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古琴化身美人儿 作者:淌挽

发布时间:2018-03-13 09:53 类别:现代都市

甜文强强情有独钟年下
 
  文案:
  原名《古琴化身美少年》。
 
  一个脸嫩挑剔又娇生惯养的“老不死”,带着一群古琴化身的美少年们在现代小巷的一家琴铺住着,时而又要重返古代的故事。
  容樽:“我年轻的时候脾气不太好,把给自己制的唯一一把古琴气走了。”
  其他古琴少年们:“那后来呢?”
  容樽:“后来啊,他找回来了,脾气变得比我还大!”
  ***
  凌星未:“你被雷劈之前,心里想的是什么?”
  容樽:“嗯?”
  凌星未(一秒钟狂暴):“……是不是星未?是不是想着星未在哪里过的好不好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了好悔好恨啊?!”
  容樽(被吓哭,忙不停的点头):“……是,是是是是……”
  凌星未(沉默半晌):“……你不在的时候,我很想你,想你一个人过得好不好、打雷了害不害怕。想你想的心肝都疼了,想立马回到你身边,再也不走了。”
  容樽:“……”(我一定是在制造他的时候吃多了糖和醋- -#)
 
  【表里不一娇贵美颜受 x 口嫌体直贤惠醋包攻】
  主受,年下,HE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樽 ┃ 配角:凌星未 ┃ 其它:强悍制琴师和他的古琴少年
 
 
第一章 有间古琴铺
  京市市区内,有一片保留良好的古老四合院宅,竖着“重点文化遗产保护区域”的标牌,居住的多是土生土长不愿搬离的老人。附近还有几所小学、高中,平日里安安静静的,每到上下学的时间就热闹了起来。
  在里面一条幽静的胡同拐角处,开了一间古琴铺。
  古琴铺的店名就写作古琴铺。店主是一位看起来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他时常喜欢抱着一只纯白色的博美犬坐在门口晒太阳,见谁来跟他搭话都笑眯眯的,于是来这里的时间不长,倒已经在四邻街坊中博得了好眼缘。
  远处学校的放学铃声响了,不大一会儿,学生们陆陆续续的笑闹声就传了出来。一个耳朵上镶着耳钉的金发少年郎在人群中格外两眼,他勾着同伴的肩膀,笑声很大,俊朗的眉眼惹的路过的小女生都忍不住侧目,然后悄悄红了脸。
  “金璟!你今天不会还要去找那个小老板吧?”
  少年郎眉峰一扬,转过脸来笑的魅惑,“为什么不?”
  “不是吧……”同伴哀嚎一声,“我说金大校草,您看上谁不都是勾勾手指的事情,何必总去调戏外面卖琴的小老板?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最重要的是,人家根本就对你没意思啊!”
  “谁说的,我觉得他已经对我软化了,昨天见面时不是笑的挺甜?”
  同伴:“……”
  他很想敲醒校草同学的美梦,人家小老板- xing -格如此,非要等到忍受不了把你给轰出来,才能认清事实不成?
  不过这一天也许不远了——被死拽来琴铺外面的同伴心里这样想着。
  树荫婆娑,随风沙沙作响。
  容樽正懒洋洋地靠在门口的躺椅上在撸狗,感到有人来了,抬起头来,一双清澈- shi -润的鹿眼微弯,“两位,是想来挑选古琴吗?”
  金璟接触到他的目光心里就“咕咚”一下子仿佛被击中,脸上努力摆出自认为最帅气的笑容,贴近了道:“容老板,今日怎的不见你的那位跟班管家?”
  “成连!外面有人找。”容樽仰头喊了声。
  “来了,师父。”走出来的是一位长相斯文的男人,穿着青色布衣,长发低低绑在脑后,模样很是清瘦。他打量了一下金璟两人,不动声色地站到了前面,把容樽掩在了身后。
  金璟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就是嘴贱,无视同伴低着头颤抖的闷笑,他脑袋绕过成连,又笑着对容樽讨好道:“容老板,昨日您说我的手很适合弹古琴,可是真的?”
  容樽再次低头看了眼伸到自己面前的一双手,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十指修长充满了力量,骨节分明却不突兀,点了点头,“是的。”
  金璟喜上眉梢,顿时得寸进尺地想要伸下去抓容樽的手,“我可是看不出人的手有什么区别,不如让我看看容……”
  “成连,带着两位进去试试琴吧。”容樽淡淡打断。
  “是,师父。”叫做成连的男人已经伸出胳膊拦住了金璟,神色温和却不容拒绝。金璟顿了顿,见容樽已经又低下头去撸狗了,身子在阳光下泛着柔柔的光,面容明明不见得多么出彩,却总让人忍不住看着看着就入了神。
  “两位,里面请。”
  金璟嚯地收回目光,见容老板已经不愿意再搭理他了,也不想过早地就惹人烦,直起身不情不愿地跟着成连进了古琴铺子。
  外面阳光明媚,琴铺里却有些- yin -凉,一扫身上的闷热。里面空间不是很大,墙上整排的木架上摆放着一张张古琴,大眼一看都差不多,细看却又好像有些区别。
  成连为他们介绍着,金璟听的嗯嗯啊啊。不知是不是他眼花了,忽的看到最上面的一张琴上面绿色荧光快速闪过,再眨眼看去,又什么都没有了。
  金璟扭头看了看旁边的成连和同伴,见两人神色如常,心道果然是自己被阳光晃花眼了。但他没有看到,等到他们转身后,成连的目光向后扭去,警告似的看了眼最上面的那一张琴。
  金璟的兴趣全在门口的小老板身上,在里面随便转了一圈就哈欠连天。
  等两人离开后,容樽这才懒洋洋地从躺椅上起身,抱着狗回到了屋里。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