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全帝国都在撮合我俩 作者:狂渚(下)

发布时间:2018-10-12 10:33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星际生子情有独钟
第47章 软弱
  那只厄忒斯幼崽知道被发现了, 奋力用爪子扒拉着身上的树叶想要把自己遮住,昆特弯下腰,把它拎起来。
  他拎着这比他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东西, 和方才那只不同,这只幼崽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还没有变得猩红的眼珠是淡淡的粉色,如同两颗漂亮的小琉璃球。它两只耳朵耷拉着, 直直盯着昆特,不知怎么, 昆特竟然从它眼中看到了哀求。
  海伯利安还不知多久能够回来, 昆特看了眼Alpha离开的方向,紧抿着唇, 深吸口气, 重拾方才的心理建设,另一手缓缓碰上它的脖子。
  在碰到幼崽喉咙的那瞬间,小东西发出了人类婴儿一般的尖细哭声,昆特触电一般猛地把手抽回来, 愣愣地看着它。
  它哭得非常可怜无助, 眼中滚出的泪水沾- shi -了脸上稀疏的胎毛,就像得知将遭受和它同伴相同命运那样, 但它到底只是个幼崽,不可能懂得那么多。
  细弱的哭声一下子击溃了昆特好不容易筑起的冷酷, 他手足无措地盯着这小东西,让他犹豫不决的并不是厄忒斯, 而是一个刚出壳睁开眼,还完全干净着的新生命,会像人类婴儿那样哭泣的小生命。
  过了许久,昆特终于硬着心肠,重新按上它的脖子。
  ——在炸死竹明砂数以万计的孩子们时,它们有过丝毫怜悯吗?
  这小东西一直睁大眼睛看着他,眼泪流淌到昆特手背上,四只爪子奋力扑腾着,想要挣脱昆特的手。气管被扼住,它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尖利叫声,挣扎得更加剧烈,指甲还没完全长出的爪子不痛不痒地挠着昆特,每一下都是对生的强烈渴望。
  模糊的画面不断自他眼前闪过,记忆中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男孩伸手去抹他额头上的血,昆特紧紧抱着他,奋力跑向工事掩体。导弹从天而降,轰然巨响中将幼儿园夷为平地。
  被紧急疏散的小孩子们不断尖声哭喊,抓着老师的衣角,就好像那是全世界最后的避风港。昆特冲进最近的地下掩体,抱着吓得连哭都不会了的弟弟蜷进角落。
  导弹接二连三的落下,每一颗都引得大地疯狂震颤,越来越多的人带着鲜血淋漓的伤口跑进掩体,过了许久,弟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脑袋拼了命地往他怀里钻。
  他们为什么要杀孩子?
  时至今日昆特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被这个问题日夜困扰,厄忒斯坚决奉行种族灭绝政策,无论是人类还是虫族,只要非我族类,在他们眼中都是应该被彻底毁灭的。
  掌中幼崽的哭声愈来愈小,痛苦的窒息感让它渐渐失去了挣扎的力量,昆特闭了下眼,在它窒息而死的前一秒钟松开了手。
  濒临窒息的幼崽从半空摔落在地,趴伏在地上拼了命的咳嗽,昆特垂眸看着这他随手就可以碾死的小生命,难受得不知是何滋味。
  他怎么可能会下不了手呢?
  昆特从未像今天这样痛恨他Omega的天- xing -,对敌人的软弱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但那深埋于灵魂的善良——或者说软弱让他注定无法像海伯利安那样干脆利落地扭断一只幼崽的脖子。
  他看向海伯利安离开的方向,意识到Alpha还无法立刻回来,眼中是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失落。
  算了,瓦伦星狂暴的雨季马上就要来临,就算他不杀掉它,这东西也不可能活下去。
  打定了主意,昆特不再看着死里逃生的幼崽一眼,匆匆忙忙地看着雷达信号,去找寻海伯利安。
  他走了百来米,听到身后窸窸窣窣声不断,回头看了一眼,总算喘过气来的幼崽正迈着不稳的步伐奋力跟在他身后,像是完全忘记了就在一分钟前,昆特还想要置它于死地。
  昆特抬脚轻轻踢了一下想把它踢开,幼崽两只尖耳耷拉着,被踢到柔软的腹部滚了老远,哀哀地看着昆特叫,不一会儿又试试探探地跟了上来。
  昆特也就不再管它,反正等到和海伯利安汇合,它如果还敢跟着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
  海伯利安扔掉幼崽的尸体,看到终端上代表昆特的小红点正在朝他快速移动,挑了下眉,以为是出了什么事,赶忙原路返回迎上去。
  远远看到脸色并不太好的昆特,海伯利安上前给了他安抚- xing -的拥抱,轻声问道:“怎么没在那里等我?”
  昆特摇摇头,略微急促的呼吸打在他颈侧的皮肤上,激起心中难言的躁动,海伯利安强行无视脑中所有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画面,揉了揉他发顶。
  “厄忒斯的幼崽还有一只。”昆特并没有向海伯利安隐瞒,他指向身后那紧跟着他的小东西,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海伯利安微微一惊:“还有一只?在哪儿呢?”
  昆特皱起眉头:“应该躲起来了,刚才还跟在我身后呢,怎么赶都赶不走。”
  海伯利安见昆特这副模样,轻而易举地就还原了当时他的挣扎和纠结,故意满不在乎地道:“多大点事,没事,不用担心,它要是还敢过来,我就把它给收拾了。”
  昆特嗯了一声,有着海伯利安在身边,内心一直炙烤着他的焦灼奇迹般消失了。他重新打起精神,深吸口气,继续专注于眼前的考核。
  一整天那只幼崽都没有出现过,直到晚上海伯利安去放水,昆特坐在树下等他,幼崽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嘴里叼着一只死老鼠。
  它身上有过搏斗的痕迹,胎毛上带血,想来是好不容易才抓到了这身形和它一样大的猎物。把老鼠尸体放在昆特面前,它讨好地摇摇尾巴,耳朵支棱竖着,俯下身嘴吻小心翼翼凑近昆特垂在一边的手,舌头去舔他的手指。
  昆特猛地抽回手,紧紧盯着它,这时海伯利安走路触动草叶的声音响起,像是大敌将临,幼崽浑身瞬间紧绷,前爪朝昆特推了推死老鼠,轻轻叫了一声,扭身跑入黑暗之中。
  “怎么了?”海伯利安回来时见昆特正盯着地上的一只死老鼠发呆,顺手就想摸他的脸,想起自己扶完还没洗手,到底还是忍住了。
  “早上那只厄忒斯给我送了这东西。”昆特拉着海伯利安让他在旁边坐下,拿起树枝戳了戳死得透透的老鼠:“它害怕你,一听见你来的动静就跑了。”
猜你会喜欢....