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乖别闹了[娱乐圈] 作者:一头咸鱼(84)

发布时间:2018-10-11 10:51 类别:现代都市

 
苏承道:“抱歉。”
 
叫他麻利道了个歉,余行反而更浑身不自在:“用不着。我就想说你……别这样。还是那句话,咱就分个手,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怎么样。你甭担心我,好好照顾照顾你自己去……呃……”
 
说到“照顾你自己”,苏承恰好用房卡开门。卡片插在门口的供电槽上,瞬间暴露了满屋子凌乱不堪的样子。
 
余行:“你……”
 
“把我放在沙发上就好。”苏承道。
 
唯一的沙发上堆满衣服,完全没留下放人的空间,余行果断把他架回了房间。
 
房间也不见得有多整齐,地上全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衣服,有药片,绷带、止痛贴、冰袋一应俱全。唯独整齐一点的是床,上面只有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枕头还放在了床尾。
 
掉落最多的是止痛贴包装壳,余行目测一下,少说也得有三十几包了。他在床头柜上找到一块地方,见缝插针一样放下宵夜,问:“贴药悠着点儿啊,你这怎么没人打扫?”
 
“我行动不便,还会再弄乱,没叫人来。”苏承费力地坐下。
 
余行给他摆正枕头,刚给电水壶烧上水,要去收拾一下满屋乱七八糟的残局,就听见苏承抽了口冷气,又要把枕头放在脚下:“……嘶,疼。”
 
“你别动。”余行环视一周,最后实在没看到有什么能用的东西,只好去沙发上取了两个抱枕,给苏承垫在了脚下。
 
就这两个抱枕,还是翻出来的,余行实在无法直视这样的惨状:“你助理放假几天了?你就一直这样?”
 
苏承躺了躺,大概是好些了,又挣扎着起来,卷起裤腿解绷带:“不太记得了。或许有一个星期。”
 
余行看着他一圈圈地解开绷带,露出了里面的止痛贴。一层压着一层,贴得密密麻麻,撕下来都很艰难,和沙发上压着的衣服有一拼。
 
“这东西不能多用,”余行叹了口气,坐下来帮他撕,“你当自己糊墙呢。”
 
苏承解释:“我……不是故意的。这里的气候- shi -润而寒冷,我真的会难受。受伤以前只贴一个,最近才用得多了一点。嘶……”
 
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战栗,余行尽量放轻了动作,尽管明知道这话不太该说,还是忍不住指责道:“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将就?腿不想要了?你听小五的,找谁跟你一起住,别折腾自己了啊。”
 
苏承轻轻道:“我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
 
“……扯淡。”余行道,“你住我公寓的时候怎么没这毛病?”
 
苏承坦然道:“可我喜欢你。”
 
余行:“……”
 
说话的功夫,止痛贴基本都撕了下来,露出了红肿而畸形的脚踝。余行的手几乎感觉不到人体该有的温度,而从外型来看,这截骨头也较之前扭曲得多。
 
苏承疼得出了冷汗,脸上- shi -漉漉的,头发也乱成了一团,垂着眼睛安静坐好,显得分外委屈。
 
余行长叹一口气,心说自己上辈子怕是欠了这小子一座城,认命地搓了搓手,捂在了他的伤处上。
 
苏承浑身一震,头更低了些。
 
余行叹道:“你这孩子……算了,你也够难受的,不说你了,以后自己长记- xing -,别到处乱蹦哒。你这腿到底怎么回事?别是摔了又没治好。”
 
“……差不多。”苏承像是被老师抓了作弊,心虚得溢于言表,“愈合得有些不好,但没有很严重。过一阵会好起来。”
 
“……说真的,哥现在有点好奇你对严重的定义。”余行道,“行了歇着吧。”
 
刚刚烧的水开了,太久没人用的水壶响得分外欢实。余行把桌子上的几个杯子拿去洗干净烫好,从直饮机接了温水,拿给苏承;再用温水洗了一条热毛巾,敷在他的伤处。
 
苏承把水杯捧在手里,等余行回来,又递给他:“你喝一点水。这是不是就叫做‘借花献佛’?”
 
余行正好渴了,一口喝光了大半杯水,又去接了一杯:“嗯,差不多……”
 
可能是这几天作息紊乱,稍微折腾一下,他就开始犯困。他想赶紧找借口回房间,可是苏承还在说话,他插不进去嘴。
 
困劲来得太突然,余行几乎听不清苏承说的是什么,就算听清了,也很难意识到这些音节代表了什么。还没找到机会道别,他脑袋一沉,居然直接睡着了。
 
如果是清醒的状态,余行或许会发现不对。可他一片昏沉,除了困,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见他发出均匀而悠长的呼吸声,苏承缓缓松开握成拳的手。
 
在手心里握着的,是六个安眠药胶囊。其中一个已经被打开,里面的药粉也倒空了。他把五颗药和一个空胶囊一起放进嘴里,和这水一口吞了干净。
 
枕头旁的手机到了待机时间,屏幕一下子熄了。最后的浏览页面是“小剂量服用强力安眠药后果”,得到的答案是“有镇静作用,对身体没有影响。”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