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乖别闹了[娱乐圈] 作者:一头咸鱼(36)

发布时间:2018-10-11 10:51 类别:现代都市

 
  余行知道什么叫喜欢,知道什么叫爱,知道什么叫心动。非要衡量他和苏承的关系,他却有点儿纠结。
 
  说喜欢,程度实在太浅。苏承是真的对他很好,他不想糟蹋这份心意,认认真真考虑过共度一生的问题。
 
  而倘若说两人之间是爱,又好像远没有那么深刻。区区几天之间,怎么可能谈论爱与不爱呢,太随便。
 
  “或许是移情,或许是我们住在一起还好,”苏承低声道,“也可能是我们一起睡觉,你想对我负责任。唯独不会是爱我,对么。”
 
  听他声音发颤,余行搂了搂他,想做出安慰的动作。
 
  苏承轻轻叫了一声:“哥……”
 
  “好吧,挺对不住你的。”余行道,“这事儿是我不对,应该和你说明白……”
 
  “等一下!”苏承忽然道,“还是不要说了。我知道了,我明白的。你不用道歉。哥,你别说下去了……你再说,我们可能就要分开了。……不要分开,真的,我是自愿的。你没有不对……”
 
  “别,”余行道,“你不太明白,还是得说清楚。”
 
  苏承霎时安静下来,余行扯开他的手,他稍稍反抗了一下,主动松开,双手垂回了体侧。
  
  余行回身转过来,面对面才发现苏承的脸色极差,刚刚要说的那几句话顿时都不合适了,他叹了口气,先张开手臂搂住苏承,温声道:“……咱不分手,乖啊。”
 
  苏承浑身一颤。
 
  余行上个月体检,身高还是一米八三,也算不矮了。可是这么一抱,简直有点儿抱不住似的。苏承反应过来,拼了命地往余行怀里蹭,余行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当,道:“真没想分手的事。你听我说完。”
 
  苏承点点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余行本来想和他好好聊聊,但现在时候不对,千言万语也好像并无法说清楚,最后,只憋出来一句:“咳,苏承,你给我点时间行么?说真的,不怕你笑话,我想过和你过一辈子的。”
 
  苏承毫不犹豫道:“好的,我这一辈子的时间,全部都给你。”
 
  余行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还挺有觉悟的。好了,洛译等着呢,我得和他对剧本。你自己乖乖呆着?”
 
  苏承停顿了一阵,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那我们中午见。”
 
 
 
 
 
第20章 试镜准备
  这边刚刚安抚了苏承,那边洛译还在等着。余行想了半天该怎么解释,去了书房,还没来得及说,洛译主动提出请他看剧本:“余哥,剧本我看完了,您看一下我的笔记?”
  
  “成,别客气。”余行拿来他的剧本,只见上面做了密密麻麻的标注,有语气,有技巧,还有一些案例,除了字迹更娟秀工整,和他们当年上学听课的笔记差不多,“……不错,很认真。”
 
  洛译道:“我没有经验,只能靠勤补拙。”
 
  “心态不错,保持住。”余行看书快,迅速翻过几页,怕显得太不认真,放慢了速度。翻到中间,有两页没记东西的,正好是修竹的退场剧情,抬起头问,“这儿没看懂?”
 
  洛译躲过他的视线,点头:“是的,这种情感很难体会。”
 
  在改编的剧情里,修竹退场于陆星回国的戏。两人在飞机上遇见,稍微寒暄了几句,修竹能明显感觉到陆星对白南的认可,自知应该退出,落地又转了去西北的航班。最后在别人的谈话里出现了一次,据说他回国外定居了,又据说他高原反应在青藏高原上挂了,留了一个有点尬的悬念,但要是拍摄效果好,没准儿有救。
 
  最后这场戏,在陆星的视角里是偶遇,而在修竹的视角则未必。两人看起来只是普通的聊家常,如同在上班路上碰见了楼下的邻居。
 
  “我没有感情经历,无法做到体验和体现的统一。”洛译低着头道,“如果我喜欢陆星,会选择和他表白。”
 
  世上狗血的桥段总是惊人地相似,余行倒是有这个经验。他放下剧本,转头对着窗外:“不用太苛求,你先在别处找着表现角色内心的外部形式,拿形式套上去就成。这都是技巧,你上课学了吧?”
 
  洛译回道:“老师讲过三种表演流派,余哥说的是表现派。”
 
  “还挺学术的。”余行笑道,“没那么多讲究,能演出来就行。你先琢磨着,这一段儿不会试镜的,你回头问导演吧。”
 
  洛译迟疑片刻:“……好的,我记住了。”
 
  “压力别太大,多琢磨多练。去的都是新人,说句难听的,剧组也不会抱太高期望。不用强求。”余行道,“工作认真是好事儿,可你们这行得避免钻牛角尖。”
 
  “嗯。”洛译应声。
 
  余行道:“我看你人物理解大方向挺好,接下来把单位和任务划分一下,找你最有把握的一段儿,背下来试试对戏。存疑的就放着,别想太多了,指不定演着演着就顺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