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72)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现代都市

  顾海只好拽着草根先爬回原处。
  白洛因大松了一口气,后背都湿了。
  “你别动了,给我老实待着!!”
  顾海喘了几口粗气,突然想起包里还有一样物品,于是赶紧掏出来。
  白洛因目瞪口呆地看着顾海拿出一个充气垫,把里面的气打满,足足有一张单人床那么大。这样一来,身体接触沼泽的面积就更大了,再加上一根绳子,就能一个人躺在上面,另一人在对面拽了。
  白洛因不想让顾海冒险,遂朝对面喊道:“你把气垫给我,我过去!”
  顾海黑着脸回了句,“拢共就这么大地方,我一个人都坐不下,你不嫌挤啊?”
  白洛因无奈,“那你把绳子扔过来吧!!”
  于是,一个人躺在气垫上,一个人在对面拽,不到十分钟,顾海就顺利到达彼岸。
  八年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彼此都搂得紧紧的。
  离得近了,舍不得再说那些风凉话了,顾海的手狠狠抵着白洛因的后脑勺,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心疼,“这几天冻坏了吧?”
  “还能忍,就是饿。”白洛因实话实说。
  顾海看到对面那棵被扒了皮的树,自个的胃都跟着翻腾。
  “书包里还有吃的,你再吃点儿。”
  白洛因的手紧箍着顾海的双肩,声音有些低沉暗哑。
  “你是不是找了我三天了?三天都没舍得吃包里的东西吧?不然怎么剩那么多呢?”
  “没有。”顾海安慰道,“就找了你一天,前两天都是坐飞机找的,一直没误吃东西,我带的吃的比较多,怕到时候走不出去饿死在里边。”
  其实顾海这三天来滴水未进。
  “我不信!”白洛因推开顾海,审视的目光看着他,“我一摸你的肚子,就知道你有几天没吃饭。”
  “你这个本事还没丢呢?”顾海调侃。
  白洛因当真把手伸进了顾海的衬衣里面,冰凉的手掌一触到顾海的皮肤,顾海的肌肉立刻缩了一下。很久没有这么凉的东西爬进来,都有点儿不适应了。
  “你就是三天没吃东西!”白洛因语气很笃定。
  说罢要把手伸出来,却被顾海按住了。
  “你的手太凉了,放在里面捂捂吧。”
  白洛因还真没客气,好久没这种福利了,得好好重温一下。
  俩人靠着树坐下,白洛因坐在顾海的身后,冰凉的手放在顾海的后背上,很快摸到了一条狰狞的疤痕,沿着脊柱一路延伸向下,相比之前,腰侧的那条疤痕已经微不足道了。
  “挺吓人的吧?”顾海问。
  白洛因的头重重地砸在顾海的后背上,低声问道:“你还恨我么?”
  顾海刻意装出一副苦大仇恨的口气,重重地嗯了一声。
  白洛因心情沉重地叹了口气。
  “其实我当时特不想走,可是没办法,有人容不下我,而你当时又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我特怕他会拿你的命威胁我,当时我觉得什么都没你的命重要。我没敢进病房瞅你,我怕我瞅你一眼就走不了了。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都觉得特对不起你……”
  说到后面,白首长都有点儿哽咽了,没办法,当时的情景想起来还像是挖他的心一样。
  顾海还是第一次听白洛因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心一软便松了口,“行了,你也甭难受了,你这么一出事,我心里什么都想明白了。”
  “那你不恨我了?”白洛因吸了吸鼻子。
  顾海豁达地挥了挥手,“罢了,看你这么多年也挺不容易的。”
  白洛因的手突然从顾海的衣服里拿了出来,伸到他的脸上,一股大劲儿将他的脸扭过来,扳正对着自个,凌厉魅惑的目光直直穿入顾海的心脏。
  “那你和她分手吧!”
  顾海看着面前这样英气逼人的面孔,幽幽地问了句,“分手?”
