沼泽地,地面上冒着气泡,周围都是雾气,俩人盘腿而坐,就像两位得道高僧在这修炼。静下来之后,两个人隔岸对视了良久,心里慢慢涌出复杂的滋味。
  白洛因再次开口,“你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这么一大片沼泽地,这么寒冷的季节,稍有不慎可能就出不来了。
  顾海一听这话又来劲了,恨恨地朝对面喊了两字。
  “轻功!”
  白洛因笑得眼角都湿了,这个问题何必问呢,自个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样貌变了、职业变了、身份变了、为人处事的方式变了……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颗对自己的心,总像是刚在炭火上烤过的,热气腾腾,支撑自己熬过了寒冷枯燥的八年。
  白洛因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看着灰蒙蒙的天,心情却很明朗。
  顾海看着对面那位躺得如此舒坦,再低头瞧瞧自己这片地,拢共没有两尺长,躺下去就陷泥坑里了,于是大喊一声,“我过去了啊!”
  白洛因嗖的一下坐了下来,冷厉的声音甩了过去。
  “你别动!!”
  顾海叫苦,“我这片地儿太窄了,腿都伸不开,待着太难受了。”
  白洛因挥挥手,“那你往后挪挪,看看后面还有没有稍微大点儿的硬地……”
  往后撤?顾海一脸黑线,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了,你还让我往后撤?
  “没事,我过了很多这样的泥塘子了,平躺着就能过去。”
  说罢就匍匐着扑了上去,无视白洛因在对面的阻拦,无奈这里面的泥太软了,顾海刚下去就陷进半个身子。白洛因的脸都紫了,怒吼数声,顾海总算在泥上稳住了,可稍微一动弹就往下陷。照这样一寸一寸挪,会不会丧命姑且不说,就是顺利挪到白洛因那,也得几个小时的时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