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雨巷+番外 作者:惊鹿

发布时间:2018-10-04 09:54 类别:现代都市

情有独钟因缘邂逅
 
文案
 
“周先生,你从未喜欢过别人吗?”
 
 
“没有。”
 
 
——
 
 
“周先生,你是认真的吗?”
 
 
“我没有爱过人,但我想,我可以爱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暮,周隐 ┃ 配角:纪言,时衍,唐闻 ┃ 其它:
 
 
 
 
  ☆、第一章
 
  钟暮拉着行李站在溪桥镇的镇头,走进这个江南小镇,白墙黛瓦,小桥流水人家,河上还有几只船在摇晃,跟介绍里差不多,钟暮揉着自己的腰,不枉自己颠簸了十个小时。
  十个小时前钟暮在家里暴跳如雷,  撕了一张又一张画纸,就是什么也画不出来,上围脖偶然看到一个旅游博主推荐的五十个古镇,那推荐语极其文艺有内涵,什么修身养- xing -陶冶情- cao -不去后悔一辈子,钟暮脑子一热,反正也画不出来,去他妈的不画了,上古镇玩去。
  说走咱就走,钟暮挑了个排行最后一名的溪桥镇,收拾东西出发了。
  钟暮没开车,一路坐火车过去的,沿途欣赏风景让他觉得挺放松,还画了几张群山图,可到了站他就后悔了,老子为什么要挑排行最后的啊啊!给我来个车啊!!
  去小镇的车很少,一般都在早上,这大下午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大夏天的太阳毒的要命,钟暮想,早知道就挑排行第一的了,肯定交通便利游客众多。
  好在钟暮运气不错,碰上个老大爷拉货回镇上,愿意让他蹭个车,钟暮谢天谢地,坐在三轮车的后车厢和一堆货晃晃荡荡的往溪桥镇去,终于在傍晚时分到了地儿。
  钟暮揉着腰下车感谢了老大爷,拉着行李箱走在镇子上琢磨着住哪。
  他头发天生微卷,皮肤偏白眼睛挺大,眼尾上扬眼角还有一颗小痣,鼻子硬挺嘴唇微抿,谁看了都会说句妖孽。他个子高身材也不错,穿着简单的短袖和牛仔裤,微微出了些薄汗顺着脖子往下淌。
  妖孽抬手挂断了电话,发了个信息就直接关了机把手机往兜里一揣。
  “阿暮呢?不来了吗?”
  “不知道,我再给他打个电话吧。”
  说话的两人很好分辨,问钟暮去哪了的是纪言,看起来很清秀的大男孩样子,回答他的叫时衍,一头粉红色头发很是骚包。
  时衍皱着眉头打电话,却被钟暮挂断,钟暮发来一条消息,再打过去就提示对方已关机。
  时衍:“靠,这个兔崽子。”
  纪言:“怎么了?”
  时衍把手机拿给他,钟暮的消息:我去旅游了,地点我也不清楚,别太想我!
  纪言:“会不会出什么事啊,他这一声不吭的就走,也不说去哪。”
  时衍:“管他呢,让他去浪,吃咱的。”
  俩人这才开始动筷,本来是约了晚上三个人一起吃火锅的,不想钟暮一大早跑没影了。
  他们仨打小就是朋友,一起长大一起上学,还都是学画画的,现在纪言是个有名的漫画家,时衍呢,是个时尚杂志主编,而钟暮,是现在风头正盛的国际知名设计师,只不过钟大设计师现在灵感枯竭,跑去江南小镇了,扔下他们俩不知所以。
  吸收了一天热量的大地,即使在傍晚时还是那么热,洒在青砖白墙的瓦房上,钟暮边走边看路边,寻找哪里有可以住宿的地方。
  江南天气多变,尤其是夏天,前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就乌云密布,好巧不巧,钟暮摊上了。
  雨哗啦啦的下,钟暮骂了句:“我靠!这什么鬼天气,翻脸比翻书还快!”说完赶紧拉着行李箱跑到一处古巷里,在屋檐下避雨。
  一个男人撑伞从巷子那头走来,黑色头发散在额前和耳边,穿着青灰色的中式衣服,闲庭阔步的走来,仿佛从民国画卷里走出来似的,蓦地钟暮就想到了徐志摩的那首诗。
  那个男人,是可以和钟暮媲美的长相,但气质完全不同,钟暮是放肆的,张扬的,但这个人是沉稳的,内敛的。钟暮看着他走到一扇门前,那个人像是察觉到这边有人,往这边看了看,钟暮看到了他的眼睛,深邃,有光。
  男人只看了一眼就回过头,收了伞抖了抖雨,推开那扇门走了进去,钟暮愣在原地,小声嘀咕:“这是什么世外高人?”
  他走到那扇门前,看见门上匾额写着:静远居,三个字。
  钟暮看着自己被雨水打- shi -的头发和衣服,眨了眨眼,用手把头发揉乱,敲了敲那扇门,等了一会没动静,钟暮又抬手敲了敲,这回使的力气大了些,门内传出声音:“来了。”
  来人打开门就看到刚才在旁边屋檐下躲雨的钟暮,他头发凌乱衣服都- shi -透了,可那张脸却一点也不慌,还拉着行李站门外冲他笑。
  钟暮近距离看他,心想真好看。他说:“这位先生,我一时情急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下了场雨淋了个正着,现下也没找到住的地方,不知先生可否收留我一晚?”
  那个人看着他,钟暮就笑的更明媚了,过了一会,那人拉开了门,说:“请进吧。”
  钟暮小声嘀咕,声音真好听。
  那人已经进去了,钟暮连忙把箱子拉进院里,关上大门进了院子里,江南古镇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原始特征,尤其这座静远居,完全就像是从古代搬过来的,古香古色,闻着仿佛还有一股书卷味儿。
  钟暮跟着他走进来,嘴一直没停,这位先生,您这房子真好看,这位先生,我能在这多住几天吗?
  那人等他问完,沉声说:“我姓周。”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