  “嗯,你又不喜欢她,别再耽误人家了。”
  顾海心里强烈一震,那种刺激就像是有人往他的经脉里注射了一管毒品,可他还能压抑住内心的波涛,幽冷的眸子直直地对着白洛因。
  “谁说我不喜欢她?”
  像白洛因这种傲娇的个性,能豁出面子这么直白地表露心迹,肯定早已有了十足的把握。这会儿要是有人不买账,那可真是存心找不痛快。
  白洛因用膝盖狠狠在顾海的尾骨上顶了一下,顾海下半身全麻。
  “这是命令,必须服从!”
  顾海幽幽一乐,“拿首长的权威来压制我?我可告诉我,我这人吃软不吃硬。你要是给我一个靠谱的理由,我兴许还考虑一下。”
  白洛因自然知道顾海想听什么,可他偏不那样说。
  “强扭的瓜不甜,哥也是为了你好。”
  顾海存心找揍,“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过去那个年代,两口子结婚前谁也没见过谁,不是也能过一辈子?”
  白洛因的大手狠狠扼住顾海的脖颈,“你丫来劲了是吧?”
  顾海的手指戳在白洛因的脑门上,“警告你啊,别给我动手动脚的,我可是正经人!”
  “我让你丫正经!我让你丫正经!……”
  白首长拿出教训新兵蛋子的魄力,对着顾经理一顿狂揍……
  第二卷:烈焰浓情 20急坏了顾家人。
  转眼天又要黑了,白洛因扭头瞅了顾海一眼。
  “咱们怎么着?是坐在这等救援还是天一亮就往回赶?”
  “往回赶?”顾海冷哼一声,“就拿周围这一片沼泽地来说,咱们怎么出去?我过来的时候你能在对面拽我,现在我也过来了,谁给咱拽?”
  白洛因轻咳一声,“之前那么多沼泽地你都过来了,还差这一片么?”
  “那会儿着急有动力,这会儿没动力了,就想躺着。”
  顾海说的轻松,其实心里绷得紧紧的,他一个人冒险可以,绝对不能拽上白洛因。好不容易盼来了白洛因的平安,再因为一时心急,回去的路上出点儿意外,多不值当啊!
  白洛因叹了口气,两条胳膊垫在脑袋下面,仰躺在地面上。一条长腿屈起,一条长腿惬意地伸着,那一身飞行服裹在身上,落难都落得这么有型。
  “你看我干什么?”白洛因轻傲的目光甩了过去。
  顾海那双透视眼都看到白洛因衣服里面了,还在那装得有模有样的,“谁看你了?真把自个当块玉了。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几天没洗脸了?”
  白洛因眯缝着眼睛,幽幽地反问道:“你丫还有脸问我几天没洗脸?你看看你身上裹了多厚的一层泥,我现在捅你一刀都扎不到肉!”
  顾海身上的泥大多都干了,于是心坏的他直接用大手在身上拍打几下,周围卷起一层烟土,把白洛因呛出一米远。结果,等白洛因回来的时候,顾海正往手上倒水。
  “我说,你别这么糟践水成不成?现在喝水都困难,你还用它洗手!!”
  不料,顾海把手伸向了白洛因的脸,用力胡噜了一把,又往手上倒点水,又朝白洛因的脸上胡噜一把。
  白洛因明白过来了,顾海不是在拿这水给自个洗手,而是在拿这水给他洗脸。顿时恼羞成怒,当即吼道:“我的脸有那么脏么?”
  “没以前摸着光溜了。”顾海冒出一句。
  白洛因先是一怔,而后一屁股坐在树根底下,从包里摸出一根烟,缓缓地抽了起来。
  “你看惯了公司里那些细皮嫩肉的大姑娘,我这一身的糙皮当然入不了你的眼了。”
  顾海也点了一根烟,一条胳膊支在树干上,眯缝着眼睛打量着白洛因。
  “因子,你在部队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吧?”
