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成说+番外 作者:善尔

发布时间:2018-06-26 10:32 类别:现代都市

虐恋情深破镜重圆成长
 
文案:
野成绩烂- xing -格怪,被他爷爷打着上了一个专科,什么都没做就碍了校园大哥的眼。校园大哥是个奶怂,打不过就喊人,到最后喊来了他的表哥,齐屿。→“他有时候觉得,前方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有时候又觉得一眼便能望到那不得善终的头。”→“那前路上,唯一的意外,就是齐屿。”
 
●齐屿x西野;
●温和克制可能有故事攻x冷淡疏离好像也有故事受(总结属- xing -废尽力了……)
●十分极其非常狗血且流水账,感谢看文~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野,齐屿 ┃ 配角:任奔奔,宋知良 ┃ 其它:
 
 
 
第1章 西野
  暮色渐起,西野去了院子里,他把棚子上的塑料布盖上,拉亮了门口的灯。
  白色的灯光瓦数并不太高,只照亮小半个院子,渗透进夜色的边缘,被吞没出一道模糊的痕迹。西守培回来会先卸三轮车上的东西,西野把灯下的小板凳往旁边踢了踢,收拾出一块空地来,方便到时候西守培直接放。
  饭已经做好有一会儿了,清炒白菜,小米粥,加一碟酱菜,电饭煲拔了电,里面的粥渐渐凉了,三轮车的链条声、车轮压过铺着小石子的路面的声音才响起来。
  西野帮西守培把东西卸下来,都是一些旧纸箱、旧家电,塑料瓶放在一个白色大塑料袋里,西野把它提到了院子的另一边。
  等收拾好,两人洗过手,西野去盛饭。西守培穿一件脏兮兮的汗衫,下摆有几个被磨损出的小洞,直接一屁股坐在饭桌前。
  两人的饭桌上一直都没什么话,这次吃到半途,西守培忽然打破了沉默,问道:“成绩出来了吗?”
  西野扒饭的动作顿了顿,他没想到西守培会记得出成绩的日子,老实答道:“出来了。”
  “考的怎么样?”
  “我不打算上了……”
  西守培眼也不抬:“我问你考的怎么样?”
  “我想出去找活干……”
  “哐当!”
  西守培猛一甩手把碗掼在地上,未喝尽的残粥溅了一片,瓷碗碎成了几块。他的怒气升起得毫无征兆,十分突然,西野讶然地抬起眼来,西守培脸色铁青,嘴唇哆嗦着,看来被气得不轻。其实也不意外,他年纪越大越暴躁,一点小事便能发天大的火。
  “狗东西!我老头子拼死拼活挣钱不是养这废物玩意的!”
  他说着就要过来揪西野,西野下意识闪身躲开了。
  西守培这么多年从没管过他学习,西野没想到他会在这方面有那么大的反应。
  西野本就没有上大学的打算,他知道自己不是学习的那块料,也从来没在学习上面费过心。他随便查了一下高考分数,不出意料的三百多分,便再也没有去管它。从前几天他就开始出去找活干了。
  “成绩不好,就算上也是个差学校,没什么用。”
  西守培见他还敢躲,气得眼都红了,手指着他,一脸凶悍:“你别叽歪那么多!再差也给老子去上!”
  “我不想。”
  西守培停在了屋中间,喘着粗气:“你再说一遍。”
  “我不想上。”
  面对着西守培的怒气,西野的声音很平静,眉眼低垂隐在昏暗的光下,肩背却挺得很直。西守培见他站在那,一副看似低眉顺眼实则倔得不行的模样,顺手捞起了墙角的一根木棍,直接砸了上去。
  西野没躲,只是抬起眼看向西守培,低低喊了声:“爷爷。”
  西守培被他看得一愣,在最后的时候不自觉放轻了力道,但木棍还是打在西野的左臂上,发出一声让人齿冷的闷响。
  西野身子晃了晃,咬牙没动,视线重新垂了下去。西守培打了那一下,好似泄了些怒气,也没再动作。房间里老旧风扇在头顶上发出吱扭吱扭的声响,衬得房间里更加静了些。
  一阵沉默之后,西守培转身把木棍扔回墙角,与地面接触的声响让人格外烦躁。
  他坐回饭桌前,半晌道:“西野,你要是自己想烂,那就真的没救了……”
  刚才那个矍铄暴躁的老头好像是另一个人,他的声音低沉又疲惫,带满了老沉的暮气。
  西野没说话,呆立了几秒重新去厨房给西守培盛了饭,他自己却没再吃,直接回了房。
  第二天早上,西野发现床头上多了一万块钱。
  报完志愿那天,他跟西守培说了之后,西守培也只是嗯了一声,继续去收拾他刚收来的破家电了。
  之后,西守培照样每天一大早骑着他的三轮车出去,夜里才载得满满当当的回来。他喜欢喝酒,也很容易醉,醉了就骂骂咧咧说些难听话,基本上都是针对西野的。西野听了这么些年早听惯了,只自己一个人在屋里任他在外面骂,等呼噜声渐起,他再出去,收拾一屋子狼藉,给西守培搭上毛毯。
  俩人谁也没再提起过上学的事。
  那一万块钱能抵一年的学费,如果再加上生活费什么的可能一年都撑不下去。西野知道西守培的意思,愿意上学,给你这一万,不想上的话,也拿着这一万滚。反正,能给的就只有这一万。
  西野在工地上找到了一份工作,就在镇上,离家不远,但因为经常夜里加班,慢慢地他也不怎么回家了,和西守培碰的面也少了很多。
  直到开学前一个星期,他晚上回家的时候,西守培正坐在院子里,在灯泡照出的昏黄光下分拣一堆收购来的破烂。
  “爷爷。”
  西守培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应,继续埋下头去进行自己手头的工作。
  他们两个的相处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基本上没什么话可说,也看不出一丝的亲近,即使同处一个房间,也能一天不说一句话,这还是西守培心情好的时候。他若是心情不好,西野需要承受他的怒气,有时候还会伴上拳脚。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