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乖别闹了[娱乐圈] 作者:一头咸鱼(32)

发布时间:2018-10-11 10:51 类别:现代都市

 
  苏承赞叹:“是的,小五哥真是多才多艺啊!”
 
  余行:“……”
 
  “哪天我一定要买来这本书,请他签一个名。”苏承的理想非常远大,“再发到推特上!”
 
  “……加油,你加油。”
 
  谁污染谁治理,余行决定等邵小五自己回来解释,他去把碗送进洗碗机,脱了衣服换上t恤,回来道:“好了,今晚没事了,想聊什么?”
 
  “前任!”苏承道,“我们要公平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余行有种直觉——
 
  苏承拉着他聊了一晚上,怕是就等着说出来这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gimp,有跛的意思,也指绒丝带!
 
 
 
 
 
第17章 坦白从宽
  “我真的特别好奇。”苏承耍赖道,“哥,求你了,给我讲讲吧!”
  
  余行遥控关灯:“这个没什么意思,挺晚的,该睡了。”
  
  天将将黑透,窗帘的缝隙隐隐还能看到天际发紫。就算今天起床再早,离习惯的睡觉时间差太多,余行也完全没办法睡着。非但睡不着,他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苏承正撑起上半身,居高临下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
  
  大学四年的表演课没白学,他放缓呼吸的节奏,让自己看上去真的像是在睡觉一样。果然,过了一阵,身边的床垫一陷,苏承躺了回来。
  
  余行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苏承道:“你不愿意讲。”
  
  余行翻身背对着他,没作声,算是默认了。
  
  “没关系。我等你就好。”
  
  苏承是贴着他躺下的,呼吸喷在余行的脖子后,跟挠痒痒似的。正当余行想出声制止,他却主动离得远了些,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落在相同位置的吻。
  
  余行从来没觉得脖子后面还是个敏感的地方,顶多是手刀批下来能打晕了,可这会瞬间接了电似的,一股电流顺着尾巴骨爬上了脊背,浑身都有发酥发麻的意思。
  
  “别闹。”八成是这方面经历少不抗撩拨,余行赶紧按耐住这种感觉,反手在苏承腰上拍了一掌,转回身来。
  
  视线相对,苏承估计是被拍懵了,顿了一下才摆出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道:“……疼。”
  
  余行明知道自己没用力气,还是败下阵来,道:“……算了。你想听什么?”
  
  他现在不太想谈邢一兰。毕竟刚刚分手,没法儿冷静地看这件事,心里多少有怨气,而刚刚分手就指责人家姑娘哪哪都不好——真的,那就是在骂自己眼瞎。
  
  也很掉价。
  
  可是苏承不一样,苏承是他现任的男朋友。现任打听前任,天经地义,两个大男人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像哄小姑娘一样这也不好说,那也不好说。网上都能查着网友推断的蛛丝马迹,与其让苏承好奇心泛滥去看那些东西,还不如直接聊聊。
  
  苏承瞬间就不可怜了:“什么都可以!”
  
  喜欢了十年,在一起三年,乍一提起来,余行竟也想不到该说点什么,顿觉有那么一点儿荒凉。时间确实还早,他道:“那我从头讲吧。”
  
  从头就得追溯到大学入学。
  
  余行当初是出国留学,越是在大洋彼岸这样遥远的地方,老乡就越亲切,国人学生常常聚会,他就这么认识了邢一兰。
  
  老乡是一个很不确定的概念。
  
  假如在隔壁城市,认亲得精确到区;出了省,那说到城市就行;北方人去了南方的方言区,甭管湖南湖北广东广西,乍一落地,只要碰上说话能听懂的,就能搞个两眼泪汪汪。
  
  远在异国他乡,更不用说,一样的肤色足够两肋插刀了——头一次见面那天,邢一兰丢了钱包,余行英雄救美追了三条街,把贼按在地上,抢回了她全部的家当。
  
  当年的余哥也是一枝花,一脚踩人家背上,打得那小子一口鸟语不知道是哭哭啼啼还是问候祖宗,总之是跪地求饶,余行则伸出两根手指轻飘飘一夹,夹着那个水蓝色的钱夹,头也不回地递给后面的人。
  
  本来站在那的是邵小五,他却听见一声林籁泉韵的“谢谢”,循声回头,恰叫那小贼抓着机会,要不是有人及时报警,恐怕又得打上一场。
  
  之后邢一兰顺理成章地请他吃饭致谢,在学校食堂暖洋洋的灯光下,垂头认真切割牛排的女孩分外好看,一头笔直的长发,白衬衣,牛仔裤,每一个路过的学生都会回头看一看。
  
  余行在那一刻就被击中了,开始了长久的追求。
  
  邢一兰当时是学校里最有名的东方美人,有无数文学院的青年给她写泰戈尔风格的情诗,偶尔还有奋力一搏走夏目簌石风格,或者以蹩脚中文模仿李商隐的,甚至有兄弟统计,邢一兰就是靠卖情书的废纸,也能活一阵了。
  
  但她从来没卖过,明确而不失礼貌地拒绝每一份求爱,再妥帖的收起来这点小小的心意。于是又掀起了一阵只为让女神收下而奋笔疾书的热潮,堪比三国那会的曲有误周郎顾。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