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一杯温水 作者:矽屿

发布时间:2017-07-29 18:58 类别:现代都市

 
 
  内容简介:
  十年朋友变恋人的狗血爱情故事。
  提前说一下ho:主角是一个爱了十年的苦逼的攻和一个懦弱而讨人厌的受,还有牵扯不清的前男友。
  配角不少,他们的故事也都莫名其妙。总之很狗血,不酸爽。男主极有可能让人讨厌。
  但也许你会喜欢这个故事。
 
 
第一章 
  刺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进来,林之远皱着眉头,缓缓睁开眼睛。他动了动胳膊,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被另一个人当成了枕头。他眯着眼睛看对方光裸的背,尽管宿醉后还有些头昏脑涨,但却一瞬间回忆起肉体的欢愉。是美妙的一夜。
  林之远笑了笑,准备凑过去吻对方的脖子,起身到一半,忽然僵住了。他记起,Chris劈腿了,前天被他捉女干在床,两人撕破脸大闹一场。这个人不可能是Chris ,那是谁?眼前的人腰背线条如此流畅,身上的青青紫紫更添了许多情色意味,栗色的头发有些长了,新长出来的头发在头顶形成一个黑色的圆。看了半晌,神智渐渐清明,仿佛天降惊雷般的,林之远猛地坐直,骂了句“我- cao -”。 他之前还嘲笑过这人的发型,说要带他去理发。后来突然发现男朋友劈腿便来找他喝酒诉苦。两人是怎么发展到这地步的?林之远心如擂鼓,又惊又怕,内心深处又隐隐有些激动和兴奋。当然这点兴奋很快便扛不住害怕了。
  他这一番动静把对方弄醒了。男人翻过身来,露出一张睡意朦胧的脸,在光影中模糊了年龄,仿佛仍是18岁时带着点不屑和骄傲的样子。他似乎察觉到身体的异样,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睡意全无。
  林之远抽回被压麻的右手,轻轻甩了甩。他不敢直视对方,轻咳一声,刚要开口,就从余光中瞥见一只飞来的拳头,同时伴随着一声沙哑的“林之远我- cao -你大爷!”
  “苏昱珩你冷静点——”林之远受了这一拳,急急握住对方的手。可能是昨晚进行了剧烈运动的原因,这一拳也没甚力道。倒是刚刚苏昱珩的动作把本就欲遮还羞的被子几乎都抖落了。林之远看着他赤裸的身体,明知不合时宜,内心还是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欲望。苏昱珩长了张略显清秀的脸,此刻蹙着眉,像个不会做数学题的高中生。明明是震怒的,却因为这副面相让戾气散去不少。林之远咽了咽唾沫,想要为昨晚的荒唐做一番解释:“那个,我喝多了嘛。不过你怎么也喝多了?我那是被戴了绿帽子心情不爽,你喝那么多做什么……”他越说声音越小,看苏昱珩脸色更差,知道解释也是徒劳,于是索- xing -闭口不言。
  苏昱珩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把被子扯上来盖住身体,转过脸看那一束阳光和跳舞的灰尘。两人沉默了片刻。林之远下床朝浴室走去,对他说:“我先去洗澡,今天下午公司开会。”
  苏昱珩像是没听见。
  林之远走了几步,站在原地不动了。他盯着浴室那扇门,那里仿佛有个黑洞,把他的目光死死吸住了。有一句话涌到了喉间,他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们在一起吧。”
  “啊?”苏昱珩条件反- she -似的,嘴巴比脑袋快半拍,说完才反应过来对方话里的意思。   “行了,没让你对我负责。”他说。
  林之远依然背对着他,说道:“不是因为这个。你也快30的人了,应该安定下来了。咱俩这么熟,也不用磨合是吧。”
  苏昱珩望着地上散落的衣服,一颗扣子滚在床边,应该是昨晚脱衣服时不小心崩掉的。他望着那颗扣子不说话。
  林之远自顾自说:“以前你说你不做下面那个,咱俩不可能,好,我信了。结果呢,你他妈还不是跟那个陈与桥——”他有点气急败坏,顾不了那么多,话已出口才后悔,心里暗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听到“陈与桥”三个字,苏昱珩眉头皱得更深了。
  “咱俩试试吧。”林之远终于转过身来望着他。那一束阳光恰好打在苏昱珩身上,他抬眼与林之远对视。对方站在- yin -影里,表情模糊,但是眼神坚定。
  “唉。”苏昱珩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对林之远说:“老子没30岁,才28。”
  林之远撇撇嘴:“我还18呢。”
  林之远去洗澡了,苏昱珩趴在床上玩手机。屁股还有点痛,这感觉他已经几年没有经历过了。他点进一个名为“谁先生娃谁老大”的微信群,挑了几张珍藏的照片和视频发出去。不一会潜水的都炸了出来,纷纷大呼“远哥那么帅一张脸怎能照出如此惨绝人寰的照片”、“远哥又怎么惹昱珩了”、“咦这不是当年踢花失败的视频吗谁剪了个鬼畜哈哈哈哈”。苏昱珩心里终于稍微平衡了些,跟风嚎了几句“当年说他帅的是不是恨不得戳瞎双眼啊”。当群里的人开始打探林之远和苏昱珩的近况,话题逐渐偏向结婚生小孩时,苏昱珩便默默地匿了。
  林之远洗完澡出来,略尴尬地问苏昱珩:“你这有药膏吧?我帮你涂点?”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是认识十年的朋友,可是一句话就能把气氛变得诡异。苏昱珩发现他还是不太能接受两人居然上床了的事实。“不用了。”他闷闷地说。
  “你今天还开门吗?”林之远没话找话。
  “废话吗。”
  两人所在的房间其实是一间酒吧的休息室。酒吧是苏昱珩开的,名字叫Stay,有三年历史。林之远在开业时曾建议苏昱珩在招牌上加一句“距离成为百年老店还有100年”来吸引客人并和对面的“纸鸢”竞争,被苏昱珩以哈哈大笑加“你神经病吧”堵了回去。由于Stay的老板是同- xing -恋,酒吧开着开着就成了Gay吧。虽然这不是苏昱珩的本意,但林之远口口声声说现代社会就要专业化,做得广泛不如做得专业。苏昱珩想只要能赚钱就行,也就任其发展了,谁知Stay的生意竟然真的越来越好,成为A市著名同- xing -交友圣地之一。昨夜林之远满脸颓废地来Stay找他喝酒,这才有了今早的尴尬。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