  白洛因心里一动,终于知道关心一下我这么多年的状况了?!
  “前两年累点儿,等混出头来就好多了。”
  顾海掸了掸烟灰,又问:“那你的身体应该练得很结实吧?”
  “凑合。”白洛因挺谦虚。
  “肌肉也比前些年更有弹性了吧?”
  怎么越听越不是味呢?白洛因微微拧起眉毛。
  顾海又在白洛因的腿上拍了两下,“身体的柔韧性应该挺棒吧?”
  白洛因阴鹜的目光扫到顾海的脸上,“你到底想说啥?”
  顾海附在白洛因耳边,“那你是不是比八年前更禁操了?”
  白洛因没跳脚,只是把嘴里的一口烟扑到了顾海的脸上。
  “对,操你都绰绰有余。”
  顾海阴测测地笑,“有余?来,让我量量有多富余……”
  手伸到下面,来了个猴子偷桃。
  白首长被侵犯,一个霹雳神掌扫了过去,某只偷腥的手立刻被震到一边。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某人的心情,相反,这种力道反而催生了他心中蕴藏已久的能量。
  黑暗将周围一切笼罩,顾海从包里掏出捡回来的降落伞,铺盖在底下,又拿出一个双人睡袋,两个人一齐钻了进去。
  起风了,白洛因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什么?”顾海问。
  “还成,我这衣服御寒的。”白洛因瞄了顾海一眼,“倒是你,我看你穿得挺薄的。”
  “我这身泥也是御寒的。”
  白洛因忍不住笑了。
  时隔多年,顾海发现,白洛因的笑容依旧这样摄人心魄。
  白洛因主动用胳膊圈住顾海。
  顾海得了便宜还卖乖,“别总是和我套近乎,我已经是有身份的人了,拖家带口的,要让我丈母娘看见可怎么解释啊?”
  白洛因冷哼一声,“你丈母娘是看沼泽的啊?”
  顾海嘴角噙着笑,“我丈母娘开天眼了。”
  白洛因没说话,定定地看着顾海,两只眼如一汪潭水,幽深不见底。顾海触到他的目光时,直觉的有股强大的电流穿刺到内脏,这种目光他以前从未见过,乍一看是侵略性的,细细一品又感觉到内里的醇厚柔情,让人欲罢不能。
  顾海的喉结处动了动,白洛因闭上了眼睛。
  顾海的唇已经要贴上去了,突然又在白洛因的嘴边停住了。
  这明显是勾引啊!!顾海觉得不过瘾,他还想再来点儿,于是就那么硬忍着不行动。
  不到两分钟,轻微的鼾声响了起来。
  顾海呼吸一滞,直觉的一口血冲到了喉咙。
  草,闹了半天是我自作多情!!
  夜深了,顾海还没有睡意,他把白洛因搭在自个肩上的胳膊拿了下去,反手将白洛因搂入怀中。看着他酣睡的样子,心里觉得怪可怜的,也不知道在这种荒郊野岭睡过多少次了,连这种又潮又冷的地儿都能睡得那么香。
  顾海最终还是在白洛因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因子,等我把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处理完了,一定好好疼你。
  其实白洛因是在顾海之后睡着的,十二点已过,今儿已经是大年初一了。他这种常年待在部队的人都记得今儿是什么日子,可顾海却忘了。
  白洛因也在顾海脏兮兮的脸上亲了一口。
  大海,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我可以凭自个的本事保护你,保护我们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
  顾威霆没想到,八年之后,他还会过这么一个不消停的年。
  最初被告知顾海去搜寻白洛因的消息,顾威霆心里带着浓浓的愤恨和不甘,他无法理解,为什么隔离了八年,他们那份感情还能重新生根发芽。但是随着搜寻日期的推后,他心里所有的憋屈都被担心所取代,因为不光是白洛因没了消息,顾海也彻底没了消息。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