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10)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爽文情有独钟仙侠修真
 
  第7章 惑魂
 
  而那边勾沉眉心一蹙,也看向自家小徒弟,小徒弟的大眼睛巴巴地望着自己,像是一只要被人抛弃的小奶狗,模样十分可怜,勾沉本就没这个打算,又看了小徒弟的样子,便更于心不忍,正准备开口拒绝母亲,这会儿紫微笑着走过来,向斗姆元君道:“阿娘你刚刚还夸哥哥是最让你心疼的小狐狸了,这会儿怎么又嫌弃起哥哥闷葫芦的- xing -子来了?”
  斗姆元君一脸不乐意,嘴噘得老高:“你管我?你个做儿子的竟然管起你老娘来了!”
  紫微也对自家娘亲的小脾气十分无奈,安抚- xing -地搂住自家娘亲的肩膀,抬眸向勾沉道:“我说哥哥你怎么没向你的小徒弟介绍我?莫不是怕我把你这小徒弟给带坏了?”说着,又看向楚靳,笑着介绍自己道:“我名紫微,是你师父的弟弟。”
  “见过紫微帝君。”楚靳这便要跪,紫微忙用折扇一扶,道:“不必多礼。”
  楚靳站直了身子,这才看清这紫微帝君的模样。
  男子一身绛紫长袍,上方绣着华美的金纹,额间一枚紫色印记,一双凤眼却不似师父那般清冷,眼波流转间,露出了些风流之色,像他在皇宫时见到的那些权臣家的纨绔子弟。
  但楚靳直觉这个紫微帝君并没有表面看上去这般简单。
  楚靳望着紫微的同时,紫微也在望着面前这个小娃娃,不知为何,他在这小娃娃身上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好似这小娃娃身上有什么东西被人抽走过一般,自然联想到一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你叫楚靳?”
  楚靳点头:“是。”
  紫微折扇一收,放在手里敲了敲,似在思量些什么:“倒是个好名字。”眼珠转了转,忽然向楚靳倾过身来,凤眸里含着一丝浅笑,问道:“你是在哪里遇见你师父的?”
  紫微的五官有些雌雄莫辨,又离他极近,那凤眸里竟有一种摄人的魅惑,让楚靳不禁想到师父那双清冷得不带任何情感的凤目,倘若那双凤目也像这般……这想法一起,心就忍不住狂跳起来,鼻尖嗅到了一丝甜腻的香气,不对,不对,不是这种味道……他摇着头,脑袋却不可抑制地昏沉下去,不断有声音在回响:“你是……在哪里……遇见……你师父的?”他不由自主地回应:“在哪里……在……”
  “我是在路边看到他的,看他可怜,就收了做徒弟。”
  就在这时,勾沉走过来,将楚靳护在身后。
  楚靳迷迷糊糊中,嗅到自家师父身上独特的清冷气息,一下子安下心来,小脑袋瓜摇摇晃晃的,对,就是这样的味道……小手下意识地揪住勾沉的衣角。
  勾沉看着楚靳昏沉的样子,皱眉斥责紫微道:“他这么小一个孩子,你对他使什么惑魂术?!”
  一旁的斗姆元君有些看不清状况:“什么惑魂术?”
  紫微将斗姆元君拉到一边:“阿娘你先别管,我有点事想找哥哥确认一下。”
  又转身走向勾沉,问道:“哥哥方才说是在路边看到你这小徒弟的?”
  勾沉点头,额前的蓝宝石微微晃动,眼底无波无澜,可心中却不似表面那般平静,紫微为何突然对楚靳施惑魂术,难道是他看出了什么?
  紫微看着勾沉,白衣胜雪,冰冷如霜,他这哥哥看起来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仙人,但他却觉得勾沉身上的气息比他这小徒弟还要不同寻常,因他感知不到这不同寻常的原因,所以他嘴上重复了一遍,手中悄悄使了点法术向勾沉而去想要一探究竟,谁料还没触及勾沉的衣角便被弹了回来,不过试一试,哥哥竟如此紧张……他若无其事地展开扇子扇了扇,凤眸盯着自家哥哥,灼灼道:“哥哥去了人界十日,天尊也十分关心,我这个做弟弟的既然来了,便问哥哥一句,那件事可否办妥了?”
  如果之前他还不能确定,那么经方才一番,勾沉已断定自家弟弟已经起了疑,如若此事叫天尊知晓,他受罚事小,而楚靳则难逃一死,所以,此事必须要瞒到底。于是,他无视紫微的目光,平静道:“自是已办妥,我已向天帝陛下去了信,想必陛下此刻已经回禀天尊,请天尊不必挂心。”
  紫微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勾沉身后的楚靳身上,似笑非笑道:“哥哥似乎很紧张你的小徒弟……”
  勾沉看着紫微的目光,心中一紧,紫微绝不是可以轻易糊弄过去的角色,他这弟弟只要认定一件事情,就一定会追查到底。
  正在勾沉努力想个什么理由将此事掩盖过去之时,斗姆元君先受不了了,她冲过来向二人道:“你们两个在这里打什么哑谜?我要带这小徒弟走!”
  “不行!”
  不料,却遭到两个儿子异口同声的拒绝。
  斗姆元君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当即指着二人,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你们……你们还把不把我这个做娘的放在眼里了?!”
  见自家娘亲这样子,紫微心道不好,也顾不上什么怀疑了,连忙哄着自家娘亲道:“阿娘,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您千万别生气啊……”
  而勾沉索- xing -一撩袍服,径直跪下道:“母亲,孩儿错了,但是你不能带走阿靳!”白衣帝君那淡色的唇紧抿着,态度极为冷硬。
  斗姆元君看着自家儿子这副不近人情样子,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昏过去,“你……!”
  紫微一面给自家娘亲顺着气,一面给自家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哥哥使眼色:“哥哥你就别气阿娘了,不就是个徒弟,阿娘身边缺人,你就把这小徒弟给她做个伴儿又能怎样?”
  勾沉抿着唇未说话,紫微看着干着急,阿寻在角落里缩着,心里默念要完要完,看来他要看一场元君娘娘和自家帝君的世纪大战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